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公子,熱水備好了,是否現在沐浴?」碧玔在門外敲門后,道。

「現在吧。」淺九淡淡的道。

妖嬈的聲音中,不自覺的便帶上了股輕靈之意。

「是。」碧玔聽后,著實愣了一下,心中似覺哪裡不對勁,可又說不上來到底是哪裡,索性直接放棄深想,邊推門而入,邊吩咐下人抬著熱水進去。

「都下去吧。」

待下人們將熱水都倒入浴池中后,淺九才坐在床上輕聲道。

「是。」碧玔和下人們應道。走之前將門關上了。

【老鼠愛大米:主播這是要洗澡了?】

【人云亦云:這麼明顯,好不啦?】

【情不知所起:所以就是說,我們有可能欣賞到主播的曼妙身姿了?】

【而一往情深:呲溜……主播這麼美,身體肯定更好看~】

……

淺九看了一眼直播間,臉頓時通紅,不知是氣的,還是羞的。

「湯圓,立馬關閉直播間。」

「宿主,直播間一旦開啟,就不會再關閉了,所以……」湯圓很是為難。

「就沒有什麼其他的辦法?」

「主播放心,有關主播的隱私,都是直播不出來的。屆時,直播間屏幕會變成一片空白。」湯圓立馬解釋道。

淺九這才從床上走了下來,來到浴池旁,脫了衣物,快速進入了池中。

【情不知所起:誒?有誰看見了主播的身體了嗎?我的電腦剛剛正好閃了一下,什麼也沒看到啊!】

【老鼠愛大米:我剛剛電腦也出現了你這種情況,怎麼回事?】

【人云亦云:我這也是,其他的人是不是也這樣?是的人扣1】

【隨波逐流:1】

【而一往情深:1】

【問傾公子:1】

【歷史教授:1】

【風急天高:1】

【月黑風高夜:1】

【吞雲:1】

【雲來雲往:1】

……

「哼,別想了,系統是很負責任滴,所有有關於主播的個人隱私都播不出去,屏幕都會一片空白的。我們又不是賣肉直播,想看賣肉的,請點擊右上方關閉直播間,出門左轉隨便進去哪個房間,多的是肉可以讓你買。」湯圓直接在屏幕上回復,屏幕上直接出現了一行大寫加粗加下劃線的紫色字體。

【老鼠愛大米:唔,這樣啊……】

【問傾公子:這字體怎麼是紫色的?】

【人云亦云:老兄,你的重點是不是關注錯了?】

【吞雲:剛剛我再仔細的看了一遍直播規則,才知道這紫色字體是最高管理員發評論所特有的文字。評論文字也是分等級的,我們這種白色字體是最低等的等級,從低到高可分為:白,黑,赤,橙,黃,綠,青,藍,紫,金,彩虹七色】

【吞雲:其中,自白到藍是我們觀眾所用字體。除非被聘請為管理員,才可使用紫色字體。而紫色字體是管理員專用的字體,管理員的職務只是發現並向系統舉報人身攻擊主播,宣傳其他平台的觀眾,舉報之後,若是屬實,系統自會處理。】

【吞雲:而管理員只需要每天上線超過十二小時且不是掛機堅持一月,就可以向系統提出申請,系統自會檢查並通過或打回。金色字體是系統專用字體,但偶爾遇到特殊情況時,系統也會使用其他顏色的字體。彩虹七色是主播專用字體,通常都會大寫加粗。】

吞雲一氣在屏幕上打下這些字。

【問傾公子:原來是這樣啊。】

【我這麼可愛:明白!】

【看我看我快看我:那如何才可使用其他的字體呢?】

【月黑風高夜:一定是要什麼經驗的吧?】

【吞雲:沒錯,這就要看你的財力時間和主播關注度了。單論財力,往上升一級需要一千銅錢,之後每上升一級都在後面加三個零。單論時間,往上升一級需要三個不分晝夜,之後每上升一級都以二次方成倍增長。】

【吞雲:若是只論主播關注度的話,每升一級的關注度,就升一級的字體等級,不要看這似乎是很容易的事,這其實很難,看到我們屏幕右下角的儲蓄罐了嗎?裡面都會記錄著主播只對你說的話的單個字。】 【吞雲:即便是對大家說的話,儲存罐也會記錄下來,只是會沒有那麼多而已。剛開始是十個字,以後每升一級都會在後面增加一個零。不知有沒有人注意到,自開始直播以來,主播似乎就沒有對我們說過一句話,即便是一個語氣詞都沒有。】

