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哈哈……」

一群人都忍不住笑了,這林凡,還真是會給自己臉上貼金,還是真的傻?

不知道,這姚奕辰,說的是嘲弄話語?SQ 莫雲深嘆了口氣,心中思量著是否要將這些事情告訴郭青山。木驚宇還算好說,雖然是青牛精託付給他的,不過一來青牛精並不是妖冥殿的人。二來木驚宇還是山野孩童,他的家人也是因自己而死,如果要將他收入九華門下,想來不會有對大阻礙。

就是畢芸小公主,不僅僅是妖冥殿的小公主,更是未來的妖皇。如今又捲入了妖冥殿的權利鬥爭中去,是妖冥殿各方勢力爭奪的中心。自己受了龍天苜之託,要全力保護她,將其護送到師門中,請掌門師尊出面護衛,於情於理都多有不妥。

此事事關重大,本不能讓其餘人等知曉。但這郭青山乃是九華山大弟子,兼之又和自己感情最深。如今自己這壓在身上的擔子,可比想像中沉重。自己不如將事情和盤托出,先說服了郭青山。

這樣一來,返回九華山的路就好走不少了。畢竟郭青山的修為已經達到後天歸元境界,配合兩件九華仙寶,當能應付大部分敵人。二來,回到師門后,有他一同說服掌門師尊的話,成功的幾率也能大上不少。

心中思量片刻,這才打定了主意,將這兩天所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訴了郭青山。

郭青山聽得莫雲深的敘述,臉色越發沉重。當聽到莫雲深居然想着,將畢芸公主一路護送到九華山,請求掌門師尊出面定奪后,兩道粗眉早就擰在了一起,頂成了一個人字形了。

沉思半晌,才深深出了一口氣道「如果說救這畢芸公主,是為了妖冥殿不亂,北冥王不能掌控妖冥殿的話,師尊他老人家應該會出手相助的。畢竟要是讓妖冥殿眾精怪在肆虐九州,受苦的還是天下蒼生的。於情於理,都不會放任不管。」

「只是正道九派中,實力最強的三個門派中,昆崙山玉昆宮和武功山無極墟兩大門派,都對妖冥殿眾精怪懷有深深的成見,恨不得將其趕盡殺絕。唯有南劍山靈覺寺的眾位大師,還對妖冥殿沒有抱太大的敵意。如果沒有他們三大門派的支持,僅憑我九華一脈,是難以保住小公主的呀!」

郭青山說的這些,莫雲深心裏全都清楚。這兩天來也沒有想到什麼好的辦法,也只是抱着先回師門,稟明了掌門師尊在說的打算。

當下點頭應是道「所以,小弟才想求着大師兄,能幫助小弟一起將這兩個孩童帶回九華山中去。」

郭青山嘆口氣道「護送畢芸公主回師門,倒是問題不大。只是,只是你這未來的小徒弟此刻的情況卻不大妙呀!」

莫雲深心裏就感覺咯噔一下,連夜大戰後還沒來得及查看兩人的情況。聽到郭青山的語氣不妙,連忙掙扎着想要站起來,去看看木驚宇的情況。

大樹下,平鋪了兩堆青草叢。木驚宇和畢芸兩人,一左一右躺在上面。

只見畢芸小公主雙目禁閉,臉色煞白。一雙秀眉時而皺起時而放鬆,口中還不時的蹦出幾句夢話。雖然依然昏迷不醒,不過氣息平穩脈絡正常。想必是中了赤魅仙子的迷藥,暫時昏睡了過去。等到藥效過去,應該就能醒過來了。

而躺在一旁的木驚宇雖然臉色紅潤,神態正常,看似沒有絲毫問題。但是,莫雲深伸手搭上了他的脈搏。只覺其渾身冰涼,脈相似有卻無。連忙伸手探到了鼻下,只感覺到了一絲極其細微的呼吸聲。

看他這個狀態,必定是中了劇毒。本來依他這體格,不出一個時辰必定難活的,卻不料居然撐到了現在。

「師兄,這,這是怎麼回事呀!」莫雲深畢竟閱歷較少,一下子沒有搞清楚木驚宇中了什麼毒來。

郭青山道「昨夜我仔細看過這小子的狀態了,應該是中了赤魅仙子的百色定神果了。」

「百色定神果?」莫雲深可從來沒聽過這種毒藥,自然對其一無所知了。

「不錯!這百色定神果乃是用百種鮮果製成,給人服用之後,能另其暫時昏迷不醒。外表看去,只以為是中了普通的迷藥,但是過了兩個時辰后,其真正蘊含的毒性就會突然發作開來,就是神仙也難以救治了。」

