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知道這是什麼嗎?」展支飛問道。

「有點像是心臟處的肉。」唐春說道。

「的確如此,它的確就是一顆肉。不過,為了這顆肉你的師兄,也就是我收的第一個弟子梅展宏因它而殞命。而展宏可以稱得上是絕代天才,20歲就突破到了地仙顛峰。

30歲人仙顛峰,80歲真仙境。當年他可以稱得上是元丹宗第一天才。而且,80歲的時候就到藥師學會拿到了14品丹尊證書。

當年掌門,也就是我的師尊南宮天雲特別的喜歡展宏,而且有意把掌門之位直接跨過我跟現在的太上長老古天這一代傳位給他。

只不過,後來,後來……」展支飛講到這裡神情特別的激動,臉上充滿了悲哀跟憤怒,老傢伙整個肩膀都在劇烈的上下抖動著。

「有什麼師尊道來,弟子能作的一定去作。」唐春說道。

「古天,我的師兄,現在的元丹宗太上長老,這個位高權重,看上去一臉威風的傢伙。

其實,它只是個道貌岸然的卑鄙小人。當年他的弟子,就是現任掌門羅天河雖說也稱得上是天才,可是他遠遠不如展宏。

要論天才,在元丹宗他只能處於第二位。他的光華給展宏完全掩蓋了。不過,他跟展宏關係卻是相當不錯。而正因為這一點我很放心。

哪會想到這個展宏最好的朋友居然會把展宏騙去,羅天河是肯定打不過展宏的。

最後,古天親自出手害了展宏。這事紙是包不住火的,我知道後為之瘋狂。當年這元丹宗差點給我拆了。就是古天也不是我對手,當年我執意要滅了古天以及羅天河。

不過,我的師尊阻止了我。師尊是直接用肉身擋住我的,不管我怎麼打,他都不還手。結果,就連師尊都給我打得滿身鮮血,奄奄一息。

可是直到最後師尊也沒還過手。我難道真要把師尊幹掉,那是絕不可能。因為,我展支飛是人,不是畜牲。展宏當年被毀屍滅跡了,不過,師尊臨終前卻是給了我這一顆肉團。

說這是展宏唯一留下的東西。而當年發生這事後古天師徒也給師尊打得重傷,古天整整一百年才恢復過來。我明白,師尊是為了元丹宗的基業。


畢竟,雖說他寵愛展宏,但展宏不見了。他是絕不允許我把元丹宗第二天才羅天河給幹掉。

畢竟,雖說元丹宗也不小。但是,跟真正的四星大宗相比差距還是非常大的。元丹宗要不是煉丹大宗的話早就給四星大宗吞噬或滅門了。

而且,神牛王朝皇室,四大府都有可能危及到元丹宗的生存。

師尊臨終前要求我發下血誓,不準暗害羅天河這個掌門。我能怎麼樣,我只能發誓了。

而且,師尊怕我想到展宏的事不顧生命毀誓。因此,他把他一生的仙力凝聚到了元丹宗的傳承仙寶『雙丘峰』上。

『雙丘峰』也不曉得是哪代祖師得自什麼地方,傳說此物跟仙域有關係。

羅天河融煉了此寶之後基本上可以處於不死之身。」展支飛說道。(未完待續。。) 「不死之身,此寶有如此厲害?難道天仙境都不能滅了羅天河不成?」唐春一臉訝然。

「不能,此寶的攻能力雖說不是特別的強大。但是,此寶卻是一件超級防禦性仙寶。就是天仙也無法滅了羅天河的魂魄。再加上當年師尊一生的仙力凝聚,那是何等的強大。當年師尊可是半天仙境強者。」展支飛說道。

