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咦,這棟府邸修建居然用的是千年檀木,紫金磚,看來是個名門貴族。」

葉陽此時出現在了一棟如怪獸盤踞的府邸前。

這座府邸牌匾破碎,大門也有些破損,但門前那兩座威武的巨大雄獅雕像可以看出,以前居住在這裡的人家肯定是個大戶人家。

「大戶人家,說不定留有寶物呢。」

葉陽眼前一亮,鬼鬼祟祟的上前準備將府院的大門打開,然而當他走到大門前剛伸出手時,那破損的大門忽然轟的一聲倒塌了。

「嘎嘎嘎…」

伴隨著大門的倒塌,一群群吸血蝙蝠飛了出來,猛地撲向措不及防的葉陽。

然而,這些吸血蝙蝠還沒接觸到他的身體,就一個個尖叫著自行飛走了,是被肩頭上紅桃手中的火把嚇走的。

「這些吸血蝙蝠常年躲在陰暗處,根本不能見光。」

葉陽心有餘悸的看了眼身後那飛向天邊消失不見的吸血蝙蝠群,喃喃道:「還好我聰明,點了火把,不然就成乾屍了。」

說話間,他走進了府院。

當他看清府院里的一幕時,臉上出現了駭然。

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具具如木乃伊般的乾癟屍體,橫七豎八的躺在府院的各個角落,是人類的屍體。

「看來這些人就是以前古城裡居住的人。」

葉陽心中有些不平靜,這些人死相凄慘,臉上都還留著驚懼之色,是被外物吸干血液而死的。

「不管了,先找寶物要緊。」

葉陽不再注意那些屍體,而是開始了對寶物的搜尋。

這座府院前前後後共有好幾棟閣樓,加起來房間有上百間,然而當葉陽全部搜尋完時,根本沒有半點的寶物蹤跡,就像被什麼人早就搜刮一空了的樣子。

「桀桀桀桀……」

當葉陽有些失望的想要離開府院時,他的身後忽然響起了一陣陰冷的笑聲。

「吸血夜叉?」

葉陽轉身一看,就看見一頭紅毛怪物出現在了走廊上,正用一雙嗜血的眼睛盯著自己。

這頭紅毛怪物長有四臂,身高兩米,是一頭正邁向成年之際的吸血夜叉。

「桀桀…」陰冷的笑聲不斷的從這頭吸血夜叉的嘴裡傳出,它四條手臂同時一晃,四記拳頭朝著葉陽籠罩而來。

「邪魔畜生,給我死!」

葉陽目光一凝,就要一掌拍出,突然他雙眼一亮:「房間里寶箱中的寶物像是被什麼搜刮空了,我將這頭吸血夜叉擒住,看能不能從它嘴裡知道點寶物的消息。」

「給我擒拿!」

他一拳轟出,雷光閃爍的拳頭打在這頭吸血夜叉的胸口處,瞬間將這頭吸血夜叉電得全身發麻,倒在地上抽搐個不停。

「我問你,古城中的寶物呢?」

葉陽一腳踐踏在吸血夜叉的胸口上,大喝一聲問道。

「桀桀…」

被葉陽踩在腳下的吸血夜叉聞言陰笑了起來,無力的四條手臂猛地舉起,想要打眼前的人類一個措手不及。


砰!

葉陽一拳轟出,直接將腳下吸血夜叉的腦袋打爆,慘死當場。

對付這種人類大敵,邪魔妖道,他根本用不著留手。

他看了眼血泊中兩米高的紅毛怪物,喃喃道:「這頭吸血夜叉等級太低,如新生幼兒,無法聽懂人類語言。要想逼問出寶物的消息,必須找那種已經開啟靈智的吸血夜叉才行。」

思索間,葉陽將紅桃手中的火苗滅掉,然後離開了這座府院。

吸血夜叉如果開啟了靈智,就能夠口吐人言。

這種吸血夜叉身高至少達到了兩米五以上,修為在築基八重兵氣境左右,且極為狡猾,是個大敵。

明知很危險,但葉陽就是要去尋找這種高級的吸血夜叉。

只有從高級吸血夜叉口中才能知道寶物的消息,更重要的一點,或許還能知道離開古城的其他方法。

哪一個原因,都讓葉陽不得不去主動尋找高級吸血夜叉。

嗖。

昏暗的街道旁,一個人影忽然一躍四米高,跳上了一棟矮小閣樓。

這個人影自然是葉陽。

他在各棟建築物上來回跳躍,最後登上了一棟幾十米高的高塔。

站在高塔的頂端,整個古城的地貌都一覽無餘。

在古城的中心,修建有一座座宮殿,和古城周圍的建築物相比,簡直猶如皇宮。

「那座皇宮周圍好濃郁的血腥氣味,怎麼回事?」

葉陽望著古城中心的巨大宮殿吃了一驚,喃喃道:「距離數十里我都能聞到血腥氣味衝天,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才能匯聚出如此撲鼻的氣味。」

