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呃……」李成興愣了一下,低聲道:「大伯,你是沒看到那個葉青的囂張態度。要是你看到,你肯定也會不爽的啊。他根本沒把我當回事,我那些兄弟,跟我感情都很好,見到姓葉的那麼罵我,他們當然受不了了!」

「老大說話,哪有小輩插嘴的份兒!」李文元瞪了他一眼,道:「你那幾個先動手的手下了呢?」

李成興忙道:「大伯,他們也是為了給我撐面子,您不要為難他們吧。這我們在外面做事,就是代表福幫的臉啊,姓葉的不給我面子,身為福幫的人,他們衝動一點也正常啊。」

「少廢話,把他們給我叫進來!」李文元沉聲道:「身為福幫的人,做事一點規矩都沒有。把事情鬧到這個份上,要是不教訓他們,以後下面的人豈不是越來越不成規矩了?」

李成興看著李文元那陰沉的臉,心知勸不動他,只能無奈地轉身出去。過了不到兩分鐘,他匆忙跑了回來,道:「大伯,那幾個人不見了,是不是被姓葉的給抓走了?」

「葉青抓他們幹什麼?」李文元瞪了他一眼,道:「怎麼不見了?」

李成興道:「我也不知道啊,剛才我出去問他們的時候才知道,那幾個人根本就沒有跟我們一起回來。」

「什麼?」李文元面色一變,突然站起身,沉聲道:「派人去給我找!」

李成興低聲道:「大伯,不至於這樣吧,要不等他們回來再說?」

「你懂個屁!」李文元暴怒,道:「立刻把他們給我找回來,快去!」

李成興不知道李文元為何會突然憤怒加倍,只能出去找尋。結果,折騰了近一個小時,還是沒找到這幾個人,無功而返。


「這幾個人怎麼會失蹤了呢?」李成興心中還帶著疑惑,道:「大伯,我看絕對是被姓葉的給抓走了,藏起來了。那個姓葉的不是什麼好人,他肯定懷恨在心,想報復我那幾個兄弟。大伯,要不你派些人跟我一起去抄了葉青的場子,我那幾個兄弟肯定在他那兒!」

「閉嘴,你這個廢物!」李文元面容冰冷,道:「你被你的兄弟出賣了,你還不明白嗎?」

「出賣了?誰出賣我了?」李成興詫異。


「我福幫的人,哪個不懂規矩,哪個不知道該怎麼做事?老大還沒開口,下面的人就開打了,這跟外面的小混混有什麼區別?」李文元沉聲道:「你的那些手下,都是我們福幫的老成員了,他們很懂規矩。今晚這樣的情況,有趙成雙在那裡,本來應該打不起來的。可是,就因為這幾個人先動手,結果就打起來了。你還沒看明白嗎?今晚這一場,就是你這幾個手下故意挑起來的!」

李成興頓時愣住了,沉默好一會方才想明白,猛地一拳砸在桌子上,怒道:「這幾個王八蛋,他們究竟想幹什麼?」

「這還用說嗎,肯定是有人想讓你跟姓葉的打起來!」李文元皺緊眉頭,沉聲道:「這麼一來,咱們福幫跟姓葉的算是結下仇了,順帶還跟趙成雙李連山也結仇了。躲在幕後的那個人,才是最大的贏家啊!」

李成興看了李文元一眼,道:「大伯,究竟是哪個王八蛋在坑咱們呢?」

傾君策之將門商女 :「無外乎兩個人選,要麼是天青幫,要麼猛虎幫。」

「天青幫?」李成興皺眉,天青幫和猛虎幫福幫一樣,也是深川市三大幫派之一。

以前三幫鼎立的時候,相互之間還稍微和平。現在猛虎幫垮了,福幫和天青幫就徹底對立了。 田緣 ,那還真有可能。

「不會是猛虎幫吧?」李成興道:「猛虎幫現在自顧不暇,哪有時間管外面的事情?」

「恰恰是猛虎幫的嫌疑最大!」李文元搖頭,道:「今晚葉青和趙成雙硬逼著猛虎幫拿出這十二個場子的經營權,猛虎幫怎麼可能不憤怒?他們雖然明面上不敢做什麼,但是,在背地裡肯定要動一番手腳,不讓葉青這麼容易就得到這十二個場子。你那些兄弟,我懷疑,十有**是被皮俊超給收買了!」