「師尊有試過嗎?」唐春一臉陰厲。

「試過,我曾經不顧及誓言要滅了羅天河。因為,我實在是難以咽下這口氣。因為,羅天河毀了我一家。」展支飛嘴角抽搐著。

「一家,難道梅展宏是師尊您的兒子不成?」唐春有所感悟到了。

「沒錯,他的確是我兒子。因為,他隨母姓。他母親叫梅紅,她的功境跟我相當。

我們當年一起翱嘯江湖,被人稱為『天地配』。她是天,我是地。

後來產生了誤會她帶走了兒子。不過,後來她又送回了兒子。

只不過,在聽說兒子被害之後她一夜散功,全身蒼老,一夜白髮。」展支飛咬牙說道。

「難道師尊煉製不老丹就是為了她嗎?」唐春問道。

「沒錯,其實,不老丹還有聚功恢復青春的功效。只不過,我煉了幾千年了此丹還是無法煉成。因為,只有荒階極品的不老丹才有效果。我痛苦了幾千年。」展支飛說道。

「師尊放心,對於羅天河你發過血誓不能動。但是。這事就讓弟子我代你完成就是了。不然,即便是師尊能毀了他也違背了師言。」唐春雙眼灼灼有神。


「你滅了他,就是我也不成。」展支飛一臉沮喪,搖了搖頭。

「沒有不可能,有矛就有盾。雙丘峰再厲害,總有克制它之物。」唐春一臉堅毅。道,「師尊,我先幫你煉製出不老丹來。

一旦師母恢復,你們雙劍合壁,先滅了太上長老。

羅天河失去了這個最大的支撐他還能嘎嘣到幾時。而且。此人現在已經朝著我動手了。他不仁。咱們沒必要『義』。」

「幹了。」展支飛一拳砸在石壁上,不過,搖了搖頭,道。「不老丹太難成了。而且。這麼多年下來我一直處於瘋狂之中。所以,擔擱了修鍊。一心只想煉製出不老丹。以我個人力量滅不了古天。」

「古天的實力達到了何種地步?還有羅天河。」唐春問道。

「羅天河一品真仙境顛峰,而古天很可能二品真仙境顛峰。

而我只是步入二品真仙。當然。如果你師母梅紅能恢復,我們夫妻合壁完全可以滅了古天。

古天倒是有辦法滅,只是羅天河卻是無法毀滅。這是我最大的痛苦。

師尊,你當年養了我,可是你又害了我。」展支飛牙齒咬得咯咯直響。

轉爾,展支飛把那顆肉團遞給了唐春,道:「吞下他,我幫你煉化。」

「這是?」唐春看著那肉團,心裡直噁心。

「別噁心,這顆肉並不是展宏的。它是展宏偶爾之下自得神牛城的武王府。

當年我帶展宏去逛武王府遺址。展宏吞了這顆肉。從此後,展宏天賦高得嚇人。

我想,肯定跟這顆肉有關係。不過,直到現在我還搞不清楚這顆肉到底是什麼?

但是,我相信,它絕對不是尋常之物。就是古天動用了十方絕火陣把地火引來毀了展宏的肉身,但是,就這顆肉沒能毀掉。

而當年我的師尊奪回了這顆肉。當然,師尊估計也認為這只是展宏燒剩下的一顆肉,並沒懷疑它有什麼特別之處。

不然的話,這顆肉估計是回不來了。絕對會給師尊給了羅天河。


因為,為了元丹宗基業,師尊要培養羅天河。其實,這麼多年過去了。我不怪師尊。他有他的立場,他是站在元丹宗大局出發的。」展支飛說道。

唐春頭頂一道青光閃出,一道巴掌大的旋渦出現。

頓時,一股巨大無匹的威壓擠得特殊的石室都咔嚓直響。展支飛頓露訝然,道:「這是什麼,好強大。」

旋渦一口吞噬了那顆肉。

頓時,旋渦中幾千個外掛丹田形成的星辰越來越亮。而一股熟悉而霸道的能量通過旋渦衝擊向了唐春全身。

唐春身紫光,猶如紫甲天神下凡,就是展支飛都看呆了。

大帝神廟時間幾十年過去了,而外邊也過了相當長時間了。展支飛一直在守著的。

唐春發現,那顆肉居然融入了自己心臟之處,跟自己的心臟完美融合在了一起。而且,心臟之處居然有道道紫氣冒騰而出。

而功境居然一下子飈升至『半真仙境』。

而輪迴旋渦形成一方星系跡象越來越明顯,那些外掛丹田居然顆顆閃光,形體猶如一顆顆星辰。

唐春明白了,他開闢出了自己的一方天地——一方星系空間。

而這顆肉居然是神袛之肉——武王肉。

難怪展宏會成為蓋世天才,因為,他得到了武王留在武王府遺址的一塊皮肉。

而且,還是心臟之肉。不過,展支飛還沒能完全融合,它只是借到了武王肉的一點精華。

現在倒是便宜了唐春。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也許當年梅展宏沒得到這塊肉的話就不會如此顯眼,也許他現在還活著。可是這塊肉成就了展宏,不過,也讓展宏淪入了死亡之地。