他思索了一下,決定前往古城中心的皇宮看看。

嗖嗖嗖。


葉陽宛如靈活的狸貓,七八下就竄下了幾十米高的高塔。

幾分鐘后,他出現在了一條皇宮附近的石板大道前。

這條石板大道兩岸都是宮殿建築群,濃郁的血腥氣味從這些建築群里傳了出來。

「恩?」


葉陽鼻子一動,他捕捉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血腥氣味。

這股氣味不同與其它,極為新鮮,像是人死後不久所留下的血腥氣味。

葉陽尋著這股氣味,進入了一棟閣樓里。

當他看清閣樓里的一幕時,臉色微微有些難看。

閣樓的地上橫七豎八的躺著七八道屍體,全都是少年少女,身上穿著統一的服飾,似乎出自同一個勢力。

「這些人死了也就幾天的樣子。」

葉陽皺了皺眉,他突然想到了一個很不好的可能:「除了我和妙音師妹還有其他人來到這裡,十有**也是尋著藏寶地圖而來的,看來可以確定,這個古城的寶藏地圖就是一個陷阱,一個狩獵人類的陷阱!」

「這些邪魔畜生,竟然以寶藏地圖吸引人前來,趁機狩獵人類,簡直罪不可赦!」

葉陽將閣樓中的幾具屍體堆積在一起,而後打出一道烈火符,將屍體焚燒成了一地灰燼。

要是這些屍體放著不管,只會便宜了那些想要吸食人血的邪魔。

「走,去皇宮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在為禍作惡!」

葉陽咬了咬牙,眼中殺機一閃,如一頭暴怒的凶獸沖了出去。

幾十個呼吸后,他就來到了皇宮前。

看著眼前的巨大宮殿,葉陽感覺到了一股極為危險的壓迫感,甚至威脅到了他的性命。

但他毫不畏懼,鐵了心要進入皇宮裡,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在作惡。

嗖。

葉陽竄入皇宮裡,穿過迷宮般的走廊,最後來到了一個巨大宮殿前。

這個宮殿里到處都被修建的金碧輝煌,但宮殿的空氣中卻充斥著令人作嘔的血腥氣味和惡臭。

此時此刻,三四具血肉模糊的屍體橫躺在宮殿中央。宮殿上方的寶座上,有一頭紅毛怪物坐在那裡,手中捧著一具少女的屍體,正在進行啃食吸血。

「畜生!」

葉陽一進入宮殿就看見了這樣的一幕。

「恩?」

大殿上方的紅毛怪物察覺到有人類靠近,抬起頭一看,發現是一個人類少年正滿臉憤懣的盯著自己。

「桀桀桀…又是一個愚蠢的人類…」

這頭紅毛怪物竟然口吐人言,它盯著大殿門口的葉陽,舔了舔嘴唇邊緣的猩紅血液,表情貪婪的陰笑道:「多麼純凈的人類少年啊,不知道血肉又會有多美味。」

說話間,這頭紅毛怪物將身上的少女屍體隨意的扔在一邊,而後站了起來,居高臨下的俯視著下方的葉陽。

這頭紅毛怪物有兩米五六高,全身上下都被紅毛覆蓋,只留下一雙充斥著暴戾之色的猩紅眼睛在外面。

這是一頭即將成年並開啟了靈智的吸血夜叉,修為相當於人類築基八重兵氣境。

此時此刻,這頭吸血夜叉居高臨下的俯視著葉陽,那目光就彷彿野狼盯著羔羊一樣,似乎可以隨意的任它宰割。

「畜生,給我滾下來!」


葉陽注意到大殿上吸血夜叉的貪婪目光,當即大喝了一聲,臉上充斥著冰冷殺意。

「桀桀桀,一個人類築基七重的少年,竟然如此囂張。」

大殿上的吸血夜叉譏笑了起來,抬手間四條手臂上,竟各自出現了一道由血紅色元氣凝聚而成的氣兵鋼叉。

人類修鍊到築基八重兵氣境,同一時刻只能凝聚出一道氣兵,而眼前的吸血夜叉竟同時凝聚出了四道氣兵,這就是不同種族所擁有的不同能力。

「桀桀桀,愚蠢的人類少年,幾天前本護法連築基八重兵氣境的人類都殺過,你一個築基七重的小子能將本護法怎麼樣?」

吸血夜叉手持鋼叉,走下階梯,慢悠悠的向葉陽逼來,那悠閑地表情似乎真的將葉陽當成了到手的魚肉。

「護法?」


葉陽愣了愣,心中冷笑一聲,這些邪魔竟然還有職位,有護法,看來還有什麼長老大王之類的。

「這位護法,你頭上是不是還有一個大王?」他對那頭吸血夜叉問道。

「咦,愚蠢的人類小子,你怎麼知道?」

吸血夜叉愣了愣,隨即驚奇的打量了葉陽一眼,居然開口道:「最近大王急需大量的人類血液修行功法,以求突破,所以以寶藏地圖誘惑人類前來。人類小子,你很不錯,本護法很中意你。本護法這裡有一門魔功,修鍊后可以讓你變成本護法的同類,也就是威風凜凜的吸血夜叉,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和本護法一起輔助大王,助大王稱霸人類?」

「只要大王稱霸人類,到時候你小子就是最大的功臣!」

「稱霸人類?」

葉陽聞言冷笑了兩聲,「一頭小邪魔也想稱霸人類,簡直是痴心妄想,白日做夢!」 「你找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