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哎?可就算是這樣,也不用中原各大門派都去討伐啊!只不過是個女子門派而已,至於嗎?」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我也覺得奇怪啊!但是後來我聽說,那幽蓮宮拒不承認自己已經淪為邪魔歪道,居然啟動了宮內禁止,將附近絕命谷中的所有凶獸乃至上古魔獸都變為了自己的壁壘,令許多去往那裡討伐的門派都不得不停了下來,恐怕現在他們都在幽蓮宮山腳下紮根,尋找機會吶!」

「哎!好端端的一個名門正派,怎麼就成了邪門歪道了!」

「依我看啊,這些所謂的名門正派說討伐是假,去搶那至邪法寶才是真的,如今的各門派,不都是打著替天行道的旗號,到處『打家劫舍』嗎?誰能夠得到那寶貝,肯定在各派中就有發言權啊!這世道如此混亂,實在是人心難測。」

此刻,坐在不遠處的陳天斗,將那些過客所說的都一一聽到了耳朵里,不僅心中駭然。

沒想到才不過短短的一個月時間,幽蓮宮竟然成為了邪門歪道!

陳天斗當日就覺得,馨予真人的事一旦敗露,肯定是一發不可收拾。

只是不知道,會來的這樣快!

「幽蓮宮被各門派圍剿了嗎?怎麼會鬧到這種地步,看來這一次幽蓮宮必定是凶多吉少了。」

雖然陳天斗已經不是幽蓮宮的人了,可是當他得知這個消息之後,卻不禁暗自為她們捏了一把冷汗。

他在心中告誡自己,這一次他離開竹林村,可是要去北寒國找寒真子報仇的,無論如何都不能回頭。

可是這幽蓮宮被討伐一事,卻又讓他心生動搖。

他真的不想再去管與自己毫不相干的事,可是一提到幽蓮宮,那過去一段美好的時光,總是會在他的腦海中浮現。

那時流雲堂的生活,恐怕是陳天斗這一生都難以忘記的。

而且…..

不知不覺,陳天斗的腦海中,卻又浮現出了那一個少女的臉孔。


林雨諾,現在看來也定是被困在幽蓮宮中吧。

如果說幽蓮宮真的被討伐,那數千名弟子,該何去何從呢?

就在陳天斗躊躇之際,耳邊忽地又傳來了那些過客的說話聲。

「我們這一次,要不要去看看熱鬧?這麼多門派合力對抗幽蓮宮,肯定要殺死不少上古魔獸的,沒準兒可以撿個漏,弄些獸骨什麼的,我們就發達了!這可都是商機啊!」

「拉倒吧!你是掙錢不要命了吧!那地方現在就是是非之地,躲還來不及呢!我聽說兩個月之後,所有門派便會一起發力,啟動一個極為強大的陣式,要破掉幽蓮宮的禁制!那時候,恐怕那一群女人只有任人宰割,頃刻間就會被正派大軍所吞沒,連骨頭都不剩!」

「啊?這麼大的陣仗啊!那還是不要去了!怕是有命去沒命回啊!哎!別說了,那邊的小子看過來了。」

說罷,陳天斗左邊一張桌的中年男人,便是眼睛一瞄陳天斗,示意同桌人住口。

他們的眼神,就像是看見一個怪物一樣,談論之餘,總是向他偷瞄,並且時不時傳來一句很細微的詢問聲,「是不是他?」

陳天斗已是接近四星天脈的修為,自然能夠清楚聽到他們所說的話。

「是不是他?他指的是什麼?」

陳天斗微微蹙眉,總是隱隱覺得,距離北斗演武結束這一個月之後的世界,似乎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兩個月,兩個月之後,正派就要對幽蓮宮發動最後的總攻了嗎?恐怕屆時幽蓮宮將會成為一片屍山血海,慘烈無比。以馨予真人的性格,哪怕拼到只剩一人,也不可能承認自己變成了邪教。我,要去嗎?」

陳天斗深知現在自己不易露面,可是一想到還在幽蓮宮裡的師父,天辰子,還有其餘幾位師兄,陳天斗便覺得於心不忍。

終於,情感還是戰勝了陳天斗的理智,讓他決定暫緩去北寒國刺殺寒真子的計劃,轉而先去幽蓮宮,觀察各派動靜再說。

果然,那凌絕夕沒有猜錯。

她之所以選擇直接去幽蓮宮,就是料到陳天斗離開竹林村后,必然會聽到一些風風雨雨。

而以他對幽蓮宮的感情,就算之前有諸多誤會,也不會坐視不管的。

下定決心,打定主意之後,陳天斗便是風捲殘雲般,將桌上的酒食統統下肚。

「轟隆!」


待陳天斗正要離開之時,卻發現客棧之外的天空早已變了顏色。

此刻外面鉛雲低垂,有陣陣雷光隱隱欲發,發出陣陣悶響。

「哎各位客官!這今天恐怕你們是走不了的!我們掌柜的勘測天氣非常準確,他說今夜會連降暴雨,如果冒雨行進,必然有危險,所以懇請各位客官多為自己著想,今夜就在這裡住下吧,當然,如果大家執意要走,我們會為各位提供油傘。」

聽罷那小二的話,那幾桌過客便是面有難色,看上去很是糾結且急迫。

「哎呀!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居然下起了暴雨,那今夜我們只能住下了,這戈壁灘夜風刺骨,如果冒然出去,只會被凍死的!」