若是皮俊超在這裡,肯定要感慨李文元這個老狐狸的老謀深算,幾乎說的是一點不錯。李成興的那幾個兄弟,的確就是被他給收買了,挑起了今晚這一場大戰,也促成了福幫與葉青趙成雙李連山之間的恩怨。

「皮俊超這個王八蛋,猛虎幫都快沒了,他還敢在背後動手腳!」李成興怒道:「大伯,要不我派人滅了他猛虎幫?」

「閉嘴!」李文元瞪了李成興一眼,道:「猛虎幫現在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不管是誰,想要吃下他們,都得付出很大的代價。咱們先出手,肯定要大傷元氣,到時候天青幫肯定立馬過來吞併咱們!」

李成興嚇了一跳,忙道:「那還是先不管他們了,讓天青幫先出手吧。」

「他們也不會出手的!」李文元搖頭,道:「皮俊超身邊那幾個老傢伙,都不是省油的燈。他們已經看清楚了,在現在這種情況下,福幫和天青幫都不敢對他們出手,所以才扶持皮俊超,想要恢復猛虎幫的實力!」

李成興不由著急,道:「那咱們就這樣看著他們猛虎幫再恢復原來的實力啊?」

「那倒不至於!」李文元淡笑搖頭,道:「只要這十二個場子回不到他們手裡,猛虎幫的實力就別想復原。這十二個場子,幾乎是猛虎幫一半的財源,沒了這十二個場子,他們就元氣大傷,不足為慮!」

李成興似懂非懂地點頭,李文元看了他一眼,道:「現在最麻煩的就是葉青那件事,他已經有了這十二個場子的擁有權。如果他來要這十二個場子,究竟是給,還是不給,這是個問題!」

「咱們福幫還能怕了他不成?」李成興立馬道:「我已經說了,他就算拿到這十二個場子,也休想開業賺錢。咱們福幫的人多的是,每天派幾個去騷擾一下,他就別想做生意了!」

李文元沒有理會李成興,沉默了好一會,搖頭道:「算了,過幾天,看看天青幫那邊怎麼做再說吧。」

「什麼怎麼做?」李成興奇道。

李文元道:「如果天青幫願意把那幾個場子還給葉青,那咱們也還給他吧!」

「啊?」李成興頓時一愣,急道:「大伯,這些場子是咱們好不容易奪過來的,而且都很賺錢,怎麼能便宜了那小子?大伯,趙成雙雖然是個警察,但咱們也不用怕他吧!」

李文元沒有理會他,在深川市混了這麼多年,李文元已經是個老狐狸了。在深川市,以他的人脈和關係,他其實並不忌憚趙成雙的家世。他真正忌憚的是東州毒螳螂,那個妖孽女子,進入深川市不到兩個小時便擊殺了虎王,將深川市三大幫派之一的猛虎幫差點弄垮。這樣一個人物,才真的是李文元需要忌憚的!

