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哎,對了!揚子,你手上的傷怎麼樣了!」浪西海問道,楊陽伸出手,手背上有一道二十十多厘米的刀疤,從手背都快延伸到了手肘了。

「早就好了,就是留了一道長疤」楊陽吹著風繼續講到:「男人嘛!沒點傷痕怎麼紀念以往的熱血青春啊!」

「哈哈哈哈~」

晚上吃過晚飯,凌雪兒和安安直接就給睡覺了,她們倆都是懂事的女孩。郭念菲看著房間里的幾人說道:

「這次把你們召回來,是要有些緊急任務給你們做的!」

「老大,儘管吩咐」

「嗯~在分派任務前,先告訴你我你們現在的進程怎麼樣了!」郭念菲看著幾人,浪西海將刀一方,講到:

「任務完成的還算順利,我已經成功混到了魏學新身旁了,現在算是他的得力助手!」

「嗯~」郭念菲點點頭:「那你這次回來他有什麼反應嗎?」

「沒有!這個老大你放心,一般的小事都不需要我出手!所以我就過來了!」浪西海說完便坐在了下去。

「揚子呢?」

「從金三角轉戰T,現在到日本!T還是老樣子,不過日本哪裡有了新的動向!稻川會和山口組似乎是開戰了,現在打的挺厲害的!」

「這倒是挺新鮮的!」

「現在以為我的實力只能混跡於他們這個幫會之間,而老大說的那些家族,我根本······根本就無法去涉及!」楊陽無奈的看了郭念菲一眼,覺得自己很沒用!

「這個自然,畢竟是日本打八大家族!至於兩大幫會開戰,估計也不會撐得太久!畢竟他們上面的家族是不會允許他們這麼做的!」郭念菲看著楊陽又講到:

「接下來就留在會裡好了!你手上的疤疤痕~」郭念菲一直沒問,只是仔細的觀察著他的疤痕。

「你遇見德川敬浩了?」

「我不認識,只是知道是個用刀的高手!」楊陽依稀記得那那人的面孔,和那人的伸手!真的是可怕,二刀流用的確實不錯!

「那還真巧了!那他呢?」郭念菲好奇的問道,楊陽則是摸著頭尷尬的笑道:「實力差太多,只是刮破了他的衣服!」

「不過當他看刀我手裡用的這把死神匕首后,他就不在進攻然後轉身離開了!也沒說什麼!」楊陽不解的看著這把匕首,然後問向郭念菲:

「莫非老大和他認識!」

「嗯!這把匕首就是從他那兒弄的!」這一句話立刻讓楊陽冷住了,「難怪,要不然我就交代哪裡了!」

「哈哈!行了!以後還有機會!」郭念菲看著幾人清了清嗓子說道:「子龍,五百精英到了嗎?」

「嗯!包機直達!妥妥的!」

「嗯!」郭念菲點點頭:「那就開始!現在阿海和揚子分別去和連勝和三合會進行刺殺!就選那些地位不高,但是有人有東西的小大哥下手!」

「沒問題,這絕對是我們的拿手好戲!」

「三霸,你們三人分別帶著一百人,裝著不同社團的人!然後打架,鬧事!鬧事打架!弄傷可以,別弄死了。」

「好!沒問題!我最喜歡鬧事了!」梁亮立刻叫好回應道。

「子龍你呢,回去集合死神會所有成員向楊家開戰!」

「我曹!」子龍大眼瞪小眼的看著郭念菲:「不是吧!我才來了幾天啊!老哥你就讓我回去······」

「好了!以後有的是時間來!」

「得~既然這樣我就回去吧~」子龍悶悶不樂看著窗外的美景喊道:「我的XG啊!啊~我那美麗的國際大都市啊!」

就這樣南方兩大幫派的大戰開始了,而在XG似乎更加熱鬧。浪西海隔個兩三天就是殺個和連勝的大哥,楊陽也是每隔上兩天就綁架個三合會的老大,先勒索后在殺人,簡稱先索后殺。

兩個幫派的怒火的不斷的增加累積,而且三霸動動就帶著人來個大型「火併」這更是活上澆油,但是雙方依舊沒有太大的動作。

「樂哥!我認不住了,在讓他們這麼挑釁下去,咱們和連勝非得給他們耗死!而且咱們的實力日益下降啊!不如抄傢伙和他們干吧!老大你發個話,我直接帶人去砍到他蔣家去!」

常樂也樂不起來了,每天都是愁眉哭臉的樣子。他也知道現在這情況很不利,但是若是真的真刀真槍的幹起來,自己絕對玩完!而且自己已經穩坐話事人的位置了,以後蔣文也不可能把自己怎麼樣!

