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劍琴,你父親說得沒錯,雪柔是你的親生母親!當年我和你父親結婚的時候,雪柔已經懷孕了,後來她生下你之後,就把你交給了你父親。」藍水翎含著眼淚道。

古劍琴雙手抱著頭,拚命地扯著頭髮,搖著頭,「不!母親,您是騙我的!我不相信這是真的!我是您的親生女兒!」古劍琴瘋狂地嚎叫道。

聽到她母親也這麼說,她幾乎要崩潰了,因為她親手殺死了自己的母親,她無法接受這個現實。

「劍琴,這是真的,雪柔是你的親生母親,其實我,我是枯女,我無法生育的!」藍水翎流著淚道。

「哈哈,我,我親手殺死了自己的母親,我…」古劍琴沒說完就昏了過去,她無法承受這麼大打擊。

江帆大吃一驚,他知道符元界所說的「枯女」就是人界所說的石女,原來藍水翎是無法生育的。

事情突然出現這種變化,完全出乎江帆的意料,此刻他也知道怎麼辦好了。火精靈舒麗莎看到古劍琴昏死了,她急著哭了起來,「主人,您,您沒事吧?」火精靈舒麗莎哭泣道。

「劍琴沒事,她只是昏死過去了,等會就會好的。」江帆把古劍琴交到火精靈舒麗莎手裡,他在思考如何處理這混亂的事情。

現在場面是非常糟糕,雪柔長老奄奄一息,古劍琴昏過去了,古田樂抱著雪柔長老發愣,藍水翎在哭泣,火精靈舒麗莎也在哭泣。

怎麼辦呢?江帆腦袋裡想著事情,罷了,就這麼辦吧!江帆迅速走到了古田樂身邊,對著古田樂道:「伯父,您是希望雪柔長老死還是希望她活?」

古田樂抬頭望著江帆,「我當然是希望她活著啊!怎麼會希望雪柔死呢!」古田樂不解地望著江帆。

「伯父,雪柔長老聯合烈焰火谷族和雪地貓人族滅掉您火靈族,您不恨她嗎?」江帆望著古田樂皺眉道。

「哎,我開始很恨她,事情都發生這麼多年了,整件事情都是我的錯,當初要不是我欺騙了她,不讓她看劍琴,她也不會遷怒火靈族人!雖然他囚禁我們這麼多年,可是我想通了,我不恨她了!」古田樂感嘆道。

