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劇
  • 0

「哎,我也想去看,不過你看老范不肯去,他很少出江湖,不知人心險惡,我得跟著他。」

柳真全笑著說道:「沒事,江湖兒女有緣再聚首,今日共飲此杯。」

三人喝完告別,「老柳,你真要小心。」

「說了別叫我老柳。」

……..

劍閣中坐了各大派的代表。

「此時不知如何解決,到底是誰走漏了風聲,引的江湖中人都向我們發難。」

「那就要看我們是誰說我們想集齊圖紙,再探舊地的?」

「不是你們?」

「不是,我們也是接到傳訊,故而上劍閣的。」

「難道是皇城那些人?」

「極有可能。」

「他們還想恢復以前榮光?」

「笑話,誰人不想,如今天下不再談論我們這些大派,反而推崇江湖十三人。」

「也好不管是誰讓我們聚集,至少我們順勢而為再探祖輩的寶地。」

「祖輩不是留言,此地危險異常,讓我們不準查探?」

「你金剛禪宗要是不願意去,大可交出碎片。」

「要是我不交呢?」

「不用我們,外面那些江湖中人都能去你們那鬧事。」

「你…..」

「好了,好了,都別吵了,不是說討論怎麼解決外面那些人嗎?」

「解決,一是我們不同意,和他們殺個天翻地覆,正合了皇城中人心思,二就是和他們共同探究。」

「你這不是白說呢,上次就是這樣,不過還沒解決。」

…….

大派之人還在討論,臨淵劍派下面其他江湖中人已經決定一同拜山,希望大派和他們一同探究寶地,武林中人誰人不想著當年舊事,那些跟著皇帝奮起之人,一同在山中尋得機緣,武功大進不說,更是突破了壽元三百載,此方世界就算武聖最高壽元也沒有破二百,當年大派將此事死死封印,此事有這個機會,誰人不願搏上一搏。

柳真全在山下看著浩浩蕩蕩上山的武林人士,自己夥同西門浪將此事傳開到底對不對?是保全了問劍的武林中人性命,還是讓更多人面臨不測? 只見一道身影掠到了他跟前,正是葉秋。

