• 未分類
  • 0

「唉……你可想清楚了,那個鎮子荒廢了十多年,就是鳥兒飛翔都會繞過那個鎮子。」長者恨鐵不成鋼的看著蘇眉,隨後招呼夏薄荷,「你跟我來吧。」

蘇眉看著長者的背影,堅定道:「我已經想清楚了。」

無論是因為什麼原因,那個鎮子都有她非去不可的理由。

現在還是正午,飛過一個山頭對於小仙子來說不過是半小時的事情。

蘇眉告別了夏薄荷,她知道夏薄荷是真害怕恐怖的東西,又不忍拋棄她才會留在這裡等。

上前擁抱了對方,蘇眉開口,「薄荷,要是我兩天內沒回來的話,你就不用等我了。」

緋色豪門:通緝潛逃前妻 她一個人,可以更好的解決那所謂的魔鬼,她小空間里的寶貝可不是說著玩的!

夏薄荷一臉擔憂,「檸檬,要不還是別去了……我們回去叫上大家一起想辦法,說不定還有別的方法呢。」 「不必擔心,我會保護好我自己的。」蘇眉寬慰一番,就跟夏薄荷說了再見。

她隻身一人飛往那個荒廢了十多年的鎮子。

正午,烈日炎炎。

蘇眉到達的時候,正是太陽最烈的這段時間。從空中就可以看到,這個地方以前也繁華過。

街道縱橫交錯,周邊的黃泥路已經長滿了野草,只是隱隱約約能夠看清楚一些路的輪廓。

鎮口還有個路標,可惜已經被藤蔓纏得看不清上面的字。

蘇眉往高處飛,一直上升。

隨後看到鎮子附近有好幾個農場的破房子,還有不少運送貨物的馬車。

只不過,沒馬。

整個鎮子安安靜靜的,除了偶爾有風吹過樹葉的沙沙聲以外,這個鎮子看起來更像一個墓地。

陰森森的感覺。

難怪說鳥兒都不願意經過這裡。

蘇眉已經準備好了火元素,還從空間里拿出了幾個防禦法器套在自己身上。巫術的咒語也時刻準備著。

她開始降落,從鎮口進去。

翅膀煽動著,慢慢經過每一間房屋,裡面的擺設是十幾年前的模樣,因為日晒雨淋積攢了許多灰塵。窗子破破爛爛,她直接能夠從窗子飛到屋子裡。

蘇眉一間間房子轉過去,從鎮口轉了一遍也沒發現異常。直到她想離開城鎮中心前往周圍農場的時候,突然狂風大作。

有什麼東西會比精靈更熟悉自然的力量?

這個狂風對於蘇眉來說一點兒用處也沒有。

她雙手從周圍拉起小樹苗,用自己的力量直接把幾個小樹苗一下子拉扯長大變成粗壯的樹木!