江帆點了點頭,「好,既然您不恨雪柔長老,那我就救活她吧!」江帆對著古田樂道。

古田樂露出驚喜之色,「江帆,你能夠救活雪柔碼?」古田樂驚喜道。

江帆點頭道:「是的,我可以救活雪柔長老!」

「哦,那太好了,請你救活雪柔吧!」古田樂一臉焦急道。

江帆點了點頭,伸手劍指,點了一下雪柔長老的心口,一道符光一閃,雪柔長老傷口迅速癒合,那支冰梭被拔了出來。

接著江帆伸出食指點了一下雪柔長老眉心,「好了,雪柔長老的傷好了,她馬上會醒過來的!」江帆對著古田樂道。

江帆話音剛落,雪柔長老睜開了眼睛,「哦,雪柔,你醒了?」古田樂喜悅道。

雪柔長老吃驚地望著古田樂,「田樂,我沒死嗎?」雪柔長老驚訝道。

「田樂,你沒死,是江帆救了你!」古田樂喜悅道。

雪柔長老聽到火精靈舒麗莎在哭泣,她扭頭看到古劍琴閉著眼睛,焦急道:「哦,劍琴怎麼了?」

「哦,劍琴沒事,她只是昏死過去了!」古田樂微笑道。

江帆走到古劍琴身邊,伸手點了一下她的眉心,古劍琴睜開了眼睛,她立即哭了起來,「我,我親手殺死了我的母親!」古劍琴哭泣道。

「劍琴,你母親沒有死,我把她救活了!」江帆對著古劍琴微笑道。

「什麼,她,她沒死?」古劍琴驚喜道。

江帆點了點頭,「好了,我該做的事情都做了,剩下的事情就是你們一家子的事情了,具體怎麼解決,都是你們自己的事,我們迴避!」江帆對著納甲土屍和火精靈舒麗莎擺手。

江帆、納甲土屍、火精靈舒麗莎離開了墓穴,他們到了墓室外面,納甲土屍不解地望著江帆道:「呃,主人,您怎麼把他們留在裡面,他們會不會打起來啊?」

「呵呵,他們是一家人,我想他們自己會處理好的,我們就在外面等候吧。」江帆望著納甲土屍笑道。

大約半個多小時后,古劍琴、古田樂、雪柔長老、藍水翎四人出來了,古劍琴臉上都是喜悅之色,「哦,劍琴,事情解決了?」江帆望著古劍琴微笑道。

古劍琴點頭道:「是的,我父親原諒了母親,水翎母親也原諒了我母親,我也原諒了她。」

江帆點頭笑道:「很好,這世上沒有什麼仇怨是不可解開的,當我們心裡有愛的時候,還有什麼仇恨不可以放下呢!」

古劍琴點頭望著江帆,「江帆,謝謝你,要不是你幫我,這事情還不知道是什麼結局呢!」古劍琴含情脈脈地望著江帆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今天就三更 望著古劍琴含羞的臉,「嘿嘿,劍琴,你準備如何感謝我呢?」江帆笑嘻嘻道,眼中露出曖昧之色。

