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可不是嘛,」有人接茬,「其實熄了燈,哪看得到臉啊,全憑會來事……」

話沒說完,已經有人吃吃悶笑起來,皇后這才淡淡的瞟了她們一眼,阻止她們口無遮攔的說下去。

藍柳清沒來之前,皇帝也算是雨露均沾,對大夥都差不多,後宮也算相安無事,最多攀比一下各自的賞賜之類,都是些小矛盾,上升不到同仇敵愾的地步,能讓她們空前一致的團結起來,前有藍貴人,後有花貴人,有心細的仔細一琢磨,開了句玩笑,「哎喲,怎麼得寵的都是貴人啊,難道陛下偏愛貴人不成?」

一句玩笑話,偏偏有人當了真,份位低的那一拔莫名有了盼頭,畢竟宮裡按資排輩,吃穿用度都先緊著份位高的,遇到皇帝賞賜什麼好東西,也是高份位的宮妃先挑,剩下沒人要的才到她們手裡,如今有了盼頭,心裡都憋著一股勁,誰也不甘落後,就等著有機會到皇帝跟前露個臉,說不定好彩頭就真的落到自己頭上了。

感謝小懶貓咪v,錯愛是誰的錯,隨緣自在幸福,宣於天荷n(2張),尾數為2050,4511(3張),2833,4306,0830(2張)的盆友,謝謝你們的支持,我會努力的。

跪求月票中。。。 二十分鐘過去了,歐陽清凌還是沒出來。

葉墨笙有點按捺不住了,他開口喊道:"清凌,你在幹嘛呢,怎麼還不出來!"

歐陽清凌沉聲道:"我在洗水果啊!"

她沒有跟葉墨笙說,她把所有水果都洗了!

所以,歐陽清凌出來的時候,葉墨笙看見她把滿滿一大籃子水果都洗了。

他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開口道:"你怎麼全都洗了啊!"

歐陽清凌幽幽的看著他:"你不是說,你要吃水果嗎?"

葉墨笙總算是感覺到了,自己似乎哪裡惹到歐陽清凌了。

他一臉要哭的表情:"我只吃一個啊!"

歐陽清凌的眸子,危險的眯了眯:"我伺候你,你還不樂意你,你也沒跟我說,你就吃一個啊!"

葉墨笙看的清楚,歐陽清凌現在的樣子,就是沒事找事,無理取鬧。

肯定是自己哪裡做的不對,她生氣了。

想到出院后,她答應要跟自己一起住。

他知道,自己肯定不能讓她再生氣了,不然她改變決定了怎麼辦,自己之前的努力,不是都白費了嗎。

想到這裡,葉墨笙立馬笑著說:"老婆,我哪裡敢不樂意啊,我就是心疼你,洗了這麼多的水果,是不是手疼,來,我給你吹吹!"

歐陽清凌白了他一眼:"少油嘴滑舌,我才不信你的鬼話!"

雖然歐陽清凌嘴上說著不相信,可是,表情已經好了很多。

葉墨笙忍不住在心裡感嘆,這就是女人的口是心非啊,他以後可得注意著點。

他笑著看向歐陽清凌:"我哪裡是油嘴滑舌啊,我說的話都是真心實意的,你照顧我這麼辛苦,我真的很心疼很心疼!"

歐陽清凌臉上的表情,已經完全看不出來不對勁了。

葉墨笙趁熱打鐵:"老婆,過來陪我說說話嘛,我給你削皮,你吃水果!"

歐陽清凌看他今天還是半側著躺在床上,他沒好氣的開口道:"你還是算了吧,傷殘人士,我可不敢讓你太勞累,不然的話,紫涵看到你傷的更嚴重了,說不定還會找我算賬!"

葉墨笙笑眯眯的,像哄小孩子一樣說:"我們偷偷的,不告訴她,她不會知道的!"

