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南音,陪在我身邊!」他霸道地。

顧南音在他懷裡,重重地點了點頭。

第2天去公司的時候,顧南音到了辦公室,又接到了別人的通知:「顧總監,總經理讓你去他的辦公室一趟。」

顧南音淡淡嗯了聲,卻沒動靜。

一直到中午,總經理按捺不住過來找她了。

「南音。我早上就讓你來我的辦公室,你是不是沒有接到通知?」

「哦,不好意思總經理,你也知道最近公司的形象有損,公關部很忙,我不小心給忘了。」顧南音淡淡回答,滴水不漏。

寧落雪訕笑了一下,「原來是這樣呀,沒關係,我來找你也是一樣的。南音,我是想要問問你昨天事情做得怎麼樣了?」

「沒成功。」

「沒成功?那你怎麼還這麼冷靜啊?」

「難道我要生氣地公司里跑來跑去?」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就是……」

寧落雪眼珠子轉了轉,似乎是在想怎麼開口,看顧南音沒反應,寧落雪乾脆直接說道:「昨天晚上我擔心你的安危,一直沒有離開,你猜我看見了誰?霍北驍!他去了酒吧,一定是去找你吧。」

顧南音直接否認:「總經理,你為什麼認為他去酒吧會去找我的?」

寧落雪見她不肯承認,開門見山了:「我跟著他去了酒吧就看見你們兩個人在一起,而且他為了你,還和宮少拼酒。南音,你就告訴我吧,你們兩個人到底發展到哪一步了?」

顧南音抬起頭來,明鏡似地眼眸對上寧落雪的眸,寧落雪突然覺得有些心虛,顧南音扯開嘴角,輕笑著道:「總經理,如果你是在跟蹤我,那麼你就大大方方的承認了,你們搞這種小動作……連自己公司的人都算計,你不覺得不太好嗎?」

「南音。」寧落雪語氣嚴肅起來,「你這麼說,那我反而還要問你呢,你和霍北驍關係那麼好,為什麼不讓他救我們公司?你明明知道的,這件事對他而言只不過是一句話的事!」

「宮少黎是商人。就算假設我和他的關係很好,霍北驍為了我們公司去找宮少黎,也一定會欠他一份人情。」

「只不過是一份人情而已。這份人情對我們公司來說很重要,必須要讓他救我們公司。」寧落雪理直氣壯道,好似顧南音只要是這個公司的員工,就必須把自己的所有奉獻到公司里。

農家有喜:養蠶致富路 顧南音垂下眸來,「那我要是不呢?」

「南音!」寧落雪沒想到她會這麼說,苦口婆心:「難道你真的忍心看著我們公司破產嗎?」

「還有另外一個辦法。」

「可是那個辦法是把股票分出去55%,以後公司就不是我們的了。」

「總經理。」顧南音放下筆,看著她:「公司是你們的,不是我們的,公司賺錢的時候,你們領著紅利,公司出事你們就不想管了,世界上沒有這麼便宜的事情!」

「什麼叫我不想管了,我這不正在管著嗎?」

「好,總經理,聽說你的二叔好像也是一位響噹噹的人物,你怎麼不找他?」

寧落雪二叔是政府高層,如果他願意出面,這件事雖然麻煩,但是也能擺平。只不過你要找別人幫忙,必定會欠別人一份人情。

「我二叔不願意幫我。」寧落雪直接說。

「他也不願意幫我。」

「怎麼可能,一定是你在床上不夠乖吧!」寧落雪口無遮掩,「南音,你在床上好好討好人家,他不可能不幫你的。」

她的話說的她越來越聽不下去了。

「總經理,請回吧,這件事情沒商量。」

寧落雪氣憤地咬牙,「顧南音,要是公司倒閉了,對你也沒好處!」

「大不了我辭職就是了。不過我相信對你們肯定會更加糟糕的。」

寧落雪臉色難看,看她油鹽不進,離開了辦公室。

不過,寧落雪可沒有就這麼放棄了,她去了總裁辦公室,坐在陳山面前:「顧南音小賤蹄子,把霍總哄得團團轉,居然不願意為我們公司去求他!」

陳山眼珠子轉了轉,「你別擔心了,這件事情我自有辦法。」

「你能有什麼辦法?」

「呵呵,顧南音既然不願意出面,那我就親自出面。」

霍氏集團。

「霍總,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們公司呀!」

陳山走進辦公室,立刻走到他的面前說道。

霍北驍淡淡掃了他一眼,「說。」

「我們公司的機密文件,被一個人泄露出去了,現在那份機密文件就在宮少黎手上,如果他把這份機密文件曝光出來,我們公司就完蛋了。」陳山沒有說是賬單,他跟著說道:「我不得不要把公司55%的股份轉給他,以後他就是公司的老大,南音到時候……很可能被他欺負的!」

