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去看唄,現在小可的情況很好,她就在西城的郊區療養基地裡面。」樂天點點頭。

小五看了看李大利,李大利點點頭。

「那……我們先走了。」李大利對樂天說道。

樂天示意自己也要走了。

李大利載著小可去了高小秋的基地,雖然現在那裡還不允許外人進入,不過小五的話……應該無所謂。

樂天開著車離開了,他返回了警局。

已經中午了,樂天找到小助理,示意這妹子陪自己吃頓飯。

小助理有點奇怪的看著樂天,一旁韓妮妮的眼中也帶著奇怪的神色。

「哦,等我一下。」

小助理點點頭,急忙起身去換衣服了。

換好了衣服,樂天就帶著她離開了。

中午,韓妮妮在警局的餐廳遇到了蘇紫萱。

「樂天將小呆帶走了,說陪他吃飯……」韓妮妮突然說了一句。

蘇紫萱抬頭看了看韓妮妮。

「怎麼了?」她問。

「以我對樂天的了解,他絕不可能平白無故喊小呆吃飯的……」韓妮妮說道。

「這倒也是,不過無所謂啦……」蘇紫萱繼續吃著飯。

韓妮妮奇怪的看了看蘇紫萱,難道蘇紫萱對於樂天對其他女人的態度完全不介意?

「蘇隊……我看不懂你了,難道不在意?」 警局餐廳中午吃飯的人不少,不過蘇紫萱的身邊只坐了韓妮妮,一般的警察都不會坐在蘇紫萱的身邊……

「難道什麼?我總不能將樂天拴在我的褲腰帶上吧?」蘇紫萱笑了笑。

「那你也不在意樂天和別的女人關係親近嗎?」韓妮妮仔細的看著蘇紫萱的神色。

蘇紫萱索性放下了筷子。

「小妮子,我實話和你說……別說是小呆了,就算是你……如果能拿了樂天的一血,我都完全不介意!我唯一的要求就是,樂天的大老婆是我就可以了!」她肯定的說道。

韓妮妮驚了一下,眼中都是懷疑和驚訝。

「這個樂天……其實我也看不懂他,我總感覺他還有一個很大的秘密沒有告訴我,這可能是他一直拒絕和我發生關係的原因!當然,這也是他拒絕和所有女人發生過密關係的原因,所以我還是非常放心他的。」蘇紫萱慢慢的說道。

「很大的秘密?」韓妮妮一愣。

蘇紫萱點點頭。

兩個女人一邊吃飯一邊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到底說了什麼東西。

小助理則是一直奇怪的看著樂天。

「幹嘛突然喊我出來?」

「有點事想和你說一下。」樂天說道。

兩個人點了兩份黃燜雞米飯,慢慢的吃著。

「我爸爸的事?」小助理問。

樂天點點頭。

「他離開了……估計短時間內不會回來了。」他說道。

小助理手中的筷子突然掉到了桌子上,她驚訝的看著樂天。

「你……你……你殺了他?」

她的小臉煞白。

樂天一愣。

老公,太悶騷! 「哇……你!你為什麼不和我說一下,你讓我怎麼辦……」小助理直接紅了眼圈,甚至嚎啕大哭起來。

周圍的食客都奇怪的看著樂天。

「卧槽……你是不是傻?你這個腦子裡是不是武俠劇看得太多了?我什麼時候說過我殺了你爹?」樂天無語的說道。

小助理兩眼淚的抬起頭看著樂天。

「我的意思是說……你爸爸去找破解你身上詛咒的辦法去了,讓我暫時照顧你一下!你特么想哪去了……就依你這個智商,將來我看連孩子也不要生了,生出來也是一個傻子。」樂天黑著臉說道。