【老鼠愛大米:好像還真的是這樣誒?】

【雲來雲往:這是什麼原因?難道主播是啞巴不成?】

【人云亦云:還是我們吵到他了?】

【吞雲:這怎麼可能?這完全是無稽之談。】

【老子富二代:怎麼說?】

【吞雲:我們都是打字在屏幕上顯現出來,主播只可能是看到,而不可能是聽到。除非是系統將我們打的字化為語音,傳入主播的耳中,但那顯然是不可能的。因為我以前上大學的時候,修過心理學和微表情分析學,在直播開始時,我便一直在這裡觀察主播的反應了。】

【吞雲:主播的一些細微表情和心理,我不能說猜到十成十,可也有十之八九。更何況我們在這裡談論了他這麼久,他也毫無反應,所以我們幾乎可以排除這個猜測。】

【吞雲:更何況,不知你們注意到了沒有?直播間屏幕上方掛著的名稱是:「女尊世界第一美男的逆襲」。從這,我們就可以得到三個基本信息。】

【青青草原:哪三個?】

【吞雲:其一,這是一個女尊世界。不論它是真是假,我們都權當它就是一個女尊世界。】

【吞雲:相信看過女尊小說的人,都知道一些關於女尊世界的基本信息。在女尊世界之中,是女尊男卑,男女顛倒的。看主播房中的設施,基本可以斷定,這是個女尊世界的古代社會。】

【吞雲:而在那時的社會背景,就相當於我們華國古時候的男尊時代。是女主外,男主內的。女子在外打拚自己的事業,男子在家操持家務相妻教女。】

【吞雲:男子在這個社會的地位可以說是很低下的。在家從母,可以任由母親和姐妹親人打罵。若是在一個刻薄寡恩的家庭之中,甚至還可以隨意買賣,轉贈他人。親人甚至可以拿著男子的賣身錢,去鋪墊自己的仕途之路。】

【吞雲:官府可是不會管的。因為在那個時代,奉行的是以孝治國。一個孝字壓下來,什麼都可以解決。即便是被親人磋磨致死,鄰里鄉親也不會說個「不」字,更遑論是去為他主持公道。】

【吞雲:而出嫁之後從的就是母家。在我們華國古時候講的是以夫為天,而在女尊世界之中,講的卻是以妻為天。妻主可以任意打罵,羞辱男子。男子卻不可以反抗,只能忍氣吞聲,認下這個苦果,更遑論和離休妻。】

【吞雲:尤其是一些做了妾和男寵的男子,根本就毫無尊嚴可言。因為在女尊世界中,妾以下身份的男子,都會簽下由官府所安排許可的奴隸書。有了這紙奴隸書,男子可以隨意發賣,轉贈他人,即便是被妻主打死,親人去官府上告,官府也是不會受理的。】

【吞雲:所以,女人常說的:「嫁人是女人的第二次生命」也不無道理。放在女尊世界,也同樣受用。女尊世界中的男子大都是性格溫婉的。他們從小到大所接受的教育,大多是:在家從母,出嫁從妻。他們從小到大所灌輸的思想,就只有兩個字,忠貞。】

【吞雲:因為著這樣的思想,他們大多很少與外人交流,因為那樣子的做法,會被他人視為不潔。所以主播有這樣子的反應也不奇怪。】

【吞雲:其二,主播是個第一美男。在古時候,擁有這樣子稱號的人,性格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自傲。在主播心裡,我們可能也就是平民而已。看主播房內的擺設也知道,他的身份並不簡單,且極為受寵。更何況,湯圓以前也說過,主播是丞相之子。丞相,那可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啊……如此尊貴的身份,主播怎麼可能會沒有一點傲氣呢?】

【吞雲:其三,逆襲?什麼情況下才需要逆襲?恐怕也就只有上輩子混的平平淡淡,或是不如意,和極其悲慘的人,才可能需要逆襲吧。我猜測,主播可能從開始到現在,腦子裡想的還是上輩子的事情吧。也就是說,主播的腦子現在可能還很亂,根本沒有閑功夫來理會我們。】

【吞雲:由此可知,主播只不過是不耐煩而已。等他冷靜下來,一定會發現我們的。更何況你們不要忘記了,這還有個湯圓呢。他可是個至高管理員,你們覺得,他會放任主播不說話,不理睬我們,而不管嗎?】