原來他們公司還發生了這種事情,為什麼她沒有告訴他? 惡魔就在身邊 霍北驍眸色微沉,坐在那裡,便透露出強大的氣場,讓人不可小覷。

陳山繼續添油加醋:「而且,宮少黎對南音……似乎有那方面的想法,如果他真的成為我們公司股份最多的股東,一定會對她不利的。」 「所以,你想要我幫你?」

「是的。霍總。」

修長的手指漫不經心的敲打著桌面。

清脆的聲音回蕩在整個辦公室里,陳山的心情不自禁也緊張了起來,看著面前男人俊美的臉龐,猜不出他是同意了還是拒絕。

為了公司他嘗試著想要再次開口,男人忽然輕啟薄唇,聲音霸氣冷漠:「這件事我會處理,你可以出去了。」

陳山終於得到了一個肯定的回答,一顆心回到了原位。對著他連連道謝之後,才轉身離開辦公司。

顧南音正在辦公室辦公,接到霍北驍的電話,她順手拿起手機,按下了接通鍵,「怎麼了?找我有事嗎?」

男人低沉磁性的聲音傳來,透著魅惑人心的魅力:「你們公司出事的消息為什麼不告訴我?」

他知道了。

是陳山說的嗎?

顧南音垂下長睫,聽著他帶著責怪的聲音,輕聲說道:「我……只是不想麻煩你。這是我們公司的事,與你無關。」

她聽見那邊有清脆的響聲,空氣似乎瞬間變得沉默了起來,無聲的壓迫感在悄無聲息的蔓延,她感覺喉嚨有些發緊。

「去找宮少黎,也是為了公司?」

被發現了,顧南音面色難堪,好在霍北驍看不見,她輕聲道:「嗯。」

「宮少黎是什麼樣的人你知道嗎?」

「……我有分寸。」

「你有分寸,就不會去找他。我是你的丈夫,出了事,你不第一時間來找我,反而去尋求一隻狼的幫助。」他清冽好聽的聲音裡帶著一絲怒氣。

顧南音低著頭不敢說話。

「嗯?」

「我只是不想麻煩你。」顧南音堅持道。

這麼多年以來,她在公司都是一個人過來的,從一個實習生,做到了今天總監的位置。她習慣出了事自己扛著,不喜歡去麻煩別人。

隱約感受到他生氣了,顧南音說道:「這件事不用你管。陳山不會讓公司破產的,他會把公司轉給宮少黎,我們還是可以繼續工作。」

「南音,你心裡一點都沒有我。」

他吐出這句話掛斷電話。

是不是生氣了?

顧南音看著被掛斷的電話,實在是想不到他生氣的點在哪。她不給他惹麻煩,他不應該高興嗎?

