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劉管家,去把明月軒收拾出來給蘇姑娘住。」攝政王梁昭吩咐道,「然後將隔壁的覓月閣收拾出來給二姑娘,吩咐府上的下人好生伺候。」

聽到這番話的蘇慕蓮,感激說道:「多謝王爺的照顧。」

停下腳步的梁昭,只是笑了笑,又看向劉管家:「本王現在要進宮想皇兄彙報,準備馬車。」

還不清楚什麼狀況的劉管家,連忙點頭。

「蘇姑娘,你若餓了,便吩咐下人準備膳食。」梁昭認真的叮囑道。

一時之間覺得格外尷尬的蘇慕蓮,點頭道謝。

「準備熱水,為蘇姑娘沐浴更衣。」吩咐好下人的梁昭又看回蘇慕蓮,解釋道,「蘇姑娘舟車疲憊,理應好好梳洗一番,你在這裡安心住下便是,其餘之事,不用操心。」

蘇慕蓮此時此刻心中緊張了起來,他對她的好,她當然清楚,心中撲通撲通跳得厲害,有些擔憂的想著。

這個老男人不會看上她了吧?

想到這裡,蘇慕蓮的身子便忍不住打了一個寒戰,他的年紀已經夠當她的爹了,而且梁昭一直知道她的心上人是程傲然啊,這個想法也太恐怖了吧?

梁昭問道:「可是身子不舒服?」

回過神來的蘇慕蓮,連忙搖頭,說道:「不是,就是感覺京城格外的冷。」

「劉管家準備幾套厚衣裳。」梁昭又吩咐幾句后,便離開了。

劉管家上前,恭敬的說道:「蘇姑娘,跟老奴走吧。」

府邸的所有下人,都對這位突如其來的姑娘而感到格外恭敬,畢竟大名鼎鼎的攝政王,對她熱情過度了。

洗完澡的蘇慕蓮,已經換上厚厚的衣裳,昂貴的衣服穿在身上的確舒服許多,現在當務之急是找到程傲然。

「以冬,你幫我去打聽打聽,程傲然住在何處?」早已經迫不及待的蘇慕蓮,激動的詢問道。

以冬掩嘴輕笑,低聲回答道:「程公子住在啟月閣。」

蘇慕蓮聽后,雙腿便不聽使喚的跑了出去。

「姑娘,您沒穿斗篷啊。」緩過神來的以冬,已經瞧著蘇慕蓮的身影跑了出去,無奈的笑搖著頭。

一路上都強忍住激動的蘇慕蓮,快帶啟月閣的時候,便放慢了腳步,走到院子外的時候,能聽見從裡面傳來揮劍的聲音。

蘇慕蓮小心翼翼的走上前,探出腦袋,只瞧著穿著單薄的程傲然,正手持長劍,在院子揮舞著。

「誰!」揮了一半的程傲然,突然停下來,防範的皺起眉頭,低聲怒問。

蘇慕蓮拍著手慢悠悠的走了出去,打趣道:「沒想到程公子這麼努力嘛。」

程傲然看著蘇慕蓮的出現,皺著的眉頭已經鬆開,不可思議的望著走來的女人,兩人已有一個多月未見,卻感覺已相隔半世。

「你來了。」程傲然二話不說,上前將蘇慕蓮抱在懷中,帶著一絲哭腔,低聲說道,雙眼已含著淚水。

蘇慕蓮也高興的揚起笑容,緊緊地抱住程傲然,在他耳邊低聲說道:「程傲然,好久不見。」

忽然想到什麼事情的程傲然將蘇慕蓮放開,伸出右手,輕輕地撫摸著她的側臉,心疼的問道:「你在清源鎮沒事吧?李民安沒對你做什麼吧?」

蘇慕蓮輕聲一笑,打趣道:「若是李民安真的欺負了我,你是不是就不要我了?」

話音剛落,蘇慕蓮額頭被人彈了一下,隨後看著眼前的男人,面色陰沉,十分嚴肅。

「若他真欺負了你,我便立馬跑到清遠鎮,將他的屍體挖出來,」程傲然帶著怨恨,低吼道。

蘇慕蓮很滿意他的回答,拿出一張手絹,為他擦去額頭上的汗水,說道:「為了你,我一直在保護著自己。」

程傲然握起他的手,牽著她進了屋子,又拿出斗篷為她披上,系著繩子,說道:「到底是我太無用,不能親自救你出來。」

蘇慕蓮握起他的手,心裡十分感動,笑了笑:「程傲然,我從未怪過你。」

程傲然並未說話,只是淡淡一笑。

「慕芝為了救我,挨了張全一劍,現在還處於昏迷之中,已有十餘日了,程傲然我怕……」蘇慕蓮不敢再說下去,此時此刻,已經淚濕眼眶,卻又強擠出一個笑容。

程傲然心疼的將她攬在懷裡面,他知道,這件事對於她而言,痛苦不堪,無奈的長嘆一聲,低聲安慰著。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以冬急急忙忙的趕到啟月閣,走進房間,看著蘇慕蓮和程傲然正高興的聊著天,唐突而進,顯得很是衝突,放慢腳步,糾結了許久,小心翼翼的走近。

