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說得的確是方便了很多,可如果有人想要做假賬不也容易了很多。他只要把日賬簿重新謄抄一遍不就好了。」

李文博也說的有道理,之所以把賬目全都寫到一個賬本上,就是為了杜絕做假賬的現象,如果他們想要重新謄抄一遍賬本,從前後字跡的新舊程度就可以一眼看出來。

如果是日賬簿的話,一個月的時間,字跡不會有什麼差別,就是全部謄抄一遍也發現不了。

再說用一個大賬簿的話,除了塗抹和修改,他們是沒有辦法撕毀賬頁的。

小賬簿的話根本不存在塗抹和修改,重新寫一本就可以了。

「那就一式兩份,管事一份,掌柜的一份!每次記錄后的賬目全都一式兩份,然後把兩個賬簿放到一起蓋上店鋪的印章!一個本上半個,放到一起正好可以合成一個的那種蓋法。」

「管事的那份賬簿每月月底都要讓人送到你的手中!做假賬只能去動從前的賬目,就算他們重新做一本賬簿,如果每頁的印章對不上的話,根本不用查他們就不打自招了!」

李文博聽了李沐沐的話眼前一亮,這個法子倒是可行。

這樣不僅杜絕了他們做假賬的行為,而且他們每月把賬本送上來,更有利於自己實時發現店鋪的問題,不像之前,有的店鋪一年到頭,看了賬簿他才知道實際的經營狀況。

「嗯!沐沐這個辦法好,不僅查賬方便,管事和掌柜的之間還可以起一個相互制約的作用!」

李家的產業眾多,不可能全都是自己人。

「而且這樣賬面看起來一目了然!拿這個店鋪來說,我剛剛簡單的按照這個方法整理了一下!」

李沐沐從一個賬簿底下抽出了一個小本本,「爹,你看,按照這個賬面來看,這個店鋪最盈利的時間是在去年的五月和八月。其他時間雖然也有盈餘,但明顯不如這兩個月!這其中只有正月過年的這個月份是虧損的,除了過年的原因,我們應該考慮一下是否跟商品本事有關係。」

李沐沐邊說還邊在一張空白的紙上畫了一個曲線圖,更直觀的把這個結果呈現了出來。

李文博點點頭,十分認可李沐沐的法子。

「嗯!這家店是做婚嫁用品的店鋪!北沁正月不娶親,所以這個月虧損很正常!」

「婚嫁用品?我們家不是做藥材的嗎?」李沐沐沒有想到李家涉及的面很多廣。

「明面上是做藥材的,實際上我們還經營著許多其他行業的店鋪!只不過都不在我名下而已。不然就憑李家的財力,皇帝早就該眼紅了,一定會找個莫須有的罪名,把李家吞到國庫里去。」

用現在的話說,李文博這是低調,看來樹大招風不是隨便說說而已。

「所以這些背地裡的產業我們也都要送出去?」

這些都是李文博的心血,李沐沐突然間有些心疼!

「小財迷,不是你說的錢財不過都是一些死物嘛!這會兒倒開始捨不得了!」

「我哪兒知道咱們家這麼有錢嘛!就算是秦相給你大開便利之門,但這哪個店鋪不是你自己辛苦經營起來的,想到都要白給到他們手裡,我都要心疼死了!」

李沐沐氣鼓鼓的,她現在是真的有些後悔了。

「哈哈哈……好啦好啦!不要心疼了!咱們一家人能好好的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嗎?」