「不好。」

馬臉男子亡魂大冒,想要逃跑。

「你特么的逃得了嗎。」

葉秋一探手將對方抓住了。

「放開我。」

馬臉男驚恐的叫道。

「放你?」

葉秋怒哼一聲,甩手一耳光抽了過去。

「嗷喲喲喲喲。」

馬臉男又連聲慘叫,慌忙求饒,「葉秋,求求你放了我。」

「哼。」

葉秋眸中寒光閃爍,繼續大嘴巴抽對方。

啪啪啪……馬臉男被打的眼冒金星,轉眼他的整個腦袋就變成了一個豬頭。

「救命救命救命啊……」

求饒沒用,馬臉男開始求救起來。

但是沒有人出手救他,羽盟這一方的人,那自然是幸災樂禍,巴不得這個馬臉男被虐。

閆飛虎,姜凌雲,杜雄鷹三人以及那些小弟們,也是看熱鬧不怕事大,站在一邊嬉笑着觀看馬臉男被葉秋凌虐。

啪啦啪啦啦——耳光聲不停的響起,最後把這馬臉男打得都叫不出來了,葉秋才一掌拍碎了他的頭顱。

「秋哥。」

靖兒衝上前去,一把撲進了葉秋懷裏,委屈地哭了起來。

「靖兒別哭了,有我在,誰也傷害不了你……」

葉秋撫摩著懷裏的靖兒,溫柔地安慰道。

「嗯嗯。」

靈兒點點頭,沒在哭了。

「呵呵,葉秋你小子剛才果真不再羽盟啊,不過你現在跑回來了,很好啊。」

杜雄鷹冷笑一聲道。

「你想怎樣?」

葉秋目光移到杜雄鷹身上。

「據說你小子把任天狼殺了,看來你有點實力,我杜雄鷹想要跟你小子切磋一番。」

杜雄鷹說道。

「就憑你?哥告訴你,你還沒資格跟我切磋,你們三個人一起上吧。」

葉秋看了一眼杜雄鷹,然後向姜凌雲,閆飛虎兩人說道。

「踏馬的,你這小子太狂妄了,竟敢說讓我們三人一起上,真是活得不耐煩了啊。」

姜凌雲,杜雄鷹,閆飛虎三人聞言,當即怒罵起來。

「是啊,這小子真是特么不知天高地厚。」

姜凌雲,杜雄鷹,閆飛虎三人的那些小弟,也嘲諷地怒罵了起來。

只是下一刻,那些小弟就傻眼了,只見葉秋身形一動,旋即啪啪啪響起了三道響亮的耳光聲,杜雄鷹,閆飛虎,姜凌雲三人,幾乎同一瞬間全都被打的飛了出去,掉地上后皆是臉頰紅腫,口鼻竄血。

「卧槽,這小子竟然敢動手一招把閆飛虎,杜雄鷹,姜凌雲三人全打飛了……」

那些小弟們驚愕地叫道。

「艹,葉秋你該死!」

閆飛虎,杜雄鷹,姜凌雲三人從地上跳了起來,真是憤怒無比的吼罵着向葉秋圍攻而去。

「戰。」

葉秋怒吼一聲,當即揮拳迎戰,旋即雙方轟轟轟的大戰了起來。

葉秋已是四重武宗,加上逆兩級的戰力,實力就相當於六重武宗。

雖然閆飛虎,杜雄鷹,姜凌雲三人也都是武宗,但都是低階武宗,所以,葉秋以一敵三也不至於落敗。

「卧槽,葉秋那小子真是太妖孽了,竟然憑個人之力對戰姜凌雲,杜雄鷹,閆飛虎三大天才,而且戰的上下不分。」

圍觀的那些人,嘖嘖驚嘆。

「嗯?葉秋這傢伙怎麼變得這麼厲害了?」

這時有道天仙般的身影,從遠處的空中飛掠而來,她望着那正在戰鬥的人群,俏臉上顯出了驚訝之色。

「姐姐,你來了啊,嘿嘿,沒錯啊,秋哥就是變得這般厲害了。」

這道天仙般的身影正是絕世美女秦天嬌,靈兒急忙走上前去,微笑的說道。

「咦?你這丫頭不是看到葉秋就來氣么,不是一直都叫他『流氓』么?怎麼改稱他為『秋哥』了?而且還用一副讚揚的口吻,難道你這丫頭喜歡上他了?」

秦天嬌驚訝地看着靈兒。

「我我……嗯,我真的是喜歡上他了。」

靈兒俏臉一紅,隨即點頭微笑的點點頭。

「你這丫頭挺有眼光的啊,葉秋那傢伙的確是配的上你。」

秦天嬌優雅地笑道。

「嘿嘿。」

靈兒開心地一笑,「姐,葉秋不僅配得上我,他也配得上你呢,要不咱倆一起嫁給他吧?」

「你這丫頭不要亂講哦。」

秦天嬌嗔了她一眼。

「呵呵,姐,你那個未婚夫比起葉秋來,可是差遠了,乾脆就和那小子解除婚約吧,然後咱們一起嫁給葉秋。」

靈兒慫恿著說道,知道秦天嬌已經有一個未婚夫了。

「臭丫頭你再亂說……」

秦天嬌俏臉微微一怒,揚掌作勢要打靈兒。

靈兒急忙躲避開來,還向秦天嬌吐了吐舌頭。

對於這個調皮搗蛋的表妹,秦天嬌也無奈地笑了笑,繼續觀看葉秋與姜凌雲三人的戰鬥。

轟轟轟——戰鬥異常猛烈。

嗷!嗷!嗷!突然間三聲慘叫響起。

人群定睛一看,都都驚愕不已。

片刻后,眾人才回過神來,難以置信地大叫。

「卧了個大槽,杜雄鷹,姜凌雲,閆飛虎,三人竟然死了!」

「是啊,葉秋的實力太恐怖了,三大天才聯手都不是他的對手,反而全被他殺了,嘖嘖。」

「葉秋才是咱們內院裏的頂級天才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