「樂哥!」

「如果真的打起來,蔣文肯定會聯合其他社團來擠兌我們!而且昨天三合會就像瘋了一樣,和我干!很多酒吧KTV接連被砸,基本上全部停業了!而且許多兄弟都······」

「哎!」光頭男嘆了口氣然後說道:「樂哥實話告訴你把!我們堂口的弟兄昨天把蔣家的閨女給綁架了,而且現在就放綁在我家裡。」

「你說什麼!」常樂猛的抓起光頭的衣領:「媽的!你怎麼不早說,老子全讓你給害慘了,你是怎麼想的!」

「不是我······」

「媽的!綁架他女兒有個屁用,你有本事把他弄來啊!」常樂沖著他怒吼道,然後猛的變成了一個笑臉,搖晃著他的膀子興奮的講道:

「媽的!你真是個天才!媽的,你這絕對是大功一件!要是真能吞了三合會,以後你就是和連勝的話事人!」

大光頭聽著常樂的話,顯示緊張后怕的不行,現在可以是激動開心的上天了!媽的!常樂立刻掏出手機撥打了蔣文的電話:

「蔣文,你女兒在我手裡!現在你要是還想保住你女兒的命的話,就趕緊將你三合會的地盤統統讓給我常樂!」

「媽的!卑鄙小人!」蔣文怒聲道。蔣文本來就想讓蔣可如安分的待在家裡,可是這丫頭怎麼也不停,晚上還是去泡夜店,偏偏還去了和連勝的場子!

「怎麼樣~哈哈哈哈~」常樂極其猥瑣的笑著:「要不要我先發幾張你女兒的落照過去?」

「媽的!別動我女兒!不然我讓你家人都死!」

「那你就趕緊的坐決定!給你三天時間,如果三天時間你還沒答覆的話,就別怪我常樂做些不是人的事情了!」說完常樂就掛斷了電話!

「禿子,去把他閨女弄我這來!」

「樂哥是想·······」大光頭也是一臉的猥瑣:「能不能等樂哥玩玩了,讓小弟我也······」

「媽的!想什麼呢!」常樂罵道:「如果你不想死就別動她,放在我這安全!如果真碰了他,三合會絕對和我們每玩~」

「那樂哥的意思是·····」 「我們只需要從三合會哪裡得到些許好處不就可以了!」 八塊八:高冷總裁帶回家 常樂自己有自己的打算,大光頭摸著腦門講到:

「不是把三合會幹倒的嘛?」

「不管怎麼說,三合會在XG永遠都是這個!」常樂比劃了一下大拇指:「咱們得到了好處,就可以了!人要懂得知足!」

「利益永遠是第一位!」

「行了!去吧蔣家女帶過來吧!」常樂吩咐完,大光頭就轉身離開了!沒走幾步又被常樂給叫住了!

「等等!」

「怎麼了老大!」

「給~」常樂遞給大光頭一張銀行卡:「裡面有五百萬,密碼五個一!別說大哥不照顧你!蔣家女少了一根毫毛,我就砍了你的禿頭!」

「是是是!」大光頭眼睛里閃著光,小心翼翼的接過那張銀行卡然後放在兜里,「一定按照老大吩咐的去做!」

「好!去吧!」常樂得意的躺在沙發上翹起了二郎腿,然後美美的點上了一支煙。正所謂有開心有人愁啊!而蔣文這邊則是正在想如何救出自己的女兒!蔣文與楊天下比起來,就是對女兒的不同!