【兔子愛吃胡蘿蔔:分析帝啊,邏輯思維真強大。】

【老子富二代:分析的真好,邏輯清晰,說的也很有道理。@系統,他說得這麼好,難道不應該獎勵他個稱號嗎?】

屏幕突然發出一陣金色的光芒,還下了一陣煙花雨。一行系統專屬的金色大寫加粗的字體,在屏幕上方飄過。

【吞雲邏輯清晰,分析的幾乎接近真實,獎勵吞雲「分析帝」稱號,獎勵智力屬性五點,總智力屬性八十九點,記憶清晰劑一瓶,洗髓丹一顆,東坡肉方子一份】

二十一世紀,某貴族學校,男子宿舍

一少年盤腿坐在椅子上,面前的桌子上擺放著一台筆記本電腦,電腦上顯示的畫面,正是「女尊世界第一美男的逆襲」直播間,看他在直播間的昵稱正好就是【老子富二代】。

「啊,我的獎勵呢?我怎麼沒有獎勵呀?我真蠢啊,直播間的稱號肯定是唯一性的,早知道就不說了,到現在什麼好處也沒有撈著。好人沒有好報啊!」

系統似乎是聽到了少年的哀嚎,又一行金色的大寫加粗的字體,自屏幕上飄過。

【老子富二代首次提出稱號系統,獎勵五花肉一盤,油爆小龍蝦一盤,碧梗米一碗,糖炒栗子一袋,火龍果一個】

「哈哈哈,老天還是厚待我啊,看來好人還是會有好報的。」

少年看見后,立馬激動的用滑鼠依次點開獎勵,屏幕一陣金光閃爍,伴隨著金光的,還有一份份造型精美,熱氣騰騰的菜肴。 菜肴一一自屏幕中冒了出來,依次擺放在電腦旁。

少年嗅著撲鼻而來的香氣,下意識的吞了口口水,立馬拿起擺放在菜肴旁邊的筷子,正要開動。

卻冷不防的聽見一聲開門聲,伴隨著開門聲的,還有一個少年語氣囂張的聲音。

「老四,吃獨食哦,你還把不把我們老大放在眼裡了?」

老四,也就是少年,轉過身來,望著打開門,走進房間的三人。三人性格一冰山一溫潤一火爆,而開口說話的,也就是脾氣火爆的老三。

「我沒有,我把老大放心裡了。」老四毫不猶豫的反駁道。

「少噁心人了。還說沒有吃獨食?人證物證俱在。你抵賴不得。」老三毫不猶豫地與老四爭辯。

「不,才不是這樣呢,老大老二,你們聽我解釋啊。」老四著急的額頭都開始冒冷汗了。

「老大老二才不會聽你解釋呢。除非……」老三奸詐的笑了笑,不懷好意的看了一眼電腦旁的菜肴。

「不行。」老四隨著老三望去的視線,看到了他剛剛從直播間里得到的獎勵,立馬堅定的反駁道。

「老四,你也太小氣了吧。」老三不以為意的道。

老大聽著老三和老四的爭辯,心中百轉千回。

老四家中頗有資產,正如他在直播中的昵稱一樣,是個富二代。為人又重情重義,看到了什麼好吃的,好玩的,也會和他們一起分享。

按理來說,他並不是一個多麼小氣的人,怎麼今天一反常態,競計較起來那一點吃食了。

反常即為妖,有古怪。

老大和老二對視一眼,皆看懂了對方的神色。

趁著老四還在與老三爭辯,拿起各自的餐具,筷子直奔那幾碗菜肴而去。

菜肴剛一入口,便不捨得將筷子放下了。

老大和老二也就知道,老四為什麼不捨得分享一些吃的給他們了。要是他們,他們也是不會同意的。

老四爭辯不過老三,剛想尋求老大和老二的幫助。一轉頭,卻見老大和老二已吃了菜肴的二分之一,不由一陣驚呼。拿起筷子直接加入戰局。老三見狀,也立馬笑的賤兮兮的加入了進去。