「姑娘。」以冬帶著幾分害怕,小心翼翼的輕喚道。

蘇慕蓮聽后,身子也不由自主的坐得端正起來,柔聲問道:「怎麼了?」

「王爺已經從宮中回來了,並且帶來了御醫。」以冬稟告著,「如今去了覓月閣。」

蘇慕蓮高興不已的睜大眼睛,迫不及待的站起來朝外面走去,程傲然也緊跟其後。

來到覓月閣,進了屋子,只見梁昭正站在外屋,透過屏風能夠看見裡面正忙碌著。

「王爺。」蘇慕蓮和程傲然恭敬的打了招呼。

蘇慕蓮本想進去探望,只是梁昭在此,覺得不妥,便控制住,著急的站在原地。

梁昭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柔聲說道:「蘇姑娘不如進去瞧瞧吧?」

蘇慕蓮一聽,驚喜的睜大眼睛,趕緊點點頭,繞過屏風之後,只見四五個御醫正圍在床邊,表情沉重不堪,似乎是在討論。


「各位大人打擾了。」蘇慕蓮的突然闖進,有些尷尬,朝他們微微屈膝,禮貌的說道。

御醫們見了,肅然起敬,朝著蘇慕蓮作揖。

「各位大人,我是病人的姐姐。」蘇慕蓮做起自我介紹,擔憂的望著各位。

御醫們聽后禮貌的點頭。

「各位大人,不知道我妹妹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蘇慕蓮著急的睜大眼睛,擔憂的詢問道。

「蘇姑娘,微臣乃是御醫院院使趙平見過蘇姑娘。」趙平恭敬的說道。

他今年五十有六,十四歲便進入御醫院,雖不知眼前兩人到底是何身份,可得到皇上樑廣親自叮囑的人,並非不簡單,所以態度也恭敬許多。


蘇慕蓮瞧著眼前這位老人家如此客氣,心疼的微蹙起眉頭,連忙說道:「趙院使不必多禮,還請您告訴,妹妹的情況。」

趙平點點頭,可表情卻格外沉重,低嘆一聲,說道:「幸好未傷到心臟,算是撿回了一條命,至於什麼時候可以醒來,便不得而知了。」

這個消息傳進蘇慕蓮的耳朵里,如同將她死死的按在喝水裡面,讓她喘不過氣來,並未想象中的激動,反而各位鎮定,抬起頭望向趙平,含淚而問。

「有沒有什麼法子呢?」蘇慕蓮低聲問道。

她心裏面十分好奇,這受傷又沒有撞到腦袋,怎就昏迷不醒了呢?

趙平語重心長的說道:「可以多跟二姑娘說說話,來刺激她的大腦,這樣醒過來的概率也會大一點。」

蘇慕蓮當然懂得,只是遲遲無法接受而已。

「謝謝你啊,趙院使。」蘇慕蓮扯了扯嘴角,已然沒了其他心思,隨後坐在床邊,握起蘇慕芝冰涼的雙手,放在溫柔的臉頰邊,有氣無力的說道。

「妹妹,在這個世界上,我只有你一個人親人了,你可千萬不能丟下我不管啊,還有二十一天便是除夕,你快點兒醒來,我們一起放煙花。」

趙院使及其他御醫見此場景,也有些傷感的搖搖頭,幾人紛紛去了外屋,只見但有許久的梁昭快不上去,詢問道:「不知道二姑娘病情如何了?」


「王爺,二姑娘她處於昏迷,至於什麼時候醒來,就要看造化了。」趙院使有氣無力的說道。


梁昭聽后,並未多說什麼,而是點頭謝道,叮囑管家好生相送,見著蘇慕蓮遲遲未出來,便與程傲然走了進去。

蘇慕蓮正獃獃的坐在床邊,緊緊地握著蘇慕芝的手,臉上的淚水已經乾涸,紅腫的雙眼看上去格外可憐,無神的看著床上的人。

「阿慕。」程傲然心疼的蹙緊眉頭,低聲喚道。

「我一直抱著僥倖的心理,來到京城,以為有法子喚醒慕芝,到頭來還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滿滿的希望全都被破滅。」