蘇眉不僅僅用了精靈專屬的自然力量,她還在其中加了巫術的祝福術,疊加起來才有如此驚人的效果。

層層樹木擋住了狂風,狂風慢慢變小了。

緊接著,傳說中的魔鬼現身了。

黑色的影子沿著屋子最黑暗的角落增加,慢慢爬滿整個屋子,四周回蕩的都是它不陰不陽的笑聲。

「居然是一隻小仙子……這強大的力量真讓我刮目相看。」

「你就是魔鬼?」蘇眉不知對方到底什麼玩意兒,影子是他的本體還是分身。她只能沖著鎮子大叫。

「魔鬼?嗯……這個名字是誰給我起的,真合適。」那怪聲說著,影子也隨著它的聲音表現出興奮的樣子。

「小仙子,你的力量很合適我,我還從來沒有試過佔據一個仙子的身體,感覺應該不錯,你是過來找我交易的嗎?」

「交易?什麼交易?」蘇眉聽到了重點,「我聽說人類的魔法師是跟魔鬼交易以後才得到了魔法,難道所有人都是來找你做交易的嗎?」

「當然!」那聲音十分自豪,「我無處不在!我就在人類的心裡。只要有黑暗,我就能生存!」

「那……我還聽說戴利是被魔鬼殺死的?為什麼,你會殺了交易者?」

「不,戴利想要得到的太多,可是他已經把所有東西都交易給我了,我只能要他的生命,他現在已經跟我合為一體,得到了最強大的能量!」

「那是什麼?」蘇眉眯了眯眼。

「貪婪!」 妖孽皇后:龍椅要換人 影子越發膨脹,只可惜始終不能走到太陽照射的地方下。「還有慾望!」 「哦。」蘇眉眨了眨眼睛,「可惜你說的這些我都沒有。」

婚然心動 「那你來這裡做什麼?」黑色影子本來還興緻勃勃,想要繼續展示自己的強大,但是蘇眉一句話卻讓他沒有了再展示的心情。

不過沒關係,他現在雖然還不能在陽光之下,但是只要他把這隻小仙子騙過來,就是他的主場了!

「我擁有這世界上最強大的力量,你的身體似乎同樣強大,如果我能跟你合二為一,就可以變成世界上最強大的人,你不感興趣嗎?」影子循循利誘道。

蘇眉順勢摸著下巴,「聽起來是挺讓人期待的。」隨後又皺起眉頭,「可是,對於我來說,沒有什麼東西比格瓦更重要。」

「你說,所有人都找你交易,隨後獲得強大的魔法,那格瓦是不是也來找你交易?」

「那是當然。」黑色影子似乎找到了眼前這隻小仙子的突破口,他開始降低聲音循循利誘「你想知道格瓦用什麼東西來跟我交換魔法嗎?」

蘇眉果然眼前一亮,似乎被他所說的東西吸引住,「當然想!」

「你靠近兒,這可是個秘密。」影子神秘道。

蘇眉依言靠近,彷彿沒有一點點防備,甚至還在影子的意料之外,直接飛到房子里,在他的包圍之中!

這可真是一隻單純的小仙子啊!

影子心裡樂呵著,他瞬間把蘇眉團團圍住,利用屋子裡僅剩的那點窗帘把陽光遮住,使整個房間徹底陷入黑暗之中!

「你說的秘密是什麼?」蘇眉眨著眼睛,一雙眸子閃爍著無辜的神色,純粹得讓人想要擁抱她。

影子當然也這麼做了,他慢慢的靠近蘇眉,牆上舞動的影子好像一個得逞的怪物,在哈哈大笑。他覺得這個小仙子已經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不必再忌諱什麼了!

「可愛的小仙子,格瓦可是把他的心臟都一起給了我,用來交換戴利所在的位置。」

「什麼?」蘇眉聽不太懂他的意思,如果格瓦知道了戴利所在的位置,一定會去找戴利報仇,那麼殺死戴利的應該是格瓦才對啊!

「可是我聽鴿子們說,戴利明明是被魔鬼殺死的,不是格瓦殺的,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蘇眉心裡燃起一道光,她聽到了魔鬼所說和鴿子的所見所聞有出入,這其中一定還有她所不知道的地方!

「戴利當然是我殺的!至於格瓦?格瓦也被我殺了!」

「不可能!」對方的一句話讓她心跳一停,隨後大聲反駁他。

怎麼可能呢,格瓦不會死的!

影子哈哈笑道,彷彿被蘇眉那可憐瘋狂的模樣逗樂,他的心情更好了,他要把這個血淋淋的事實告訴蘇眉。

「你知道戴利為什麼會答應把所有的一切都給我嗎?他的交換條件就是,讓我殺了格瓦!」

「我住在他們的心裡,我怎麼會不知道,格瓦那傢伙,身體很強大,只是一直沒有太大的慾望,真是一個特別的人啊……」

影子似乎陷入到回憶之中,他開始瘋狂的拍打屋子裡的一切,製造一場熱鬧的演唱會! 「格瓦用他的很多東西,一點一點的向我交換,就是為了成為最強大的魔法師。在此以後,他就把通向黑暗的地道關上了,可笑的以為這樣就可以斷開我跟他的聯繫。」

