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別叫我爸,我沒有你這樣的兒子。警察同志,我也要舉報,舉報我兒子,長期給我的食物下毒,讓我慢性中毒,差點癱瘓。」

聽到宋老爺子這話,宋淵頓時面如死灰。

「爸,您說什麼呢,我怎麼會下毒害您呢,您可別聽宋九月胡說八道啊。」

「孽障,我其實早就知道,只是一直不願意麵對。沒想到,你居然還想害我的阿九,從今天起,我要和你斷絕父子關係!」

宋老爺子紅著眼看著宋淵,狠心說道。 「哼,這還差不多。」

寧榮榮這才露出笑容,然後歡快的向父親介紹自己的兩個朋友。

「爸爸,這兩位是我外出認識的朋友,這位是海明威,這位是朱竹清。」

說完,寧榮榮又對著海明威和朱竹清兩人道:「這位是我的爸爸。這位是骨頭爺爺,最疼我了。」

「見過寧宗主。見過骨斗羅冕下。」

好歹也是寧榮榮的長輩,海明威和朱竹清兩人不敢怠慢,連忙行晚輩之禮。

「嗯。」骨斗羅輕輕點頭算是回應,然後眯著眼睛打量海明威,想看看這個小子究竟有什麼好的。竟然能夠把自家小公主的心都給偷走。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年紀輕輕就有如此實力。」寧風致的態度異常和藹,看著海明威和朱竹清兩人說道:「不介意的話就叫我寧叔叔吧。以你們和榮榮的關係,叫宗主未免太生分了。」

「寧叔叔。」

海明威和朱竹清猶豫了一下,便從善如流了。反正也不過是一個稱呼罷了。而且這樣稱呼確實比較親近。

「嗯。」

寧風致笑著點了點頭,隨後說道:「在這大門口站著,可不是待客之道,兩位小友快請進吧。」

海明威和朱竹清自無不可。

於是眾人就便走入大門,越過假山水榭,亭台樓閣,最終在莊嚴的待客大廳入座。

寧風致坐在大廳主位,旁邊坐著的則是劍斗羅與骨斗羅兩位封號斗羅。

「我觀明威小友器宇不凡,不知是出身何處,才能培養出如此俊才。」寧風致臉帶微笑,不動聲色的開始套話。想知道海明威的來歷。至於朱竹清,他從名字還有武魂就知道是來自星羅朱家了。

「實不相瞞,晚輩來自大海,乃是海神島出身。」海明威自然也沒啥可隱瞞的,直接便道出了自己的來歷。

「哦,未曾想小友竟然是來自海神島。」寧風致面露驚色,這確實不是裝的。作為大陸首屈一指的勢力,對於海神島他自然不會陌生。只是知道歸知道,但還是頭一次見到海神島出身的魂師。

接下來,兩人相談甚歡。

大部分都是寧風致在問,海明威回答。問的東西無非就是年齡多大了,有無婚配,有無中意的女孩,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搞得好像在查戶口一樣。

寧風致越看海明威越覺得滿意,無論從出身還是天賦各方面,海明威都是乘龍快婿的好人選。而旁邊的寧榮榮越聽兩人的對話,臉就越紅,到最後頭深深的埋下。至於原因?他老爸這副考較女婿的模樣實在是太明顯了。寧榮榮又不是傻瓜,怎麼可能會不知道這是在幹什麼?

如果是其他人,寧榮榮早就上前搗亂了。但對象卻是海明威,這個她心中不反感,甚至還抱有巨大好感的男人………一時間卻讓她心中羞澀難當,整個人都快成鴕鳥了。

一旁的朱竹清看著兩人一問一答的模樣面無表情,只是心中卻難免有些煩躁,很想大聲打斷兩人的談話。但是理智又讓她無法做出這樣的事情。因為想想自己的出身,想想來自星羅帝國的壓力,想想自己還有一個名義上的未婚夫……她就實在沒有什麼開口的勇氣了。

