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可這牧雲成為了地榜第一,就連枷鎖九重的修士都不是他的對手,而我們在皇城之中的神火境強者只有四人,該派誰去刺殺呢?」殺手詢問道。

畫魂閣第八分教,只是剛剛駐紮在皇城之中,腳跟尚未站穩,急於向主教表明態度。所以,迫切的需要完成幾次任務來證明自己。

只是,他們運氣不好。

已經連續三次接到了任務,卻都以失敗告終。

如此結果,已經領畫魂閣主教極為不滿,更是引起了其他駐紮在皇城的之中的分教打擊,這一次他們的形勢極為嚴峻。

教主沉思了片刻說道:「就派黑羅去吧,他可是神火二重的修士,擊殺牧雲手到擒來。讓他先暫停了手中的任務,擊殺了牧雲之後再說吧。」

黑羅,神火二重修士,乃是畫魂閣第八分教在這皇城之中的四大神火境的強者之一,實力無比的強橫。

此時,教主派出了他,就是為了一次性成功,完成任務!

……

此刻,牧雲已經出現在牧府之外。

剛剛出現,便察覺到了幾道極為冰冷強橫的氣息,顯然這牧府之中有神火境的強者坐鎮。

他通報了之後,牧場空很快便迎接了出來。

一見到牧雲,牧場空當即大喜道:「家主,你終於來了,快請進,我爹爹已經等候多時了。」

牧雲點點頭,便隨著牧長空走入了內府議事大殿之中。

剛一進入其中,牧雲便看到了大殿兩側端坐著十幾名修士,一個個血氣磅礴,顯然都是牧府的強者。

在主位之上,則坐著一名中年男子,面色堅毅,充滿了霸主的氣息。

此人,便是牧府之主牧狂戰。

「你便是牧天行之子?」見到牧雲出現,牧狂戰開口問道。

牧雲大量了四周一眼,旋即直視牧狂戰,緩緩的說道:「正是我,牧雲。」

「好,很好,天行之子有如此魄力,奪取地榜第一,真是了不得。」牧狂戰大笑一聲,便起身來到了牧雲的身前。

他仔細的打量了牧雲一眼,說道:「真像啊!」

言罷,他的眼中忽然湧現出一絲失落的神色,喃喃的說道:「快,快坐下來,我們好好的敘敘舊。」

對於這個牧狂戰,牧雲的印象並不是很深。

從牧天的口中,他得知,此人乃是父親的兄弟,在數十年前為了爭奪牧家家主之位而賭氣離開了牧家,從此便沒有了半分消息。

此刻,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這牧狂戰的實力竟然已經達到了神火八重,顯然這些年來,牧狂戰得到了一些機遇。

見到牧雲,牧狂戰顯得很是高興,臉上滿是興奮的神色。

可是牧雲卻看到,在他的眼底深處,有一絲失落的神色,想必是已經得知了自己父親隕落的消息。

牧狂戰詢問了牧雲這些年牧家的發展,特別是聽到了金家被滅,組建了珈藍劍宗,更是對於牧雲大加讚賞。

「不錯,真的是年少有為。你父親當初的夢想就是將整個珈藍古城擰成一條繩,不曾想,你卻完整了他的夢想。想來,天行在天之靈,一定會激動萬分的。」牧狂戰喃喃的說道。

旋即,他話鋒一轉,冷冷的喝道:「畫魂閣,真是該死,竟然插手到了珈藍古城,擊殺了天行,這便是血仇。」

「牧雲,你放心,你的血仇便是我的血仇。這畫魂閣,將會是我們牧府最大的敵人,有生之年,我一定會將他們全部剷除。」

聽到牧狂戰的誓言,牧雲的心中微微有些感動,或許,這便是血脈情深。雖然當初牧狂戰是為了爭奪牧家之主而選擇了離開。

並且,從那之後便再也沒有回歸過牧家。

但是,他終究還是牧家的人,體內流淌著牧家的血。

這一點,牧雲感同身受。

而經過了一番溝通,牧雲對於這牧狂戰也是有了全新的看法。他的這個大伯,果然是得到了一些機遇,從而成為了神火境的強者。

經過了這麼多年的努力,在這皇城之中總算也是紮下了根,現在乃是當朝的大將軍,雖不如王府聲勢浩大,但是在朝中的話語權也是相當的重。

「大伯,畫魂閣的主教在哪裡?對於這畫魂閣你有多少了解?」牧雲開口問道。

聞言,牧狂戰輕輕一嘆,說道:「這畫魂閣的實力,遠遠的超出你的想象。就算是當今的皇室,都不敢輕易的和他們撕破了臉面。而且,據我了解,這畫魂閣總教也並非是他們的最強總部。若是我猜測的不錯的話,這主教也不過是畫魂閣在滄流帝國的一個分支。」