「我把格瓦殺死的時候,我看到了他的記憶,他記憶里有一個小仙子,就是你吧!」影子一點點的揭露這殘酷的事實,「他想要找到戴利,也是因為戴利把你的朋友抓走。格瓦才再次打開地下通道,把他的心臟作為交換,跟我交易。」

「你的朋友應該都已經被救出來了吧,格瓦想要殺了戴利。他已經是最強大的魔法師了,殺了戴利就打開了他一直以來的心結,戴利怎麼可能束手就擒,他只能找我。祈求我,讓我給他更強大的魔法,比格瓦還要強大!」

「我跟他說,跟我結合,我就能把格瓦殺死。很簡單,不是嗎?」

「不!」蘇眉肯定道,她沒有聽到系統的任務失敗,也沒有被強制抽離世界,無論對方說的怎樣把格瓦殺死,都是騙她的。

「你說格瓦的身體這麼強大,你怎麼捨得放棄他的身體!你不能見光,我知道!」蘇眉篤定,儘管她自己身處黑暗,已經在影子的地盤上,也沒有一絲害怕。

「哈?」影子有些驚訝,對方居然這麼聰明,一下子就猜到了。

不過也沒關係,他已經無所謂了。「我的確沒把他殺死,那又如何?反正你已經無法再看見他。如果你答應讓我居住在你的身體里,說不定我會告訴你他在哪兒。」

「不需要!」蘇眉就算想要知道格瓦的所在,也不會墮落到用自己做交易。更何況她一眼就能看出來對方有多邪惡,怎麼還會如同智障一般跳進對方的陷進?她的任務目標又不是這貨!

「你不答應我,你也不能離開。」影子肆無忌憚,「你以為你那微弱的能力發出的光芒我會害怕嗎?我能將你永遠困在這裡,磨損你的意志,到時候就看你還會不會這麼嘴硬倔強了!」

「是嗎?」蘇眉揚起一抹自信的笑容,「也許你還不知道大自然的力量有多恐怖吧?」

大自然的力量!

可不是,所有的精靈都是被大自然賦予的最美麗的一面,他們才是大自然的寵兒,儘管小小的一隻,看起來十分柔弱。但是,假若他們團結一致,人類所謂的魔法師根本不是對手!

更別說,只能在黑暗裡存活的魔鬼了。

蘇眉雙手合十,包裹成花朵狀,從手心裡開出一朵絢爛的金黃色光芒,就像螢火蟲這麼脆弱。

可是隨後,蘇眉口中念念有詞,通過巫術的古老加成,把這團光芒緩緩放大,變得越發耀眼。

影子這才徒然驚恐,他指揮著所有的黑暗包裹對方,卻連對方的身體也無法觸碰到!

光芒緩緩變得強大,蓋住了蘇眉的身體,她的翅膀揮動時發出的金粉,漸漸變成點點星光,向周圍散開。

點在黑影上,就能聽到影子痛苦的叫聲。

「你說,是光更強大,還是黑暗更強大?」蘇眉處在光芒中心,恍若天神降臨。 影子大駭!

他想象中這個仙子很強大,可是沒有想到對方已經強大到不懼黑暗!僅僅憑著自己的力量就能發出這麼耀眼的光芒!

「你……啊!快停下!快停下!」

「停下?」蘇眉歪了歪腦袋,表情認真的思考了一下。隨後露出苦惱的神色,「我也想停下,可是我不知道怎麼停下,怎麼辦呢?」

「你!你……我我我知道了!我知道格瓦在哪裡,我告訴你,你快停下!」跟狡猾又貪婪的人類做了這麼多年的交易,他什麼時候吃過這麼大的虧了,這個小仙子看起來懵懂無知,可是她的心才是真正黑著呢!

這回算他認栽,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認慫算什麼,再不停下來,他恐怕是要受重傷!

不,他的力量還不夠強大,必須多積攢一些人類的邪惡,才足夠強大,到時候連陽光也不必畏懼,還有什麼能夠戰勝他!

可是……

影子的這些想法,蘇眉剛好清楚得很。

並非她會讀心術,而是這個敵人,只要給他一點點的喘息,等他反應過來了,死的就是自己。說什麼蘇眉也不會放虎歸山的!