他要等著看毒螳螂的反應,他要看看毒螳螂究竟是對葉青什麼態度,才決定是否跟葉青對著干。如果毒螳螂全力支持葉青,那他當然不敢跟葉青對著幹了。

天盛那邊,葉青他們幾個人便把李成興那幾十人打跑,著實讓現場所有人都大吃一驚。尤其是店裡的工作人員,親眼看著黑熊一手抓起一個人,幾乎已經把他視為天神了。

一個模樣嫵媚身材豐腴的熟婦,甚至把身體靠在了黑熊身上,不斷用語言去挑逗這個鐵塔一般的壯漢。

黑痣魔女 ,面對這熟婦的挑逗,一時間都不知道該做什麼了。直愣愣地坐著,身體筆挺,雙手放在膝蓋上,眼珠子都不會轉彎了。

看他這樣,坐在對面的李連山不由大笑,道:「美女,我這兄弟還是個雛兒呢。你今晚要是能把他給放倒了,紅包至少得包一個吧!」

「真的啊?」熟婦大喜過望,看著黑熊的眼中更是快冒火了,一雙白嫩的玉手在黑熊身上不斷遊走,豐腴的胸部幾乎全部貼在了黑熊的身上。

黑熊終於坐不住,豁然站起身,把那熟婦嚇了一跳。李連山也愣了一下,只見黑熊疾步跑出包間,在走廊里大口大口地喘氣,彷彿缺氧了一般,許久方才轉頭低聲對李連山道:「李老闆,你能不能讓她別摸俺了。俺……俺有未婚妻的……」

… (明天十更爆發,求月票。)

看到黑熊這幅囧樣,李連山和趙成雙不由哈哈大笑。還好葉青及時回來,黑熊匆忙站在他旁邊,不敢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了。

那熟婦在旁邊哀怨地看著黑熊,不斷用眼神暗示他回去坐下,黑熊根本連看都不敢看她一眼。

葉青回來,還帶來了十一個人,都是場子里的管理人員。天盛的總經理是虎王的人,在上次的混亂當中被人砍斷一隻手,現在已經廢了,天盛現在是副經理黃飛主要打理。當然,李成興在這裡的時候,黃飛也只是個傀儡,一切還得聽李成興的。

黃飛一進門,便立刻從身上掏出煙,陪著笑給趙成雙李連山發煙。剛才他是親眼看到葉青他們把李成興那些人打走的事情,也知道現在天盛的老闆就是葉青,以後他是要跟著葉青吃飯的,所以他很明白得怎麼處理這些關係。

見葉青把這些管理人員全部叫來了,趙成雙和李連山都有些詫異,不知道他究竟要做什麼。

黃飛把煙挨個發下去,這才招呼眾人坐下,對葉青道:「老闆,有什麼吩咐您儘管說。我們這幫兄弟,以後都聽您的!」

葉青點了點頭,道:「今天把大家叫過來,主要是有件事想跟大家商量一下。最近這段時間,我準備把天盛先關掉幾天時間。」

此言一出,眾人皆是一愣,包括趙成雙和李連山都是大吃一驚。

「葉子,你幹嘛啊?」趙成雙急道:「你知道天盛關一天得損失多少錢嗎?」

李連山也點頭道:「葉子,天盛每天的收入都在十五萬左右。就算這幾天生意不好,只要開著門,每天的收入肯定夠支付員工薪水的。你這把門關了,這薪水的事情怎麼說?」

「這一點我也想過,所以把各位叫過來商量一下。」葉青看著黃飛,道:「天盛關門這幾天,你們的薪水,我照樣支付給你們。黃經理,你把每天的工資情況統計出來,這幾天時間,場子里的員工算是帶薪休假。場子關門幾天,工資我就照付幾天。」

黃飛點頭道:「老闆,你放心,明天早上我就把工資情況統計出來給您送去。」

「好!」葉青點頭,道:「順便麻煩你們各位把這個消息通知下去,同時安撫一下場子里的員工。我們只是暫時關門,而不是永遠關門。當然,如果有人對我們的場子不抱希望,不願意在這個場子繼續幹下去,我也不會攔。」