小助理呆呼呼的看著樂天,突然默默的撿起筷子又開始吃飯了。

「能不能把臉上的淚擦一擦?」樂天哼了一聲。

小助理摸了摸眼淚。

「以後如果家裡有什麼事儘管找我,你自己有什麼事也找我……」樂天叮囑了一句。

「沒人暖床也能找你嗎?」小助理抬起頭問。

她擦了一下臉也沒把臉擦乾淨,樂天伸出手又給她擦了擦。

「可以!」樂天笑了笑。

「你想得美哦……」小助理鼓著嘴巴。

兩個人吃完了飯,這才返回了警局,韓妮妮奇怪的看著小助理,都把小助理給看得愣住了。

「師父,你不認識我了?」小助理奇怪的問。

「你和樂天去做什麼了?」韓妮妮忍不住問了一句。

「吃飯啊。」小助理回答。

「只是單純的吃飯?」韓妮妮不信。

小助理點點頭。

「那還能做什麼?」她眨了眨眼。

韓妮妮一看,也是無奈了,如果樂天真的對小助理有什麼心思,就以小助理這呆萌的心態,早就被吃干抹凈了……

「沒事!這裡有一些化驗報告,你送給蘇隊吧。」她搖搖頭說道。

蘇紫萱正在自己的辦公室裡面,她再次仔細地看了看手頭上的案卷,梳理了一下從於洪亮到周天,然後再到開心這三個人被殺之間的聯繫。

「蘇隊,這是我師父讓我送來的!」小助理走進來,將那些報告放在了蘇紫萱的面前。

蘇紫萱點點頭,看了一眼,是一份屍檢報告。

「好的,咦?樂天不是和你去吃飯了嗎?他怎麼沒回來?」蘇紫萱奇怪的問。

「我不知道啊,我們一起回來的,我回法醫室去了,他去了哪裡我不知道。」小助理搖搖頭。

「哦,沒事,你去忙吧。」蘇紫萱點點頭。

小助理轉身離開,蘇紫萱抬起頭看了看小助理的背影。

韓妮妮的話里不無提醒之意,男人只有一個,但是這個男人好像和幾個女人的關係都不錯的樣子,這就造成目前的情況有些許的複雜。

不過蘇紫萱才不會去想這些,根據她對樂天的了解,這傢伙不是四處留情的種子,但是這傢伙卻總能不經意的跑進別的女人的心裡,這不是樂天的錯,而且以這個傢伙的奇葩程度,也根本沒有可能會承認和承擔這些錯誤。

蘇紫萱不再去多想,她拿起屍檢報告看了看。

樂天正在化驗室和李光明聊天呢,這兩個傢伙打了一架之後,關係居然看起來很好似的。

「還是沒效果?」樂天問。

李光明長長的吐了口氣,搖搖頭。

「根據從那個偷電纜的傢伙胃內提取的成分化驗來看,我製作的藥劑可以抑制戒斷反應,但是這個東西在接觸胃液之後,會優先迅速的和胃液發生反應,生成這種果凍一樣的東西!一旦它們變成了果凍,就會失去抑制戒斷反應的能力!」他說道。

「可以先抑制胃酸啊……」樂天提議。

「哪有這麼簡單,你看……」李光明取了一點點酸,然後倒入了自己製作藥劑。

樂天就看到只是一滴酸,整個一小瓶藥劑都化成了果凍一般的東西,他碰了碰,發現這個東西韌性極大。

「一旦生成這個果凍狀的東西人就不能活了,即使我的藥劑對戒斷反應有壓製作用,這個果凍卻屬於不能消化的物體,會將胃給撐爆炸的!」李光明皺眉說道。

樂天看著這個傢伙一頭大汗的還在不斷的實驗其他的藥劑,他也是有點佩服了。

「問你件事……」他說道。

「問唄。」李光明無所謂的回答。

「當時你在第一次做出這個KLD的時候,有誰在你的身邊?或者……誰知道這個KLD的存在?」樂天問。

這個疑問是樂天突然產生的,他看到李光明的一頭汗水,就清楚這個東西的合成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需要一個運氣和巧合的成分結合在一起,李光明是一個幸運兒,但是樂天不信這個世界上的幸運兒這麼多…… 聽到這話,我整個人都有些崩潰。早就跟我媽說過不可能了,可是自從她和小洛父母一番討價還價之後。還真的把小洛當兒媳婦兒了。

