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凱伊小姐,你很強大,不需要理會網路上那些言語。罵你的那些人,連你的萬分之一都不及,他們吃著泡麵敲著鍵盤,在現實里活的一天比一天憋屈,所以只會在網上發泄,攻擊陌生人,實際上他們連狗屁都不是。罵的越凶,證明你越過得比他們好。對你的咒罵,更多的是出於對你的妒忌,什麼道德都是借口,他們要是有道德,就不會隨隨便便去罵一個跟他們沒關係的人。」 「……」

戴迪這麼一說,童阮阮忽然覺得心裡好受多了。

「戴迪,謝謝你,你說的也有道理。」

一切都會雨過天晴的,這一切都不會持續太久。

戴迪清澈的目光盯著她,眼底似乎聚集著無與倫比的自信,彷彿這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童阮阮有些詫異的望著他,「戴迪,你是一個很優秀的人,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來給我當管家,你可以找到更有前途的工作。」

「在這裡就挺好,能少了人生99%的破事,找到你這樣一位老闆很難。但是找到一個喜歡各種騷操作的老闆,卻很簡單。」

「……」

童阮阮忍不住笑了起來,「沒想到你也這麼幽默呀。」

「我說的只是實話。」

「好吧。」童阮阮說,「你先去忙吧,我還有一些工作要處理,兩個孩子要是醒了你告訴我。」

戴迪點點頭,「好的,那我先下去了。」

說完,戴迪離開。

童阮阮輕輕吐了一口氣,她將杯子里的牛奶喝了,又伸了個懶腰。

戴迪說的沒錯,那些罵她的語言豈能擊垮她,這些人又不能影響她的人生。

她還是她,還是享受著自己現在擁有的一切,而那些用骯髒語言侮辱她的人,什麼都不是。

只是她被罵可以,但是她不允許她的孩子也受到牽連。

叮咚一聲,電腦彈出了一個郵件。

童阮阮用滑鼠點了進去,這郵件是匿名發的,裡面是一些照片,照片里童雨馨扶著一個包裹著嚴嚴實實的女人去了醫院,而且去的科室,還是性~病科。

童雨馨扶著的那個人進去的時候,對方還是包裹的嚴實,看不到她長什麼樣,不過還有一張童雨馨扶著她出來的照片,對方的頭沒有包得那麼嚴實了,露出了一張臉,正是岳薇雯。

醫生將她放在病床上推走了。

童雨馨檢查了一下郵件來源,是匿名發送給她的,她不知道是誰,為什麼要發這些照片給她。

這些照片很明顯,對岳薇雯是不利的。

難道是哪個狗仔拍下來的?想問她要錢?

