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

王毅饒有興趣地望著眼前這位少主,大家都知道他結不成元丹,也發不出元力,吳長老平日里教大家武技的時候也不避著他,這位少宗主平日里一直都很低調,今天不知道是怎麼了,居然敢對自己發起挑戰了?

「少宗主,咱玩點別的遊戲好不好?一旦你失手把我打壞了怎麼辦?」

王毅笑呵呵地說道。

他這明著奉承,暗帶嘲諷的口氣,陸韻鍾如何聽不出來?他平日里跟這些人嘻嘻哈哈慣了,所以時間長了,大家在他的面前有時候就忘了相互之間尊卑的關係。

陸韻鍾滿懷希望地想要跟他印證一下那位幽老教的那招「如封似閉」,沒想到卻受到對方如此的嘲笑。

「你別以為自己學的不錯,你要是不用元力,我一招就能打敗你!」

這句話他幾乎就是不經大腦衝口而出。

「什麼!」

王毅吃驚地望著陸韻鍾,所有的人都知道:這位少主從小就被確定為不能結成元丹,所以他從小時候起,宗主陸希遙就請了很多老師,每日教他琴棋書畫,有時候是詩詞歌賦、兵法、政治之類的治國之策,就是沒有教過他任何武技,甚至就連最疼愛他的吳長老都沒有教過他一招半式。

「少宗主,你是不是哪裡不對勁了?要不我找吳長老給你看看?」

王毅一臉正經地說道。

陸韻鍾簡直有些發狂了,他怒聲道:「我說的是真的,你不敢是不是?好!我這就找吳長老,告訴他你學拳偷懶……」


「好!好!好!小祖宗,我就陪你玩玩,不過你可千萬別告訴吳長老和主母……」 王毅擺出了無回拳法的起手式,然後又不放心地囑咐道:「我不用元力,不過你還是要小心,『無回拳法』可是威猛無比的……」

陸韻鍾微蹲馬步,朝著王毅招了招手說道:「來吧!」

「少宗主你小心了!起手無回!」

王毅厲聲喝道,同時拳頭如流星般迅疾地奔向陸韻鍾的前胸。

陸韻鍾幾乎是想都沒想,左手上翻,右腳前插,身子一扭右拳就擊了出去。

「嘭!」

的一聲,陸韻鍾的右拳結結實實地擊打在王毅的左胸上,他踉蹌著向後退了兩步。

一時間兩個人全都楞在了那裡。

王毅萬沒有想到自己以為志在必得的一拳,不知被對方用什麼方法給卸了開去,緊接著自己的身體就像是故意送到少宗主的拳頭上一般。

陸韻鍾這是頭一次跟別人交手,儘管那招「如封似閉」他早就練得非常純熟了,不過剛才他幾乎是閉著眼睛用出來的,不知怎麼就稀里糊塗地打中了王毅?

「哎呀!幽老真的沒有吹牛!」

他的心中狂喜,笑眯眯地對著垂頭喪氣的王毅說道:「怎麼樣?一招就打敗了你吧!」

「不算!剛才我怕打傷了你,所以只用了三分力氣,再來一次的話一定會打敗你!」

王毅的臉因為激動而變得通紅。

陸韻鍾此時對自己已經很有信心,他巴不得再來一次,也好再體悟一番。

「好!再給你個機會,這次輸了就別找借口了。」

看著少宗主那副得意洋洋的模樣,王毅的心裡不禁動了點怒氣,這一次他再無保留。

「起手無回!」

拳勢果然比剛才快了很多,也剛猛了很多。

「如封似閉!」

雙方只接觸了一瞬間,就又分了開來。

王毅這比剛才又多退了兩步,他被擊中的部位竟然和上一次一樣,胸口還穿來隱隱的疼痛。

他像是見了鬼似的看著陸韻鍾,他清晰地感覺到:自己剛才那爆炸性的一拳,被少宗主輕輕一帶就讓自己的身體改變了方向,拳上的力量都打到了空氣中,緊接著自己的胸膛就迎上了對方的拳頭。