「嗝,吃得好飽啊!老四,你這是在哪家定的外賣啊?改明兒我也去訂一份,大家一起吃。」老三用手摸了摸肚子,饒有興趣的向老四問道。

「還外賣呢~我也想要有啊!可條件它不允許啊!那也要有這個服務才行啊~沒有這個服務,吃的個p的外賣啊!」老四不屑一顧地說道。

「老四,怎麼回事?說清楚。」老大發話,老四不敢不聽。

「這還要從我今天早上,上網玩電腦時說起了。你們今天不是剛好個個都有事出去了嘛,所以我就沒人陪我玩了,我就無聊了唄,就只好看看直播啦。看了幾個直播后,我就膩煩了。這些直播間直播的內容,要不是唱歌,就是跳舞,沒有一點新意。關鍵是她還不好好唱歌跳舞,還去撩人賣肉。我當時就興緻缺缺了。正在這個時候,我無意之中,就點進了這個有著奇葩名字的直播間:「女尊世界第一美男的逆襲」。」

老四邊說邊指著放在桌子上的筆記本電腦里顯示的直播畫面給老大老二老三看。

老大老二老三見此,就都紛紛把視線放在直播畫面中。

只見直播畫面中水霧縈繞,有一長發美男正閉目倚靠在用白玉做成的浴池壁上,長發披散在他的腦後,其中有一兩束長發滑過肩頭,遮擋在男子白如寒玉的胸膛上,讓人忍不住把視線放在他的胸膛上,想要沿著男子黑髮所及之處看去。只一眼,便覺無限嫵媚妖嬈。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搭在浴池邊上,要是在現代,都可以當個手模了。

「你……該不會是個彎的吧?」老三見此,立馬一臉驚恐的雙手抱胸,誓死捍衛自己的貞潔,生怕老四看上了自己。

「怎麼可能?我和你從幼兒園到小學,再到初中高中,最後到大學,都十多年了。我要看上了你,我早就下手了好嗎?!還用等到現在來用這種迂迴的方式來讓你發現嗎?」老四翻了個白眼。

「誰知道呢?!有可能就是因為當時我們都還小,你下不去手,現在我們長大了,你就開始下手了。」老三哇哇亂叫。

「到底還聽不聽我繼續講下去了?」老四翻了個白眼,都氣的沒脾氣了。

「別理他!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就是個活寶。一天不耍寶,就一天不自在。繼續說。」老大嚴肅著臉道。

「我剛進直播間的時候,正好看到了有個分析帝在分析主播所直播的世界是個女尊世界,主播為何不說話。我聽著還挺有道理的,就向系統提議讓那分析帝獲得個稱號,本來是個玩笑話,沒想到系統還真的回應了,給了那個分析帝獎勵了許多的東西,我沒想到的是,我居然也有系統給派發的獎勵……」

「你想要說的是……我們剛剛吃到的,就是你在那個直播間所得到的獎勵?」老二慢條斯理的道。

「沒錯,就是這樣子的。」

「這怎麼可能?你不會是不想我們知道你是在哪家店點的外賣,然後你好自己一個人偷偷的買來吃吧?」老三懷疑道。

「在你心裡,我就是這個形象嗎?白和你相處十多年了,誤交損友啊!」老四捂住胸口痛心疾首的道。

「好了,別演了,老二說的真是真的?」即便老大再是個冰山臉,也不由得因此而露出疑惑來。

「是真的,就是知道你們不信,還好我留了後手。」老四自鳴得意。

「什麼後手?」老三道。

「過來過來。」老四向老大老二老三招了招手,示意他們圍過來。

老大老二老三依言圍了過來。

老四用滑鼠點擊最後一個獎勵:糖炒栗子。「糖炒栗子」下立馬出現了「使用」按鈕,滑鼠單擊「使用」二字。

屏幕發出一陣金光后,一袋香噴噴的糖炒栗子,就出現在了四人眼前。

「還真是真的……」老大老二老三喃喃自語。

「這會相信我了吧?!」老四無不得意地說道。

「嗯,相信了。」老大老二老三一臉魔幻的喃喃自語。

「快來讓我看看,這是哪的直播間,我好進去。」

「我來拉你進來。」

…… 二十一世紀,某公司總裁辦公室

青年在看到系統發的信息后,便見直播間的屏幕發出一陣白光,有點點瑩光鑽入青年身體中。青年只覺身體一陣涼爽,頭腦尤其的清晰。就連以往遺忘的一些孩提時期的事情,也一一浮現在腦海里,記得清清楚楚。

「這……難道是……」青年疑惑的喃喃自語。

青年立即用滑鼠查看直播間,想要看看一些關於自己所發生的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