楊天下可以因為利益利用自己的女兒,甚至捨棄!可是蔣文確實對自己這個女兒如掌上明珠一樣!自小蔣可如就沒母親,因為蔣可如母親生她的時候難產,到了最後醫生說只能保住一個人!

蔣文自然是想保住蔣可如的母親,但是她的母親也知道自己快不行了,所以哀求著這蔣文保住了蔣可如。從小沒有母愛的蔣可如可以說絕對是個野丫頭,而且自己的父親還長期的不在家裡,自然就無拘無束,沒人管而且要錢有錢,要勢力有勢力!

不管怎麼樣,不管蔣可如再瘋,在能鬧,可在他蔣文眼裡局對是個寶貝,所以蔣文絕對不能讓自己的女兒受到一點傷害!

「管家,可兒的事情有眉目了嗎!至少也得知道她被藏在哪裡了吧!常樂那個混蛋給我三天期限,他的意思就是想從我這裡分去一杯羹!」蔣文坐在地上,抽了一根又一根煙。現在地上已經散落了慢慢的煙頭了。

「先生,別抽煙了!既然既然可如小姐是被常樂擄走的,那麼他就不會對可如小姐做哪些不該做事情!」管家分析道。

「他敢!他要是敢!我讓整個和連勝,不整個XG黑道陪葬!」這下是徹底激怒了蔣文,實在不行可以讓黑手黨伸援手,如果他們不願意幫!那自己舔著臉去找郭氏,大不了就是一死,但是必須將可如救出來。

「現在三合會在XG有多少成員~」

「接近七萬!」管家回應道,七萬人數雖然很多,但是真正能排上用處的不過是幾千人而已大多數都不過是烏合之眾!沒利益,沒錢他們不給你賣命,不給上位的機會也不聽的!都想做老大,真的老大又有幾個人!現實就是現實。

「和連勝呢?」

「五萬左右吧!」管事的語氣有些失落,看著蔣文表情又補充:「不過······」

「不過什麼?」

「他這和連勝的人有一般人能調動,而咱們三合會的精英基本上都在歐洲所以·····」管家頓頓還是說了出來:

「一個空殼,基本上沒勝算!而且最重要的是先生長時間不在XG,三合會下的大哥們都是都是為自己謀財圈地,頂多就是每年交上一份分子錢。」

「媽的!等這事過去了,家裡是得好好清理清理了!」

「先生,要不去報警?實在不行先忍一忍~」

「你他媽的死了,還是傻了!老子是黑社會!媽的!」蔣文想了很久終於想到了一個方法。「有了!希望這手機號可以打通!」蔣文撥打了電話,電話響了兩聲便又接回應了:「哪位?」

「你好! 玄幻之葬天神帝 是血玫瑰嗎?」

「是的!你是?」傑斯用著一口癟嘴的中文說著,聽到這個蔣文心裡是放心了,那麼這件事情基本上就有眉目了。

「你好,我是蔣文!能讓你白狼接個電話嗎?」蔣文用著可求的語氣問道,但是傳來的會帶卻是:

「我隊長很忙!」然後傑斯看了一眼正在打真人CS的白狼,「正在打仗呢!沒空,有事和我說!」

「好好好!想雇傭你們血玫瑰來XG救個人,是我女兒!價格好談!多少家價格我都願意出!」蔣文連忙說道,生怕對方掛斷了電話!

「,媽的你有病?還是怎麼滴!血玫瑰是雇傭軍,不是飛虎隊!救人去找你們XG的飛虎對去!」

「別掛別掛!」聽著對方的語氣蔣文就知道對方要掛電話了:「你讓白狼接電話,我救過他一次!我救過他一次,希望你可以幫幫忙!」

「哦?」傑斯愣了一下,然後捂著聽筒說道:「隊長,有個叫蔣文的說救過你,現在給你打電話了!」

「哦。」白狼輕聲的哦了一下,傑斯跟著白狼這麼多年了,自然知道這個「哦」是什麼意思了!然後沖著電話喊道:

「你能出多高的價格?」

蔣文聽到這句話心裡終於放心了,對方既然開口文價格了,那麼這事基本上就算成了!那麼自己一定得給對方開出一個滿意的價格!

