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可是媽咪說讓我們跟他聊天,他睡覺了,我們怎麼跟他聊天,他都聽不到我們說什麼,也不能理我們。」

童嘯卿說,「那我們就自己跟他說話,就算他不理我們也沒有關係,這樣也可以聊天呀。,

「是嗎?」童蘇喬歪著腦袋一臉的好奇,真奇怪,這樣怎麼聊天呢?」

童嘯卿隱隱約約的感覺到了什麼,他趴在床邊盯著慕淵臨看,「大壞蛋,這兩天你不在,感覺心裡空空的呢,喬喬好像也挺傷心的。」

「人家才沒有呢。」童蘇喬說,「沒有傷心哦,哥哥在撒謊。」

童蘇喬這麼害羞的說,臉都紅了,因為她撒謊了。

「喬喬,媽咪說了撒謊會長尾巴喲,你千萬不能撒謊。」童嘯卿提醒道。

童蘇喬嚇了一跳,想到自己之前差點長尾巴了,她連忙,「嗚嗚,大壞蛋,人家的確是撒謊了,你不要生氣哦,人家才不想長尾巴呢,不過人家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想你呢,就是心裡很不高興的,不過這不代表人家討厭伯尼叔叔。」

「喬喬,那你是不是特別想他?大壞蛋走的第一天晚上,你還躺在媽咪的懷裡一直不肯起來。」

「有一點點,人家也不知道為什麼呢,哥哥你想他嗎?」

童嘯卿伸出一根小拇指,「有一點點想哦。」

「大壞蛋挺好的。」童蘇喬雙手撐著下巴,軟萌萌的說,「要是媽咪不討厭他就好了。」

「喬喬,你是不是很想要一個爹地?他就是我們的爹地啊。」

「是呀,但是媽咪討厭他,那我們可以叫他爹地嗎?」喬喬說,「媽咪知道會生氣的。」

「那就不要媽咪知道,媽咪現在在外面,我們偷偷的叫,媽咪聽不到的。」

童蘇喬想了想,有些心動的看著慕淵臨,「這個嘛……」

「而且我們現在叫大壞蛋也聽不到喲,因為他睡著了。」童嘯卿提醒道。

童蘇喬覺得好有道理哦,於是她說,「哥哥,人家從來都沒有叫過爹地呢,好緊張呢。」

其實童嘯卿也有點緊張,「沒關係,我們一起交,哥哥陪著你好不好?」 童蘇喬點點頭,然後兄妹兩個人手牽著手盯著病床上的人,異口同聲的開口道,「爹地……」

這兩個字剛說出口,慕淵臨雖然是昏迷著,但可以清晰的看得到,眼角居然滑出了兩滴眼淚。

「哎呀。」童蘇喬說,「哥哥你看,為什麼大壞蛋流眼淚了呢,他不是已經睡著了嗎?」

慕淵臨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看著兩個小傢伙。

兩個小東西吃驚不已。

童蘇喬十分興奮,「哎呀,你醒了。」

「寶貝們,謝謝。」

……

童蘇喬攏了攏自己的外套,渾身都是涼意。

她坐在石階上很久,整顆心無比冰涼。

也不知道兩個孩子在病房裡跟慕淵臨說了些什麼。

以前她很害怕兩個孩子跟慕淵臨相處,背著她,萬一他們關係很好怎麼辦?

可是現在,他卻擔心兩個孩子和慕淵臨單獨相處,萬一兩個孩子什麼也不說怎麼辦?

自己和孩子們的時間還有那麼長,可是慕淵臨呢,他只有這幾天了。

她沒有辦法救他,她絕望了,最頂級的研究團隊到現在都沒有搞清楚病毒成分,怎麼可能配出解藥來。

到底該怎麼辦?

正在這時,手機傳來叮咚一聲。

童阮阮很沒有力氣,不過還是將手機拿出來,看了一眼。

楚新月後來發了一條簡訊。

「阮阮,上次不是說約一起吃飯吧,最近有空嗎?」

童阮阮苦澀一笑,她回復,「不好意思,最近恐怕沒什麼空,遇到一些事情。」

「出了什麼事嗎?」楚新月回復。

童阮阮,「事情很複雜,三言兩語說不清。」

「好吧,你要是不想說我也不勉強你,如果你最近沒有時間的話,那太可惜了,我也就這兩天有點空,等這兩天過去之後,我又要進實驗室了,幾個月之內都不能出來,因為要研究一種新的病毒疫苗。」