顧南音搖搖頭,一下午都情不自禁想到這件事情,心情有些悶悶的。快下班的時候,陳山又開了一次會議。

「誒,你們有沒有發現我們公司開會會越來越多了?」

「沒辦法呀,誰讓我們公司現在岌岌可危。隨時都有可能會破產。」

「說的也對,我都已經開始找下家了。」

同志們在開會之前紛紛議論道。

顧南音看著手中的黑筆,白微霜輕輕推了推她。

「怎麼了?是不是心情不好?」

顧南音看了她一眼,搖了搖頭。

這件事情她不知道該怎麼跟她說。

門開了,陳山走進來,會議室的聲音頓時消失了,只見他臉上的陰霾一掃而空,反而帶著笑容,「我要跟大家說一個好消息!」

「什麼好消息啊?」

在這個危難的關頭,對於他們公司而言真正算得上是好消息的,也只有那件事情,難道是……

眾人都目不轉睛的看著他,他慢慢開口,一字一句道:「我們公司不會破產,也不會被別人替代!」

總經理立刻開始鼓掌。

「這個消息真是太棒了!」

旁邊的人也紛紛開始拍手同時問道:「宮少黎願意放過我們公司的,可是這不符合他的性格啊?」

「是有貴人幫助我們公司。具體是誰我就不說了,接下來我們就開始開會吧。」陳山心情極好地說道。

顧南音垂下長睫來。

兩個小時后,會議結束了。

白微霜伸了個懶腰,「終於結束了,我還等著回家吃飯呢。」

顧南音掏出手,看著安靜的屏幕,他依舊沒有給自己回消息。

白微霜看出她的心不在焉:「南音,怎麼了,我還是頭一次看到你在開會的時候那麼心不在焉呢!」

顧南音收起手機,拉著她的胳膊,「我們離開公司再說。」

他們收拾好東西,在街道上,顧南音跟她說:「幫了我們公司的人是他。」

「他……哦哦,霍北驍是吧?」白微霜很快就平靜下來:「說的也對,除了他,也沒有其他人有實力幫我們了,不過,你不開心嗎?」

「不是。他知道我們公司出事,但是我卻沒有告訴他,他很不高興,好像是生氣了。」顧南音揉了揉額頭,「你說他為什麼生氣啊?」

白微霜嘴角抽搐了一下,「我覺得可能是覺得你不信任他吧。但……他很生氣嗎?」

「我也不知道。」

那個人的喜怒哀樂向來不會寫在臉上。

「不管怎樣,你先哄哄他吧。畢竟這次他的確幫了我們公司大忙。」

「嗯。」 予你之歡 顧南音想了想,挽住她的胳膊:「那你去陪我買點食材。」

到家裡后,顧南音就在廚房忙碌了起來。她熬了一鍋湯,還未好就飄散出香味,她的嘴角輕輕勾起。美食總是能夠讓人心情愉悅的,他看見了,應該也會高興吧。

顧南音放下蓋子,又去做其他的菜。

霍母今天不在家。看來是不會在家裡吃飯了。

「妹妹,你在做飯啊?」

顧依依看見廚房門關著,打開就看見顧南音正在忙裡忙外地。顧南音淡淡嗯了一聲,顧依依走到那鍋湯旁邊,好奇道:「這是你熬的湯嗎?聞上去好香呀,真沒想到你還有這項技能!」

「嗯。」

「你是給北驍做的吧?」顧依依一邊說著一邊把蓋子打開了。

「是的。」

「北驍真是好口福,娶了一個這麼賢惠的老婆。」顧依依笑著說的,隨手用勺子勺一大口的鹽,直接放進鍋里。

做完這件事情,她蓋上蓋子彷彿沒事,人一樣離開了,在門口時順便丟下一句話:「我和逸逸今天在外面吃飯就不回來了。祝你們倆人愉快!」

顧南音忙的沒時間搭理她,切菜的時候因為不注意不小心切到了手指,疼的鑽心。她匆匆洗了洗,就開始炒菜,一直忙到了晚上九點鐘,才做好一桌子菜。 顧南音在圍裙上擦了擦手,掏出手機給霍北驍打電話。

她想到他下午冷淡的語氣,心裡有些忐忑不安。

三十多秒鐘后,電話接通了,男性清冽磁性嗯聲音傳來:「嗯?」

顧南音莫名有些緊張,抓著圍裙,輕聲道:「你什麼時候回來吃飯?」

「今天可能不回去吃了。你先吃吧。」他的嗓音透出一絲冷淡,宛若從遙遠的雪山傳過來的。

她看了眼一桌子的菜,堅持道:「我等你。」

那頭掛斷了電話。

顧南音百般無聊,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恰好上面正好是霍北驍,他穿著一身質感手工西裝,精緻的剪裁將他頎長挺拔的身材淋漓盡致的展現出來,寬肩窄腰,俊美的臉龐宛若天邊的神祇。

旁邊的女主持人正在說道,「現如今霍氏集團已經拿下了國外的大項目,收購了國外大大小小的公司,進展飛速……而他們的公司總裁,霍北驍,是霍家的少爺,年齡不過三十……」

只有年紀輕輕的人物,卻已經掌握了全球的經濟命脈。顧南音看得微微有些出神,她恍惚,若不是那天晚上他們兩人之間發生了關係,霍北驍與自己恐怕這輩子都不會搭上關係吧……

外面的夜漸漸深了,顧南音看著電視,不覺之間睡著了過去。

門輕輕開了,霍北驍踩著夜色從外面走進來,便看見客廳的沙發上,女孩嬌小的身影躺在那裡,黑色的長發宛若瀑布般落下來,面孔恬靜,陷在柔軟的沙發里,顯得更小了。

燈光打在她出水芙蓉的臉上,她的氣質乾淨得一塵不染,沒了平時清冷氣質,讓她看上去就像是一個需要人保護的孩子。

他的眸色不自覺柔和起來。

脫下外套,走到她身邊給她披上,修長的手指輕輕撫摩過她的面頰,最後停在那張櫻唇上。她說過的話再一次縈繞在他的耳邊,讓他的眸色.情不自禁變得冷硬了起來。

她輕輕啟唇,似乎是喊了一個人的名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