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哈哈,你小子想佔便宜,不知道我這巨無霸的厲害,老娘砸死你!」身形一晃,穆珠良子如同魅影一樣就到了江帆身邊,兩隻大奶如同兩隻大鎚狠狠地砸向江帆。

此時江帆頓時火冒三丈,竟然被這娘們的奶打飛了,說出去要笑掉人家的打牙,老子就不信這邪!打爆你的球!江帆大吼一聲「茅山旋風拳!」這是他最近領悟出來的茅山拳法,還沒有使用過。

江帆的頭頂出現了牛形戰氣一頭髮怒的公牛嗷的一聲嚎叫起來,空氣發出急劇的呼嘯聲,江帆的拳頭如同旋風般擊打在穆珠良子的大奶上。

砰!拳頭如同擊打在彈性十足的皮球上,一股強大的反彈力將江帆彈得飛了出去,他感覺到手臂生疼,在此掉落地上。

「我靠!你媽的胸脯是充氣了吧!怎麼彈力這麼大!」江帆翻身爬了起來,他簡直不敢相信這世界上還有這種奶,這還是人奶嗎?牛奶也沒這麼霸道啊!

「主人,讓我來吧,我要把她的奶水吸干!」納甲土屍冒出地面,他朝著穆珠良子撲了過去,雙手如抓。

穆珠良子冷笑一聲:「來吧,老娘就喂你奶!」她不但不閃躲,反而迎上納甲土屍。

納甲土屍的雙抓觸到了穆珠良子的奶上,雙抓一扯,穆珠良子的寬大衣服被扯破了,露出奶嘴,納甲土屍一頭扎了進入嘴巴咬住奶嘴就吸。

突然兩隻氣球猛地鼓起,一股強的彈力將納甲土屍彈得飛了出去,撲通掉落地上,「我靠!奶水沒吃到!奶子還可打人!老子捏碎你!」納甲土屍猛地撲上去,結果如同碰到彈簧牆上一般,再次飛了出去。

納甲土屍立即爬了起來手持骨刺怒吼道:「老子扎個洞,看你漏奶水不!」骨刺閃電般刺出。

穆珠良子當然不敢硬接納甲土屍的骨刺,旁邊一閃,大吼一聲:「渾圓雙奶錘!」兩隻奶同時伸出,如同兩隻大鐵鎚似的擊中納甲土屍的胸前。

砰!納甲土屍立即被打得飛了出去,身體撞在堅硬岩石上,岩石都被撞得碎落下來,這傢伙卻一點事都沒有,立即爬了起來。

「我靠!這奶水是吃不到了!我不甘心!我找人來幫忙!」納甲土屍一連幾次被打得飛起,他仍然不放棄,嘴巴念著咒語,他要召喚異界殭屍了!

空間突然抖動了一下,咔!的一聲,空間裂開一縫隙,鑽出一個全身青色的殭屍出來,光禿禿的腦袋,頭上長滿了哈喇,渾身上下沒有穿衣服,粘乎乎的都是液體,雙手抓如鋼勾似的。

「主人,有什麼吩咐?」異界殭屍冷冰冰道。

納甲土屍指了指穆珠良子道:「給我抓住這個超級大奶媽!」

「是的主人!」異界殭屍立即朝穆珠良子撲了過去,空氣中散發者腐臭味道。

穆珠良子皺了下眉頭,冷笑道:「就憑這種低檔的爛殭屍也想對付我!」一道人影一閃,穆珠良子肥大身子迎向正撲過來異界殭屍,眼看靠近異界殭屍瞬間,穆珠良子突然轉過身子,兩隻奶頂在地上,雙腳猛地瞪出。

藉助奶的彈力,雙腳踢在異界殭屍的身體上,砰!異界殭屍被踢得飛了出去,撞在岩石上,異界殭屍當即倒在地上,頭撞在岩石上碎裂一半,另外還有一半掛在腦袋上。

納甲土屍傻了眼,他召喚得異界殭屍檔次太低,根本就沒多大用,「我靠!我捅你屁眼!」納甲土屍鑽入地下,眨眼間到了穆珠良子背後,手持骨刺對著穆珠良子屁股狠狠地此刺了過去。

