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呵呵,也是我們已經逛了兩個時辰了。」安諾達笑了笑道,「那我們走吧,過兩天我再帶你去青陽谷南邊看看,那裡有一片水潭,裡面還有很多魚呢!」

貝克也知道安諾達對修鍊並不熱衷,更喜歡遊山玩水,於是便應承了下來。

回到谷內大院,安諾達便屁顛顛的跑去青陽老人那裡了,直到兩分鐘之後,貝克走出大院,朝著雷罡之地而去。

「前輩,為什麼非要讓我進入雷罡之地,聽安諾達說雷罡之地可是一片絕地,與泥龍沼澤裡面的火葬之地齊名,峽谷深不可測。」貝克一邊飛駛一邊很不解的道。

「很快你就明白了,記住,以後我說的話,說什麼你就得做什麼,不必要問為什麼,到了應該的時候我自然會告訴你的。」

貝克對帝虛這老貨也是無語了,果然是高人,做事讓人難以捉摸。

「好吧」

很快雷罡峽谷到了,在雷罡峽谷的入口處有一個很大的石碑,上面寫著幾個剛勁大字:雷罡絕域,來者止步。

蜜愛獨寵:冷少的腹黑甜妻 ,或許是其他人留下的。

立身在雷罡峽谷的入口處,貝克眼看這前面越加深沉的淵海,這裡一片黑暗,同時他感受到一股爆炸性的力量在峽谷深處孕育。

「沒想到這裡還有這樣好的地方,小子你就慶幸吧,有了這片雷罡峽谷,本王可以讓你的身體強度更上一層,同時增添一份手段。」

「晚輩不明白這地方跟我的實力提升有何關係。」貝克不解道。

「小子,你身體中流淌的有一絲我的精血這你應該明白,我們帝虛一族還有一個稱呼便是混沌雷獸,我們天生對雷霆有很強的適應力,帝虛獸之所以這麼強那是因為我們身體要不斷的經過雷霆的淬鍊,所以帝虛一族的族人都是雷屬性的,連本王也是一樣,在數千年前本王偶遇你們人類的一位雷修,那位雷修極為強大,同時他膽子也很大,居然想讓本王當他的坐騎,哼,結果被本王所殺,在他留下的東西里我發現了一本你們人類的修鍊方法,雷凝決。」

「雷凝決,那是什麼品級的星法。」貝克皺眉道。

「本王不知道你們人類對功法是怎麼分級的,但在我們獸界將功法統稱為妖法,不過這種功法在獸界也是極為少見,我們混沌雷獸雖然強悍無比但是妖法卻也不多,當我發現你們人類的修鍊法決之後,我便第一時間就喜歡上了,因為本王發現你們人類雖然身體很弱,但是對雷霆的操控力卻很強,這一點是我們混沌雷獸所不能披靡的,於是本王花了近千年去研究你們人類的修鍊功法,結果讓我領悟出一種既可以淬鍊身體又能夠同時操控雷霆的妖法,本王也是憑藉著這本妖法一舉突破浩侄,成就混沌雷獸一族的王者。」

「可惜本王因為某些原因,再加上壽元將近,結果隕落了,還沒有來得及將混沌雷訣流傳下去,讓混沌雷獸輝煌下去……」說到這裡帝虛王者發出無限的感概,「也不知道現在混沌雷獸一族怎麼樣了,小子,我要教你的便是我自創的這篇混沌雷訣,你身體被我的精血改造過,已經有了修鍊混沌雷訣的楔機,只是現在還沒有被激發出來,這也是為什麼本王見著這片雷罡峽谷會這樣激動。」

「您要傳我混沌雷訣,讓我進去修鍊。」貝克沉聲道。

「不錯,混沌雷訣是介於雷修與雷獸之間的修鍊之法,你小子既是被我精血改造,裡面流淌著我的精血,雖然並不多但質量卻極高,而且你的身體構造卻是人類的身體,這實在太合適修鍊不過了。」