「什麼?!」

牧雲當即面色微變,原本他以為這畫魂閣的實力也不過是一個一般的勢力,是在皇城之中發揚起來的。

可是如今看來,這畫魂閣的實力要超出了他的預料。

若在這皇城之中的主教,也不過是這畫魂閣的一個分支,那便很難想象,這畫魂閣真正的實力該是何等的恐怖。

不過,對於牧雲來說,就算是九天十地的頂級勢力,他也不會太過震驚。

萬古以來,他出手不知道屠滅了多少龐大的勢力,這區區一個畫魂閣還並不能擾亂他的心。

「怎麼,你害怕了?」見到牧雲沉默不語,牧狂戰緩緩的說道。

「我是在想,這畫魂閣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組織,勢力發展的如此龐大。不過,不管他們的勢力有多麼的恐怖,此生,便必將其全部剷除。殺父之仇,不共戴天,誰也不能阻撓我毀滅了畫魂閣!」牧雲堅定的說道。

「好,不愧是天行的兒子,和他一個品行!」牧狂戰朗聲大笑起來。

「不知大伯可否知道,這皇城之中畫魂閣的大致分佈?」牧雲平靜的問道。

「難道你是想對對抗他們?」牧狂戰一愣,隨後說道:「牧雲,你現在就安心的呆在牧府,好好的修鍊,爭取突破到神火境。到時候,你也就有了足夠的實力對抗他們。否則,現在冒然的前往,恐怕是會遭遇危險。若是你死在了這裡,我無法和天行交代啊!」牧狂戰喃喃的說道,言語之中滿是關切之情。

「我來的時候,已經遭遇了一名畫魂閣殺手的追殺,只怕他們已經盯上我了。不過也無妨,能殺一人是一人。」牧雲淡淡的說道。

「被盯上了?」牧狂戰微微一愣,旋即說道:「很可能便是王府搞的鬼,我聽說了你將王府的三少爺廢掉了,還將二少爺毆打從滄流學院之中驅逐了。這些年來,王府和畫魂閣的合作很頻繁,這一次只怕這是他們暗中下的手。」

「不管是畫魂閣,還是王府,招惹了我,我會讓他們後悔萬分了。」牧雲淡淡的說道。

「在我牧府之中,是絕對的安全的,你就放心好了,不管是他們王府還是畫魂閣,都不敢前來。」牧狂戰沉聲說道。

「多謝大伯的好意,不過這一次,我恐怕不能呆在這裡了。」牧雲開口說道。

「那你要去哪裡?」牧狂戰頓時焦急的問道。

對於牧雲,他很是關切,看到了牧雲,他似乎就看到了牧天行。

一想到牧天行已經死去了,不由得心中更是失落了幾分,對於牧雲,也儘力的守護,不希望他出任何事情。

「滄流學院招生很快就要開始了,我要奪取這一屆的新人王。」牧雲平靜的說道。

「新人王?!」牧狂戰微微一愣,不過很快便讚歎道:「有志氣,若是能夠奪取新人王,也算是一種榮耀。總之,你加入了滄流學院,也是一件好事。至少,王府和畫魂閣的勢力還不敢擾亂他們,比在我這裡還要安全幾分。」

「只是,要加入滄流學院,勢必會和皇城之中的各大家族的修士接觸,我希望在你的實力還沒有豐滿之前,不要四處樹敵,否則就算是我出面,也不好處理啊。」

「這些我都明白,多謝大伯提醒。」牧雲淡淡的說道。

「那好,這些天你就先住在這裡吧,等滄流學院招生開始之後,再離開不遲。還有,長空那小子對於可是仰慕的很,你們兄弟兩人,正好可以好好的溝通一下。」牧狂戰朗聲笑道。

牧雲點點頭,隨後便施禮離開。 次日正午,牧雲來到了柳家。

剛一進門,便有一道香風迎面襲來,柳幻雪俏生生的出現在他的面前。

一見到牧雲,便開口說道:「公子,鬼影劍魔已經醒來了。」

「哦,那我們去看看。」牧雲笑著說道。

此時,何奇已經蘇醒了,他渾身上下到處都敷著藥膏,即便如此,還有一絲絲血跡緩緩的淌落而下,觸目驚心。

何奇躺在床上,但是雙目卻無比的空洞,沒有一絲光彩。

如此凄涼的模樣,再也不是曾經的那個縱橫武鬥場的強者了。

牧雲近前,看了何奇一眼,隨後緩緩的說道:「挺過來了就好,幻雪,你去一趟滄流學院,把木婉清叫來。」

「是,公子。」柳幻雪施禮,隨後離開了房間。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這些年來,看的出來,你過得很是痛苦。不過,人活著,就是為了爭一口氣。你被人間道宗拋棄了,但是你為何不曾去拼,去努力,去證明給人間道宗看,你可以的,是他們選擇錯誤了!」

「人間道宗,據我所知,會挑選出一批有資質和天賦的少年進行培養,一旦無法完成考核,便會成為棄子。而你,不過是其中之一。這不是人間道宗的錯,這是他們的規定。」

「或許,你會不滿。你覺得你還可以,你還能夠成為強者。但是,你失算了,人間道宗將你們這些棄子都拋棄了。從此,你便失魂落魄,一蹶不振,你覺得你是廢物,活在這個世上不過是累贅而已。」

