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出來吧,戰神!」秋魚兒覺得很好玩,眯著眼睛細聲細氣地念道。

轟——


地面一陣抖動!

一尊八米高的精鋼戰士出現在草地上,全身被甲,手持一把巨大的戰斧,碩大的腳丫子深深地陷在草地里,周圍草屑亂飛!

小丫頭雙手捂住了嘴,眼睛瞪得大大的,一臉不敢置信!


秋幸同樣。

周圍一群人也一樣,嘴巴張大如同幽深的山洞。

「咳,魚兒,試著指揮下。」騶靳很享受這種顯擺的感覺,咳了一聲,對小丫頭說。

???

「在腦袋裡面想,讓這個大個子去做件事。」

小丫頭有點茫然地看著騶靳,點點小腦袋,然後看向草地上那壓迫力十足的巨大金剛戰士。

轟——轟——轟——

精鋼戰士邁開大腳丫子,朝遠處的一棵大樹跑去,舉起門板大的斧頭就朝大樹劈了下去。

嗤——轟——

在巨斧撕裂空氣的尖嘯下,大樹如同脆弱的秸稈,被轟得木屑橫飛。

太暴力了!小丫頭臉蛋激動得通紅!

騶靳正在一臉沉醉的不知道在yy什麼,突然覺得有人在拽自己的褲腿。

低頭一看,秋幸雙手捧著戒指,一雙漆黑明亮的大眼睛撲閃撲閃的。

「啊?!哈哈,是幸兒啊!來來,哥哥幫你!」

冰刀,滴血,白光閃耀。

女精靈覺得自己快瘋了,治療捲軸能這樣用?柳飛絮也差不多,到現在還沒回過神來。

周圍一群小傢伙滿眼崇拜地看著在遠處賓士的精鋼戰士……

「跟著哥哥念——我與你同在,我的朋友!」

「我與你同在,我的朋友!」清脆,稚嫩,激動的聲音響起。

轟——

大地又是一陣顫動!

還有一個級魔偶!女精靈無力地呻吟,雖然早就猜到了,但是看見另一個一模一樣的精鋼戰士出現,她的眼皮還是不受抑制地跳了跳。

聽著耳邊那歡快激動的稚嫩童聲,她久已平靜的心靈不禁翻起陣陣嫉妒的漣漪…… 秋幸仰頭看著自己的精鋼戰士,一點也不比二姐的差,一張小臉憋得通紅。

「二姐,看我的『朋友』!」

「哼,什麼『朋友』,哪有我的『戰神』威風!」

「『朋友』和『戰神』是一樣的!」

「不一樣——至少『戰神』的名字就比『朋友』威風!」

「那我們來比比!」

「比就比!」

轟——轟——轟——

轟——轟——轟——

兩個別上了苗頭的小傢伙開始指揮著各自的精鋼戰士朝對方衝去。

小丫頭比較暴力,『戰神』剛剛衝到『朋友』前面,舉起巨斧就迎面劈下!

秋幸臉色一白,趕緊指揮『朋友』朝旁邊閃避!

轟隆隆——

煙塵四起,『戰神』一斧頭將地面劈了個巨大的坑,『朋友』則因為閃避太猛摔成了滾地葫蘆。

咳咳咳……一群人都被騰起的灰塵淹沒。

騶靳一臉黑線!

「停停停——魚兒幸兒別打了,再打這裡的地皮就要被你們翻起來了!」

「哦——我就說『戰』神比『朋友』厲害吧!是不是啊,哥哥?」小丫頭灰頭土臉的,不知道從哪裡鑽出來,一臉得意地對騶靳說。

「哼——好意思說。你是女人,我不想欺負你而已!」秋幸大爆料。

「小三!你再說一遍!!」秋魚兒雙眼圓睜,瞪著同樣灰頭土臉的秋幸說。

「哼——不說就不說!」秋幸顯然有點怕這個勇猛的二姐,明智地選擇了屈服。

騶靳盯著秋幸看,女人??這孩子誰教的!扭頭一看他的母親——柳飛絮的臉上雖然蒙了一層灰塵,不過還是遮不住那一抹紅霞。騶靳若有所悟。

「哥哥!」

「嗯?」

「你們怎麼都是一身的灰啊?」

「小丫頭你還好意思問!」

「咦,弟弟你知道嗎?」

「呃,不知道啊?這是怎麼回事?」

兩個小傢伙知道闖禍了,開始裝大瓣蒜——精靈阿姨可是很愛乾淨的,嗯,最重要的是媽媽也是。而且,她們兩個現在的眼神好可怕……

柳飛絮喪氣了,女精靈睜大了眼睛,彷彿看到小天使變成了小惡魔……

秋魚兒看氣氛實在不很對勁,眼睛一轉,衝到一群泥人小孩群中,拖出了一個比她稍矮,一頭藍色長,眼睛大大,臉蛋圓圓,看起來很卡通的小女孩。小女孩想掙扎,可惜力氣不夠大,只能被秋魚兒拖到騶靳面前。

「哥哥,你猜猜她是誰?」秋魚兒眨著很天真的大眼睛,看著騶靳問。

「好了好了,你就別裝了,我不怪你就是了。至於這個芭比娃娃小妹妹是哪個,我怎麼猜得到?」騶靳嘴角抽了抽,要不是熟知小丫頭的本性,說不定真被她那人畜無害的表情欺騙了。