雖然葉墨笙的語氣很膩歪,可是,歐陽清凌卻很受用。

她把果籃放在一旁,拿了兩個蘋果過去,給葉墨笙削蘋果。

葉墨笙看著她認真的樣子,眼底眉梢都是笑意。

葉墨笙這次住院,在醫院一住,就是十來天。

傷口結痂了,他才出院。

只不過,他倒是沒有直接回家,而是跟歐陽清凌去了歐陽家的別墅。

因為葉墨笙受了傷,雲清給了做了補湯。

歐陽興漢也在家,看到葉墨笙,關心了他幾句,問他傷口怎麼樣了,葉墨笙都非常耐心的,一一作答,晚輩的恭敬,被他表現的淋漓盡致。

吃飯的時候。

葉墨笙突然開口道:"伯父伯母,我想跟你們說一件事情!"

葉墨笙的樣子,非常的認真凝重。

這讓正在吃飯的歐陽興漢和雲清,都愣住了。

歐陽興漢的眸子微微閃爍:"什麼事情?"

他放下筷子,非常認真的,想要聽聽葉墨笙這樣子鄭重,到底要說什麼。

葉墨笙看了一眼歐陽清凌,深吸了一口氣:"伯父伯母,我跟清凌決定,打算搬到一起住!畢竟,我們五年前,根本就沒有離婚,而現在,我們也已經和好了,辰辰也很喜歡我,我也非常的愛辰辰,我想跟清凌一起照顧他!"

歐陽清凌不好意思的低著頭,頭都快栽到碗里去了。

歐陽辰則是巴巴的看著葉墨笙,他心裡樂的都快飛起來了。

以後,他就能跟葉叔叔一起生活了,真的好開心。

歐陽興漢和雲清聽到葉墨笙的話,相視一眼,他們都從彼此的臉上,看到了猶豫。

畢竟,歐陽辰不是葉墨笙的孩子,況且,葉墨笙和歐陽清凌之間五年時間沒有聯繫,隔了太多東西。

他們還是怕兩個孩子以後會因為這些問題,產生矛盾,最終無法收場。

看著雲清也歐陽興漢猶豫的表情,葉墨笙趕緊保證:"伯父伯母,我會好好照顧清凌的,我是認真的,真的!"

看著葉墨笙信誓旦旦的樣子,歐陽興漢無奈的嘆口氣。

他轉身看了一眼清凌:"清凌,想必這也是你跟墨笙一起的決定,不然的話,墨笙也不會今天提出來,你能跟爸爸媽媽說一說,你自己的想法嗎?"

歐陽清凌聽到父母的話,愣了愣,抬起頭來,臉上還有點微紅。

她說:"其實……我今天回來,就是打算跟你們說一聲,然後搬東西離開的!"

聽到女兒這樣說,歐陽興漢和雲清老兩口,都大吃一驚。

沒想到,女兒竟然都做了這樣的決定,他們竟然一無所知,等到她說話的時候才知道,她已經打算跟葉墨笙在一起了。

看到父母吃驚的神情,歐陽清凌繼續道:"其實,本來我是不想讓你們擔心,所以沒有告訴你們,半個月前,葉墨笙為了救辰辰,差點出事,還進了急救室搶救,住了這麼久的院,所以,我一直都相信他,是真心對辰辰好的,他會把辰辰當成自己的孩子一般疼愛的,這點我很相信他,還有,我這幾年,兜兜轉轉,也沒有跟比人有過感情糾葛,想必你們也明白,我心裡一直放不下他,現在我解開了心裡的結,所以,我想給我們兩個人一次機會,最後,我們當年沒有結婚,現在也還是法律上的夫妻,如果不在一起的話,還要離婚,那得多麻煩啊!"

歐陽清凌說完,還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雲清沒好氣的開口道:"你這孩子,胡說什麼呢,麻煩,虧你想的出來!"