蘇慕蓮嘴角強擠出一抹心酸的笑容,眼眶泛著淚水,有氣無力的說道,「小妹慘死,弟弟失蹤,如今慕芝也生死不知,日後我若下了九泉,哪有臉去面對爹娘呢?」

程傲然見她說著這麼喪氣的話,生怕她有激動的想法,連忙擔憂起來,著急的說道:「阿慕,你還有我,我會一直陪著你。」

他顯然是忘記身邊還站著攝政王梁昭了,梁昭見他認真嚴肅的表情,語氣堅決的說出這句話,臉上忍不住揚起一抹八卦的笑容,然後慢慢的離開了。

得到安慰的蘇慕蓮,淡淡一笑,低聲說道:「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是我沒有照顧好慕芝。」

程傲然走到她的身邊,將她攬在懷中,緊緊地抱著,低聲安慰道:「慕芝姑娘會醒來的。」

抹掉淚水的蘇慕蓮,點點頭,為蘇慕芝蓋好被子后,靜下心來,想了想,問道:「今日還未來得及問你,你是怎麼告的狀?」

「我一來京城,第一時間便是找的丞相,可是我並未見到丞相,反而被帶到了攝政王府,便將清遠鎮發生的事情告訴給了攝政王。」

程傲然一五一十的說著,「之後我便在此時住下了,攝政王對我格外照顧,後來他便帶兵去清遠鎮了。」

「就這樣?」蘇慕蓮有些不可思議,就因為程傲然的這一席話,秦侯爺被除,李民安也落網。

難道當今聖上都不查一查事情的真假嗎?

程傲然點點頭:「沒錯。」

「那你有沒有見到皇上?」蘇慕蓮好奇的問道。

程傲然失落的搖搖頭。

蘇慕蓮也懶得再想,既來之則安之,擺了擺手,然後緊握起他的手,語重心長的說道。

「現在最重要的事情,還是得讓慕芝快點兒醒來,還有兩個月後的比賽。」

兩個月後,便是武舉,蘇慕蓮知道這是程傲然遠大的抱負,所以她會無條件的支持他。

程傲然緊緊地握著蘇慕蓮的手,露出一抹安慰的笑容,低聲說道。

「雨過天晴,便有彩虹,慕芝會醒來的,我也會考上武狀元。」 次日,本是在睡夢中的蘇慕蓮,突然被冷醒,看著身上蓋著厚厚的棉被,於是有些好奇,虛眯著眼睛,看著房間的光線很暗,於是下了床,打了一個哆嗦,走到面前一打開。

只見外面飄著漫天大雪,昨日還能看見其他的顏色,沒想到這一夜之間被大雪覆蓋,天地間變成雪茫茫一片,隨後蘇慕蓮又趕緊關上了門,快速的回到床上,裹進被子裡面。

隨後,門被打開了,端著盆子的以冬連忙走進來關上門,看著坐在床上過得嚴嚴實實的蘇慕蓮,忍不住笑了笑,打趣道:「姑娘這是在做什麼呢?」

搓著雙手的蘇慕蓮睜大眼睛,驚喜的說道:「沒想到下雪了。」

「是啊,奴婢以為還有幾日呢?沒想到今兒一起來,這外面變成了一片白色,可美了。」以冬打濕帕子,擰乾後走到床邊遞給蘇慕蓮,笑嘻嘻的說道。

蘇慕蓮無論是古代還是現代,都住在南方,對於看雪而言,都是稀罕之事,興奮不已的結果帕子,擦拭著臉蛋兒。

「以冬,幫我選一件好看的衣裳,我想和程傲然出府玩。」迫不及待的蘇慕蓮,下了床說道。

以冬倒是有幾分為難的蹙起眉頭,說著:「姑娘,這出府要得到王爺的准許。」

蘇慕蓮突然想起,這裡可是皇家,皇家規矩甚是嚴格,可是梁昭會允許他們出門嗎?坐在銅鏡前,說道:「不管了,先梳洗打扮吧。」

以冬找了一件素花銀綉襖裙,然後為蘇慕蓮梳了一個簡單的髮髻,不施任何胭脂水粉的臉蛋,便已經很漂亮了。

蘇慕蓮看著銅鏡中的自己,很滿意的點點頭,沖著以冬笑了笑,說道:「謝謝你!」隨後便出了房門。

看著飄著雪花的天空,驚喜的瞪大眼睛,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只見一片雪花落在掌心,很快變化成一滴水。

通過詢問,得知梁昭在書房,趕緊前去,正好瞧著梁昭出來。

「王爺。」蘇慕蓮上前,笑嘻嘻的喊道,然後連忙微微屈膝,「參見王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