貝克略一沉凝,一口道:「好,我修鍊。」

「但我要給你說的是,混沌雷訣雖然是我創造的,但我並沒有創造完整,也就是說它是一本並不完整的功法,前期修鍊沒有問題但後期修鍊則要靠你自己去完善,你可要想好。」

聽此,貝克臉色忽然一黑道:「你是要我去修鍊一本沒有完善的功法?」

「你也不要擔心,正因為此決不完善,所以後期的混沌雷訣充滿著無限的可能,他還有極其廣袤的空間。」

「那你不如給我一本天階星法。」貝克撇嘴道。

聽見貝克的話,帝虛立即咆哮起來道,「天階功法算個屁,小子你要知道這世界很大,大到你難以想象的地步,你以為你們人類的天階功法真的很厲害了么,我這篇混沌雷訣你要是修鍊好了,十個天階功法加在一起也不如。」

貝克還是第一次聽見帝虛這樣大嗓門給他說話,嘴角扯了扯道:「得了,我修鍊就好了,你何必吹這麼大的牛。」

哼,帝虛似乎對貝克的話很不滿,重重的哼了一聲。

「好了,你先進入峽谷中找個合適的地方,到時候我會傳你功法。」

「何為合適的地方?」

「你進去就知道了,記住,我沒讓你停下你不能停下。」帝虛獸,沒好氣的道。

「我知道了。」

本書首發於看書惘 第123章紫色雷電,屬性覺醒

貝克雖然口上這樣說,心裡卻是笑開了花兒,這老貨修為深不可測,剛好自己還沒有功法正愁去哪兒找,這倒好,不用愁了,至於他說的天階功法完全是扯淡,用來刺激他來著,不過這老貨也未免太激動了。

十個天階功法也不如他的混沌雷訣,這牛皮吹得有些大了……

身形閃動,進入峽谷之後,這條峽谷是往下的斜道,一直不知道通往多深,至少走了十幾分鐘的貝克至今沒有見到底,反而是周圍的石壁偶爾會伴隨著電光閃動,甚是奇異的一幕,讓人驚嘆大自然的神奇。

很快貝克周圍的石壁越來越狹隘,而那些看似堅韌的石壁也漸漸變成那種類似於風化的石頭,坑坑窪窪的,在這裡幾乎寸草不生,大致又走了十幾分鐘,這裡的地形變得猶如石窟一般,到處都是橫插縱貫的石窟洞穴。

「小子,走進去,我感知到前方有不小的雷罡之力。」

貝克依言而行,走進了那亂石窖之中,身子一轉,觸眼在洞窟裡面一個十丈大小的洞穴里,這個洞穴還未走進便聽見裡面噼啪作響,立身在洞口處,洞內的電光照耀的猶如白晝一般,洞內到處電蛇混亂流竄。

「這便是雷罡之力?這到底是怎樣形成的,這麼奇怪。」貝克愣然的看著洞內閃爍的雷霆喃喃自語。

「不錯,這正是雷罡之力,雖然還很弱小,但用以你小子初期練體卻是足夠了,你現在走進去。」

貝克愕然的道:「前輩,你確定我走進去之後不會被裡面的雷電給劈死。」

感受到那團雷電的力量,貝克實在不知道應不應該相信帝虛。

「小子你忘了我都給你說了些什麼了么,吃得苦中苦方位人上人。」

「這句話晚輩並非不明白,但是……」

「進去,難道本王還能害你不成。」

聽見這一聲歷喝貝克還能說些什麼呢,苦澀外加無奈啊,這老貨還跟他杠上了,不過想來帝虛也不會讓他去送死才對,於是這貨當即一咬牙,身子一閃瞬間沒入那團雷罡之力之中,長痛不如短痛啊!