穆珠良子身子一晃,立即躲閃開納甲土屍的骨刺攻擊,別看穆珠良子身子像圓球,但是十分靈活,她閃躲開納甲土屍的攻擊后,立即反擊,雙球狠狠地砸向納甲土屍。

納甲土屍立即鑽入地下,砰!雙球砸在地面,地面立即凹了下去,此時江帆已經喚出了誅妖劍,點指著穆珠良子道:「誅妖劍,給我斬了這個大奶媽!」

嗖!誅妖劍飛了出去,一道青光閃電刺入穆珠良子胸口,噗!誅妖劍沒進球中。

「啊!」穆珠良子慘叫一聲,血濺了出來,她怒吼道:「老娘和你拼了!渾圓巨無霸!」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到!推薦書<<創世霸神>>,一本值得一看的書,大家可以去看看! 呼啦!穆珠良子的兩隻球突然變大了兩倍,只見兩球,不見人影,嗖!兩隻球排山倒海地朝江帆砸了過來。空氣發出極具的呼嘯聲,江帆看到空間在扭曲,這是穆珠良子拚命的一擊,威力很大,分身逃逸,江帆身體立即一分為二,真身逃逸,幻影被砸碎。

砰!江帆身後的岩石都被震得掉落,地面深深地陷了下去,人影一閃,江帆到了穆珠良子的背後,「冰封術!」江帆默念冰封咒,空中立即出現冰塊將穆珠良子封凍起來,然而也只封凍了穆珠良子幾秒鐘,封凍的冰立即碎裂開來,眼看著她要掙脫冰封的時候。

突然納甲土屍從地下鑽出來,「捅屁眼!」納甲土屍的骨刺對著穆珠良子屁股狠狠地捅了過去,啊!穆珠良子慘叫一聲,捂著屁股彈跳起來,頭撞在山洞頂上。

當穆珠良子掉下來的時候,納甲土屍的骨刺再次刺入穆珠良子的屁眼,穆珠良子又是一聲慘叫,掉落下地上,緊接著納甲土屍的骨刺刺入了她的背後,骨刺沒入穆珠良子身體中。

啊!鮮血從穆珠良子身體中汩汩冒了出來,這傢伙本來就肥胖,血液充足,流起血來嚇死人,就像水龍頭放水一樣,嘩啦啦地流。

穆珠良子緩慢地爬了起來,肥胖的臉蛋扭曲起來,「啊!」她大吼一聲,胸前兩隻氣球突然鼓了起來,越鼓越大,就像在打氣一樣。

江帆立即臉色大變,驚呼道:「大奶媽要自爆了,快走!」拉著黃富施展茅山千里急行咒,嗖!眨眼間消失在山洞裡。

就在江帆和黃富剛離開的霎那間,穆珠良子的圓球爆炸了,砰!血如箭一般飛射出去,那些距離她近的黑龍會武者立即被血箭射穿身體,倒在地上死去。

山洞的岩石被血箭射得坑坑窪窪的,如同蜂窩一樣,地面上如同炸彈爆炸一樣,出現了一個小坑,穆珠良子的身子碎片到處都是,如同垃圾似的滿地都是,空氣中瀰漫了血腥味。

納甲土屍從地下冒了出來,他搖頭道:「哦,太可惜了,奶水沒了!」

「沒你的頭啊!你要是跑慢點,你身上就好看了,都是洞眼!」江帆和黃富跑了回來。

就在江帆和黃富回來到的時候,穆珠良子的爆炸聲驚動了黑龍會,立即有大批的武者跑了過來,「出什麼事了?」傳來一老者的聲音。

「剛才是誰自爆了!」人影一閃,一名白衣老者突然在山洞,白色衣服上綉著一條黑色的龍,矮矮個子,花白頭髮,雙眼如電,臉上殺氣騰騰,讓人不寒而慄。


「會長來了!」立即有人喊道。

「報告會長,剛才是穆珠良子自爆了!」立即有人稟報黑龍會長島崎大苟。

「什麼!穆珠良子自爆了!怎麼回事?」島崎大苟震驚道,他心中十分難過,他和穆珠良子關係飛同一般,兩人既是上下級的關係,又是情人的關係,島崎大苟十分喜歡穆珠良子的那雙奶啊!不但可以大那個枕頭睡,還可以和鮮奶。