這塊肉,福兮禍所依,禍兮福所至。

也許,展宏的下場是前半句,他因為福而帶來了禍事。而唐春得到后就是後半句。正因為展宏的禍唐春得到了『福』。

這就是人生的境遇,唐老大頗為感嘆。

「師尊放心,羅天河必在我唐春之手滅亡。我先相助師尊煉製出不老丹。」唐春說道。

「這是我從人皇宮中得到的蓮液,你看有用嗎?」展支飛拿出了一瓶晶瑩透綠的液體來。


打開瓶蓋,一股恐怖的生機之能傳遍了整個石室,小花果福地中的青蓮興奮了起來。

「少主,我需要這個。」青蓮說道。

「我知道,不過,我不能把它給你。不過,放心,等今後滅了神牛王朝咱們把整株神蓮都搞來。」唐春安慰道。

「一滴就足夠了,這瓶子里可以分成三四滴,不要浪費了。」這時,撼岳說道。

「那更好了。」唐春高興了起來。

爾後,唐春演義了水煉丹藥法,再加上一番講解,就是展支飛也聽得一愣一愣的,感嘆道:「你還真是丹道奇才,見解方面絲毫不輸給我,甚至,比我還要強。我感覺在丹道一塊上沒什麼能教給你的了。」

汗哪,老子是在傳撼岳的話。唐春心裡直汗顏。

「呵呵,弟子早領到了十四品丹尊證書。」唐春拿出證書在展支飛面前一晃,老傢伙一看,頓時又呆愣住了,一拍膝蓋,道,「奇才,真是奇才,你的天賦並不輸給展宏。不過,你既然有如此證書了還來元丹宗又是為何?」

唉,唐春嘆了口氣,乾脆把蘇醒之事講了出來。

自然,對於此事展支飛並沒印象。畢竟,蘇醒當年連內門都沒能進入。不過,對於暗算蘇醒的幾個傢伙展支飛倒是有印象。

「唐春,我突然想到。以你現在的實力完全可以煉化煉仙塔了。」撼岳聲音傳來。


「可是羅天河會感應到的。」唐春說道。

「不會,你上諸天島煉化。羅天河不可能能感應到。

到時,你煉化了羅天河存在仙寶中的一絲魂魄他就斷了聯繫了。

而且,煉仙塔作為元丹宗鎮宗仙寶之一絕非凡品。它能煉化仙人為仙靈之水。

貯存於你的穴位丹田當中豈不是隨時可以為你提供仙氣滋潤。」撼岳說道。

「那就這麼辦了。」唐春決定了,於是,找了個理由回到房間先進入了小花果福地,爾後鑽進了大帝神廟之中。

細觀這煉仙塔,唐春發現,它跟普通的塔也沒什麼兩樣。只不過分為八層,而人給吸納進去后先是進入底層。爾後經過八層塔的過濾煉化吸收后成為純凈的仙水貯存於第八層頂層之上。

當然,作為仙寶他自身的防護法陣是多重疊加的。

唐春加上撼岳的見識,經過幾年時間,終於解開了重重防禦法陣,露出了最核心的寶塔。

一層金色光暈輝映著整個煉仙塔,在畢方的青木天火不斷的融燒之下,最後一層金色光暈終於土崩瓦解。

「大膽,還不受死。」一道威嚴的聲音傳來。從塔里在瞬間就化出上百道劍光直擊唐春。

八十一劍的九道劍陣開啟,劍陣對劍陣。

雙方的魂神化為劍光在塔中展開了攻擊,雖說僅是羅天河的一絲魂魄化成的魂劍。

但是,煉仙塔本身貯存得有仙水,所以為羅天河的魂劍提供了無窮的仙能之力。

幸好唐春的神識空前強大才能堪堪與之一敵。

畢竟,在還沒完全煉化前此塔是由羅天河掌控的。幸好小花果福地隔絕了羅天河本體對此塔的感應,不然,在外邊的話唐春根本上就無法煉化。

再加上此塔也擁有一定的傳承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