悶哼……

剛進去便是一股龐大撕裂之力瞬間將貝克的身體進行猛烈的拉扯,整個人置身在其中,周身無匹的雷電之力不斷的轟擊著他的身體,幸好貝克剛剛進階了,身體強度也有了不小的提升,要不然就這一瞬間的雷電之力就能夠將他撕裂成一團爛肉。

但饒是如此,他此刻也不好受,那些雷電之力在轟擊他的皮肉,通體麻痹之感如此的清晰,他似乎感覺自己的皮膚都快要被雷電劈打成焦炭,整個人要被撕裂成數塊。

「好,很好。」

貝克現在真他瑪想一頭撞死,這樣了還能好么,可惜他此刻正咬緊牙關喉嚨咔咔作響,一句罵人的話都說不出來。

「前……前輩,現在我應該怎麼做。」貝克用盡渾身的力氣說出這樣的話,剛一開口那雷電之力竟然跟著他進入口中,這下好了,他兩世為人啥沒有吃過,就是沒有吃過雷電。

茲茲

這滋味實在不好受啊,他瞬間感受到自己呼吸變得極度困難,臉上,以及手上青筋暴露的凸起。

「前輩……」

「恩,差不多了,小子,收斂你的心神,看好了……」

刷的一下,貝克只感覺自己腦海中瞬間多了什麼東西,那一個個玄奧的字好似印刻在了他的腦海里揮之不去。

混沌雷訣。

引雷入體,成就雷霆之基,操控萬千雷霆之力。

好牛逼,混沌雷訣的奧義瞬間劃過貝克的心神,只見他雙手跟著結成一個很玄奧的印,在印結成的瞬間,周圍的雷電之力好似被牽引了一樣,瞬間從他的萬千毛孔進入他的身體。

噼啪

啊……

一聲凄厲的慘叫,貝克周身毛孔瞬間被撐爆,那酥麻爆裂之感不斷的撕扯著他的身體,好似要將他毀滅成碎片一樣。

點點血紅色染遍了整個身體,七竅中皆有雷霆鑽入,那是一種怎樣的疼痛,這是一種無法形容的痛楚,恐怕也只有貝克他本人知道,此時他臉上一片猙獰,巨大的疼痛已經將他摧殘的身心疲憊,儘管貝克一直以為自己都很有毅力,但這一刻他忽然有一種衝動很想讓這種痛苦消失。

這樣的情況也不知持續了多久,直到貝克整個人都被雷霆淹沒,這時候他朦朧的臉色竟然變得無悲無喜。

雷電之力經過他身體奇特運行路線,竟然引導至身體各處,甚至細胞之中,他渾身三種屬性的星力似乎感應到了雷電的存在,豁然縮進了星海之中。

而這時奇特的一幕出現了,他身體中骨骼,以及五臟六腑,竟然沾染了雷電的光輝,同時與雷電發生反應,繼而開始啐體,而雷電也逐漸開始轉換漸漸的轉化為紫色。

「混沌血脈覺醒了。」身邊傳來帝虛喃喃的聲音,可惜貝克卻沒有聽見,他已經被折磨的麻木了,此刻進入了一種很奇怪的境界。

紫色雷電在成型瞬間居然直挺挺的衝進了星海之中。



星海之中三種星元素屬性感受到了異種元素屬性的到來,瞬間涌動了起來。

不過紫色雷電似乎根本就沒有興趣針對他們,進入星海中之後,直接化為一道紫色雷霆很奇特折型的雷電標誌,一動不動的漂浮在星海角落。

而貝克周圍的雷電之力漸漸變得稀薄了,不再如先前那般濃烈。

直到貝克睜開眼睛,眸子中一閃紫色的電光。

「小子,你已經激發了混沌雷獸所擁有的那絲雷屬性特性,混沌雷獸的雷屬性是世間最高貴的雷屬性之力,而紫色雷電便是混沌雷獸一族的特有標誌,除了混沌雷獸本王從沒有見過任何人能夠擁有這樣的雷電,你小子算是個特例,現在你身體之中已經具備了四種屬性了。」

貝克舞動了一下手臂,一陣劈咔作響,他發現此刻自己不僅不痛苦反而感覺很舒適,讓他有一種再被電一次的衝動。


現在他很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身體淬鍊一遍之後變得更加強大了,他咧嘴一笑道:「多謝前輩成全。」

「哼,你小子剛才還不是不相信本王,還咒本王了是不……」

帝虛聽見貝克的話,自然有些不滿。

貝克無奈加尷尬,其實剛才的事情完全不能怪他,仍誰願意傻不拉幾的站著讓雷劈啊,這不是傻逼么,但是現在他知道了,帝虛一切都是為了他好,因為剛才一下,他身體吸收了那一小片雷罡,身體強度至少提升了一個小階,如果說先前他的身體強度達到兩階大星師的話,那麼此刻已經達到了三階大星師。

本書源自看書王 艾麗的母親有心梗,我是知道的。年前,她母親還以此嚇過艾麗一回。我甚至懷疑這次又是艾麗的母親在故意裝病,但艾麗在電話裏是那麼的着急,有怎麼可能是假的呢?