黃飛笑道:「老闆,您都給我們開除帶薪休假的待遇了,我想應該沒人會想跳槽的。」

「既然如此,麻煩各位了!」葉青頓了一下,道:「對了,天盛關門的這幾天,你能不能把這裡打掃衛生和做飯的員工留下來。他們在這裡幹活,我會給他們雙倍的工資!」

「沒問題!」黃飛道:「這幾天場子不開門,估計打掃衛生和做飯的也都清閑,別說雙倍工資了,就算是正常工資,他們也不會反對的。」

葉青道:「還是雙倍工資吧,別人都休息了,把他們留下來,這有點不公平。」

黃飛笑道:「老闆,您對我們這些員工可真夠好的。有您當老闆,我們以後的日子可要好過了啊!」

場子里那些管理人員大部分都很高興,唯獨其中五個人表情不善。這五個人是四女一男,四個女子穿的都很艷麗,和那個男子一樣,都是場子里的公關經理,說白了就是媽媽桑之流。

「老闆,您說休息,給我們算工資,這一點的確不錯。但是,這工資該怎麼算呢?」一個三十多歲,模樣卻還是很清麗的女子慢慢地把手中的煙灰彈掉,道:「他們拿的都是死工資,可是,我這邊的姑娘們拿的可不是死工資啊。我的姑娘們都是靠拿小費生活的,沒有固定工資,這怎麼給我們算賬呢?」

另外四人也同時道:「對呀,老闆,我們這邊的工資總得算清楚吧。干我們這些的,要是收入少了,下面的姑娘們肯定要跳槽啊。」

黃飛立馬道:「場子就是關幾天而已,又不是徹底關了,你們擔心什麼啊。有葉老闆在這裡,他還能虧待你們是怎麼了?」

這五人根本沒理他,她們都是自由身,帶著這些小姐,去哪個場子都是吃飯,不必看黃飛的臉色。以前虎王的手下在這裡當經理,那是有虎王的背景,她們必須服虎王。但是,黃飛這邊就不一樣了,她們根本沒把黃飛放在眼裡。

葉青道:「把你們以前每個月賺到的錢平均到每一天,按照這個標準給你們算薪水!」

聽到葉青這話,那五人這才轉憂為喜,那個清麗女子更是眨巴著眼睛看著葉青,道:「老闆,還是您體貼我們這些女孩子家,這才是做大事的人嘛!」

葉青不理會她的挑逗,旁邊李連山卻突然開口:「把你們的賬算清楚了,千萬別算錯了。葉子,等他們的賬單交上來,拿來先讓我看看。我也是做這一行的,收入什麼的,我還算比較清楚!」

此言一出,那五人立時面面相覷,有些尷尬。她們原來還準備把每個人的收入寫高點呢,但是,李連山這麼一句話,頓時讓他們打消了這個念頭。

葉青道:「如果沒有什麼事,那就先這麼定了。各位先去忙你們的吧,順便通知主要的熟客,就說天盛裝修需要,關門一個星期的時間。」

「好的,這些交給我就可以了,老闆您儘管放心吧!」黃飛點頭哈腰,帶著一群手下離開了。他現在對葉青很是巴結,因為他看得出,場子現在缺個經理,他很想升為正職。

等這些人離開,趙成雙和李連山立馬轉向葉青,幾乎是同時道:「葉子,你究竟想幹什麼啊?」

李連山急道:「把場子關一個星期時間,你知道會損失多少錢嗎?」

趙成雙道:「你不會是怕福幫的人吧?不用擔心,大不了我每天帶隊人過來巡邏,福幫的人來一個我抓一個,來一對我抓一雙,我就不信他們敢做什麼!」

葉青搖了搖頭,道:「我不是擔心他們,只是,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對了,成雙,這幾天,先把那些孩子們安置到天盛,讓他們暫時住在這裡,有那些保潔員和廚師照顧他們。這幾天,再租個寬敞一點的地方,把他們安置進去。孤兒院的事情,不是一蹴而成,還需要點時間。孤兒院建成之前,也得把他們安置好。」

趙成雙道:「我算了一下,大概有七八十個小孩子,想安置他們的話,至少得租五套三室一廳的房子。而且,還得把這些房子租在一起,這一點是最難辦的。想要租到這樣的房子,恐怕得去郊區找了。」

李連山道:「我派人去找找看,先把這些孩子們安置好才是關鍵。」

「最關鍵的還不是這些孩子們……」趙成雙嘆了口氣,道:「咱們一直說著辦私人孤兒院辦私人孤兒院,但是,國內還沒有私人孤兒院的說法。咱們想要開辦一個私人孤兒院,恐怕連手續都難以拿到手呢。」