「也只能如此了,小二!為我們準備幾間客房!」大堂中有人喊道。

只見那小二嘿嘿一笑,便是連忙去安排房間了。

陳天斗看著窗外的天空,又斜眼望了望二樓那小二忙碌的身影,不禁臉上露出了一絲頗有深意的微笑。

「我看你們能搞什麼鬼。」

入夜時分,白鹿客棧外風雨大作,雷聲隆隆,似天空就要裂開一般,很是恐怖。

窗外漆黑一片,除了那在窗前飄過,映在燈光下的如柱白雨,便再也看不到其他事物了。

此刻陳天斗脫去了外套,簡單的洗漱了一番,便盤膝坐在床上,心如止水,進入到了冥想的狀態。

過去一月,因為重傷昏迷,陳天斗不曾修行片刻。

恐怕荒廢了短短的一月,他的修為定不會像從前那樣穩固。

只見陳天斗吐納氣息,緩緩調節著體內的真氣,將七星天脈的氣力緩緩向著自己的丹田彙集而去。

狼性總裁快住手 ,他又將那股暖暖的真氣,向著自己的胸口而去。

可就在那真氣行至胸口處時,一陣劇痛便又突然襲來,令他一聲悶哼,險些吐了一口血出來。

「咳!你爺爺的!這經絡受傷果然不是小事,現在連提氣都如此困難,就算兩月後我到了幽蓮宮,又能改變什麼?」

想到這,陳天斗心中不禁氣憤。

龍陽城一戰,自己被七星鬼劍所控,誅殺千人,可卻也被度泓方丈重創,險些魂飛魄散。


恐怕這傷,就是在那時留下的。

可經絡受傷,除非擁有仙丹神葯,否則想要短短几天之內恢復如初,是不太可能的。

一下想到自己接下來的數月里要像個廢人一樣的生活,陳天斗心中便更是憋悶!

「可惡!要是有什麼能夠立刻修復自身經絡的心法就好了!」

「等等!」

「心法?」

突然間,一片古纂書寫的文字,便是出現在了陳天斗的腦海之中。

那些字就像是刻在陳天斗腦袋裡一般,此刻都一一浮現,彷彿閃動著陣陣金光,令他不禁為之一振!

「對了!我怎麼把它給忘了!」

此時此刻,陳天斗忽然想起了自己在珍寶閣中所得到的那一件逆天珍寶!

殘天古卷!

那一日他為了不讓那些掌門如意,故而燒毀了殘天古卷。

可是在燒毀之前,他卻是將所有的經文都記了下來!

普天之下,恐怕只有陳天斗,知道那捲古卷中記載了些什麼。

只見陳天斗立刻又閉上眼睛,將腦海中那些文字默念了出來。

因為是古纂字體,所以理解起來比較困難。

如果不是因為陳天斗曾經在幽蓮宮那兩年看過很多奇家雜談,恐怕也難以分別這些古纂文字。

此刻,那些古纂文字在陳天斗的腦海中,如有生命一般的跳躍,飛舞著。

極品老闆 ,那些文字,便似乎開始一個個尋找自己的位置,閃爍著陣陣金光,整齊了排列在了一起!

而經過一番整理,這古纂字體似乎最終都凝聚成了一句話,指向了本卷殘天古卷的重點!

我的老婆是狐仙 ,掌握萬物重生之機!

「吞飲星辰之力,掌握萬物重生之機!」

陳天斗忽地睜開了眼睛,眼中精光四射,欣喜若狂!

想不到最後殘天古卷諸多文字,只是濃縮成了這簡單的一句話。

他將這句話反覆默念咀嚼,參透著其中的奧妙。

經過一番苦思冥想,陳天斗便立刻意識到,自己得到的這四卷殘天古卷中的其中一卷,恐怕就是掌握星辰之力,令萬物重生復甦的心法!

一想到「吞飲星辰,萬物復甦」這幾個字,陳天斗的心中竟有一絲莫名的狂熱!

雖然不知道這心法領悟之後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但從字面上看,似乎能夠利用星辰之力,修復一切逝去或破損的生命。

既然這樣的話,那陳天斗自己受損的經絡,會不會一齊修復呢?

陳天斗如是想著,隨即便又閉上了眼睛,將那一句話浮現在腦海中。

可是隨著他的冥想越來越用力,那一句話也是越來越清晰了起來!

「轟隆!」

突然間,在陳天斗的神識之中傳來一聲巨響!

接著,那一排泛著金光的字體瞬間爆裂!

而在爆裂之後,那些金色的碎光,便是飛向了陳天斗那漆黑的神識世界的天空。

這一刻,那原本黑暗一片的世界,如同出現了點點星輝,繁華如夢!

陳天斗做夢都沒想到。

當那些古纂文字整理成句,又破碎之後。

自己的潛意識世界中。

居然誕生了一片星海茫茫的異界天空!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那天空中,星輝熠熠,好似一片浩瀚宇宙,竟讓陳天斗猶如身處一片星域之中,奇妙無比!

漸漸的,陳天斗感覺到自己全身的毛孔似乎完全打開了。

只見那些閃閃而動的星光,就像是一雙雙眼睛,一眨一眨,靜靜注視著這一片星河世界中的陳天斗。

忽然間,陳天斗覺得有一絲奇妙的氣息從那滿天繁星之中緩緩飄下,向著自己席捲而來。

不知何時,陳天斗的全身,居然泛起了淡淡白色的光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