「哥哥真笨啊,她不是什麼芭比娃娃,而是我妹妹!這都猜不到!」秋魚兒繼續裝無辜。

「也是我妹妹!」秋幸趕緊插嘴,洋洋得意,本來一家子就他最小了,現在好了,多了個妹妹。

「妹妹?不是吧,那麼快!」騶靳很吃驚地看著柳飛絮。

「不是前輩想的那個樣子,愛思基米爾是我們在海上遇到的。當時她就一個人,還有很多奇怪的東西在追她,我們就幫了她一下,後來她就跟著我們了。」柳飛絮臉更紅了,趕緊解釋。

原來如此。

「你好,愛思基米爾小妹妹。」騶靳看著怯生生地躲在秋魚兒背後的愛思基米爾,笑眯眯地說。

「你,你好!」愛思基米爾伸出腦袋回答了一聲,又趕緊縮回腦袋去,聲音就像她的外表,柔柔弱弱的。

「哈,不用害怕。以後就像魚兒和幸兒一樣,叫我哥哥!」騶靳覺得這個小女孩很可愛,乾脆一起認了做妹妹。

「趕緊叫哥哥啊,叫了以後就有禮物了!」秋魚兒將背後的愛思基米爾推到騶靳面前,還不斷慫恿著。

「哥哥……」愛思基米爾雙手局促地互相絞纏著,低低地叫了一聲。

「呵呵,不用害怕!」騶靳看著愛思基米爾局促的樣子,覺得很有趣,出聲安慰道。秋魚兒都說了,叫了哥哥就又禮物不是,騶靳不好意思說沒有,可是一時間又不知道什麼禮物合適,尷尬地問:「小妹妹,你想要什麼禮物。」

「我,我不要禮物……」雖然說不要,愛思基米爾眼裡閃過的渴望卻說明了一切。

「那不行,不要禮物就是不喜歡我這個哥哥!」騶靳很殺氣地一瞪眼。

「可,可是……」


「哎呀,別可是可是了,哥哥的禮物可是不好要的,有機會就不能放過!」秋魚兒一句話就把騶靳給噎住了。

「呵呵,愛思基米爾是天生的水系魔法師。」女精靈提醒道,眼裡閃過一絲玩味和期待,這種捲軸亂扔的大款,不知道還會拿出什麼東西。

「水系魔法師啊……」騶靳說著,朝女精靈點頭致謝,然後歪著腦袋想了一下,手上憑空出現一根精美小巧的藍色法杖,磅礴的水系魔力波動說明它的不凡,非常不凡。

「來,這個就是哥哥送你的禮物了。」騶靳將法杖塞到愛思基米爾手裡。

愛思基米爾下意識地拿住了,事實上自從騶靳拿出來開始,她的眼睛就沒離開過這根精美如同藝術品的法杖。

看著愛思基米爾將法杖緊緊的抱在胸前,騶靳暗自鬆了一口氣:「***,還好陰泉同時也是個水系靈脈,煉金實驗室裡面除了光暗兩系的魔法物品外,恰好有幾件水系成品,要不還不知道該怎麼應付眼前的局勢……」

「哥哥——」一直在裝乖寶寶的秋魚兒看著法杖,眼神開始迷離,嗲著嗓子叫了一聲。

騶靳感覺頭皮開始麻。

「魚兒,前輩已經給你禮物了,可不能太貪心!」還好,柳飛絮出聲喝止了小丫頭。

「嘿嘿,小孩子嘛……」騶靳只能幹笑。

「還是哥哥對魚兒好。」小丫頭一把抓住騶靳的衣袖,斜著眼睛看了母親一眼,趕緊又把視線移開。

柳飛絮只鞥無奈地嘆了口氣。

「哥哥,你能不能給我一件武器?」一個長得虎頭虎腦的獸人小孩跑騶靳跟前,仰頭問道,目光很渴望。

呃,還真是直爽的獸人啊,騶靳的心開始有點顫抖了。

「當然,既然都叫我哥哥了,禮物肯定是有的。」騶靳臉上神色不變,從戒指中翻出一柄紅光蒙蒙的大劍,倒持著將劍柄放在獸人小孩手裡。

獸人小孩兩眼放光,雙手握住劍柄吃力地抬起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大劍,可惜沒支持多久就趕緊放手了,大劍「噗嗤」一聲**草地接近三分之一。眾人看得眼皮又是一陣狂跳,驚嘆大劍的沉重與鋒利,還有獸人小孩的神力,以及騶靳的大方。

可是誰知到騶靳這會兒心裡在叫苦,拿出的大劍是他準備給自己玩的啊,早知道就悄悄給二小禮物算了……

「哥哥——」

「哥哥——」

「哥哥——」

一瞬間又圍上來三個叫哥哥的小孩,一個長火紅尾巴的小狐女,一個漂亮的精靈小男孩,還有一個地精小孩兒。

騶靳看著面前的三張小臉,內心一片冰涼,自作孽不可活啊……

秋魚兒和秋幸一邊一個抓著騶靳的兩手,目光略帶敵視地看著眾小孩,一旁的獸人小孩看著三個小孩的臉色也很不善。

「法奈爾!你怎麼能這樣!」一旁的女精靈終於從震驚中醒過來,趕緊呵斥精靈小孩。

「哦,是的。加西亞姐姐……」精靈小孩法奈爾看著憤怒的加西亞,神色羞愧地後退。剩下的兩個小孩也低下頭,似乎意識到什麼,也開始慢慢後退。

「這位精靈美女,我很喜歡孩子們,禮物早就準備好了,早晚都要送的,你就不要怪法奈爾了。」騶靳已經有了大出血的準備,見三個孩子神色黯然,趕緊開口打圓場,他覺得讓這些孩子空手離開是一種罪過,而且,要是不給剩下的三個小孩子送禮物的話,就基本沒臉留在這裡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