這話讓李連山也陷入了沉默,葉青則搖了搖頭,道:「事在人為,車到山前必有路!」

「說的也是,咱們現在想這些都有點早了。」趙成雙點頭,道:「靠,不說了,折騰了一晚上,又他娘餓了。走,出去吃點東西吧。」

已是凌晨兩點,街上除了一些二十四小時營業的餐廳,就是街頭的夜市攤了。趙成雙喜歡進那些高檔餐廳,但是,葉青黑熊李連山他們三個根本沒有去那些地方吃飯的習慣,最後還是選了一個夜市攤,是李連山介紹的,燒烤一絕。

四人坐下,點了一堆燒烤和啤酒,便暢飲起來。今晚趙成雙格外的高興,葉青拿到了十二個場子,雖然賣掉了一個,但還有十一個。單單就是這十一個場子,已經讓葉青完成了原始的財富積累,擁有可以在深川市立足的根本資金了。

當然,葉青這第一筆財富積累,其實完全來自於皇甫紫玉的刻意為之。皇甫紫玉,這個妖孽一般的女子,來到深川市只有兩個小時,就做了這幾件驚天的大事。之前深川市的人只是傳說東州毒螳螂非常恐怖,但這一次,所有人都見證了她的恐怖。

唯一讓趙成雙不爽的就是葉青的固執,十一個場子在手,葉青竟然無心做這些生意。一夜暴富,葉青竟然沒有什麼感覺,他想的最多的還是開設私人孤兒院的事情,這一點讓趙成雙很想不明白。

四人當中,李連山也是興奮異常。南郊狗場,幾乎是深川市混黑道的人都想染指的地方。之前虎王活著的時候,天青幫和福幫都想去橫插一足。現在虎王掛了,天青幫和福幫更是爭奪不休,可見南郊狗場的吸引力。

他對南郊狗場也是垂涎不已,但是,他想都沒敢想這件事。誰知道,偏偏他沒想這件事,現在他反而擁有了南郊狗場百分之六十的股份。人生就是這麼奇妙,很多事情,往往就是這麼的出乎預料,卻又讓人充滿驚喜。

… 四人吃了一會,話匣子逐漸從這幾個場子的事情上轉開。

李連山第一個看向黑熊,道:「對了,熊子,你有未婚妻了?」

剛才黑熊被那個熟婦挑逗的時候喊出這一句話,眾人當時還當好笑。現在閑下來,都想八卦一下黑熊的情史。

聽到這話,黑熊這個鐵塔一般的漢子,竟然跟小男孩似的紅了臉,低聲道:「沒……沒呢……」

趙成雙看著黑熊那紅得跟猴子屁股一般的臉,道:「你這樣的,根本不適合說謊,還是老實交代吧!」

葉青也煞有興趣地看著黑熊,他根本不知道黑熊家裡的事情,沒想到黑熊這個莽漢家裡還有個未婚妻呢。

「交代……交代什麼啊……」黑熊目光閃爍,根本不敢跟眾人對視。

趙成雙便想繼續追問,這時,旁邊突然駛來兩輛豪車。車上下來七八個年輕人,穿的都很華麗,其中還有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子,模樣很是漂亮,皮膚白裡透紅,吹彈可破。但是,一雙劍眉卻又顯著說不出的英氣,放在她身上,頗有種巾幗英雄的風範。

女子旁邊站著一個二十多歲的奶油小生,穿一身范思哲的休閑裝,手腕上戴著伯爵的手錶,一身行頭便可以看出此人絕對不簡單。

奶油小生緊跟女子,對她很是殷勤,笑道:「歐小姐,這裡就是深川市最有名的夜市攤位了。這裡的燒烤,在深川市這裡算是不錯的,可以嘗嘗的。」

女子沒有說話,她旁邊一個看起來有些娘炮的男子卻皺起眉頭,用蹩腳的普通話道:「這麼臟,這還是人吃的東西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