好在就在這時候,一名七寶琉璃宗的弟子走進大廳,鞠身行禮道:「宗主,宴席已經安排妥當。」

正和海明威聊得起勁的寧風致這才如夢舒醒,然後笑著說道:「時候也不早了,明威小友,不如我們入席,邊吃邊聊?」

「寧叔叔客氣了。」

海明威自無不可,欣然應允。

於是眾人離座,走出大廳。在侍從的帶領下,來到一處四面通風的房間,這裡的設施極為考究,給人一种放松舒適的感覺。

一張大圓桌擺放在正中央,上面已經擺滿了各種美味珍饈,讓人直流口水的香氣撲面而來。顯然這是一場接待客人,家宴形式的宴會。真是沒把他當外人啊。

眾人落座,寧風致坐在首位,沖著海明威微笑道:「些許家常便飯,還望小友莫要嫌棄寒酸。」

你管這叫家常便飯?

儘管心中有千言萬語的槽想要吐出,但表面上海明威還是優雅一笑,道:「寧叔叔客氣了,如此美味佳肴可絕對稱不上寒酸二字。」

哪怕明知道寧風致這是客套話,但聽了他這話海明威還是有種想吐槽的衝動。他可不是什麼山野村夫,小時候作為星羅帝國的皇子,逢年過節也是有奔赴皇室家宴的時候。

而以他作為皇子時的評判標準來看,這一桌子菜可絕對算不上寒酸。甚至可以說是極為豐盛的了。

桌上的菜肴里,水裡游的,地上走的,天上飛的……各種菜式應有盡有。而且做這些菜的材料不是普通的動物,全都是年限不低的魂獸肉。每道菜只取整頭魂獸中最為精華的那一小部分肉,烹飪而成。

說句不客氣的,一盤菜幾千上萬金幣都不誇張。

除了肉類以外,素菜也有。都是植物類魂獸,同樣吃了有極大的好處……這麼一大桌子菜,海明威估計得幾十萬,甚至上百萬金幣也有可能。就這還叫家常便飯?

寧榮榮一頓要吃幾十萬金幣那麼誇張的嗎?

這誰養得起她啊。

海明威覺得哪怕是身為宗主,估計也不是頓頓都能吃的這麼好的。畢竟如果真的頓頓飯都要花費上百萬金幣的話,那麼七寶琉璃宗就已經不是有錢,或者富可敵國能夠形容的了。而是真的是錢多了燒的,要遭天譴的那種有錢。

一番客套后。

眾人就開始用餐,享用美味佳肴。

不得不說,有句話說的是非常有道理的。

高端的食材往往只需要用簡單的方法烹飪,就能夠發揮出最完美的味道!

明明這些食材並沒有用多麼複雜的方法去烹飪,去調味。但僅僅只是讓這些食材發揮出自身本身的味道,就已經是難得的美味佳肴了。

海明威姿態優雅地享用著食物,從小在星羅帝國就接受貴族教育,有些習慣早就深入骨髓了。因此哪怕從六歲開始就流落荒島,那種幾乎融入本能的儀態,也讓他毫不怯場,表現的落落大方。

寧風致在用餐的時候,也在不動聲色地觀察海明威用餐的姿態。發現他那種自然而然的禮儀,顯然是接受過正統貴族教育的。內心中也是不由得覺得他的來歷絕對不一般。恐怕在海神島也是地位極為尊貴的那種人。

朱竹清也在安靜的用餐,只是抽空看了一下海明威的時候,卻猛地一愣。內心中逐漸泛起波瀾,有些疑惑不解。

因為海明威用餐時的姿態,以及某些禮儀性的小動作,興許在其他人看來沒什麼。但是在她這個出身星羅帝國貴族的人看來,卻太過熟悉。因為有些動作,是星羅皇族才會有的禮儀動作。

