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說,你姐的自行車,用了三年還半成新的,到你踩去學校的第一個星期就被偷了。

好,偷了就偷了,咬咬牙重新再給你買一輛,結果又不夠一個星期。

你說你怎麼那麼敗家啊,真是氣死我了。

還有,放假了老師還要我們做父母的親自去學校,說你在學校打架了,要我們去接你回來做思想工作。

我們的老臉都被你丟盡了,我一想起來就氣得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現在我想聽聽你的解釋。」

大勇的脾氣急,一點就著,做事又衝動,年輕氣盛的,一句話就和人干架,母親甚是頭疼。

母親抬頭看著站在旁邊的我,氣就平順了些。

「還是你姐好啊,從來都不用我操過心。」

大勇被罵得臉紅一陣白一陣,也不說話,氣鼓鼓的賭著一口氣跑回房裡,「嘭」的關上門。

我只能安慰母親,別生氣了,大勇還小,長大點就好了。

只可惜了我那自行車,用了三年,都有了感情了,寶貝似的,到了他手裡就沒了。

假期結束,回到學校里,我繼續過著埋頭苦讀的生活。

這天早晨,天蒙蒙亮,我匆匆的喝了些米粥,就往教室趕。

比別人落下來的這一大截,我得爭分奪秒的想辦法補回來啊。

迎面衝過來一個人,速度快得來不及躲開,被撞出了幾步外,書掉在了地上,人也差點兒摔倒。

那人吃了一驚,停了下來。

是吳峰。

看見是我,吳峰一連串的道歉。

自從上次的事件之後,吳峰看見我就躲,盡量的減少自己的存在感。

我有些想笑,吳峰這樣一個人高馬大,嚇慣了別人的人,有一天也會被李蕭辰嚇成這樣,可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想我從小就被嚇到大,早就全身都具備了免疫力功能了。

日子飛逝一般的過去,立冬至,寒氣生,空氣有了絲絲的寒意,特別是早晚氣溫低,需要加一件薄外套了。

這個月的月考成績出來了,我一看物理考了75分,氣得想吐血。把手裡的書本啪的一聲,用力的扔到了角落裡,人就衝出了教室。

我該生誰的氣?

我生我自己的氣,太不爭氣了,考出這樣的成績來,我還不如死了算了,這樣也就一了百了。

死了苦難結束了,父母不用再為我操心。

從開學以來,一個多月了,我還是沒有找到學習的感覺,以前意氣風發的日子已經成為了一個夢,遙不可及。

我復又變回了原來資質平庸的學生,無論怎樣努力成績都是處在可笑的狀態。

而我以前堪稱天才的成績,到了現在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老師們不敢相信,我居然就只是這個水平,甚至懷疑我的入學成績造了假。

跑到走廊樓梯的時候,差點就撞到了正走上樓梯的慕容淳。

慕容淳看見我眼睛紅紅的,哭了的樣子,關切的問:

「怎麼啦?荷子。」

語氣很是溫和柔軟,他的聲音,我最是沒有抵抗的能力,眼淚就滾落了下來。

卻也不想讓他看見我如此狼狽的樣子,只加快了腳步往樓下跑。

慕容淳一臉擔心的看著我的背影,在後面緊跟著跑了兩步,看見迎面而來的桃夭,停住了。

桃夭那個脾氣,自己就這樣追上去的話,只會給荷子帶來麻煩。

我在街上漫無目的的溜達著,清晨稀冷的空氣吹拂著我年輕的臉龐,微寒,讓我的頭腦清醒了不少。

我剛才確實是太衝動了,跑了出來,估計老師這回兒鐵定在評講試卷呢,我的心在回與不回之間掙扎了許久,最終數著腳步越走越遠,我便打消了回去上課的念頭。

反正現在回去也是被老師罰的,不如——

從小到大,我一直努力的做個好學生,沒有逃過學,沒有欠過課,沒有遲到沒有早退,今天不如就做一次壞學生,試試逃學的滋味又如何?

