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哼!」白君冷哼一聲,看向台上的慕寒雪……

················白君飄過····················

「啊!!!」慕寒雪痛苦地喊著,破碎的畫面不斷地浮現在她的眼前,擠壓著她的頭腦,好像要將她的頭撐爆一樣!

「父王,給你看~」

「雪兒真棒~」

「天哥,我們的雪兒越來越厲害了~」

「是啊~月兒……」


「母后,母后~」

「你啊~越來越淘氣了啊~」

「父王~」

「雪兒,又去哪裡淘氣了?來~爹爹看看~」

「父王~蛋蛋好可憐哦~」

「你這麼喜歡吃布丁,我也喜歡吃布丁,那你就叫布丁好不好~」

「哈哈哈~布丁~等等我~」

「溟哥哥~你的名字真好聽,和你的聲音一樣好聽~」

「雪兒平時要多想想溟哥哥,這樣溟哥哥也能感覺到……」

「溟哥哥,我會天天想你的~」

……

一陣白光亮起,畫面漸漸散去,慕寒雪停止了叫喊,緩緩地放下了雙手……

濃郁的光元素從四面八方襲來,緊緊地包圍著慕寒雪,純凈,濃郁的光明元素宛若銅牆鐵壁一般,讓人不禁感嘆。剎那間,整個競技場都安靜了……

暴虐的光明元素漸漸平靜了下來,靜靜地圍繞著慕寒雪。驀然,她睜開了雙眼,一雙堪比艷陽的金色瞳孔赫然出現!她冷冷地對著光明神杖揮了揮手,光明神杖興奮地如同得到了主人的召喚一般,撒潑地向她跑去。

少女身著白色的魔法袍,手執金色的神杖屹立在台上,一雙金瞳威嚴地看著四下的人。她微微伸出雙手,如同神袛一般將光明元素灑向眾人,眾人浮躁的心逐漸平靜,靜靜地接受著光明元素的禮讚……

「聖女!果然是光明聖女殿下!」米歇爾激動地伸出手捂住了顫抖的嘴唇,眼中含著激動的淚水,痴迷地看著慕寒雪。

「光明聖女……」路易斯支著拐杖,驚訝地看向慕寒雪,碧絲卡也瞪大了雙眼……

納蘭楓幽深的綠眸深深地看著慕寒雪,抖動的雙手泄露了他此時激動的心情。

慕寒雪緩緩地走向伊萬,揮了揮衣袖,一道純正的光明元素瞬間將伊萬籠罩。伊萬感受著體內漸漸恢復的魔力,抬眸深深地看著她,眸中劃過一絲溫柔,輕輕說道:「謝謝……」

慕寒雪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手握著權杖徑自轉身離去……

「等一下!」伊萬艱難地起身,看著她的背影,張了張嘴,眼看著她就要離開,他心一橫,大聲喊到:「我,可以喜歡你嗎?」一抹紅暈爬上了他白皙的臉龐。

慕寒雪腳步頓了頓,沒有轉身,只是淡淡地說道:「可是,我恨你……」

··································

我恨你!我恨你!伊萬徒然瞪大了雙眼,藍眸中劃過一抹受傷,獃獃地站在台上,目送著慕寒雪離開的背影……

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現在伊萬的身邊,伊萬艱難地收回視線,收起自己的情緒,對著他行了個禮:「教皇冕下!」

納蘭楓淡淡地點了點頭,對著台下說道:「西大陸凱蒂亞學院伊萬,認輸!我宣布,本次東西大陸魔法學院交流賽魔武賽區總冠軍為東大陸魔武學院慕寒雪!」

說著,他的綠眸深深地看向慕寒雪的背影。我終於,找到你了……

慕寒雪回頭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徑自向龍溟走去,耳邊響起了納蘭楓剛剛傳給她的話:「光明神杖認可了你,他終於找到了自己的主人。歡迎你隨時回來,光明聖女!」

今日一更送上~~~么么噠

!! 慕寒雪緩緩走到白君面前,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轉身撲向龍溟的懷裡。她將頭深深地埋在龍溟的胸口,伸出手緊緊地抱住他精瘦結實的腰。龍溟感受著懷裡顫抖的人兒,將想要說出口的話咽下,伸出手默默地抱住她,胸口,染上了一片冰涼……