「是被人逼迫自爆的!」

「是誰逼迫穆珠良子自爆的,我要殺死他!」島崎大苟憤怒道,他簡直要瘋了,一把抓住那名說話的武者的衣襟。

那名武者嚇得渾身顫抖道:「就是他們!」 反派總在懷疑人生[穿書]

此時江帆和黃富已經看到了島崎大苟,江帆已經看出來這傢伙應該是黑龍會的頭,因為他身上有種威嚴,還有那些武者看到他的畏懼的神情,「那個大奶女人是我殺死的!你就是黑龍會的會長吧!」江帆對著島崎大苟喊道。

一道人影一閃,島崎大苟到了江帆面前,他目露凶光,恨不得立即把江帆撕成碎片,「你是什麼人?」島崎大苟冷冷問道。

「會長,他就是江帆!」島崎大苟身後傳來女人的聲音。

江帆一聽聲音就知道是梅代乃召,他立即順聲音看過去,看到了梅代乃召和衛莘菁,這兩個娘們也來了。

「你就是江帆,就是你侮辱了我的特使梅代乃召,還有我的乾女兒衛莘菁?」島崎大苟冷眼望著江帆,雖然是第一次看到江帆,但是江帆的名字已經在耳邊磨起繭了。

他殺掉了那麼多黑龍會的武者,島崎大苟早就想殺死江帆,但是他遠在華夏,當他知道江帆來了東烏國的時候,十分高興,立即制定殺江帆的計劃,但是天皇說暫時不能動手。這次江帆送上門來了,這真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江帆笑嘻嘻道:「哦,我可是正經人,怎麼會動粗呢,都是她們主動勾引我的,兩個絕色美女的勾引,我當然經受不住誘惑了!」

「你胡說,我們姐妹倆分明是被你侮辱的,會長,請替我們報仇,殺了江帆!」梅代乃召憤怒道,她氣得渾身顫抖,胸前的大西瓜上下抖動。

「哈哈,如果你說我是侮辱你們,那你們為什麼還較得那麼歡呢?」江帆笑嘻嘻道,每次搞她們的時候,她們開始反抗,到後來變成了主動迎合,歡叫不已。

「你,你胡說!」梅代乃召的臉立即羞得通紅,她想起了在監獄的時候,還有在江帆樓頂時候,還有自己羞人的浪叫。

「哈哈,你明明叫『好舒服,我還要,用力呀』這難道不是叫得歡嗎?」江帆嘲笑道,他學著梅代乃召和衛莘菁的聲音,學得惟妙惟肖。

梅代乃召和衛莘菁頓時滿臉通紅,「你,胡說什麼!義父!快殺死他!」衛莘菁再也聽不下去了,她氣得渾身顫抖起來。

島崎大苟臉色變得鐵青,江帆竟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簡直沒把黑龍放在眼裡,冷哼了一聲:「你殺了我黑龍會那麼多人,今天是我為他們報仇的時候了!」

他剛要動手,突然他身後有人喊道:「會長,殺這小子哪需要您出手了,就交給在下吧!」人群中走出老者出來。

島崎大苟一看是黑龍會副會長德川龜仔,點頭道:「龜仔君,小心點,這小子鬼得很!」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 「會長您就放心吧,這小子再鬼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副會長德川龜仔傲然道,他從心裡根本瞧不起江帆,這著毛頭小子只不過二十多歲,武功會高到哪裡去!在黑龍會年齡越大武功就越高,會長為什麼最厲害,就是因為年齡最大!

聽到這傢伙的名字江帆就想要笑,叫什麼龜仔,看這傢伙的外形是有點像龜仔呢。矮矮的個子,手腳都很短,光禿禿的頭頂,脖子很短,圓溜溜眼睛,八字鬍兩邊翹起,尖下巴上飄著幾根稀稀的鬍鬚,背微微隆起,肚子隆起,純粹的烏龜相。

「你就是龜仔呀!你們家是住在海邊的吧?」江帆笑嘻嘻道。

德川龜仔點驚訝道:「你怎麼知道我們家住在海邊!」他十分驚訝,他們家的確住在東烏國的海邊,從小就在海邊長大的,他在海邊生活了十四年,所以父親給他取名龜仔,因為海邊的龜仔特別的多。