「一個億!」蔣文用著淡淡的語氣說著,似乎就和這一個億不是錢一樣!但是傑斯確實驚呼道:

「一個億!」

心裡念道:華夏人都這麼有錢嗎?出口就是一個億美金,媽的!實際上蔣文說的是港幣,和著美元也不過一千多萬美元,差太多了!

「我問一下隊長!」傑斯朝著白狼喊道:「隊長一個億美金的大單子,接不接!」

「嗯~」白狼點點頭,傑斯看著白狼就知道,此時的隊長是激動的!接著就聽著白狼喊道:「任務是什麼?摧毀什麼基地,還是截殺軍隊!或者擊殺那個將軍?」

「不是!就是救個女孩!」

「在哪兒~」白狼走到了傑斯的身邊,忽然天氣突然陰了下來,一陣狂風呼嘯豆大的雨滴就落了下來。

「老大我就說咱們不該搬到這來,一天下三次雨!」傑斯抱怨道,但是雨滴卻沒有臨在白狼的身上。因為白狼身後正站在一個兩米多高的巨人!黝黑的皮膚正彎著身子給坐在地上白狼擋雨!黝黑的臉頰下卻是一副年輕的面容,似乎就在十**歲而已,而且幾人都帶著些稚嫩的面容,但是身上的氣質卻和臉頰一點都不符合!

白狼從兜里掏出一合特供中華,然後抽出一支,叼在嘴裡一支,遞給傑斯一支!然後抬頭看了一眼那個黑色巨無霸!巨無霸露著白牙搖搖頭,也不說話。接著巨無霸便從兜里拿出火機給白狼點上。

「老大,你怎麼抽起這個了!這個玩意都是每次輕功的時候你才拿出來的!怎麼今天心情這麼好?」傑斯激動的接過煙,這個可是好煙!老大的珍藏!

「不是有大單子嗎!自從上次戰敗已經很久沒接單子了,這也算開張了可以高興一下!」白狼抽了兩口,一臉舒暢的感覺!而且從他的表情可以看的出來,他們在這憋了很久了!

「地點是歐洲吧!馬上就動身!」

「不是!」傑斯回應道,白狼則是眉毛一鄒,「不是歐洲還能是哪裡?那個叫蔣文的不是在歐洲嗎?」

「不是!他說任務地點在XG!」

「嗯?」

傑斯看著白狼的表情,趕緊沖著電話喊道:「任務不接了!」

「別別別啊!」蔣文連忙喊著。

「我沒說不接!」白狼沖著傑斯說道,傑斯則是尷尬的笑了起來:「我不是看著隊長······這次看走眼!不過隊長······」

「我知道!」白狼將煙扔在地上然後用腳才在煙頭上擰了兩下:「讓他價錢!」

「隊長說了!加錢!」傑斯毫不猶豫的說道。

「好好!好!我在加一個億!」

「噗~」傑斯感覺這真的夠有錢的,然後看著白狼說道:「你們那的人都這麼有錢么?對方又加了一個億!」

「是啊!富人越來越富,窮人······哎~」白狼嘆了口氣:「畢竟國內是雇傭兵的禁地,沒事我是不會去哪裡鬧事的!」

「那這次·····」

「首先我確實欠了那個叫蔣文的一個人情,上次在歐洲就是讓他救了一命!最重要的是他的給價格公道!」白狼看著天色放晴,然後從地上坐了起來,看著遠處的陽光!

「之所來這裡,因為我總是可以見到雨後的陽光!」巨無霸則是伸直了要,緊緊靠在白狼的一側!

