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劇
  • 0

「哈哈哈,臭小子,這次看你往哪裏跑。

呦,哪來的小娘們,長得到挺俊俏。」

一聽此話,竹葉青倒是沒有任何廢話。

提着大刀,腳下輕輕一點,便來到了金刀使得到身前。

「就你也配用刀?」

話音一落。

她直接揮動了手中的大刀。

而金刀使雖話語嘚瑟,但心中自是明白對方的實力不低。

見對方出招,他自然也揮刀相迎。

然而當雙方兵器碰撞在一起之後。

只聽虛空之中,突然驚現一道龍吟之聲。

「冷艷鋸」

驚呼一聲之後,金刀使立馬想到收回手中的赤磷金刀。

可惜已經來不及。

迎著龍吟,金刀直接斷成了兩截。 第22章

山莊外,陳北冥站在那裏遠眺天際,烏雲還未散去……

他清楚,馬豪只是開胃小菜,接下來,就輪到蕭家了!

但是陳北冥知道,想要對付蕭家,不是那麼容易的。

對付馬豪這樣的人,他只要一句話,一個眼神,甚至什麼都不用做。

但是蕭家,是綺夢的家,陳北冥還真暫時不能動蕭家的人。

想了半天,陳北冥嘆了口氣,不管怎麼樣,現在他要先回去看綺夢還有桃桃。

這麼多年,他終於等到這一天了。

陳北冥側頭一瞧身邊的洪武,低聲問道:「綺夢和桃桃在哪呢?」

這個時候,趙九龍趕緊從後面走了上來,態度極度謙卑:「冥主……您妻子和小主,被我安排在我們集團名下的酒店裏面了。」

陳北冥轉頭看了看趙九龍,開口道:「你叫趙九龍?我記住你了,謝謝。」

此時,洪武大步走上前,頷首道:「冥主,趙九龍是九龍集團的總裁,在龍川算不上隻手遮天,也算得上是非常有實力的!今後您要是想在龍川多待,有什麼事情,儘管吩咐趙九龍。」

言罷,洪武給了趙九龍一個眼色,趙九龍立馬點頭道:「是是是!不管有什麼事,只要冥主您說話,九龍赴湯蹈火!希望冥主能給我這個機會。」

陳北冥點點頭:「先見我女兒。」

話落,陳北冥帶着炎君,先行離開了這裏……

望着陳北冥的背影,洪武低聲開口:「趙九龍,機會我給了你,怎麼把握,不用我多教了吧?你要是能得到冥主提拔一二,別說是小小的龍川,就算是整個世界!也有你的立足之地!」

趙九龍是聰明人,當然不用多說,這個世界上有多少人想要得到冥主的提拔,都摸不到門檻。

他趙九龍這次簡直就是行大運!是老天爺開恩保佑!

趙九龍此時激動的聲音都顫抖了,立馬開口:「戰將大人我明白!您放心!我趙九龍這條命!從今以後都是冥主的!」

「嗯。」

洪武點了點頭:「我軍部還有重要會議,不能久留,龍川這邊暫時交給你,我還會回來的。」

趙九龍馬上挺直身板:「明白!」

就在此時,山莊裏面跑出來兩名小巡捕,表情焦急,連滾帶爬的來到陳北冥面前:「冥主大人……統長他請您過去!馬豪剛才說,他有消息要告訴您!」

「嗯?」

陳北冥遲疑片刻,轉身跟着小巡捕折返回去。

眾人剛走到關押馬豪的屋子面前,突然裏面發出一聲慘叫!

「啊!」

是付統長的慘叫!

陳北冥目光一凜!瞬間衝進房子!結果看到付統長嚇的坐在地上,臉色蒼白!

「馬豪他們倆……」

陳北冥看向籠子,皺起了眉。

只見馬豪兄弟兩個人,腦袋上插著一枚銀色的三角飛鏢!

飛鏢的樣子很獨特,上面有着神秘的圖紋。

炎君走了過去,拿下飛鏢,仔細觀察了一下,沉聲道:「大哥,這上面有毒,付統長,到底怎麼回事?」

付統長起身顫聲道:「剛才馬豪說,說什麼有秘密要告訴冥主大人,結果您們剛來到門口,就從房頂射進來兩個這東西,然後就……」

炎君看着陳北冥:「他們要滅口。」

陳北冥抬頭看了看房頂,低聲道:「這房頂水泥至少一米厚,殺手的暗器能射穿這麼厚的水泥,還有鐵籠,最後精準無誤的落在他們腦袋上。」

「此人,是絕頂高手,龍川,不可能有這樣的人存在。」

陳北冥話落,把飛鏢交給炎君,幽幽道:「去查查,到底是什麼人在搞鬼,我懷疑馬豪背後,還有一雙更大的手。」

「是!」

炎君說完,快步離去……

……

天際的烏雲還沒有散去,龍川上空的雨還在淅淅瀝瀝的下着。宋正則其實什麼都知道,他這幾個孩子私下做的那些事,他都了如指掌。

只不過,身為一個家族的話事人,他必須要為整個家族的未來負責,他不能過多的干預這些事。

如果不是宋既明這段時間做的事情,影響到了宋家的利益,那麼他會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全當不知道。

但是,君家的人有意要為花兮君出頭,找上門了,他就要做出點樣子給他們看。

再加上,宋既明將宋承均犯罪的證據交了出去。

上面這兩年本就有意的在查他,有了這份證據,對宋承均更加不利。

弄不好,宋

《大佬嬌妻三歲半》第177章你陪我去嗎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見到秦先生到來時。

白英的臉上,閃過一絲欣喜,急忙帶著女兒,迎接了上去。

「秦先生,您來啦。」白英帶著女兒祝思源,來到秦蒼穹面前。

而後,母女倆,對著秦蒼穹……直接恭敬鞠身行禮。

秦蒼穹面色平靜,輕輕抬手,將這母女倆給扶了起來。

「我又不是長輩,何必向我行禮?起身吧。」秦蒼穹語氣平靜,淡淡道。

「秦先生,您之大恩,我白英母女,這輩子難忘,多虧您救了我們。」白英面色激動,態度恭敬無比的道謝。

秦蒼穹卻搖搖頭,並未說什麼。

他來到水果超市門口,抬頭,看了一眼。

「裝修的不錯。祝你生意興隆。」秦蒼穹淡淡開口,道。

他與門口的淺尾舞擦肩而過。

倆人假裝,互不認識。

而一旁的女兒秦小鯉,也早就被父親交代過。

此時,也假裝不認識淺尾舞。

白英上前,將淺尾舞介紹給了秦先生認識。

秦蒼穹淡淡點頭,這才和淺尾舞握了握手。

水果店超市的開業慶典,很簡單。

白英在江南城,也並沒有什麼身份背景,也沒人脈。

她只是簡單的邀請了秦先生和淺尾小姐,倆人一起給她店剪綵。

剪綵儀式上。

秦蒼穹和淺尾舞倆人,一同拿起剪刀,剪下了彩帶。

白英的水果超市店,終於開業了。

她拉著女兒的手,站在店門口。

看著這家嶄新裝修的店。

白英的眼角,有些霧氣。

這,算一個,新的開始吧。

……

傍晚。

江南。

錢江城。

白若霜搭乘賓士車,早早便回到了私人別墅。

她踢掉高跟鞋,躺在別墅內。

靜靜思考著。

金棟跟著她一同走進了別墅內。

整個集團上下,白若霜是最大的董事會之首。

而金棟,是董事會一員之一。

當年他,背叛秦蒼穹,投靠白若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