可是這也說不通呀,如果是狗仔隊拍下來問她要錢的,那應該來找她,先問她要錢再給照片,而不是直接匿名發郵件給她。

童阮阮回復了郵件,寫道,「你是誰?為什麼要拍這些照片給我?有什麼目的?」

郵件發出去,童阮阮也不知道對方什麼時候回復,不過這些照片對她來說的確有用。

童阮阮將這些照片收集了起來。

……

凱伊的律師函已經被置頂,上了熱搜,律師對曝光凱伊小姐孩子的人進行了控告。

這封聲明裡面,每一句話都疾言厲色,態度十分強硬。

很多網友紛紛在下面跟帖留言。

有些人說禍不及孩子,不應該攻擊孩子。

可是有些人說,誰讓這孩子投胎到凱伊的肚子里。母親不幹凈,孩子也跟著倒霉,活該被罵。

總之這律師函又引出了各種各樣的牛鬼蛇神,發表各種沒有底線的歹毒言論。

這份律師函曝光之後,再加上童阮阮背地裡籠絡了一些人,花了一些錢,所以那些曝光她孩子的網站,已經將新聞下架了,甚至連主頁都癱瘓點不進去,被勒令整頓。

而且曝光兩個孩子的網站還有投稿人,全都收到法院傳單。小說3800

童阮阮的律師團隊十分專業,這官司要真的打起來,對方肯定贏不了。

童阮阮都不需要自己親自動手,律師都能全部搞定。

而且既然對方玩陰的,敢將曝光她的孩子,童阮阮也私下裡派人攪得那些人的生活天翻地覆,既讓他們抓不住把柄,又能噁心到他們。

網路上,關於孩子的新聞已經銷聲匿跡,哪怕是論壇上面私人用戶發帖子議論她的孩子,都會被立刻封掉,甚至被封掉賬號。

被封號的人很不滿意,就用小號含沙射影的發一些陰陽怪氣的帖子。

但是總體而言,兩個孩子不再被隨意曝光,被媒體消費了。

……

馨馨珠寶。

童雨馨一直在關注最新消息,看到網路那些新聞,上面很少找到童阮阮孩子的消息了。

而她的辦公桌對面坐著一個人,正是之前那個記者。

「童大小姐,這兩個孩子不能再曝光了,現在凱伊那邊已經有所動作了,很多人都栽了跟頭。」

這記者也擔心凱伊到時候反擊連累到自己,好不容易才脫身的。

畢竟攻擊兩個幾歲的孩子,的確是太敏感了。

童雨馨冷冷一笑。

那兩個孩子只不過是兩個小野種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最重要是要扳倒童阮阮,讓童阮阮千夫所指。

童阮阮一旦被打垮,那麼沒了庇護,那兩個孩子連雜草都不如。

啪的一聲,童雨馨將信封里的現金扔給了他。

「以後用現金交易,以免留下把柄。」

之前童雨馨賬戶轉給他的錢,已經想辦法讓人消掉了,可是費了好大一番功夫。

雖然費工夫,可總算讓自己放鬆了,不然等以後被抓到把柄,那可更麻煩了。

記著將厚厚的信封拿來,看到裡面的鈔票,滿意一笑,「童大小姐,我就說我不用去找什麼工作,跟著你混,可比我工作十幾年都賺的要多。」

童雨馨冷冷一笑,「行了,沒用的話就別說了,凱伊那邊你繼續,千萬不要停止,讓新聞繼續發酵,現在的人腦子跟豬一樣,過一段時間他們就什麼都忘了,你的任務就是別讓他們忘了凱伊是個賤人,要讓他們一直憤怒,挑起他們的情緒,讓凱伊千夫所指。」

記者拿了錢自然會辦事,「放心吧,童大小姐,交給我。」

記者離開沒多久之後,童雨馨也開車離開了。

她去了童氏集團,童雨馨現在進入了童氏集團高層工作,要熟悉公司的流程,反正以後她是要繼承公司的,所以早一點來熟悉早好。

「童總。」員工們對她都十分客氣,畢竟她可是童氏集團的公主。

「雨馨,既然你來了,我就先回家了,今天有點累,我想早點回去休息。」童澤華這幾天都喜歡早回去。

「爸,該不會我來你就偷懶吧。」童雨馨笑道,「你這樣可不好呀。」

「沒什麼不好的,我走了之後你才能挑大樑,什麼事情你自己多做一做,多熟悉一下公司。」

聽到他這麼說,童雨馨覺得童澤華這是想要放手公司的事情,慢慢的將事情都交給她,童雨馨自然高興,於是也不再懷疑,「好吧,那你就先回去吧,好好休息,公司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我來處理就好。」

童澤華點點頭,「那行,我相信你,不過如果真的遇到棘手的事情,記得打電話給我,別硬扛著。」

「放心,我不會那麼糊塗的。」

「行,那我先走了。」童澤華轉身要離開。

「哦,對了,爸。」童雨馨叫住了他。

「怎麼了?」童澤華轉過身。

童雨馨說,「我媽快要回去了,我希望到時候她回去,你們還能像以前那樣。」 一提到岳薇雯,童澤華的臉色有些變了,不過他還是扯著嘴角,勉強擠出一抹笑容,「我知道了,你不用擔心。」

童澤華離開了。

童雨馨看到父親這副樣子,心裡有些不爽,她肯定還對母親的事情耿耿於懷,難道男人都這個德行嗎?