“小洛留那裏過節了。本來讓我也留那邊的,但是這邊有事情,我就回來了。”我這樣朝着我媽說道。

這邊的事情。我媽當然是知道的。所以也不再多說什麼。而且這樣說,明天再去找十三老頭,我媽他們也不會多說什麼。解釋完這些。當我以爲一切安好的時候,我爸竟然拽着我坐下聊聊。

我爸是那種典型質樸的村裏人,平時話不多。我和我爸還真沒有怎麼聊過多少。對於我爸的印象。小時候的比現在的可要多不少。尤其是,在我奶奶死後被範老頭扇巴掌那場面。到現在爲止我都記得非常深刻。

可是現在,他竟然要找我坐下聊聊,我就知道事情肯定不簡單。

“爸。什麼事兒啊?”我坐下來之後。好奇的朝着我爸問道。

“那個,你跟小洛啥時候能把事情辦了呢?你奶翻墳立碑這事情得,可以等你把事情辦了再弄。到時候碑是把小洛名字也添進去。”我爸說話的時候,眼睛還是不是盯着旁邊的我媽在看。

看來這事兒,還是我媽做主的,不然的話我爸也不會說這話。

這都哪兒跟哪兒啊,我和小洛的事兒根本就沒有辦法說。應付了一番之後,想着要不要把小洛的真是情況告訴我爸媽,考慮了一下之後,還是覺得這事兒等到問過方大師他們之後再說也不遲。

囡子和我妹兩個人也就上次見了一回面,這會兒就已經形影不離了。這對於我來說也是好事,至少不用愁囡子孤單。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了縣城。十三老頭在之前的那家酒店裏等我,而這次不光十三老頭在,樑老和九爺還有其他兩個老頭也來了。看樣子,其他的幾個老頭是剛來沒多久,現在這個陣容還真夠強大的。

可是我不知道,他們已經有這麼強大的陣容,爲什麼還要讓十三老頭專門去把我喊回來。

“樑爺爺,你們記者找我來,到底有什麼事兒呢?”我很好奇的朝着他們問道。

“葉子,急着找你回來,還是爲了那個人的事兒。你身上的東西很有可能就是那個人給弄的,所以我們現在想要確定你身上的東西到底是什麼。”樑老口中所說的那個人,就是佈置七星續命棺的那個高人,我們老家那邊以及附近山上的那些棺材和屍體,都是他佈置下來的。

聽到樑老的話,我也是有些發愣。怎麼可能是那個人給我佈置的呢,如果真的是他佈置的,爲什麼又用七星續命棺救我的命?

“這個暫時我們也是推測而已,現在你得配合我們一下,我們得知道你身體當中的到底是什麼東西。”樑老搖了搖頭,朝着我說道。

他的語氣讓我也是有些吃驚,從認識樑老到現在,他都一直是和和氣氣的,但是這回說話卻有種不容置疑的感覺。

就在我懷疑他們會不會對我不利的時候,十三老頭的巴掌再次拍在了我的肩膀上。

“葉子,這也是爲你好,就算我們想要幫你把那東西弄好,也得首先知道是什麼東西吧。放心,不會讓你爲難的,最多隻需要一天時間,趕得上你回去過節。”

對於十三老頭我還是比較信任的,這一羣人裏面,也就十三老頭的脾氣最直,說一是一說二是二,不會饒彎子。所以他這麼一說之後,我剛纔的懷疑也徹底打消了。

“那什麼時候開始呢?”我再次問道。

“事不宜遲,馬上開始吧。”沒想到,樑老他們竟然這麼急,讓我剛剛平復下來的心情,又起了一絲疑問。

藉口要給家裏打電話,出了房門外面直接打電話給了方大師。方大師聽說這兒的事情之後,也不知道該怎麼辦,讓我還是先聽樑老他們的吧,反正他們對我也沒有惡意,他和冷叔那邊會盡快把事情處理完趕過來的。