古劍琴臉微紅,低聲道:「你要我如何感謝都行!」

聽到這句話,江帆十分興奮,「好啊,那你晚上到我房裡來吧,我有重要事情和你商量!」江帆望著古劍琴悄聲道。


古劍琴臉更紅了,她低聲道:「好的,明天晚上我去找你。」說完急忙轉身跑開了。

望著古劍琴的背影,想到晚上她來自己,江帆不禁十分高興,對著眾人道:「冰花雪峰的事情總算結束了,明天我們返回了!」

「明天就走啊!多呆幾天吧?」古劍琴望著江帆皺眉道,她和母親才剛剛團聚,想多呆幾天呢。

江帆望著木香姑娘,「江帆,我們就多呆幾天吧,我看三天後我們就返回吧。」木香姑娘對著江帆道。


江帆點了點頭,「好,那我們就三天後返回辰州城!」江帆望著眾人微笑道。

古劍琴露出喜悅之色,「太好了!」她興奮道,她決定這三天時間好好地陪著父母親,隨後跟著江帆一起離開。

天亮之後,江帆等人回到了火靈族的居住地,看到一片凄涼,古田樂不禁感嘆不已,「哎,當年都是我的錯,害得火靈族被滅了,我真是罪人啊!」古田樂說著不禁老淚縱橫。

「父親,您不用這麼傷心,我們還可以從頭開始嘛!」古劍琴安慰道。

古田樂搖頭嘆息道:「火靈族就剩下我們這幾個人了如何從頭再來啊!」

「田樂,你不要擔心,火靈族還可以從頭再來的!」雪柔長老對著古田樂微笑道。

這句話不但讓古田樂吃驚,就連江帆也十分吃驚,「呃,難道雪柔長老要和古田樂擴大生產?一年生個雙胞胎,一萬年下來也有兩萬人了!」江帆輕聲嘀咕道。

江帆聲音雖然很低,但是被雪柔長老聽到了,她瞪了江帆一眼,「你胡說什麼呀,你當我是符豬,這麼能生!你們隨我來吧,我給你們一個驚喜!」雪柔長老朝著火靈族的禁地走去。

「呃,給我們一個驚喜,是什麼驚喜呢?」江帆驚訝道。

江帆等人隨著雪柔長老到了進入禁地,雪柔長老走到那座雕像前,她伸手按了一下雕像的肚子上,就聽到吱的一聲響。

熔岩壁上出了一道空間之門,雪柔長老扭頭望著眾人,「你們隨我進來吧!」雪柔長老微笑道。

「哦,這裡怎麼還有一個空間之門?」古劍琴吃驚道,她根本不知道這裡還有一個空間之門。

「這是我們火靈族秘密的空間之門,那裡面也是零度空間,只有族長才知道的,是我告訴你母親的。」古田樂臉微紅道,這是他當年被雪柔囚禁在墓穴的時候,為了保住藍水翎的性命,才說出的秘密。

眾人隨著雪柔長老進去了空間之門,當他們進入零度空間,眾人都驚呆了,因為這個空間裡面全部都是一具具冰雕。

不,嚴格說不是冰雕,是冰雕的人!這些人就是火靈族的人,就是那些被屠殺的火靈族人。這裡面一共有一千多人,有站著的、有坐著的、躺著的,每個人形態各異。

「呃,這是怎麼回事?他們的屍體怎麼到了這裡來了?」火精靈舒麗莎驚呼道。

雪柔長老扭頭望了火精靈舒麗莎一眼,微笑道:「當年火靈族被屠殺之後,他們的屍體被麗莎搬運到圓坑之中,我就把他們的屍體搬入這零度空間,然後施展《火靈神符》之中的火靈復活術,把他們都救活了,然後冰凍在這裡。」

「雪柔,你說他們全部沒死嗎?」古田樂激動道。

雪柔長老點頭道:「是的,他們全部被冰凍了,我只要解除他們的冰凍,他們就馬上復活了。」因為這是零度空間,冰凍之後是沒有任何變化的,仍然保持當年的狀態。

「哦,雪柔,這太好了,你當年為何這樣做呢?難道你想到我們會和好的一天嗎?」古田樂喜悅道。

雪柔長老搖頭苦笑道:「我當年之所以這樣做是想替自己多留點籌碼,目的是為了要挾你的,只是一直沒有用上,不過也多虧你的火靈復活術,他們才能可以復活的。」

這個火靈復活術是專門用於火靈族復活的符咒,是當年火靈族符神留下的,這神奇的火靈族復活術只對火靈族有效,其他族人無效。

「哦,太好了,幸虧你當年留下了這麼點籌碼,我火靈族才沒有滅族!雪柔,你快解除他們的冰凍,讓他們恢復吧!」古田樂激動道。

雪柔長老微笑點頭,她連連揮手,一道道符光閃爍,所有火靈族人冰凍被解除了,他們蘇醒過來。他們如同從夢裡蘇醒過來一樣,當他們看到眼前的人,一個個頓時一頭霧水。

「你們都蘇醒了,太好了!我們火靈族又回來了!」古田樂手捋著鬍子笑道。

「族長!」那些火靈族人立即給古田樂施禮,他們一個個單腿跪下。

古田樂滿意地點了點頭,眼含著熱淚,「兄弟姐妹們,你們都回來了!我古田樂在此發誓,我一定帶著你們重振我們火靈族!」古田樂激動道。

接下來的三天江帆等人都很忙,他們幫著火靈族重建家園,修葺那些石屋,每天都忙到天黑才收工。

第三天的晚上,江帆獨自一人坐在石屋裡,他靠在熔岩壁上,「哦,總算忙完了,明天就返回辰州城了!」江帆感嘆一聲,露出一絲微笑,他想著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真實太曲折離奇了。