「是巧合嗎?還是他和星羅帝國有什麼關係?」朱竹清壓下心中的疑惑,繼續靜靜的用餐。只是這個疑問,已經在她心中留下了印象。

。 太陽系內,諸天學院。

「兩位前輩,歡迎來到諸天學院。」

神墟之主和石皇接到周玄命令,走出諸天學院,迎接巨斧創始者和坐山客。

「有勞二位了。」坐山客笑道,聲音溫和,充斥心田。

見從諸天學院內走出來兩位宇宙之主,巨斧創始者瞳孔微縮,在他人族疆域,出現了人族之外的宇宙之主,他竟然沒有絲毫髮現。

「怎麼了,巨斧?」

虛擬宇宙的人族最高會議上,虛金之主發現巨斧創始者的臉色微微有了變化。

「我前往地球,發現地球原來是被坐山客改造過的,凡是在地球上誕生的嬰兒,都會被地球改造,靈魂和心靈意志方面擁有極大的增長潛力。」巨斧創始者開口說道。

「什麼,對靈魂和心靈意志方面都具有極大的潛力,坐山客的手段真是匪夷所思啊!」龍行之主感慨道。

「我提議,將地球歸於族群分配,長此以往,我人族的天才基數定會數倍增加。」虛金之主眼神熾熱,恨不得立刻出現在地球上。

「我也是這麼想的,不過這個問題稍後再議。還有個更令人驚訝的消息。」

巨斧創始者擺擺手,接着說道。

「還有什麼消息?」

「對對對,巨斧,快說快說!」

「快快快,不要賣關子了。」

在場的眾多宇宙之主紛紛催促道。

「本來我發現地球,坐山客有了感應,卻也並未多說什麼。但我們卻同時發現了在太陽系的空間夾層內,一座不知是何人所建造的學院,名為諸天學院。此事不光只有我知曉,坐山客也發現了此事,如今已經出現在我身邊。」

頓了頓,巨斧創始者接着說道。

「我和坐山客約好一起去探察這座諸天學院,在不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剛進入諸天學院範圍,便出現了兩位宇宙之主前來迎接,似乎諸天學院的主人早就知道我和坐山客要來。」

「未知的宇宙之主出現在我人族疆域,而且還建造了一座堪比至強至寶級別的學院,我們人族卻毫無察覺。」巨斧創始者神色肅穆,他在地球上還發現了三三兩兩正處在金光籠罩中的考核者,當時一心在追溯時空,也並未過多在意。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卻意外發現,擁有金光籠罩,他一個宇宙最強者竟然無法探查一個凡人的記憶。

「對於此事,我倒是了解一些。」

聽完巨斧創始者的話后,正在震驚的宇宙之主們突然聽到混沌城主面帶笑容的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什麼?混沌,你知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諸位宇宙之主紛紛開口問道。

「混沌,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就連巨斧創始者也忍不住了,開口詢問道。

混沌城主帶着笑,將周玄和他以及原祖在虛擬宇宙中的交談重新放映了一遍。

當視頻結束后,眾多宇宙之主個個癱坐在座椅上,久久不能出聲。

三百多位宇宙之主,雖然目前只能發揮出宇宙之主初階,也就是宇宙之主一二階的戰力,但人家人多啊。人族才有多少宇宙之主?才僅僅十八位而已。加上巨斧創始者這位宇宙最強者,也才十九位,將近20倍的差距,讓他們個個不寒而慄。

「這些宇宙之主本源有傷?這消息是否準確?」龍行之主開口問道。

「此事經原祖親自確認,不會有誤。更何況,巨斧已經見到了其他宇宙之主,那是在真實宇宙中,是否有傷,巨斧不會判斷不出來的。」混沌城主搖搖頭道。

原始宇宙,諸天學院門口。

巨斧創始者氣息一震,無盡的氣息瞬間籠罩整個太陽系。

「嗯?」

神墟之主和石皇兩人感到身上壓力突然大增,那種感覺就彷彿是遇到至強者,整個靈魂都在示警。

「這就是主人所說的宇宙最強者?和真正的仙一個級別的強者?」神墟之主看向石皇,開口問道。

石皇點點頭道:「可能是吧,沒想到大帝和真正的仙差距這麼大,就彷彿兩個次元,其中的差距根本無法用語言來衡量。我估計,光是要對抗這種壓迫感,就必須得是無缺大帝才能發揮出自己完整的實力。如果對方要對我們這種自斬一刀的有缺大帝,三招之內必能殺我,就算有帝兵都不能抵抗。」