「太不可思議了!少宗主你是跟誰學的?怎麼這麼厲害?」

王毅手捂著胸口,詫異地問道。

陸韻鍾得意地說道:「我自己悟出來的。」

「不可能!我知道了,宗主不在家一定是吳長老偷偷教你的。」


他若有所思地自語道。

「不行,我這就去找他,讓他把這些絕活也教給我。」

陸韻鍾一把攔住了正要跑開的王毅,他還真的擔心這個傢伙跑到吳長老那裡胡言亂語,於是急中生智說道:「好!你去吧, 歸途的路 ,你想想,他會怎樣看你?還有其他的師兄弟會怎麼看你?」

陸韻鍾這麼一說,王毅的臉色立時變得蒼白,獃獃地站在那裡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

陸韻鍾趁機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我只是胡亂蒙的,你要是用『力拔山兮』我就沒法對付你了,更何況你要是稍微加一點元力,我早就被你打到了,所以說你也不算輸。」

聽他這麼一說,王毅自己也覺得非常有道理,下意識地點點頭,臉上露出了微笑,彷彿剛才獲勝的那人是他自己一般……

陸韻鍾興奮地往後山上跑去,沿途草木豐茂,風景秀美,可是他根本就無心欣賞這無邊的風色,很快來到了那片樹林外,他的心中暗道:「也不知道幽老還在不在那裡。」

他此時心裡竟然非常急於見到幽老。

「混小子,你幹嘛急匆匆地?要報喪嗎?」

對於幽老尖酸刻薄的話語他早已不以為意,壓抑不住自己心中的激動,一屁股坐到他的身邊說道:「幽老,你教的那招『如封似閉』還真的管用,今天我找人比劃了一下,你猜怎麼樣?」

幽老翻了翻他那雙狹長的細眼,滿含嘲諷地說道:「還能怎麼樣?一定是被人揍得鼻青眼腫……」

陸韻鍾自顧自地說道:「王毅連續兩次被我給打敗,他還以為是吳長老在給我偷偷的吃小灶呢!哈哈!!」

幽老冷笑了一聲說道:「哼!他學的那點雕蟲小技怎麼能跟我老人家的招法相比?」

陸韻鍾忽然凝神說道:「對了!您不是說過這招『如封似閉』不僅是對付『起手無回』就是對付個十招八招也沒問題嗎?今天幸虧王毅沒有使用他剛學的那招『力拔山兮』否則我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對付他才好。」

幽老翻了翻細眼說道:「有什麼不能對付的?你演示一下我看看。」

當下,陸韻鍾就把自己剛學的那招「力拔山兮」給演示了一遍。

「混小子,你長的是豬頭嗎?對方想要抱住你的左腿把你摔倒,你不會把左掌變成右掌,去切他的咽喉,然後用左拳進行攻擊嗎?用你那個石頭腦袋好好想想,這招『如封似閉』可以演變出多少種變化來?


你是活的,招法更是活的,不要被死的招法束縛住你那顆比豬還聰明的腦袋!真是被你氣死了!」

幽老的一席話,讓陸韻鍾一下子明悟了很多,就像是白內障的病人看見了一絲天光一般,他默然不語,雙手的手指不住地攪動著,皺著眉頭深深的思索了起來。

幽老知道他此刻一定是悟出了什麼,這個時候是最為重要的時刻,很多人頓悟就在那幾十秒的時間內,他沒有出聲,讓陸韻鍾盡情地去領悟。

忽然,陸韻鍾站了起來,一會兒左手畫圓,右手擊出,一會兒雙手同時畫圓而後雙手同時擊出……

幽老的眼中露出了一絲驚訝的光芒,他萬沒想到:這個從沒有練過武技的少年的悟性竟然這麼好,他不禁輕搖了搖頭心中暗道:「可惜了!此子若是能結成元丹,發出元力,未來的成就一定不會太差,唉!」

陸韻鍾此時猛地收住了架勢,氣喘吁吁的坐到幽老的身邊,大顆大顆的汗珠不住地順著臉頰淌了下來。

「想明白了嗎?」

幽老不冷不熱地問道。 陸韻鍾點點頭又搖了搖頭,一臉迷茫地說道:「好像明白了,又好像糊塗了;這招『如封似閉』可以拆成七八招,就好像一棵樹的樹榦,上面可以長出好多條樹枝;再仔細想想,它又好像還是一棵樹榦,總之,我的腦袋好像真的很笨。」