「那小木子怎麼……?」

「你看這裏!」郭青山將木驚宇的領口掀開,露出了一枚玉佩,正是自己親手戴到他身上的九落玄黃佩!此刻這枚玉佩散發出一圈圈淡黃色的光芒,護住了木驚宇的心臟。任憑四周不斷湧來的毒液如何侵襲,也難以跨過雷池一步。

「就因為這九落玄黃佩的保護,才暫時保住了這小子的性命。不過這百色定神果毒性極其強大,這小子又是一具凡胎肉體。僅憑九落玄黃佩,也僅僅能護住他七日的性命。七日之後,毒液就會將光圈滲透,只需一滴就能要了他的性命了。」

莫雲深一面暗叫僥倖有着九落玄黃佩暫時保住了性命,一面又大罵赤魅仙子居然如此狠毒,連一個小娃娃也不放過。

接着又疑惑不解的說道「這個赤魅仙子也當真可笑,為何要不惜動用百色定神果這種毒藥,要至木驚宇與死地呢?當時直接一掌殺了,豈不是直接了當嗎?」

郭青山答道「想必赤魅仙子不僅僅想趁亂擄走畢芸公主,還貪圖你的兩件九華仙寶。害怕單單擄走了畢芸公主,你不會全力追趕。這才將木驚宇一併擄了去,好引誘你跟出城來,趁機奪寶殺人。途中餵了毒藥,不讓其出聲,事後不管是否成功,都能將木驚宇毒死,亂你的心智了。」

莫雲深這才點了點頭,嘴中大罵妖冥殿的精怪都是心狠手辣之輩。接着又說道「我知道了她乃是赤魅仙子后,就時時提放小心,卻不了還是中了她的幻術。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有點疑惑不解呀!」

郭青山讓他將戰鬥的經過細細說了一遍,想了想才回道「想必在她放出了百隻蝴蝶,撞擊了眾多鈴鐺后,發出的混亂鈴聲就是幻術,在你不備時迷惑了你呀。」

莫雲深緩緩點了點頭,這麼一想才發覺,就是從哪之後自己才順利的將赤魅仙子收入塔中,又盡全力的用光了渾身的精氣,才導致力竭的。

赤魅仙子的幻術,果然是防不勝防!自己吃了一記后,雖然處處小心,卻還是著了道了。

不由又想到了木驚宇,先是身邊親人全數喪命。就連他也幾次遇險,險些追隨父母爺爺去了。

不過現在命懸一線,在不趕緊救治,只怕也真的只有七日的性命了。

莫雲深握住了木驚宇冰涼的小手問道「大師兄,事不宜遲,咱們還是返回師門去吧。想必師尊他老人家,一定有辦法救救小木子的。」

郭青山搖搖頭道「哎!先不說師尊是否有辦法,單單是師門離此地尚有萬里之遙,若是御劍急行也只能堪堪趕到。只怕這一路上又不知會有多少磨難,而且木驚宇身子本就虛弱,也經不起這般長途跋涉呀!」

莫雲深急道「那該怎麼辦呀!總不能眼睜睜看着他,就這麼耗下去呀!」

郭青山拍了拍他的肩頭,示意他不要激動「你稍安勿躁,師兄早就想好了對策。離此地三千裏外,就是武功山無極墟,咱們晝伏夜行,躲開妖冥殿的精怪。星夜兼程,最多五日就能趕到無極墟中。」

「那無極墟中的靈智上人醫術了得,雖然比不上醫仙藥聖兩人,卻也是如今九州中醫道高深之輩。百色定神果雖然毒性兇猛,也並不是什麼難解的毒藥。只要有上人出手,就一定能救得了木驚宇的。」