「……」

童阮阮心頭一驚。

病毒這兩個字,似乎讓她想到什麼。

「新月,你之前不是一直做這個工作嗎?那你有沒有見過一些非常特殊的病毒?」

「你指的是哪一類?」

楚新月,「比如,人誤食了這樣的毒會肺部積血,並且經常吐血,而且在10天之內會死亡。」

「聽起來怎麼這麼像,BC病毒。」

「你說什麼?什麼叫BC病毒?」

「這是一種人工病毒,如果人體攝入的話,會出現你剛剛說的那些反應,但是也不限於那些反應,非常相似,你怎麼會知道這個東西的?這個病毒基本上沒有人知道,我之前研究這個,被制止了,因為他們覺得沒有用,這個沒有傳染性,不想把錢浪費在這個上面。」

童阮阮立刻從石凳上站了起來,「新月,你研究的是什麼方面?是解藥嗎?」

楚新月回復,「我將這種病毒剝離出來過,我發現了一些成分,可以和其中的基因鏈產生抵消。不過我還沒有真正的確定,因為只做到了一半就被喊停了,所以有很多設想都沒有辦法付諸實現。」

童阮阮,「新月,我們兩個見一面吧,我有些事情要告訴你。」

……

童阮阮來到病房要將兩個小傢伙帶回家,她待會要去見新月。

剛到病房門口,她看到兩個小傢伙,居然靠在慕淵臨的懷裡。

慕淵臨一手抱一個。

童阮阮有些詫異。

他現在看起來氣色真的很好,簡直是奇迹。筆下文學520www.bxwx520.org

這是迴光返照嗎?

鬼醫本色 童阮阮不敢想這個。

慕淵臨看到站在病床前的女人,微微一笑。

「阮阮,你來了。」

童阮阮走了進去,兩個小傢伙呆萌的目光望著媽咪。

「慕淵臨,你感覺怎麼樣了?」童阮阮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現在感覺特別的好,你知道嗎?兩個小傢伙叫我爹地了,我好開心。」