半晌,慕寒雪從龍溟懷裡抬起了頭,瞳孔已經恢復了烏黑。她抬眸看向白君,輕笑道:「我回去給你做布丁吃~」

白君收起眼裡的失落,微微一笑,柔和地看著她:「好~」

「雪兒!」慕雲萱高興地向她跑來,身後跟著慕雲逍等人。

「雪兒~恭喜你啊~冠軍哎~你真是好厲害好厲害啊~萱萱好崇拜好崇拜你啊~」慕雲萱兩眼冒星星地扒拉著慕寒雪的手臂,大驚小怪地說道。

「哇塞~剛剛那招真是太帥了~什麼時候教教我~」龍靈伶也兩眼冒星星地說道。

「恭喜~」寧宇軒等人也過來恭賀道。

慕寒雪笑了笑,目光投向站在眾人身後一臉淡漠,遠遠地看著她的慕寒冰,眼中閃過一抹黯然……她的哥哥,真的回不來了嗎?

龍溟輕輕握住她的手,安慰著她。白君也溫柔地看向她,慕寒雪輕輕地笑了……

一道黑影劃過半空中,輕輕躍過競技場。慕寒雪緩緩地走到擂台中央,微微地閉上了雙眼,微微伸起手,任憑月光灑在她身上。

腳步聲從身後響起,一道身影緩緩地靠近她。慕寒雪閉著的眼皮微微動了一下,沒有回頭,依舊閉著雙眼,享受著月光的沐浴。

「能告訴我為什麼嗎?」低沉的嗓音從身後傳來,伊萬落寞地站在她身後問道:「為什麼恨我?就算要判我死刑,能給我個理由嗎?」

慕寒雪沒有回答他,只是背對著他靜靜地站著。許久,清冷的聲音傳來:「你知道嗎?我真的真的恨不得殺了你!只要一看見你,我就抑制不住想要殺你的衝動!」

伊萬身體猛然一僵,慕寒雪身上的殺氣讓他的心瞬間涼了!

慕寒雪微微側身,滿眼憤恨地看著他:「伊萬,你真的很殘忍,你知不知道!」

「我……」伊萬震驚地看著她,喉頭一哽,不知道說什麼。他知道他自己向來不是一個善良仁慈的人,他冷漠,無情,他承認他是一個殘忍的人。可是,對她,他從未捨得下手!

「呵,你說你喜歡我?伊萬,你懂什麼是喜歡,什麼是愛嗎?你不懂,你的世界只有佔有和掠奪!你的血,你的心,乃至你整個人都是冷的!」慕寒雪嘲諷道。

「不!」伊萬激動地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大聲說道:「我承認,我是個殘忍薄情的人,可是,我自認我從未傷害過你,我是真的想要喜歡你,想要學會去愛一個人!你,可以給我一個機會嗎?」

慕寒雪冷冷地揮開他的手,嘴角劃過一抹嗜血的笑:「我這輩子都不會給你這個機會的!因為,你奪走了我最珍貴的東西……」

伊萬的眸中劃過一抹痛苦,眼睜睜地看著慕寒雪遠去的背影……

···························································我是討厭的分割線··············································

今日的競技場觀眾格外多,因為,今天是團體賽,也是本次東西大陸魔法交流賽的最後一輪比賽!

東大陸魔武學院出戰者為:慕寒雪,龍溟,慕寒冰,楚呈玉,寧宇軒,慕雲逍,沐浩然,夢應澤,慕雲堂,龍君涵。

西大陸凱蒂亞魔法學院出戰者為:伊萬,碧絲卡,米歇爾,諾卡,傑米,傑西,艾倫,珍妮,奈可,馬森。

「東大陸加油啊~親愛的小雪兒啊~你們一定要奪冠啊~哥哥有獎勵給你哦~」玄子墨杵著拐杖坐在台下,扯著嗓子鬼吼道,引得身邊一群姑娘桃心亂跳~哇~子墨大人真的好帥啊~皮膚也越來越棒了~好像要他的禮物啊~(☆_☆)

慕寒雪扯了扯嘴角,暗罵一聲:「禍水啊!」

伊萬的視線一直粘著慕寒雪,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龍溟目光一沉,側身將慕寒雪擋在了身後,擋住了伊萬的視線。

碧絲卡看著伊萬的臉龐,微微低下了頭,偷偷將手伸進衣袖,摸了摸藏在空間戒指里的丹藥。想起昨天晚上那個來找她的叫做玄月琴的女子說的話,默默地咬了咬牙……

························································我是·陰謀分割線··············································

比賽,開始!