……

童澤華回到家。

「老爺您回來了。」管家接過他的外套,問道,「晚上想吃些什麼?」

雖然廚房經常換著花樣,不過童澤華有些偏愛的食物,心血來潮了就想吃,所以管家就多問了一句。

童澤華說,「隨便吧,讓廚房去做。我還有一些事情要去書房裡處理,你讓人過來給我煮茶吧。」

聽到童澤華這麼說,管家的眼底閃過一絲狡黠,他點點頭說,「好的。」

隨後,童澤華去了書房裡。

……

很快,孫小悅端著一套茶具走了進來。

她將茶壺茶杯都放在了桌子上,這桌子上有專門煮茶的工具。

童澤華坐在書桌前,手裡捧著書本,他轉過頭瞄了一眼孫小悅,只見她正在小心翼翼的為他煮茶,看起來還不太熟練。

整個過程都很安靜,孫小悅煮好了茶之後,為童澤華倒了一杯,放在他的桌前,小聲說道,「老爺,請慢用。」

童澤華端起了茶,輕輕吹了吹,然後抿了一口。

他品的很認真。

忽然,他皺了皺眉頭。

孫小悅心頭一驚,立刻詢問,「老爺,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太好?」

童澤華說,「往日里,管家都會派個熟練的來給我煮茶,怎麼這兩天都是你?明明知道你還不熟。」

孫小悅眼底有些慚愧,「對不起,我知道我做的不好,我會繼續努力的。」

童澤華的聲音有些拿腔拿調,好像有些刻意,「看來管家也是這麼想的,所以就想讓你實際操作一下,煮給我喝,他可真是用心良苦呀。」

童澤華這話很明顯是話裡有話,他知道管家是怎麼想的,故意在討好他。

孫小悅有些慌張,她說,「管家人很好,他教了我很多東西,我一定會認真學習,做一個完美的女僕。」

童澤華將茶杯往旁邊推了推,用手指了一個方向,「你幫我把架子上的紙張和毛筆拿過來。」

孫小悅點點頭,立刻過去將紙和墨都拿了過來,然後為童澤華放好紙,研墨,將墨毛筆遞給了他。

童澤華要紙和墨肯定是要寫字的,所以孫小悅主動的為他做好,童澤華直接寫就行了。

童澤華滿意的點點頭,「還不錯,也挺機靈的。」

孫小悅被這麼一誇獎,忽然有些害羞,「謝謝您的誇獎,其實我還差得很遠呢,還需要學很多東西。」

「你的確需要學很多東西。」童澤華開始在紙上面寫字,他的毛筆字寫得非常流暢,一氣呵成,孫小悅站在一邊看著。

童澤華最後一筆寫完后,將毛筆拿開。

孫小悅忽然開口道,「哎呀,老爺,你寫的真好,這字一看就好大氣。」

這上面寫了四個毛筆大字:雄姿英發。

孫小悅抬起頭一臉崇拜的看著他。三k小說網

童澤華的男性自尊得到了其他的滿足,他不由得站得筆直,頭微微的仰了起來,有些得意,「一般吧,其實我也是業餘的。」

「哪有?我看寫的特別的好,雖然我懂的不多。可是我很喜歡。」孫小悅的嘴巴很快。

忽然,童澤華皺眉,「你說什麼?」

她剛剛說喜歡?

孫小悅一驚,連忙解釋道,「對不起老爺,我的意思是我很喜歡你寫的字,你可以把這個送給我嗎?」

孫小悅低著頭,羞紅了一張小臉,鼓足了勇氣才說出這句話。

童澤華微微一怔,「你想要我的毛筆字?」

孫小悅點點頭,「可以嗎?不過如果不可以也沒關係,我知道我只是一個女僕,不配要老爺的字。」

孫小悅低眉順眼,在童澤華面前像極了古時候的丫鬟,這讓童澤華有一種非常滿足的感覺。

無論經過多少時代的變遷,很多男人心裡男尊女卑的觀念,還是沒有辦法完全抹去,多少都會希望女人聽話,以男人為天的模樣。

而孫小悅性子卻很柔順,非常聽話乖巧,但是又跟別的女不太一樣,她看起來很膽小,可是卻敢大膽的說出自己的想法,這樣一個女孩,很容易招男人喜歡,尤其是童澤華這樣半老的男人,更是喜歡這樣年輕的女孩。

「行,那就送給你了,待會墨幹了,你就拿走吧。」

「好的,謝謝老爺。」孫小悅開心快樂雀躍的就像一個十八歲的少女一樣,

孫小悅長得很嫩,就算是說她十八歲恐怕都有人會信。

「小悅,你父母是哪裡人呀?」童澤華這還是第一次問孫小悅的私事。

孫小悅眼底閃過一絲悲傷,「我父母早就已經去世了,所以我很早就輟學了。」

「哦,原來是這樣,不好意思。」童澤華也被她的悲傷所感染,有些慚愧。

孫小悅擠出一抹笑容,搖搖頭,「沒關係,我很感謝你收留我,可以讓我有一個工作,之前我工作的地方都特別的累,但是在這裡我覺得很輕鬆,而且薪水也很好,你是我的恩人,我一定會好好報答您的。」

孫小悅一臉感激的望著童澤華,眼裡充滿了對這個男人的崇拜。

接收到孫小悅熱烈的眼神,童澤華忽然覺得心跳加速,整個人的心態都年輕了好幾歲,就像一個少年一樣,英俊又得意。

「那就在這裡好好做事吧。我的茶好像涼了,再給我倒一杯熱的吧。」

修羅嫡小姐:邪王逆寵小狂妃 孫小悅點點頭,「好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