「哎呀,大壞蛋。」童蘇喬用小拳拳打他的胸口,「不是說了不能讓媽咪知道嗎?你這個大壞蛋,媽咪會生氣的。」

「對不起。」慕淵臨慚愧道,「爹地是太高興了,忍不住說漏了嘴,你懲罰爹地好不好?」

「就要懲罰你,討厭。都怪你,媽咪要生氣了。」童蘇喬很生氣,她也很害怕,「媽咪你不要生氣,人家是最愛你的呢。」

雖然嘴上這麼說,可是她的身體很誠實的躺在慕淵臨的懷裡。

童阮阮忽然笑了,「寶貝,媽咪不生氣,你們開心就好。」

聽到媽咪這麼說,童蘇喬鬆了一口氣,「媽咪不生氣就好。」

慕淵臨轉過頭,目光溫柔的望著她,「謝謝。」

童阮阮走上前,剛要跟慕淵臨說話,忽然,她發現慕淵臨嘴角流出一絲血跡,而他的身子搖搖欲墜。

童阮阮嚇了一跳,立刻上前將他懷裡的兩個小東西抱了起來,放在地上。

而慕淵臨也在這個時候,倒在了床上。

「你怎麼樣了?」童阮阮輕輕拍了拍他的臉。

慕淵臨的眼睛半睜半閉,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我有點累,先睡一會兒。」

「不許睡,我不許你睡,你把眼睛給我睜開。」童阮阮聲音十分激動,她立刻轉過頭,喊道,「醫生!」

「哇,嗚嗚嗚……」童蘇喬嚇的哭了起來。

……

翌日。

沈清曦楚燁 童阮阮將楚新月叫來了。

纏骨香咒 昨天晚上慕淵臨昏過去了又吐血,醫生進行了一番緊急的搶救,雖然將他搶救過來了,可是醫生說他撐不過48個小時了。

楚新月看到慕淵臨的狀態,然後,聽童阮阮跟她說的那些話,大概知道了情況。

「新月,這是慕淵臨所有的醫療記錄,你都可以看看。」

楚新月將這些病曆本拍的片子,全都看了一眼,然後說道,「我要去看一下醫生採集的樣本,看他們做的研究怎麼樣了。」

童阮阮點點頭,然後跟醫生說,「麻煩帶他去看一下。」

實驗室內,楚新月用機器看了一下慕淵臨體內的病毒,進行了一番精密的檢查和研究,最後得出結果,這個的確是她說的,這病毒目前市面上根本就沒有解藥。

是人工合成的,並不是天然的。

所以,她上次想要研究,被叫停了。

楚新月將情況告訴了童阮阮。

童阮阮在絕望之中找到一絲希望,「新月,你說這個病毒上次研究被叫停,那你現在能研究出來嗎?我可以給你所有的資源,你想要什麼都行。」

楚新月說,「可是他時間不多了……」

「別說。」童阮阮打斷她的話,「現在就開始做,好不好?」

楚新月點點頭。

童阮阮立刻給楚新月找了一個實驗室,裡面所有的配備都是最頂級的,還給她配了很多助手。

楚新月工作速度很快,一切準備就緒,開始投入工作之中。

童阮阮來到實驗室里看進度,楚新月正在一台顯微鏡前觀察。

看到童阮阮來了,她說,「今天很順利,現在還需要等兩個小時,然後再進行下一步工作。」

「新月,謝謝你,這兩天你可能不能好好休息,你放心,事後我一定會好好補償你的。」 「沒關係,能夠幫到你我也很開心。」

「對了,新月,為什麼之前你知道這個病毒?你是通過什麼途徑得知的?」

楚新月聽到這話,忽然避開了童阮阮的眼神,看起來臉色有些不太好。

「怎麼了?不方便說嗎?」

「不是,只是這件事情提起來,我到現在還覺得……」

「到底怎麼了?是不是出了什麼事?」童阮阮問。

楚新月說,「因為我知道這個病毒是誰研製出來的。」

「是誰?」

「她是個天才,我們當時在一個實驗室裡面,她追我,可是我不喜歡她,她跟我說過這件事情,她說這個病毒雖然前期很具有很強的危險性,不過只要後期完善,致命的東西也是可以變成救人的,我當時就覺得風險太大,一直阻止她,但是到後來,她因為得不到我的感情和支持,所以就離開了,聽說被一個有錢人挖走了。」

「你說這個病毒是那個喜歡你的男人研製出來的?」童阮阮問。

「她不是男人,她是女人。」

「……」

童阮阮愣了愣,然後明白了,她說,「我知道了,不過,就算是那個女人研究出來的,這跟我和慕淵臨又有什麼關係?為什麼會發生在我們身上呢?」

楚新月搖搖頭,「我也不知道,這件事情聽起來的確是很複雜,不過既然慕淵臨現在中毒,那我相信,這病毒已經不再是什麼秘密了。」

童阮阮輕輕嘆了一口氣,「為什麼會有這種害人的東西?」

「沒有辦法,我們無法阻止。」楚新月安慰她。

重生之秦帝歸來 她看童阮阮的眼裡都是血絲,她說,「你應該回去休息,你很久都沒睡了吧?」

「也沒有很久。」她昨晚一夜沒有睡,現在整個人腦子都很沉重。

……

童阮阮又去了醫院,到了病房門口,她看到病房裡有人。

慕凱岩正站在慕淵臨的病床邊,而慕淵臨正在跟他說話,「我死了之後,你不要為難阮阮,我希望你可以照顧她,照顧你的兩個孫子,你答應我,一定要把阮阮當成你的親生女兒。」

慕凱岩半晌沒有說話。

過了很久,他陰沉道,「你這個樣子又是她害的!」

「不是她,是我自己。」慕淵臨解釋道。

慕凱岩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眼神很悲痛。

童阮阮站在病房外,整個人都是木然的。

他們沒有說太久,慕淵臨又昏睡了過去。

慕凱岩走出病房,看到童阮阮站在病房外,慕凱岩什麼都沒有說,只是冷冷的瞥了她一眼,然後離開。

童阮阮靠在牆上,沉默了很久,額頭貼著冰冷的牆壁。

接下來的時間,童阮阮將兩個孩子又找到了醫院,一直陪慕淵臨。

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和死神賽跑。

楚新月那裡依然沒有任何進展。

實驗室,楚新月遇到了瓶頸,因為時間實在是太緊迫了,她沒有辦法在短短兩天之內就研究出來。

童阮阮也感覺到越來越絕望。

曾經她離開的四年,沒有慕淵臨,她過得很好,可是現在她忽然間沒有辦法想象,如果真的沒有慕淵臨,會怎麼樣?

或許,她還會好好的生活,只是,有些時候回想起來往事,會覺得唏噓不已。愛書屋

「阮阮對不起,這麼短的時間內,我實在是沒有辦法。」楚新月歉疚道。

童阮阮整個人都已經麻木了,什麼感覺也沒有了。

正在這時,她的手機鈴聲響了,她不敢接,因為知道是誰打來的,但還是接通了。

「凱伊小姐,慕先生已經不行了。」

童阮阮掛了電話,愣在那裡。

楚新月問,「他怎麼樣了?」

童阮阮扯了扯嘴角,忽然笑了,可是這笑容卻比哭還要難看,「他快死了。」

楚新月忽然想到什麼,來不及多說,立刻跑出了實驗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