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覺得呢?」傅沉另一隻手還在她下巴上摩挲著。

指腹上移,落在她的嘴唇上,輕輕搓揉著……

「你說啊……」宋風晚盯著他,旱地含著水光。

廚房沒開放,只有不遠處的壁燈光線傳來,黯淡暖黃,照得周圍一切都像是無骨一般,風姿綽約。

她眸底含著水汽,臉頰像是染了風情萬種的樣子。

他低頭,貼向她……

想靠近她,想親她。

甚至……

想要她。

就在傅沉有些情迷之時,宋風晚頭一偏,躲過去了。

傅沉蹙眉,尚未動作,宋風晚一把將他推開,還抬腳踹了他一下。

「臭流氓,在我夢裡,幾次三番,當我沒脾氣?」

傅沉索吻失敗,還被踹了一腳。

他嘴角抽搐兩下,夢裡?

真是醉得不輕。 傅沉被踹了一下,尚未回過神,小腿一疼,她居然抬腳又踹了一下。

這丫頭還真是……

以為自己收拾不了她了?

居然還敢踢。

「你這大豬蹄子,你還喜歡我,你少騙人了,我……唔——」反正她認為在夢裡,說話也是有些歇斯底里。

傅沉眉心一皺。

宋風晚話沒說完,傅沉伸手捂住她的嘴巴,將她按在了一側牆上,另一隻手撐在她後背上,倒怕弄疼她。

「唔——」宋風晚伸手拍打他,即便借著酒勁兒力氣不小,卻也不及傅沉。

剛要抬腿踹他,他膝蓋一頂,疼得她眉心一皺。

怎麼在夢裡,還能讓他欺負?

「再喊?」

這大半夜的,要是把人吵醒,那還得了?

「嗯——」宋風晚可不管這些,還在掙扎。

「你若是再亂動,叫喊,我就在這裡把你辦了。」

傅沉也是被她逼急了,旁人還好,若是喬西延醒了過來,豈不前功盡棄。

宋風晚一聽這話,倏然安靜,乖巧得沖他眨眼。

「不許叫。」

她悶聲點頭。

傅沉這才鬆開手,宋風晚口鼻都被捂住,方才得以喘息。

「咱好好說說話。」傅沉將她頭髮略顯凌亂地頭髮撥到一側。

宋風晚扭了下身子。

既然是好好說話,把她堵在牆上是幾個意思?

「怎麼就認定我不喜歡你?」傅沉很在意她方才說的話,酒後吐真言,這是她心裡話。

「你早就有喜歡的人了,別以為我不知道。」宋風晚掙扎無果,乾脆就放棄了,任他壓著。

就是覺得這人呼吸太燙,壓在她胸口,讓人喘不過氣兒。

「我喜歡的人?」傅沉挑眉。

除卻她,他還喜歡別人?

他這個當事人怎麼不知道。

「我看到你的手機壁紙了,什麼黑夜,長發,還睡不著……」宋風晚記不住原詩。

「沉睡的天,你的頭髮被黑夜揉得凌亂……」

傅沉壓著她,呼吸越靠越近,幾乎緊貼著她的皮膚。

「我被你攪得。」

「夜不能寐。」

他聲音本就低沉好聽,此刻又刻意壓著撩撥她,宋風晚哪裡受得住,雙腿軟得發麻,半邊身子酥酥麻麻。

「對,就是這個,你還聽那個什麼《遊園驚夢》里的淫詞艷曲,真是不要臉。」

「這是芒克的詩,名字叫《城市》,寫對城市複雜情感的,誰告訴你這是寫愛情的?」傅沉貼著她,說是質問,更多是呢喃廝磨。

「城市?」宋風晚咬著嘴唇。

難不成真是自己想歪了?