「果然有本源之傷。」

探明面前這兩位宇宙之主的真實情況后,巨斧創始者將氣息收斂,周圍的空間也再度恢復平靜,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這事說來話長,其實也就發生在一瞬間,無論是地球人,還是諸天學院內准帝以下的修者,都毫無察覺。

就連准帝,也只當是一股氣息迅速從宇宙空間波動而過,沒有引起他們的注意。

「突然有所感悟,打擾二位了。」

伸手不打笑臉人,巨斧創始者開口道。

「無妨,無妨,倒是要恭喜前輩了。兩位前輩還請隨我們來,院長遊歷宇宙去了,過段時間才能回來。不過他已經告訴我們了,要對兩位前輩好生接待。前輩見諒,待參觀過這諸天學院后,若有興趣,可以再次多留一段時間,待院長歸來,有要事與二位前輩相商。」石皇笑呵呵的對巨斧創始者和坐山客說道。

「哦?不知你們院長有什麼事要和我們商量?」

坐山客仔細觀察着眼前的諸天學院,開口問道。

「時間流逝比例與原始宇宙大不相同,真神級手段,小宇宙都能做到。不過這諸天學院倒是可以做到脫離主人獨立運行,又有部分機械流至寶的意思,的確不錯。但光是這樣,還不足以讓我們等他吧!」

石皇在前面帶着路,轉過身來看着坐山客,道:「前輩說笑了。院長讓我給您二位分別帶句話,說您二位聽完,自然會願意再此多停留一段時日。」

巨斧創始者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獸皮,咧嘴笑了,「說來聽聽。」

「第一句話是對坐山客前輩說的。主人讓我告訴您,他答應幫您復仇,並且告訴您之上為神帝,更上還有數層。關鍵詞為元,起源大陸。」

「第二句話是對巨斧前輩說的。主人可以為你量身來定製一整套真仙器,或是付出一些代價請這位坐山客前輩幫你煉製一整套至強至寶。不過材料自備!」

兩句話說完之後,石皇並未多言,只是靜靜地看着坐山客和巨斧創始者。

坐山客臉色數次變幻,最終長嘆一口氣,「罷了,我答應你們院長的條件了。巨斧,如果你真的需要至強至寶,可隨時找我,材料自備,我會為你煉製物質防禦性至強至寶、靈魂防禦性至強至寶、領域類至強至寶、至強至寶巨斧以及宮殿類至強至寶五件套。」

「當然,我更希望你能選擇那院長答應你的真仙器。我也好奇他們與真神器之間有何不同。」

巨斧創始者點點頭道:「那就等院長回歸,我們在這裏多停留一段時間。我也好奇兩者之間的區別,看來只有諸天學院的院長能夠為我們解惑了。」

(PS:院長指的是周玄,並非學院內分成的每個系,院校的院長。)

。 葛春如一路上都沉着臉,聽着外面的吵鬧聲,感覺特別的心煩。

還好要離開京城了,否則蕭寒崢夫妻太礙眼,她討厭聽到關於兩人的事。

到了二皇子府,才強行露出個笑容。

二皇子妃並沒有見葛春如,而是讓丫鬟直接送去找葛春怡。

葛春怡這會正半躺在床上,看上去有幾分憔悴。

葛春如一進來見她這模樣,立即心疼不已,「春怡,你這是怎麼了?」

葛春怡讓丫鬟們都退下去,伸手拉住葛春如,「我沒事。」

葛春如急得不行,「還說沒事,臉色怎麼這麼難看?是不是誰欺負你了?」

葛春怡勉強的笑了笑,「我有了殿下的孩子,昨天想吃桂花糕,但廚房卻一直沒送來。」

「我一生氣就過去看,在路上滑了一跤,所以臉色才不好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