在對方的慘叫之中,蘇眉充耳不聞,還越發興奮起來,將自己身上的光芒越聚越大。

就像是一個小太陽,那光芒已經不能用耀眼來形容,必須是刺眼!看一下都會亮到眼瞎!

影子被照退躲到黑暗的角落,因為之前太過得意而把本體也遷過來的他,此時不知道後悔成什麼樣!

可蘇眉哪裡給他後悔的機會!

就跟貓捉老鼠一樣逗著他玩兒,在房間里飛來飛去,金粉撒到所有地方,疼得他連尖叫也來不及,看著自己的本體如同墨水一般,被金粉染上。

從黑色緩緩變成金色,那是怎樣的痛苦!

而蘇眉看著卻是華麗的色彩變幻,如同水墨畫被沾染,勻上色彩。

最後,墨水被染成淡淡的金色,縮成一塊小小的墨點。又像是一塊圓形的橡皮,上面露出兩個眼睛。

「不不……不要殺我,我可以跟你契約,作為你的奴隸,我很有用的!」

「契約,這是什麼?你的求生手段?」知道對方見識了自己的實力,蘇眉也懶得裝做懵懂純潔的小可愛,一雙眸子賊溜溜的,明亮睿智。

對方的生命力頑強程度還真有點超乎自己的意料。他完全被光明照射之後還能不死,聽他說自己能夠契約,蘇眉還真有點感興趣。

「跟你契約,到時候不會被你反噬吧?」蘇眉可得問清楚了,萬一被這玩意兒咬一口可不是鬧著玩的。

「不會不會!絕對不會!除非你自願解除契約,或是你死了,否則我終生是你的奴隸!」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就算是成為奴隸他也認了。

況且……

仙子什麼的,都心地善良,不會虐待他的!

「哦……這樣啊。」蘇眉點點頭,又考慮一番。這樣看來,無論這玩意兒能不能跟她一起回到系統空間,至少在檸檬壽命未盡時,他是沒辦法再搗亂的了,這樣看來也沒什麼壞處。 「可我要你有什麼用呢?」要是沒用,要來也挺麻煩的不是?

「我我我……黑暗裡都是我的天下!」這玩意兒似乎慫了,但是想想自己好像除了搜集慾望和邪念也沒什麼有用的地方,忙於推銷自己的他,說話都開始打結了。

蘇眉:「……」

「哦。」冷漠臉並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的蘇眉,準備開始動手消滅對方。

「別別別動手啊!」這玩意兒擔驚受怕,「我的意思是,只要你把我養強大了,除了陽光照射,其他光對我來說沒用!如果再強大一點,我可以連陽光都不怕!」

「……」蘇眉瞥了他一眼,又考慮一下,「可是把你養起來,有點費力,我比較懶。」

「那個那個……」他又開始運轉起自己為數不多的智商,「我還能進入別人的身體,把他變成傀儡!不需要養,就算是現在的我也可以做到!只要對方有邪念,我就能進入他的身體!」

他的老本行就是干這個的,這也算是物盡其用。

看他推銷的這麼辛苦,還有這麼一點兒用的份上,蘇眉終於點頭,同意跟他契約了。

只不過這傢伙的契約方式有點奇怪。

只是對天發誓,說自己永遠不會背叛眼前的小仙子,好像也沒有什麼古老的陣法和什麼特效,說完了就算成功了。

蘇眉滿頭黑線,「你在逗我呢吧?」

乾脆用玄幻世界契約靈獸的方式,以神為訣,以魂為令,口中念念有詞,隨後再將自己的一滴血滴在這玩意兒身上。

隨後地上金光大起,旋轉起一個古老的陣法,一分為二,一份鑽入蘇眉身體,一份鑽入那玩意兒身體。

感受到腦海里的一絲聯繫,才算契約完成。

那玩意兒直接蒙了。

「我的天,主人你這是什麼手段!這麼神奇!」簡直比他見過的還要神奇!

「少廢話,快告訴我格瓦在哪,你要是敢騙我,我就讓你見識見識更加神奇的。」蘇眉跟他契約以後,才知道這玩意兒居然也有一個名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