「只是……只是……只是畢芸她……」

莫雲深心知如今去無極墟最為穩妥,只是畢芸的身份特殊,一旦進了無極墟中,就只能小心行事了。萬一被發現了身份,那可真就是插翅難飛,百手莫救了。

「你放心吧,一旦木驚宇的毒性解除。咱們就立刻離開無極墟,火速返回九華山。在這期間,只要小心行事,必定不讓他們發現畢芸公主的真實身份的。」

事到如今,也真就沒有其他辦法了。莫雲深衡量再三,只好點頭同意了此事。

正午十分,畢芸果然從昏迷中清醒過來。聽莫雲深將現在的形勢訴說了一遍,沒有絲毫猶豫,就答應了跟他們一起去無極墟中。

這幾日來,莫雲深和木驚宇兩人對她是百般照顧。如今木驚宇還因為她命懸一線,心裏早就生出了許多的歉意,哪裏還顧得了自己的安危呢。

三人商量妥當后,就由郭青山先去附近村鎮中,備齊了一些乾糧清水。等到夜晚十分,莫雲深的精氣恢復了不少,這才隱了行蹤,小心翼翼的朝西北方向御劍疾馳。

武功山位於蒼茫雲州和溱沐翎州交界處,本身佔地不過百畝大小。放在九州眾山脈中,也是一個不起眼的小山脈。

八百年前,有一尋仙問道之人遊歷九州。途徑此山時,恰巧被隱匿在山中的一塊陰陽巨石吸引。頓時悟性大開,盤膝就坐在巨石之下。

不吃不喝不睡不語,整整過了七七四十九天後,豁然參破了天道輪迴,大笑三聲后頓悟天機,竟然被其自創了一套天地無極玄明功。

自此就在武功山中修習仙道,忽忽幾十年後,神功放才大成。此後闖蕩九州,降妖伏魔無數,收下的弟子也越來越多。而後便返回到武功山中,開山劈谷,動用無數人力,歷時十多年的時間,建立起了一座無極墟。

如今百年過去,無極墟已經傳了十八代。其實力不斷壯大,到今日已經穩穩佔據了正道九大門派第三。雖然排位第三,但其隱藏的實力可真是不小。

就連排名第一的南劍山靈覺寺,還有排名第二的昆崙山玉昆宮,這兩座千餘年的修仙大派,也不敢另眼小瞧。

郭青山和莫雲深兩人,帶着木驚宇和畢芸一路晝伏夜出,緊趕慢趕用了四天四夜的時間,才趕到了武功山外。

好在這一路風平浪靜,別說妖冥殿的人了,就連一個稍微修鍊成型的精怪都沒有見到一個。

看到天邊漸漸露出來了的一座山峰,莫雲深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眼看無極墟盡在眼前了,想着木驚宇的小命應該是要保住了。就怕畢芸會在無極墟中露了身份,那可真就不好辦了。

畢芸也知道莫雲深的擔心,回眸一笑輕聲道「莫大叔放心吧,我會小心行事的。你就不用擔心我了,還是趕緊救治木驚宇才是正事呀。」

既然走到了這裏,哪還有回頭的可能?只盼在這武功山無極墟中,能安然無事吧!

心知此刻多想無益,莫雲深拉緊了畢芸,緊跟在背負木驚宇的郭青山身後,飛入了武功山中。 立道成功之後,敖臻竟然冥冥中感應到一件先天靈寶的存在,似乎是他的伴生靈寶即將出世!作為一個域外來客,他竟然也有伴生靈寶,這簡直是不可思議。

始源道界當中,通常只有先天神皇會有先天靈寶伴運而生。這也是先天神皇凌駕於其他先天神魔的特權所在。伴生靈寶,這可是巨大的機緣,能夠鎮壓自身氣數,增進道行,珍貴程度可想而知。

按理來說,敖臻不是始源道界土生土長的生靈,不可能有靈寶伴運而生。雖然不明白具體原因,但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敖臻自然不願意錯過那件伴生靈寶。

若是能夠將伴生靈寶取回,對於道行精進,大有裨益!順著冥冥中的感知,敖臻驚訝的發現,他的伴生靈寶孕育在始源神山之內,這讓他不由眉頭緊皺。

始源神山乃是如今的大劫中心,無數強者混戰一團。等他的伴生靈寶出世,必然會引起一堆強者的圍攻。彼時,哪怕以敖臻的實力,也可能陰溝裡翻船,直接隕落當場。

當然,要讓敖臻放棄這件伴生靈寶,顯然也不可能。敖臻手中的先天靈寶雖然有九件,但是都是中下品靈寶,對他戰力的加持微乎其微。而天地孕育的伴生靈寶,至少是上品靈寶,威能無量。