「告訴他任務接了,馬上就動身去XG,先讓他付一半的定金,事成以後再付另外一半!」

「OK!」傑斯答應道便說道:「我們隊長說了現付一半定金,剩下的一半事成以後再付! 霍格沃茨的黑巫師 嗯······我們上就動身!」

風起時的相遇 這句話就給了蔣文吃了一個定心丸,立刻開始對對方轉賬,等定金到了以後蔣文便問道:「怎麼樣?收到了嗎!」

傑斯看著手機上的簡訊!麻痹的,港元!你嗎的逗老子呢?心裡罵了兩句便將手機遞到白狼的眼前。

「老大你看!」 傑斯看著手機上的簡訊!麻痹的,港元!你嗎的逗老子呢?然後便將手機遞到白狼的眼前:

「老大,你說這個······」

「哦?」白狼看著這一億港元笑了兩聲:「看來他不知道咱們手的規矩了,告訴他!讓他弄夠了!」

「OK!」傑斯接著便對著電話說道:「哦!對了忘了告訴了,我們收的是美金!所以你懂得!」

「所以我們老大才會答應的,記得是美元!別再混了~」

「好!」蔣文咬咬牙還是答應了,因為兩億可買不到自己女兒的命!「到賬了!」

「收到!」傑斯看著簡訊,然後對著電話說道:「把你女兒被綁架的具體過程和被誰綁架的,發到我的電腦了,這是的郵箱!」說完傑斯就掛斷了電話。

「老大,這次派遣那個小隊過去!」

「你!我!狼王,雪狼,猩猩~五人!」

「什麼!」傑斯打驚道,而白狼身後的的巨無霸也鄒起了眉頭。白狼看著遠處的陽光:「為的安全,畢竟哪裡不是什麼好地方,而且我們還是雇傭兵的身份,目的更是去執行任務和閃人!」

「所以!」白狼看著兩人說道:「必須都是精英!」

「我知道了!我馬上通知他倆回來!」

傍晚時分,從熱帶雨林中升起一家直升飛機,機身上印著面色猙獰兇橫的一個狼頭,眼神中死死的盯著一處看著,就像鎖定了不遠處的獵物,嘴裡則是咬著血紅色的玫瑰花,鮮紅的血液從玫瑰流出,順著嘴角滑落。

飛機上裝載著五個全服武裝的青年,目的地是雇傭軍的禁地華夏XG。直升機從東南亞上空穿過,抵達位於亞洲的公海上,直升機在其中一座島嶼上著陸。

「終於到了!」狼王群飛機上跳下來,狼王看著海邊的風景,「好希望腳下可以踩著祖國的土地,那種親切感和安全感是無法言語的。」

「碰~」狼王就在躺在了地上,白狼也從飛機上跳了一下,沖著狼王的大腿猛踢了一腳:「看這個時間蔣文應該派人來接我們了!天黑之前趕到XG,我不想在這待很久。」

「傑斯,檢查武器裝備!出發!到XG有人會來接應我們!」白狼下了命令,所有都開始動了起來。

看著遠處形式過來的一個豪華遊艇,應該是蔣文的遊艇!遊艇慢慢靠了過來,蔣文沖著幾人揮著手。

白狼等人登上豪華遊艇,蔣文就招呼幾人。「那個我已經備好了上好的酒席,幾位·······」蔣文看著面無表情的幾人,本想看看幾人會有什麼反應,看樣子也沒什麼用了!

「蔣先生,我們是來執行任務的!希望你把事情的經過說的詳細一點,我們的時間很寶貴!」白狼坐到位於遊艇甲板上的座位上,其他四人則是站在了白狼的身後。剛上船的時候一眼看過去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個大黑高個,原來這個白狼竟然是隊長!這是蔣文他萬萬沒想到的!

「既然白隊長這麼說了!那也就不耽誤時間了!具體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讓我管家來說吧!」蔣文擺擺手示意讓管家過來,過來看到蔣文的示意便走了快速的跑了過來!

「管家,給白隊長他們講講事情的經過,一聽要詳細!詳細!再詳細!」

「是知道了先生!」管家看著幾人說道:「事情是這樣的······」

「蔣先生是吧!」狼王看著蔣先生說道:「你這不就是一樁黑澀會綁架案嗎!以前我也是在國內當過兵的,你蔣家我也有所耳聞!現在你······」

狼**的一腳將蔣文身前的玻璃桌直接給踢碎了,下面的支架也被狼王給踹到了海里去:

「你是在耍我們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