李文博拍拍李沐沐的後背,笑呵呵的對她說道,說完還不忘看向坐在他們對面的王春桃。

「是啊!只要咱們一家人能在一起,日子過苦些又有什麼關係!」

剛剛李沐沐和李文博一直在說生意上的事情,王春桃聽不懂也插不上話。

這會兒聽到李文博的話,她也湊上來安慰著李沐沐,更苦的日子她都過過,能跟家人在一起比什麼都重要。

「我知道了,我就是這麼一說!看你們都當真了。」

散盡家財是李沐沐提出來的,李文博當然不會真的以為她在心疼錢,不過最近女兒跟自己的關係越來越親近,他忍不住還想豆弄她一番。

「原來沐沐真的不在乎啊!我手裡本來還剩下幾個連秦相都不知道的鋪子,還想著到了江南,你要是閑著無聊,就交給你去打理!不過看樣子沐沐是沒有興趣了。」

「……」李沐沐無語,爹你這麼頑皮真的好嘛。

「好了好了,你就別故意逗她了!就算沐沐願意,她現在身子一日比一日笨,我也不會同意的。」

看到李文博跟李沐沐父女倆親近,王春桃也很開心,只是比起這個她更擔心沐沐現在的身體。

「只是讓她管理鋪子,具體要做什麼不是還有底下的人嘛!我這不也是怕她懷孕的時候沒有意思,閑出毛病來嘛!你說是吧,沐沐。」


看到媳婦要生氣,李文博趕緊把李沐沐拉到自己的戰線!

「我看你是覺得我比你有經商的天賦,想要讓我幫你賺大錢吧!」

可李沐沐並不接受李文博的求救,誰讓他剛剛調侃自己來著。

李文博一愣,沒想到女兒竟然不幫自己,他只好認慫,「是是是!爹不如你,爹就是想讓你幫咱們家掙大錢呢!」

「哼!早這麼說不就行了!好吧,我就勉為其難的同意了。」

李沐沐一臉的小傲嬌,終於成功的讓她扳回了一盤。

「呵呵……你這個鬼丫頭!」王春桃看著李沐沐這個模樣,點了點她的腦袋,然後捂嘴笑個不停。

這才是一個十幾歲的姑娘該有的模樣。

王春桃也沒有真的生氣,她知道李文博不會真的累著李沐沐的。

李文博和李沐沐也跟著笑了起來,馬車裡充斥著一家三口的笑聲,讓跟在馬車外面的下人們也都感染到了主人的喜悅。 從進了江南李沐沐就體會到了四季如春的感覺,其他地方都還是乍暖還寒的狀態,江南河岸的桃花卻早已經開滿了枝頭。

怡人的風景和乾淨的空氣讓李沐沐的心情都明朗了起來。

李家的產業是真的多,即使是用上了李沐沐的辦法,直到到了江南,還有三分之一的賬簿沒有整理完。

江南是整個北沁的經濟樞紐,李家在江南當然也有自己的宅院。

「爹,剩下的這些賬簿都搬到我的院子里去吧!回頭我在院子里整理一間書房!」

李沐沐一邊揉著自己酸脹的肩膀,一邊跟李文博說道。

「這樣你會不會太累了,等咱們都安頓好了,我也就該忙起來,到時候恐怕沒有太多的時間去幫你!」

李文博有些擔憂,已經五個多月的李沐沐肚子一天一個樣,整天坐在桌前他還真怕李沐沐的身體受不了。

「爹,你也知道你要忙了!所以這些瑣事就交給我來好了!放心吧,我會量力而為的!左右也不是這一兩天就要完成的事情。」


李文博也不再拒絕,接下來他是會真的很忙,能有人幫助他是再好不過的了。

「爹的沐沐當真是不輸給男兒啊!」

李文博是真的很欣慰,雖然李沐沐是女兒身,但是她無論是在做事還是處事上都如男兒一樣果斷。

他攔過王春桃的肩膀,對著她說:「謝謝你給我生了一個這麼能幹的女兒!」

王春桃笑了笑,她也為有這樣的女兒而驕傲。

「好了好了!咱們先進去休息一下吧!」

李沐沐翻了個白眼,看到下人把東西都搬進了院子,她就招呼爹娘都進了院子!


她可不想懷著個身孕還要在這裡看著爹娘虐狗!