突然聽到有人敲門,「誰?」江帆驚訝道,這幾天大家都忙著重建家園,基本都是各自回屋睡覺。

「是我,劍琴!」門外傳來聲音。

江帆立即站了起來,臉上露出微笑,「劍琴!」他急忙過去打開門,只見古劍琴含羞地站在門口。

江帆一把拉住了古劍琴的手,把她拉進屋裡,隨手把門關上了,一把摟住了古劍琴,笑道:「劍琴,是不是想我了?」

古劍琴路露出嬌羞之色,「我哪有想你啊,明天要走了,我來給你送行的!」古劍琴嬌羞道。

江帆露出驚訝之色,「劍琴,你不跟我走了?」江帆吃驚道。

古劍琴望著江帆,「江帆,我本來打算和你一起走的,可是火靈族的事情太多了,我不能這樣就走了,我要幫著父母打理火靈族的一些事情,等事情辦完之後,我再和麗莎去辰州城找你。」古劍琴望著江帆微笑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江帆點了點頭,「好吧,那你今晚是打算在我這裡陪我過夜嘍?」江帆望著古劍琴露出渴望之色。

古劍琴羞澀地低下頭,「我,我才不在你這裡過夜呢,我只是來和你聊天的,你,你不要誤會。」古劍琴嬌羞道,她臉上發燒,看到江帆眼神太嚇人,就像雪地的冰狼一樣。

「劍琴,你就在這裡過夜吧,我要你陪我嘛!」江帆拉著古劍琴的手,故意撒嬌起來。

「哎呀,不行啦!我在你這裡過夜,被人知道會被嘲笑的!」古劍琴羞澀搖頭道。

「劍琴,你就在這裡過夜啦!」江帆一把摟住了古劍琴的腰,緊緊地把她摟在懷裡,眼睛望著古劍琴的臉。

古劍琴被看得不好意思了,她急忙地下頭,「你這樣盯著人家看什麼呀!你的眼睛好嚇人,就像冰狼的眼睛!」古劍琴低聲道。

「嘿嘿,我就是一隻狼,我就要吃掉你這隻小綿羊!」雙手捧著古劍琴的臉,對著她的小嘴親了下去。

「唔!」古劍琴如同觸電一般,她掙扎幾下,就不動了,手摟住江帆脖子,閉上眼睛,盡情享受著。

兩人親熱片刻之中,江帆的手不老實了,他伸入了古劍琴的懷裡,開始和面了,就像面點師在揉麵糰一樣,反覆都揉著麵糰。

古劍琴立刻氣喘吁吁起來,她感覺渾身無力,「哦,江帆,你,不要這樣,我,我會受不了的!」古劍琴嬌羞道。

「嘿嘿,你是不是好癢啊,我來幫你撓癢,保證你舒舒服服的!」江帆壞笑道,他抱起了古劍琴朝石床走了過去。

「哦,江帆,你不要這樣,我,我要回去!」古劍琴嬌羞道。

「嘿嘿,你現在上了我的賊船了,你還想回去,我要把你擺渡到彼岸去了!」江帆壞笑道。

第二天早上,江帆望著身邊熟睡的古劍琴,輕輕地刮著她的鼻子,搖頭笑道:「昨晚還說不要呢,嘗到味道后,不知道有多麼瘋狂呢!」

被江帆颳了下鼻子,古劍琴睜開眼睛,她發現自己身上的沒穿衣服,驚呼道:「哎呀,我的衣服呢?」

「嘿嘿,你的衣服被你自己撕破了!」江帆望著古劍琴笑道。

古劍琴瞪了江帆一眼,「你胡說,我怎麼撕破自己的衣服呢?」古劍琴嬌羞道。

「嘿嘿,你不知道你昨晚多名瘋狂,你又啃又咬的,就像發狂的老鼠一樣,把自己的衣服扯破了!」江帆壞笑道。

古劍琴臉通紅,她想起昨晚的瘋狂情景,急忙手捂著臉,「哎呀,都是你害得,我這樣怎麼出去啊!」古劍琴嬌羞道。

「嘿嘿,就不用出去了,我們就這樣呆著,讓麗莎送飯來吃!」江帆笑道。

「去你的!我才不要呢!我要起來!你去喊麗莎把我的衣服拿來!」古劍琴推搡著江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