伊萬徑自走向慕寒雪,龍溟一個健步攔住了他。伊萬被攔住了去路,一雙藍眸冷冷地看著他,強大的威壓從他身上放出。龍溟冷笑一聲,一股更強大的威壓死死地將他制住!伊萬眸色一厲,死死地瞪著他,兩個強大優秀的男子就這樣對峙著……

一道光柱向慕寒冰襲來,他一皺眉側身躲過,冷冷地看著碧絲卡。

「嘭!」長劍和巨劍的撞擊,寧宇軒和艾倫握著劍對峙著,眸中燃著一絲興奮!

沐浩然和夢應澤對視一眼,向著站在最後面的諾卡攻去,兩個身著一青一銀鎧甲的騎士將他倆攔了下來。慕雲逍驀然出現在諾卡的身後,道道風刃向他襲來……

今日二更送上~~~么么噠

是不是覺得伊萬很可憐?萬事皆有因果,這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的·他必須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

不是雪兒殘忍,而是,有的人,只有痛過了,才會懂得什麼是愛!

關於團體賽,有些人,有些事,看似無意,其實有意,所有的一切都該做個了斷!劃在心中的哽,心中的傷,是時候該化解~

!! 「嗖」道道粗壯的藤蔓瞬間出現,將諾卡牢牢地保護在裡面。慕雲逍立刻從原地跳開,一條粗壯的藤蔓狠狠地拍向地面,濺起陣陣碎石!

藤蔓驀然轉了個身,向慕雲逍纏繞,慕雲逍向後退去,驀然感覺一條藤蔓纏上了他的腰際。慕雲逍眸色一厲,腰際的藤蔓瞬間被風刃砍成碎片!

一片陰影從頭上投下,慕雲逍猛然抬頭,只見條條藤蔓形成的囚牢向他襲來。他暗咒一聲,從空中跳到了地上,驀然,腳下道道藤蔓形成的囚牢瞬間漫上了他!

「斷層!」楚呈玉一聲冷喝,藤蔓掙扎著被拖下地底。

慕雲逍飛到楚呈玉的身邊,楚呈玉看了他一眼,冷聲道:「你沒事吧?」

「沒事!」慕雲逍邪邪地勾起嘴角,看向站在不遠處的少女,眯著眼說道:「沒想到又會遇上這種東西,真是懷念啊~精靈美女,你下手可真狠啊~哥哥好傷心啊~」

珍妮冷哼一聲,道道藤蔓再次向他們襲來……

「吼!」「吼!」兩道震天的獸吼響起,一隻全身黝黑的風豹和一隻長著翅膀的金色猛虎出現在戰台上,傑米和傑西肩並肩站在一起,邪笑著看著慕雲堂和龍君涵。

「水之囚牢!」慕雲堂一聲怒喝,風豹瞬間消失,留下一道殘影。

「吼!」赤金猛虎厲吼一聲,整個賽場都震動了起來。


龍君涵抬頭看向空中,一道黑色的鎖鏈在空中瞬間纏繞,風豹怒吼著現了形。

傑米和傑西對視一笑,獸吼聲響起,道道風刃夾雜著火焰從他們中間炸開……

慕寒雪環顧了全場,隨後抬眸看向被藤蔓包裹住的諾卡,暗自皺了皺眉……

·························································我是分割線··············································

「那個,光明聖女……」米歇爾兩眼冒著亮晶晶,興奮地盯著慕寒雪的臉。

「停!」慕寒雪揉了揉眉心,頭疼地說道:「你可以叫我慕寒雪,也可以叫我雪兒,就是別整天聖女聖女什麼的叫著,聽著好像剩女似的!」

「哦哦~雪兒~雪兒~雪兒~^w^」米歇爾開心地不斷地喚著慕寒雪。

「那個……」慕寒雪滿臉黑線地說道:「你可不可以先放開我再說……」

只見米歇爾兩手掛在慕寒雪的脖子上,貓著腰將頭枕在慕寒雪胸口不時地蹭著,時而兩眼亮晶晶地看著慕寒雪,不斷地撒著嬌……

「雪兒~你討厭我嗎?」米歇爾小嘴一瞥,差點哭了出來。


慕寒雪瞬間頭皮發麻,忙柔聲安慰她:「沒有沒有,我怎麼會討厭你呢?」

「那你喜歡我咯?」米歇爾撇著嘴問道。

「額……」慕寒雪嘴角抽了抽,猶豫地說道:「算……是吧……」

「哇~雪兒喜歡米歇爾~米歇爾好高興啊~(⌒▽⌒)」米歇爾興奮地膩在慕寒雪懷裡撒嬌。

慕寒雪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