「在你之前……」傅沉想著她既然以為是在做夢,自己也就不在乎那些了,「沒有任何人。」

「之前沒有,以後也不會有。」

「唔——」宋風晚覺得面前這人又開始誘惑她了,「今天你還想讓我負責,真是不要臉,分明是你之前佔了我便宜,睡醒就不認賬!」

「我何時占你便宜了?」傅沉看她氣得不輕,放在她后側的手,還輕輕撫弄,幫她順順氣兒。

親了一下而已。

小丫頭倒是惦記挺久。

「就……上回去雪場。」宋風晚氣得咬牙,「你對我耍流氓,事後不認賬。」

「嗯?怎麼耍流氓了?」他低聲笑著。

「就碰我嘴了!」

傅沉低頭,在她唇邊啄了一口,「這樣?」

「差不多!」宋風晚恍恍惚惚,居然沒察覺自己又被佔了便宜。

「第二天死不認賬,當真可惡,那可是我的初吻!」

宋風晚說完舒服了,晃一抬頭,就看到傅沉正含笑低頭看她。

外面一片雪色,月光鋪陳,光線從廚房窗戶中點點滲進來,將他側臉襯得越發柔和。

心跳驟快,強勁有力,宋風晚的心緊緊就在一起,靜謐的空氣,暗淡的光線,似乎將他襯托得越發危險。

「晚晚。」

聲音低沉,極富誘惑力。

她感覺快不能呼吸了。

放在她背後的手指抽出,雙手撐在她兩側,氣息吹在她臉上,靠近……

若有似無的蹭著。

輕柔,卻又炙熱。

宋風晚似乎意識到要發生什麼,下意識偏頭要躲……

下一秒

傅沉一隻手扳過她的下巴,不由分說地吻上她的唇。

宋風晚連掙扎的聲音都未溢出,聲音就被他徹底封死。

後背被緊緊壓在牆上,衣服單薄,涼意滲骨,她的反抗,終究只化為他胸口衣服上的一道道摺痕。

傅沉也沒經驗,完全是尋著本能,粗暴卻又不得章法,宋風晚在經過劇烈的掙扎后,身子徹底鬆弛,小腿酥軟得幾乎站不住。

呼吸紊亂交錯,唇邊的熱度像是把人融化。

含著,咬著。

總是覺得還不夠。

宋風晚沒經驗,一聲輕輕淺淺的低吟聲從嘴角宣洩而出,心尖輕輕發顫。

傅沉順勢加深了這個吻,香艷,而又意亂情迷。

直到宋風晚腿軟得站不住,傅沉才伸手勾著她的腰,壓著她的唇碾磨,剛離開半寸,便又含著舔著,抑或是下一秒,再次用力穩住。

傅沉帶著她身子,將她牢牢摟在懷裡。

身子緊挨著,嚴絲合縫。

姿勢越發曖昧惹火。

傅沉含著她的唇,覺得她喘不上氣,才微微抽開身,將她還攥著自己衣服的手指輕輕握住。

暖心總裁:追妻36計 「這才算是真正的初吻。」傅沉覺著以前那些都不作數。

宋風晚腦子混沌,覺得這人好不要臉,明明在夢裡都親過好多次了,又開始不認賬。

重生之激蕩年華 「還想要嗎?」

「嗯?」宋風晚耳根發紅,這人在說什麼?

傅沉低頭看著他,尋著她的唇吻下去,這次力道輕了許多。

宋風晚沒來由暈眩,覺得自己怕是要窒息而死了。

顧盼生姿 ……

索性傅沉也不敢過於急切,也擔心留了痕迹,小口啄了兩下,便扯撤開了身子,宋風晚頭抵在他胸口,大口喘著氣兒。

怎麼這次和原先不同。

接吻還是個力氣活兒?

嘴疼,腿軟,渾身無力……

還呼吸困難。

此刻外面忽然有煙火怒綻的聲音,平安夜已過……

傅沉靠在她耳邊,輕輕說了句。

「聖誕快樂。」

**

宋風晚最後又趴在桌邊,喝了大半杯水,居然歪歪倒倒,想要睡去,傅沉將她打橫抱起……

剛走出廚房,他就看到一個人影站在外面。

煙火絢爛的光線,將他光滑的腦袋照得發亮。

他不知在這裡看了多久。

「三叔……」

「噓——」傅沉低聲說道。

懷生捂住嘴巴,眼睛黑亮。

眼看著傅沉將宋風晚抱回屋子,身影消息,才鬆開手。

他打開廚房的燈,宋風晚醉的糊塗,用了三四個水杯,還將桌上弄得都是水漬,他拿著抹布,將水漬擦乾,沖洗杯子,物歸原位。

待傅沉下樓,他已經趴在床邊看煙火了。

他瞥了眼廚房,整潔如新。

他拿了個牛奶遞給他。

「謝謝三叔。」

「還不睡?」

「有點睡不著,聽到樓下有動靜,就過來看看。」懷生初來乍到,雖然這裡一切都比山上好,他心裡還是覺得酸澀難受,「三叔,我什麼時候可以回去看師傅啊?」

「周末就可以回去。」

「三叔……」

「嗯?」

「你們剛才打啵打了好久,不累嗎?」

傅沉眉頭擰著,這傢伙果然都看到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