富貴險中求,敖臻小心翼翼的隱藏著身影,使用遁術融入始源神山之中,朝著靈寶孕育之地遁去。不過瞬息之間,敖臻便見到的引發自身共鳴的伴生靈寶。

「三千道碑?」

那是一尊混沌色澤的巨大石碑,它坐落於始源神山的祖脈之上,與周邊的混沌頑石完全融為一體。若非本命感應,敖臻也難以發現,那是一件蘊含著三千大道本源的先天至寶。

不過,這件先天至寶尚在孕育之中,第九道先天神禁不過剛剛衍生,想要孕育圓滿需要耗費海量時間。始源神山作為大劫中心,崩潰在即,根本沒有孕育圓滿的條件。這是先天至寶之劫!

就像洪荒世界的造化玉蝶一般,天道意志不允許其圓滿無缺,降下劫數讓其破損。而如今,三千道碑在量劫之下,即將本源受損!

先天至寶何其珍貴!更不用說這是敖臻的伴生靈寶,與他氣數相連。一旦道碑本源受損,將會嚴重敖臻的氣數,為敖臻的混元之路平添許多波折。

相反,若是這件先天至寶能夠順利孕育,敖臻證道混元將一片坦途。更關鍵的是,三千道碑乃是教化靈寶,能夠輔助敖臻教化眾生,成為這方世界的道祖。

教化眾生能夠匯聚無量氣數,有無量氣數加持,敖臻便能完成蛇吞象的壯舉,以乾元界吞噬始源道界,奠定混元根基。這簡直就是證道混元的終南捷徑!

無論如何,敖臻都不會放過。如果錯過,敖臻感覺他會後悔終身!他一步步朝著三千道碑而去。他腳步走過,大地似乎微微震蕩,這是來自三千道碑的共鳴。

敖臻盤膝端坐在三千道碑之前,心念一動間,心神已經沉浸在體內,乾元天經早已經自行運轉。修為達到大羅之境,體內的根本功法早已經達到法有元靈的境界,無時無刻不在自動運轉。

簡單而言,就是證道大羅之後,即便每天混吃等死,修為也會不斷增長。除非能夠參悟大道至理,要不然普通修鍊對這等強者來說,只是浪費時間而已。這也是許多強者長眠不醒的原因,太過無聊!

此時,敖臻體內的神力無邊無際,浩瀚磅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這浩瀚的神力之中,可以看到無數神秘的符籙在不斷變幻,勾勒出大道法則的痕迹。

這些符籙雖然都是三千龍紋符籙衍化而來,但是這些龍紋符籙不斷交織變幻,衍生出無數神秘的符文道痕。簡單而言,便是三千龍紋符籙生出無盡大道至理,類似於三生萬物的理論。

隨著乾元天經的不斷運轉,敖臻與三千道碑的聯繫更加緊密。突然,三千道碑之上傳來一股巨大的吸力,無盡的神力彷彿不受控制一般,源源不斷的融入道碑之中。

在敖臻的神力蘊養之下,道碑中蘊含的道韻越加圓滿,第九道先天神禁開始以匪夷所思的速度迅速圓滿。敖臻對三千大道的理解與道碑蘊含的大道奧義不斷碰撞,無盡的道音回蕩在敖臻耳邊。

感受到這股道音之後,敖臻立即將心神融入道碑之中。於是,不斷大道的交鋒、碰撞、融合等等奧義全部顯示在他的心神中,頓時給他帶來巨大的靈感,對大道本質的領悟也更加深刻。

「乾元天經是七星大羅級數的無上秘典,但修鍊到大羅金數已經是極限。想要證道八星混元道果,就必須蛻變為八星混元秘典。而三千道碑便是乾元天經蛻變的契機。」

「三千道碑內蘊含著始源道界的三千大道法則,若是能夠將這些大道法則至理融入乾元天經之中,必然能夠讓乾元天經蛻變的更加完美,成為八星混元秘典不在話下。」

「而且乾元天經融入三千道碑之後,三千道碑內的大道法則也受益匪淺,第九道先天神禁的孕育速度也加快無數倍。兩者徹底融合,不僅能得到混元級玄功,更能得到一件先天至寶級的本命法寶。」