江帆壞笑道:「因為你長得太像烏龜,我估計是你媽和海龜發生了一夜情生下你這個龜仔!呵呵!」

江帆的話說出后,背後的黃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還有黑龍會的那些武者也捂著嘴,忍住笑,雖然如此還是有幾個武者忍不住撲哧發出點笑聲來。

德川龜仔氣得臉變成了豬肝色,他是最忌諱別人說他母親的壞話,目露凶光,「你的良心地太壞了!我要把你大卸八塊!」從腰間拔出一把東洋戰刀,一聲咆哮,虎形戰氣直衝洞頂,一頭咆哮的老虎盤踞在頭頂。

江帆不敢大意,這傢伙應該是黑龍會的地級武者,別看長得不咋地,但是能當上黑龍會的副會長,肯定是有獨到之處的。江帆雙眼望著德川龜仔手中的東洋戰刀,發現了他的東洋戰刀與眾不同,比一般人的戰刀要寬點,刀背上有九個孔。這九個孔是幹什麼的呢?江帆疑惑不解。

就在江帆疑惑的時候,德川龜仔動手了,他怒喝一聲:「去死吧!九嘯魂飛!」他手中戰刀鳴叫起來,聲音十分刺耳、尖銳,讓人感覺到渾身不自在。

江帆聽到德川龜仔戰刀發出的鳴叫聲后,立即感覺到頭暈目眩起來,這傢伙的戰刀好古怪,江帆默念金剛護體咒迎了上去。

當!當!當!戰刀劈在江帆身上發出金屬般聲音,與此同時江帆的拳頭打在德川龜仔的胸部,砰!兩人立即分開。江帆立即感覺到身上隱隱作痛,這傢伙的勁道好大,金剛護體咒幾乎都抗不住。

德川龜仔震驚地望著江帆,「金剛不壞之軀!」中了三刀,一點傷都沒有,這不是金剛不壞之軀是什麼?而且他中了江帆一拳后,感覺到胸口隱隱作疼,受了輕微的傷。

不但德川龜仔震驚,就連黑龍會會長島崎大苟也驚訝不已,他是知道德川龜仔戰刀的威力的,別說是肉身就算是鐵打的身體也會被戰刀斬斷。因為德川龜仔戰刀是用東烏扶石山的玄鐵打造而成,削金斷玉,削鐵如泥,是東烏國刀中的極品。

江帆笑嘻嘻道:「回答正確,的確是金剛不壞之軀,不過你的烏龜殼也挺硬的,中了我一拳沒有倒下!」激昂帆的這一拳的威力也不小,就算是岩石也會破碎。

德川龜仔戰刀緩緩舉過頭頂,虎形戰氣再次咆哮起來,「九嘯浮雲!」戰刀發出刺耳的尖叫聲,夾雜著空氣呼嘯聲,戰刀扭曲起來,化成無數刀影,如同一片雲一樣飄向江帆。

江帆感覺到了這一刀比開始一刀威力大多了,不敢硬接,立即使出分身逃逸術,身體一分二,真身逃逸,幻影被德川龜仔的戰刀劈得粉碎。

「哈哈,不過如此,什麼金剛不壞之軀,還不是被我劈成碎片!」德川龜仔露出得意的笑容。

突然他身後傳來江帆的聲音:「龜仔!我就在你背後呢!茅山旋風退!」江帆一連提出了六腿,身子緊貼著山洞的頂,德川龜仔躲避不及,屁股上連中三腿,整個人飛了出去,撞在岩壁上,幾乎要陷入進去。

就在他掉落到地面的時候,他慘叫一聲,摟著屁股跳了起來,納甲土屍拿手持著血淋淋骨刺嘿嘿笑道:「龜仔,你屁眼被我捅了!嘿嘿!」

黑龍會會長島崎大苟驚呼道:「龜仔君!你沒事吧?江帆,你太卑鄙了,竟然玩陰的!」他十分憤怒,沒想到納甲土屍這麼陰險,玩偷襲。

德川龜仔手捂著屁股,血流了出來,剛才納甲土屍骨刺不但傷到了他屁股,而且刺傷了他的內臟,眼看是活不成了,他強咬著牙,「會長,我沒事!」他這是故意說給會長聽的,此時他已經決定和江帆同歸於盡了。