幽老翻了翻眼睛,心中暗道:「你要是很笨的話,天底下恐怕就真的沒有多少聰明人了。」

不過,讚揚別人根本就不是他的風格。

「想不明白就不要硬想,以後慢慢消化就好了,免得把你那顆石頭腦子給想壞了,改日我再教你兩招,你只要把這三招串起來,一般的什麼王八拳法就都不在話下了。」

「臭小子你過來,『龍鱗草』知不知道長的什麼模樣?」

見陸韻鍾的腦袋如撥浪鼓般搖來搖去,他生氣地說道:「你怎麼什麼都不知道?偏偏我老人家還要遇上你這樣的笨蛋,瞧仔細了,我把它的形狀畫給你看。」

說完,他用手指在地面上很隨意地勾勒了一幅圖,上面畫著一片片鱗甲狀的植物。

「這就是『龍鱗草』,這是『黃岩花』、這是『馬尾草』……」

陸韻鍾雖然對這後山並不陌生,但是草藥方面的知識卻非常匱乏,此時有人對他非常詳細地進行講解,他還是非常感興趣的。

幽老不一會兒的功夫,就在地面上畫了四種植物,讓陸韻鍾一一辨識,待得他都記清楚了才說道:「混小子,它們有的長在岩石下,有的長在草叢中,你採的時候要動動那顆石頭腦子,找到規律了自然就會事半功倍。」

說著話,幽老的手中忽然多了一柄短刀,和一個皮質的手套。

「把這個戴上,小心點!龍鱗草是有毒的,一旦你的手被刺破了,毒汁進到你的皮膚,就會腐爛,就算以後好了也會留下疤痕。」

陸韻鍾戴上手套,提著短刀出了樹林,開始漫山遍野地尋找這四味草藥,儘管它們的形狀特徵他已經爛熟於胸,可是採集起來還是非常的困難,足足花費了三四個時辰,才將它們收集齊全。

「混小子,怎麼去了這麼久?看樣子你還真的是笨的可以,龍鱗草留葉;馬尾草留須;黃岩花只要花就行了……把這四味草藥給我搗爛了用『玉粉樹』的汁將它們混在一起。」


說完,他的手中多了一個葯缽盂。

陸韻鍾將它接過來依言搗爛了這些草藥,用「玉粉樹」的汁混拌好。

幽老忽然伸出右手將一頭蓬草般的亂髮抓在一起,向上面撩了起來說道:「你看看我的『大椎穴』現在是什麼樣子的?」

幺女長樂 ,俯下身子仔細觀瞧。

兵王無雙 哎呀!」

他下意識地喊了出來。

幽老「大椎穴」以上的皮膚雪白無比,可是大椎穴以下卻是烏黑一片,兩種顏色看起來涇渭分明,給人一種非常詭異的感覺,最讓他不解的是:幽老的「大椎穴」上竟然還插著一隻兩寸多長的金針。

「幽老,您這是怎麼了?這根金針我幫你給拔下來吧!」

「混小子,別亂動!那是我自己插進去的,你把那些葯汁給我塗在發黑的部位,只用三分之一就夠了。」

陸韻鍾將葯汁均勻地塗上,

「啊!」

幽老的口中發出了一聲悶哼,臉上露出了非常痛苦的表情。

只過了一會兒的功夫,金針的根部緩緩地滲出了一些黑色的液體,過了一盞茶的時間,黑色的液體才停止滲出。

幽老舒服地呻吟了兩聲,臉上露出了從未有過的愜意的表情,陸韻鍾發現他蒼白的臉上好像有了一點點的血色。

幽老感激地看了陸韻鍾一眼,口中卻說道:「混小子,你笨手笨腳的害得我老人家吃了這麼多的苦,明天過來給我接著上藥,聽到沒有!」

陸韻鍾不以為許地點點頭。

「今日天色已晚,你先回去吧。」

陸韻鍾站起身來,剛要離去。

「慢著!這本書你拿著,回去好好研讀一下,省得我老人家還得為你費口舌。」

幽老的手中忽然飛出了一樣東西,陸韻鍾一伸手將它接住,看也沒看就放到懷裡。

「記住!千萬不要讓別人知道!」

幽老翻著細眼厲聲喝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