「可是,你有沒有想過,有一天,你重新的崛起,光明正大的擊敗人間道宗的傳人,親口對他們說,是他們選擇錯誤了!」

牧雲極為平靜,一字一頓的說道。

聽到這裡,床上的何奇眼中突兀的煥發出了一絲精光,渾身都開始了輕顫。

「你已經被拋棄了一次了,也死過一次了。你的這條命,既然已經撿回來了,那便是重生了。我希望,下一次來看你,能夠看到一個全新的你。」牧雲平靜的說道。

說著,他便要轉身離開。

身後,突兀響起了一聲沙啞的聲音:「你怎麼知道我的來歷的?」

「等你痊癒了,我會告訴你想知道的一切。」牧雲平靜的說道,言罷,他便轉身離開。

眼看著牧雲的背影離開,何奇的眼中忽然淌下了一滴淚,他喃喃的說道:「多謝公子點醒,我知道該怎麼去做了。」

此時,牧雲離開了屋舍之後,便來到了柳家的葯園之中。

「公子,你來了。」柳蠻見到牧雲,很是恭敬的說道。

牧雲點點頭,說道:「給我準備十份煉製四階養靈丹的藥材。」

「好!」柳蠻沒有絲毫的遲疑,轉身便走。

對於牧雲的話,他極為聽從。

自從昨日,柳文興奮的回來之後,他便已經下定了決心,不管如何,也要追隨著牧雲。只有牧雲,才能夠重新的振興他們柳家。

一方面是因為牧雲的實力和手段,另一方面則是牧雲確實是已經給他們柳家帶來了巨大的好處。

先是柳文拜師給天辰長老,隨後便是從地下武鬥場之中收穫了二十萬王者靈晶。

這些,對於柳家來說,簡直就是意外之喜。

時間不長,柳蠻便將所有的藥材都準備好了。

「公子,這是二十份養靈丹的藥材,若是不夠,我再去準備。」柳蠻恭敬的說道。

牧雲隨意的看了一眼那些藥材,旋即便打開了面前的一隻丹爐。

剎那之間,便有一團熾烈的火焰升騰而起,在半空之中演化出了一隻窮奇虛影。

火焰升騰,丹爐開始了預熱。

牧雲大手一抓,便將一份藥材通通扔入了丹爐之中,熾烈的火舌瞬間便將所有的藥材吞噬,消失不見。

看到這一幕,柳蠻不由得愣住了。

這是幹什麼?

難道說牧雲是想要煉丹不成?

可是從未見識過煉藥師的煉丹會是如此的隨心所欲?

不過很快,他便被牧雲的手段震驚了,只見一道道符文沖射而出,牧雲快速的變換著手法,丹爐不斷的躁動,開始了顫鳴。

轉瞬之間,便有一股極為濃郁的葯香撲面而來,只聽到『啪』的一聲,丹爐打開,一百零八顆養靈丹沖射而出,落入到早已準備好的玉瓶之中。

「這,這是煉丹?」柳蠻徹底的驚呆了。

一時間,竟然愣住了。

四階養靈丹,被如此快速的煉製了出來,這令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旋即,他便拿出了一顆丹藥,仔細的感知,頓時便面色大變。

「四階九轉完美級養靈丹?」

再次看向牧雲,柳蠻的心中都開始了震顫,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牧雲竟然還是一尊煉藥師,並且是一尊高階的煉藥師。

在如此短暫的時間之中煉製出了四階九轉的養靈丹,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迹!

更何況,這還是完美級別的丹藥。

「好香啊,這是……」

木婉清剛剛走進了葯園,便聞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丹藥香氣,不由得看向了其中的一枚養靈丹。

只是一眼,她便徹底的驚駭了。

身為煉藥師,她自然是知曉眼前的這一刻丹藥的份量。

四階九轉完美級的養靈丹,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此時此刻,她才猛然明白了天辰長老的良苦用心。

這個牧雲,比她想象之中要強大了很多。

特別是在這丹藥之道,更是涉足的太遠了,已經達到了她無法觸碰的領域。

「別發愣了,仔細看我的煉藥手法,我只講一遍,不希望你同一個問題反覆的問我。」牧雲平靜的說道。

再次將一份藥材扔進了丹爐之中,熾烈的火舌衝擊,一道道符文流轉,噼里啪啦震響,看的木婉清幾乎都要獃滯了。

這是煉丹么?

這簡直就是炒黃豆啊!

天辰長老的煉藥手段她見識過了,但是和眼前的牧雲煉藥的手段相比,兩者之間有天壤之別,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當即,木婉清便知道,這是她的一個機緣,一定要仔細的把控。

她仔細的觀看牧雲的煉藥手法,生怕錯過了每一個環節。

「啪!」

一爐四階九轉養靈丹出爐,散發出氤氳的香氣。

牧雲沒有絲毫的遲疑,再次出手,開始煉製,轉瞬之間,便又是一爐靈丹煉製成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