全職武神逛諸天 ,說我馬上去醫院。之後我跟祕書王青打了一個電話,王青告訴我,艾麗去了醫院後,招標部對外招標的工作暫且停止了,那些參投的企業也相繼離開了招標會場。

我現在無暇去顧及大舅跟舅媽的事情了,難怪孫少怎麼沒有去衆誠集團的招標部競標,原來是那裏出了狀況。我開着車,往醫院飛馳而去。這一次,我真的希望艾麗的母親跟上次一樣,疾病仍然也是裝出來的。

醫院急救室的外面走道上,我看到了無精打采的艾麗和艾文生。他們兩個人並排坐着一張長椅上,耷拉着腦袋。

艾麗的一邊,站着詹妮,好像是在安慰着艾麗。我走了過去,艾麗擡起了頭,淚眼朦朧。

“周然,我媽這一次恐怕難以度過這一劫了。”

艾麗的話讓我心裏難過,她父母原本是來蓉城看她。卻不料一下飛機就被別人接走,可能是因爲受了驚嚇。再加上在張飛鷹那裏聽到了我跟周璐有婚約。艾麗的母親終於又氣又惱,最終導致心梗發作。

“艾麗!阿姨還那麼年輕,是不會有事的。都怪我,惹阿姨生氣了。”我雖然如此說,但醫學常識我還是懂的。心梗跟年齡幾乎沒有多大的關係,而且近幾年越來越趨於年輕話了。艾麗的母親也是五十多歲的人了,顯然也是着急過度。

“周然,你也坐下吧!艾麗什麼都跟我說了,你也不容易的。叔叔和阿姨都不會怪你的。只是艾麗這丫頭太倔,認準的理而怎麼也不肯回頭。”

艾文生的身子挪了挪,給我騰出了一個位子。

他的話讓我更加慚愧,我曾親口答應過她,要好好的照顧艾麗,而且會盡快跟艾麗完婚。後來艾麗打電話跟她父母說我的大爹去世了,在我們當地有一個習俗,家裏有熱孝的子女,當年是不能婚配的。

“艾叔叔,阿姨真的不會有事的。”我不知道爲什麼會這麼說,可能我到現在還認爲艾麗的母親不是真的病了。

急救室門上的燈滅了,戴着口罩的醫生從裏面出來。他摘下了口袋,露出惋惜的神態。

“病人被就過來了。但有可能會成爲植物人。現在只能對其進行保守治療,因爲我們醫院暫且還沒有更好的治療方案。”

“怎麼會這樣?”艾麗一聽說,眼淚便落了下來。

“病人由於長期的憂鬱,導致身體各個器官受到嚴重的損害,西藥只能起到緩解的作用,根本是治本不治根,我建議你們還是將病人轉入較好的中醫醫院進行介入治療。興許病人能夠慢慢的甦醒過來。”

醫生說完,搖着頭匆匆而去。艾麗如同傻了一般,一屁股又坐在了椅子上。艾文生雙目無神,看着艾麗的母親從搶救室推出來,竟然忘記了上前看上一眼。

“艾麗,你難道忘了。我外公是一位出色的醫生,阿姨的病去了我外公那裏,一定會藥到病除的。”直到這個時候,我纔想起了我的外公。人稱神醫,艾麗母親的病對於我外公而言,真的算不了什麼。

“周然,你說你外公看病很厲害嗎?”艾文生一下子站了起來,抓住了我的手。


“艾叔叔,我怎麼會騙你。好多被醫生判了死刑的病人,都是我外公給救治過來了。”我絕無半句虛言,關於我外公的醫術,艾麗也是知曉的。

婚色撩人:總裁纏不休 ,不停的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