經過無數年的修行,特別是證道大羅之後,乾元天經早已化作他的根基,根本無法更換。如今他要做的,便是將乾元天經蛻變為混元級玄功,不僅與他最為契合,證道混元的概率也更大。

而三千道碑,就是敖臻的選擇。首先這件至寶與乾元天經本質相似,更是在孕育之中。若是能夠在道碑圓滿前,徹底融合乾元天經。那麼乾元天經必然能夠藉助這個契機蛻變成功。

再說,先天至寶一旦孕育成功,想要將其煉化也絕非易事。若是有異數發生,敖臻絕對後悔莫及。可是在道碑孕育圓滿前,將其煉化,那麼完全沒有這個隱患。

敖臻暗自沉吟,腦海中不斷閃爍著各種念頭。乾元天經,作為敖臻的證道法門,自然是需要精益求精,盡最大的可能做到完美,做到極致,讓乾元天經真正成為震懾諸天萬界的無上玄功。

而三千道碑,則是敖臻心目中最理想的證道至寶。敖臻希望有朝一日,三千道碑能夠伴隨他鎮壓諸天,橫掃諸敵,威懾萬古,諸天萬界無可匹敵!

不論是乾元天經,還是三千道碑,都具有無窮潛力。兩者徹底融合,便能夠相輔相成。只要三千道碑越強,則乾元天經就越玄妙,反之亦然。

一念至此,敖臻再也無法抑制內心的激動之情。不過,越是關鍵時期,敖臻反而越加謹慎。乾元天經是敖臻為自身道途打下的萬世之基,絕對不能出現絲毫問題。

敖臻將悟道衍法的神通運轉到極限。他的心神之中浮現出無數乾元天經和三千道碑的身影。乾元天經與三千道碑不斷碰撞,三千大道法則的奧義清晰的浮現,轉瞬間便有無盡感悟浮現。

隨著乾元天經與三千道碑虛影的不斷融合,不斷有虛影湮滅,還有道碑的本源受損,等級下降的。總之,兩者的融合之後,出現了各種各樣的問題,始終無法達到敖臻的目標。

無數次的失敗,並沒有打擊到敖臻,反而給他無盡的鬥志。八星混元級玄功何等珍貴,能夠在諸天萬界掀起一場腥風血雨,讓無數大羅強者喋血爭奪,自然不是那麼容易推衍成功。

敖臻不斷的總結失敗的經驗,然後在一次次的重新試驗。心神中的乾元天經和三千道碑不斷碰撞,不斷消失。最終,只有一道散發著鎮壓諸天的碑影屹立,散發著鎮壓萬古的恢弘氣勢。

敖臻長鬆了一口氣,足足推衍整整三年時間,方才達成既定目標。不僅徹底融合敖臻的一切底蘊,還完美契合三千道碑的衍化,這簡直就是奇迹。

既然已經推衍完成,敖臻也沒有過多猶豫,乾元天經不斷運轉,體內的神力全部返本歸源,形成三千龍紋符籙。緊接著,這些龍紋符籙順著冥冥中的聯繫,不斷的融入三千道碑之中。

每融入一枚龍紋符籙,都讓道碑上勾勒的道韻符紋更加神秘複雜,玄妙深奧,散發著神秘的本源神光。當三千龍紋符籙全部融入道碑中。此時,道碑彷彿大道烘爐一般,不斷淬鍊著三千大道符籙。

只見道碑上,不斷的閃爍出混沌、太極、陰陽、五行、星辰、時空等等神異變化,如同三千大道在不斷變化重組,無盡的大道法則奧義盡在眼前。

原本虛幻的第九道先天神禁瞬間化為實質,三千道碑徹底孕育圓滿。頓時,一種至尊無上的威壓衝天而起,剎那間便衝破敖臻布下的禁制。

感受著道碑散發出的恢弘氣勢,敖臻面色一變,便準備帶著道碑離開這是非之地。但轉念一想,這未嘗不是一個坑人的良機。三千道碑已經被敖臻徹底煉化,成為他的證道之寶,根本不怕被人奪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