歐陽興漢則是語重心長的開口道:"清凌,你也知道,我跟你媽媽,都很喜歡墨笙的,墨笙這幾年,一直都很照顧我們,可是,我們不希望看到你們最後因為感情,鬧得不愉快,這是我們最不想看見的,我們不想讓你們受傷,你們是孩子,一些事情考慮不到,我和你媽媽,就得為你們方方面面的考慮一下,你懂嗎?"

歐陽清凌認真的點點頭:"爸,你說的我都懂,但是,我這次是真的下定決心了,我打算跟葉墨笙在一起了!"

看著女兒堅定的眼神,歐陽興漢無奈的點點頭:"嗯,那好吧,既然你們都決定了,那我跟你媽媽,也表示支持你們的決定,只要你們過得幸福就好!"

歐陽清凌紅著眼睛,悶悶的開口道:"謝謝你們,爸媽!"

雲清心疼的看著女兒,希望女兒這次的選擇是對的,感情別再受波折了。

葉墨笙這時開口:"伯父伯母,謝謝你們,真的很感謝,你們還能願意把清凌交給我,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她的,你們放心吧!"

歐陽興漢看著葉墨笙,突然笑道:"傻小子,還叫伯父伯母呢,不改稱呼嗎?"

葉墨笙傻笑了一聲,趕緊改口道:"爸媽,你們相信我,我一定會照顧好清凌和辰辰的,我們也會經常回來蹭飯的!"

雲清笑著說:"只要你們常回來就好,媽歡迎你們常回家蹭飯!"

葉墨笙笑的很是開心。

自從父母去世后,這是他第一次,發自內心的感覺到,家的溫暖。

吃完午飯,葉墨笙就幫歐陽清凌整理東西。

他們將行李全都放到後備箱里,跟雲清和歐陽興漢告別後,這才離開。

車子向著葉家別墅而去。

葉墨笙看見歐陽清凌似乎在發獃。

他開口道:"清凌,相信我,我不會讓你後悔現在的選擇!"

歐陽清凌看了他一眼,似乎是看出他心中所想,她開口道:"就算是真的錯了,我也不會後悔,你以為我是那麼容易後悔的人嘛,我只是在想,家裡的床單該鋪什麼顏色,前兩天,紫涵還跟我說,你現在不是灰的就是黑色的,連白色的東西,在你房間里都見的少了,她都快懷疑你是不是心裡太陰暗了,才會變成這樣!"

葉墨笙本來聽著,歐陽清凌在想床單的顏色,還在想入非非。

只不過,聽到後面的話,他的俊臉黑了黑。

他開口道:"紫涵這個臭丫頭,就知道黑我!看我怎麼收拾她!"

歐陽清凌看了他一眼:"收拾她,你想多了吧,以後沒你欺負她的份兒,我罩著她,你懂嗎?"

葉墨笙聽到歐陽清凌說要罩著葉紫涵,他立馬笑了笑,連連點頭:"嗯嗯,我懂,完全懂!"

車子到了葉家別墅,葉墨笙下車,把歐陽清凌的東西搬下車。

歐陽辰也搭手,幫忙拿東西。

葉墨笙笑著說:"辰辰不用拿,我來就行!"

歐陽辰堅定的搖頭:"葉叔叔傷還沒有好利索,我要幫忙!"

葉墨笙揉了揉歐陽辰的小腦袋:"我們辰辰也變成小男子漢了,真乖!"

葉墨笙把東西取下來,向著別墅里拿進去。

車子就停在別墅院子里。

歐陽辰和歐陽清凌的東西,兩遍就能拿完了。

歐陽清凌拿了一趟,就去收拾東西了。

葉墨笙則出來拿第二趟。

結果,他就看見了,南宮瑾和葉紫涵在別墅外面。 正在書房收拾東西準備離開的紀澤深,聽到手機響了,撿起手機,看到是夏明義打來的電話,紀澤深遲疑了數秒才接通,「喂?」

「紀董,我是夏明義,我有件事想聽聽您的意見。」發生這種事情,別人大概都以為他該找紀澌鈞,可夏明義更傾向找紀澤深。

「什麼事?」

「管平剛剛說替紀夫人來找我,讓我去紀家做紀夫人的貼身管家,還說以後有可能會接替萊恩總管的位置,我不知道該怎麼選擇,所以想來問問您的意見。」

讓夏明義去做紀家的總管?