想到這裡,我心中居然會忍不住的小竊喜,原來當壞學生也可以讓自己這麼興奮啊,好像是有點兒不正常。

因為這突如其來的小興奮,我完全的忽略了我的身後,一個高大的身影正三步並作兩步的向我奔過來。

手臂突然被人用力的拽住了,我當時就嚇了一跳,這大清早的,街上冷冷清清的,行人稀少,真遇上了壞人歹徒劫匪怎麼辦?

只那麼一秒鐘,我的腦海里便出現了無數驚怵的恐怖畫面。

於是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張口就咬住了那拽著我的手,狠狠的咬,使出吃奶勁兒的咬,敢欺負我,我也不是好惹的,也讓你嘗嘗我鐵齒銅牙的厲害。

「啊——」

那人大叫一聲,該是痛極了,終於放開了我,可我聽著那慘叫聲怎麼那麼熟悉呢。

可我顧不了那麼多,撒開腳丫子就跑,沒命的跑。

跑了老長一段路,回頭看見沒人追來,拍了拍要跳出來的小心臟,驚魂未定的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好不容易決心逃個學,還能遇上壞人,我這運氣也差到極致了。

於是,我決定,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等我喘了有兩分鐘的氣,終於是緩了過來,抬腳繼續溜達的時候,才發現去路已經被人堵住了。

「啊——」

這回輪到我大叫,是失了魂魄般的驚叫。

我只顧得看到了一堵人牆,便又慌不擇路的往回逃。

今天真的是見了鬼了,這人怎麼就陰魂不散的跟著我呢,老人說出門要看黃曆,難道我這逃學也要看黃曆嗎?

別不是遇到了什麼不幹凈的東西了吧,來無影去無蹤的,要嚇死我。

可是這回我沒跑出兩步遠,就又被拽住了。

「阿彌陀佛,我無財無色無德無能,無論你是何方神聖,放了我吧。」我閉著眼睛,渾身發抖,嘴裡念念有詞。

這是平時聽母親念多了,關鍵的時候臨時發揮,還真派上了用場。

巨星養成攻略 「什麼亂七八糟的,是我呢。」

「你是誰?」

你曾上過我的心 話剛出口,腦門就吃了一記爆栗,是真疼,不是幻覺。

「睜開你的狗眼,看看我是誰。」

這回我聽清楚了,李蕭辰低沉磁性的聲音充斥著我的耳膜,我睜開眼睛,果然是他。

「你找死啊,要這樣嚇我,嚇死我對你有什麼好處?」

我打開他拽著我的手。

「嚇到你了嗎?我看你膽子大著,居然敢咬我。」

剛才我咬的人是你?我咬的是壞人歹徒劫匪。

可是看著他伸過來的手,乖乖,手背上兩排深深的牙齒印,還滴著血。

「我——」

我想說,我的牙齒居然這麼厲害,簡直就是天生的武器。

「你屬狗的?這樣子咬人。」

「誰叫你好好的跟在我後面幹嘛?跟後面也就罷了,還拽我,我以為,以為——」

「以為我是壞人?」

「嗯。」

「那換句話說,如果我不是壞人,你就不會用這樣的方式對我了?」

照理說應該是這樣,可這都哪兒跟哪兒呀?

「我不管,你咬傷的我,你負責。」 趙龍慢悠悠的走著,見到好吃的也會要吃一下,畢竟他們來這裡,時間不會太緊。

當然,很久都沒有回到自己國土的袁倩舞和冷秀玉,自然是對自己國家的東西頗為的懷念。

六人兩獸已經徹底的忘記了之前坑了兩大傭兵團的那檔子事。

這實在是不能怪凌天賜,因為他此刻根本是想不到,對方的報復會來的如此之快。

怎麼說都是排名超級在前的傭兵團,多少都要拖延一番,然後找個正當的理由,怒氣沖沖的殺出來。

可是啊,人算不如天算,這凌天賜如今就失策了。

兩大傭兵團,足足是幾百號人,帶著一股凶凶的氣勢,前往絕殺傭兵團的所在地段。

絕殺傭兵團來到這裡兩年之久,便是已經打出了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地。這和他們的統治體系是分不開的,同時,更為重要的是,他們的底蘊要比別人豐富。