等打完電話之後,又給我媽他們說了一聲,才走進酒店裏。

本來我還以爲得去醫院那種地方去做檢查的,沒想到十三老頭他們竟然把我帶進了一個酒店的房間裏。這個房間是他們提前已經佈置好了的,弄好之後才讓十三老頭去把我帶回來。

房間裏面黑漆漆的,四周的牆上也不知道是重新貼了牆紙還是牆上被畫上了圖畫,看上去就讓人有些毛骨悚然。雖然我不太認識畫上面的那些東西,但是憑感覺就能夠感覺的出來。

樑老並沒有跟着我們一起進來,而是那四個老頭跟着我一起進了房間裏來。

“葉子,去躺在那張牀上去,就當是睡覺,等睡一覺醒來就好了。”十三老頭指了指房間正中間的牀朝着我說道。

我點了點頭躺在了牀上,在窗的周圍,擺放了一圈的擺蠟燭,不僅如此,在四周的牆角也各自擺放了一根。當我躺在牀上之後,四個老頭把那些蠟燭全部點燃了。幾十根蠟燭的光,把黑漆漆的房子照的亮堂堂的。

在牀上我才發現,就連天花板上,都有那種圖案。

“葉子,閉上眼睛,我們要開始了。”九爺的聲音好像帶着魔性,本來我還很清醒的,但是九爺的聲音出來之後,我就感覺到眼皮子越發的沉重起來。 升維之旅 依稀記得四個老頭子在牀的四個方向坐了下來,也不知道嘴裏唸叨着什麼。

僅僅幾分鐘之後,我就失去了意識。

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外面天已經黑了,我也沒有在之前的房間裏,而是在酒店的標間。另外一張牀上,躺着十三老頭,他看上去比我還要疲憊不少。

我開燈的動作,把十三老頭驚醒了,他翻過身來看了我一眼,聲音疲憊的說道:“葉子,再睡會兒吧,想知道什麼等天亮了再說。”

說完話之後,十三老頭翻身又去睡了,我看手機才知道現在竟然凌晨四點多,離天亮確實不遠了。可能是我白天睡的時間太長了,這會兒根本就睡不着。

也不知道十三老頭他們對我做了一些什麼,我起身到了衛生間裏對着鏡子把自己全身都檢查了一遍,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痕跡。

天剛亮的時候,樑老就來敲門了,讓我們一起去吃早飯,有什麼事兒的話邊吃飯邊說。

我出來之後才發現,除了十三老頭之外,其他的那三個老頭,也跟他一樣的滿臉疲憊,就好像幾天沒睡覺一般。看到他們這樣,我也有些發愣,難不成昨天做那件事兒那麼耗費力氣。

“十三爺爺,你們發現了什麼沒有?”吃飯的時候,我小聲的朝着十三老頭這邊問道。

“當然又發現了,昨天晚上可把我們幾個老傢伙給累壞了,要是還找不出來原因,豈不是太廢了。等我吃飽了再說,昨天消耗太大。”不光十三老頭,其他的幾個老頭也在悶頭吃飯,只有我和樑老兩個人各懷心思。

所以我只好朝着那邊的樑老發問,可是樑老搖了搖頭,示意等着幾個老頭來說。

吃完飯之後,我就被帶到了小會議室那邊。四個老頭吃飽喝足之後,臉上也有了不少的精神。但是進來之後,四個人就一臉奇怪的看着我,讓我心裏也有些忐忑。

“葉子,你身上那東西我們已經確定了,並不是那個人弄的,倒更像是詛咒,這種詛咒我們只在書中見過,而且是很古老的書裏面纔有記載。”九爺直接開門見山的朝着我說道。

聽說是詛咒之後,我更有些發愣。之前李隊長和囡子的班主任都中過詛咒,可是後來證實那詛咒只不過是被人下了蠱而已。難不成,我這也是被下了蠱?

“你這個不是,真的是詛咒,而且是生死咒……”九爺說道生死咒的時候,更加的嚴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