仔細想想,這段時間相處下來,夏明義這個人還算規矩,如果夏明義做了紀家總管,將來鈞子在紀家是不是也多了一個可以使用的人?「這件事,你可以答應。」

「那木小姐母子怎麼辦?」

「我這邊有那麼多人照顧她,她們不會有事的,你在紀家也好,總管一職管的可是紀家大大小小的事情,將來有不少地方需要你的幫忙,你是否願意去紀家,給紀總效力?」

「就算不是為了紀總,為了木小姐,我是該過去,可是少帥走的時候,交待過,讓我保護好木小姐母子,我不能違抗命令。」為紀總效力,雖說也算得上報答木兮,可那完全就是另外一層意思。

如果夏明義如此爽快答應,紀澤深還真是不放心,「紀總有事,木小姐母子自然也有事,你保護紀總,這跟保護木小姐母子是一個意思,所以你並沒有違抗他的命令。」

「我……」他從來沒做過這方面的事情,「紀董,我能行嗎?」紀家那些條條框框,連端杯水,關個門都有講究,就單單一個傭人該有的技能他都不及格,更何況是總管。

「你要是沒這個能力,自然不會找上你。」看來這一回,是駱知秋無意間救了夏明義一命。

「是,我知道了,那打擾了紀董。」

「嗯。」

電話掛斷後,紀澤深立即給李泓霖發信息,取消除掉夏明義的計劃。

從洗手間出來的管平,看到馮少啟進來了,「馮律師?那麼晚了,你來這裡是有什麼事?」

「我來找夏明義拿點東西。」

「他在一樓客廳。」

「嗯。」

打完電話心裡雖然還是有些猶豫,不過也比之前有主意多了,如果這個位置用處真的那麼大,他願意為了報答木兮接受提議。

身後傳來腳步聲,以為是管平回來了,心裡打定主意的夏明義,回頭就看到進來的馮少啟,「老馮?」目光越過馮少啟身後,並未看見管平進來。

「紀總說,他有東西落在你這裡了,讓我過來替他拿回東西。」

「什麼東西?」他怎麼不知道紀總有東西在自己這裡?

「太太那顆盆栽。」

「噢,我知道。」

「東西在哪兒?」他還有許多事情要辦,沒時間在這裡耗著。

「我現在就去拿。」看馮少啟的樣子有些趕時間,夏明義沒敢耽誤,趕緊去拿東西。

後面進來的管平,見只有馮少啟一個人站在客廳,問了句:「需要喝點什麼?」

看到夏明義拿東西出來了,馮少啟抬手拒絕,「不用了,拿了東西就走。」

過來的夏明義,手上還拎著一個小袋子,裡面有一些肥料和小工具,剛把東西遞到馮少啟手上,夏明義就有些猶豫,「木小姐說,這盆東西,除了她和我,不能經第三個人的手,我看,還是請示下木小姐。」

馮少啟直接伸手拿過東西,「不用了。」

追了兩步的夏明義停下腳步,應該不會有問題才對。

「你考慮的怎麼樣了?」

緩過神來的夏明義回頭看了眼管平,「可以。」

「跟我過來簽合同吧。」他猜夏明義也不會不答應,紀家的總管,那個位置多少人爭得頭破血流,熬到下崗還上不去,若不是一時間找不到合適人選,又怎麼會讓夏明義這個生手佔了便宜。

「那麼快?」

「內部職位調動手續簡單,如果等到紀總跟簡小姐結婚了,你再過來,那就是外聘,外聘得經過層層手續,更何況,以你的能力,只會被安排到安保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