而今日,這整個絕殺傭兵團的大部分人都還在外面,根本沒有回來。

留在這裡的人,也並不是太多,只要能夠應對混亂和暴亂就行了。

但不知道為何,今日這白翠山坐在大殿中,一邊查著賬本,總覺得有些心神不寧。

或許別人只會對這種感覺一笑置之,但是他白翠山不會。

來到這裡,他相當的冷靜,也相當的謹慎。

可以說,這個傭兵團,成就了他白翠山。而絕殺傭兵團則是凌天賜的心血。他知道凌天賜是一個有抱負的人,從當初他就知道。

以前,呆在青城的時候,他覺得,武宗便是了不起的境界。能夠在武宗境界之上,更進一步,那就是奇迹。

可是,是凌天賜告訴了他,讓他打開了新天地。或者說,這大千世界,他知道的終究是一小塊而已。

如今,走出了國門,來到了異國,他更是感受到了這種氛圍。

絕殺傭兵團這兩年來,儘可能的低調,儘可能的友好。

不是他怕,而是他要對所有的兄弟負責。

絕殺傭兵團怕人嗎?怕惹事嗎?從來不怕,但這裡終究是別人的地盤,他們在沒有足夠強大的勢力之前,絕對不能招惹出天大的風波來。

而就在這白翠山的思緒飄蕩的時候,這外面卻是傳來了轟然的一聲響動,幾乎是所有人都聽到了。

白翠山心神一震,他雖然有預感,但是萬萬沒有想到這預感會來的這麼快。

他站起身來,神色嚴肅的朝著外面走去,而這個時候急忙衝進來的武宗強者看到白翠山鎮定的神色,當即也收斂了心神,跟在白翠山的後面,慢慢的走出去。

此刻,絕殺傭兵團的前面,不可謂不熱鬧,甚至是人流如海。

擁堵的難以形容,當然這周圍的店鋪心中是開心又擔心。

畢竟人一多,生意就會多起來,但同時人一多,那麼麻煩也就多,說不定還會有著戰鬥爆發,這是他們很不願意看到的現象。

整個留守的人並不是很多,大約在三十四人的樣子。

見到白翠山出來之後,便像是有了主心骨一樣,變得十分鎮定起來。

並不是說這白翠山有多厲害,而是他懂得籠絡人心。

絕殺傭兵團能夠在兩年中,發展成整個樣子,絕對是驚奇的。

白翠山看著這前面一大片的人,心頭猛然一震,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三百多號人?看著就膽寒啊。

不過,見過了大風大浪的白翠山,馬上便是已經鎮定了下來,前跨一步,站在了所有絕殺傭兵團成員的前面道:「敢問閣下是?」

「別他媽的廢話,打傷了我黑暗傭兵團和劍士傭兵團的人,還搶我們東西,今日你們絕殺傭兵團要麼傾家蕩產,要麼一戰。」這對面的人可是相當不客氣。

只不過,現在絕殺傭兵團的所有成員,都是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他們何曾招惹了這裡排名前十的傭兵團了?

「這位兄台,飯可以亂吃,但話可不能亂說。你們黑暗、劍士兩大傭兵團排名前十。我區區絕殺傭兵團的人也能揍你們的人?搶你們的東西?你們不覺得好笑嗎?」白翠山此言一出,頓時在這周圍圍觀的人不禁大笑起來。

白翠山說的一點都沒有錯,而且對方態度如此惡劣,他什麼情況都不清楚,便是被扣上了這樣一頂帽子。

心中不快是可想而知,既然如此,也就沒有必要給他們留什麼面子了

這黑暗傭兵團和劍士傭兵團的人一個個都臉色難看,他們實在是想不到,這才開口,便是已經落入了下風。

這裡人很多,之前被凌天賜等人打劫的人,可是有著不少,他們都是有著歸屬的。

只不過,和這黑暗與劍士兩大傭兵團比起來,那就有些小巫見大巫了。

「哼?油腔滑調以為就能擺脫?今日才發生的事情,你們絕殺傭兵團這兩年崛起,大家都看在眼中,可是今日搶劫了如此多的同道中人,如果不給出一個交代,你們絕殺傭兵團就等著被滅吧。」這是劍士傭兵團的人發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