李沐沐由下人引著到了自己的院子,因為李文博已經讓人提前傳了信來,所以房間內都已經收拾妥當,直接可以住人了。

李沐沐便直接吩咐跟來的丫鬟把自己的東西都去擺放整齊。

聽到主屋的動靜,從偏房走出來一位老嬤嬤,「可是大小姐回來了?」

李沐沐坐在主屋外間的凳子上,看向來人是一位五十多歲的夫人,慈眉善目的看上去很是親和。

「我是李沐沐,您是?」

聽到李沐沐說出自己的名字,老嬤嬤趕緊上前一步給李沐沐見禮。

「見過大小姐!老奴是李家的家生子,大小姐叫我李嬤嬤就好!」

「李嬤嬤起來吧!」

李沐沐一抬手讓李嬤嬤起身,「李嬤嬤在這裡是?」

「老奴是老爺特地派到大小姐的院子里來伺候大小姐的!」

「伺候我?我現在身邊的丫鬟已經夠多了!」

李沐沐當然不會講什麼不需要人伺候,她可以自己來之類的話!

這裡不是現代,不講究人人平等,她自然也不會拿著那一套去約束自己。

有人伺候,該享受的時候她還是懂得享受的!

不過如果伺候的人太多的話,就不是享受是累贅了。

「大小姐身邊現在伺候的人都是些沒有成親的小丫頭們,大小姐現在是有身子的人,老爺考慮到這點,才讓老奴這個有經驗的人來伺候大小姐的。」

李沐沐一想也是,雖然她是醫生,但她並不是產科的大夫,對於育兒方面確實是有好多不懂的地方。

自己拼了命保下的孩子,還是小心照看為好。

「不知嬤嬤是哪裡人?」

要留在身邊伺候,李沐沐當然要了解一下。

「老奴是李家的家生奴僕,從前是在老夫人身邊伺候的!老夫人過世后,老爺看老奴身體不好,就把老奴送到江南,一邊養身體,一邊照看著這座宅院。」

原來是李家的人,那就可以放心用了。

「那嬤嬤現在的身體可還好?」

「多謝大小姐的關心,這些年在江南調養,身體早就好多了!要說這江南的水土就是養人,大小姐在這裡待著,回頭保管生個水嫩的大胖小子。」

「那就借嬤嬤吉言了!」

「大小姐看看這房裡的布置可還滿意,老爺特意吩咐過了,要是大小姐覺得哪裡不合心意的,只管吩咐,老奴這就命人去換!」

「我看都挺好的,不用動了!只是把外間這圓桌撤了吧,在這裡給我擺一張書桌!」

「大小姐是要讀書嗎?把外間的布置撤了,回頭小姐閨中的好友來了豈不是連個休息的地方都沒有。」

「我並沒有什麼好友…算了!那可以在隔壁的房間給我整理出一間書房來嗎?」

李沐沐原本想說自己不愛與人交友,但想到最近可能會一直呆在這裡,難免不會有人上面拜訪,如果一進來就是自己辦公的地方,也確實挺不方便的,於是李沐沐只好把書房安排到別處。

「自然!東邊的那間偏房採光好,就把那間給大小姐改成書房吧!」

老夫人在世的時候就一直為老爺的子嗣犯愁,現在看到已經長到這麼大的大小姐,如果老夫人在的話也一定會十分喜歡吧!

所以李沐沐有什麼要求,即使沒有李文博的吩咐,李嬤嬤也會幫她辦到最好。

這李嬤嬤顯然是忘記了李文博他娘當初是怎麼對待王春桃的。

「有勞李嬤嬤了,書房收拾好后,就把這些賬簿都搬過去吧!」

「是!」

李嬤嬤領命,轉身去安排人收拾房間去了。

李沐沐揮手招來一個小丫鬟,「我現在要休息一會!你去告訴爹娘!今兒午飯我就不跟他們一起吃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