德川龜仔把刀扔在地上,雙手高舉過頭頂,嘴裡念著咒語,突然間一道綠色的光照耀在他身上,他的身體劇烈抖動起來,臉色扭曲起來,皮膚開始變成綠色,逐漸出現了花紋。

「呱呱!」德川龜仔嘴裡發出蛤蟆的叫聲,他整個人趴在地上,四肢著地,如同一隻蛤蟆一樣,身體鼓脹起來。

江帆頓時震驚道「我靠!龜仔還會蛤蟆功呀!看來她媽和蛤蟆還有一腿呢!」

看到德川龜仔變成了蛤蟆的模樣,黑龍會會長島崎大苟驚呼道:「龜仔!你不要命了!」他是十分了解德川家族的邪獸附體術,這是一種邪惡的附體術,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施展的,因為只要施展如果沒有殺死對方自己就會被邪獸反噬喪命。

如今德川龜仔卻施展了德川家族的邪獸附體術之毒蛙噬殺術,他已經被劇毒的毒蛙附體,此時他渾身都是劇毒,只要他碰到人的身上,那人必定中毒斃命。

德川龜仔獰笑一聲,「小子,你不是金剛不壞之軀嘛!我看你怕不怕劇毒!」

「呱呱!」德川龜仔發出蛤蟆叫聲,他猛地從地上躍起,如同青蛙捕捉蟲子似的,嘴巴張開,伸出紅色的長舌出來,直奔江帆。

「我靠!你也太噁心了,我才不會和你親密接觸呢!」江帆立即側閃,躲開了德川龜仔的舌頭攻擊。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推薦<<創世霸神>>,此書很好看,精彩!值得一看! 然而江帆對過德川龜仔舌頭攻擊后,德川龜仔的舌頭縮回來后立即噴出綠色毒液,噗!毒液如同雨點般落向江帆,與此同時舌頭如同彈簧伸出。如果江帆要躲避毒液,就難以躲避他的舌頭,反之要躲避舌頭就無法躲過毒液,好歹毒的招術。


江帆本能地躲避毒液,大腿被德川龜仔的舌頭纏住了,「哈哈,你死定了!」德川龜仔得意笑道,他用力收舌頭,江帆的身體被一股強大彈力拽了過去,兩人立即面對面站在一起。

德川龜仔伸出綠色的爪子,對著江帆插了過去,江帆立即出手阻攔,兩人的手相互纏繞在一起,「哈哈,你中毒了!」聲音從德川龜仔的腹部傳出來,德川龜仔的綠色手爪含有劇毒,只要沾上就去中毒。

江帆冷笑道:「實話告訴你吧,我是白毒不侵的,因為我吸收了六尾鼠蛟的內丹!」

六尾鼠蛟的內丹可以解百毒,綠色的蛙毒只要到了江帆身上立即就被江帆體內的內丹化去,所以德川龜仔的蛙毒對江帆一點作用都沒有。

德川龜仔臉上露出驚愕之色,「你吸收了六尾鼠蛟的內丹!」難怪江帆的皮膚沒有變成綠色,只要中了蛙毒的者,皮膚立即變成綠色。


德川龜仔的臉立即變成死灰色,他萬萬沒有想到江帆吸收了六尾鼠蛟內丹,自己的蛙毒完全失效了,毒不到江帆蛙毒就要反噬,橫豎都是死!

德川龜仔的臉上突然露出詭異的笑容,「小子,就算我毒不死你,我也要讓你斷子絕孫!」他的腹部傳出聲音。

突然從德川龜仔的褲襠里伸出一條短短的腿來,對著江帆的褲襠就是一腳!這真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就連黑龍會會長島崎大苟都不知道德川龜仔的褲襠里還有這麼一條腿。

這個德川龜仔從小就是個畸形兒,他要比普通的人多一條腿,這條腿就生在褲襠旁邊,由於是畸形,所以只有一點點長。這個德川龜仔覺得這條腿不能浪費了,於是下苦功修鍊這條腿,花費了二十年,終於被他練成了出其不意的撩陰腿,他憑藉著這第三條腿殺死不少武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