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的錢都贏回來,這些給你了。」楊柏的話,讓周圍的人發出驚呼,就算這些人都是有錢人,可是面對十多個億的支票,楊柏居然毫不在乎。

「什麼都給我了?我就輸了八百萬!」石靈兒有點傻眼,吃驚的看著楊柏,而此時的楊柏卻搖了搖頭,無比認真說道:「不好意思,我不賭博!」

楊柏說完這句話,拿起侍應生手中的一百萬籌碼,朝著前方兌換過去。楊柏從小就不賭博,任何時候賭博得來的錢,楊柏都是不留著,這是楊瘋子留下的規矩。

那麼多的錢,楊柏也眼饞,可是規矩就是規矩,楊柏不要賭博贏來的錢。

「這麼多錢,你都給我,你到底什麼意思?」不光石靈兒傻眼,旁邊的石婷都發痴了。常志遠旁邊的李常昊都閉不上嘴,就算李常昊是跆拳道宗師,也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的錢。而這些錢,楊柏直接就送給石靈兒。

「本來就是給你出氣,贏了就是你的,我爺爺不讓我賭博。」楊柏再次搖了搖頭,已經兌換完籌碼,石靈兒手中拿著支票依舊在發獃。

就在這時候,二樓的包間當中傳來趙麒麟狂傲的聲音:「什麼?輸了?十六個億,好一個土包子。贏了本少爺十六個億,以為就這麼容易嗎?」

趙麒麟得到消息,從包間當中走了出來。此時石龍宵也從包間中走了出來,深深看了一眼趙麒麟,扭身消失在走廊的盡頭,並沒有下樓。

「靈兒,剛才不好意思,讓你輸了八百萬,小意思。正好我剛才贏了石龍宵兩千萬,怎麼樣,你要缺錢我可以周轉給你。」

趙麒麟慢慢的來到石靈兒面前,露出一絲迷人的微笑。拿出兩千萬來追石靈兒,也只有趙麒麟。

趙麒麟兩邊的明星女伴都已經羨慕的看著石靈兒,而此時趙麒麟卻忘記了,自己說出這些話的時候,周圍的人發出陣陣噓聲。

「咦,怎麼回事?」趙麒麟就是一愣,不知道這些人都什麼意思。而此時的吳天想要說什麼,不過看著石靈兒手中的支票,頹然的搖了搖頭,扭身也離開這裡。

「借我周轉?本小姐需要問你周轉嗎?看到沒有,這是什麼?16個億的支票。用你周轉,你留著錢泡你的女明星吧。」

石靈兒抬起脖子,不屑的看向趙麒麟,而這時候趙麒麟才看到石靈兒手中的支票,就發出驚呼。

「怎麼可能,那個土包子把贏來錢都給你了?」趙麒麟的話,讓石靈兒的目光在搜索,想要找到楊柏。

「人家這個土包子,憑著自己的本事掙錢,不像某些闊少,這輩子親手掙過十幾個億嗎?趙麒麟,說人家是土包子也得看看你有沒有這個資格,除了趙家少爺,你還有什麼?」

石靈兒在說完這些話的時候,扭身抬起衣裙,朝著宴會廳的方向走去。石靈兒內心是無比的激動的,有了這筆資金。不用爺爺的幫襯,石靈兒也可以在石家得到一些話語權。

「楊柏,你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石靈兒壓下心中的疑惑,看著時間已經朝著宴會廳而去。而身後的趙麒麟俊逸的臉上已經慢慢扭曲起來。

「混蛋,這個楊柏該死。英雄擂的時候,一定讓你死!」趙麒麟握緊手中的拳頭,而此時宴會廳當中楊柏再次遇到了石龍宵,此時的石龍宵陰沉的臉,來到楊柏的身邊,語氣冰冷說道:「小子,我不管你跟石靈兒什麼關係?都離我們石家遠一點。」

「石龍宵?你擋我路了。」楊柏心情不錯,拿著一杯果汁正喝著呢,看著金碧輝煌宴會廳,已經開始有人布置起來。

「楊柏,你信不信我廢了你。」石龍宵已經知道石靈兒得到一筆資金,這讓石龍宵有點憤怒。

「你廢了我?」楊柏一挑眉,而這時候石龍宵的身後走出一名矮小的保安,就看到這名保安對著楊柏冷冷說道:「詠春,李秀,請賜教!」 元洪看著兩人充滿探尋的神色,眼底閃過一絲冷然。

「你們不知道的是,金瀾宗的天門,是有外門弟子把守的。把守的外門弟子,他們雖然心高氣傲,對外人不屑一顧。

但是他們對能夠闖過天門的人的親屬都極為客氣,而我們作為這八百年來唯二闖過天門之人的其中一位的親屬,自然能夠跟他們說上話。

我讓你們前去闖天門,不過是讓你們前去帶個口信給看守的外門弟子,讓他們帶給玄雍而已。」

元洪的語氣柔和了不好,極其耐心的給兩人解釋了一通。

而在聽了元洪的解釋以後,刑明頓時鬆了一口氣。

如果只是讓他前去報信的話,他並沒有什麼意見,相反還很願意。

「如果能夠趁著這個由頭,在金瀾宗的外門弟子那裡得到一絲好處,或者是跟其結識一番,這對我來說可是求之不得啊。」

刑明暗暗沉吟,心裡不由得激動萬分。

而與之相對的,刑韻此刻卻並沒有那麼樂觀。她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對元洪的話她有些半信半疑。不過她並沒有表現出來,臉上也是裝作一番鬆了一口氣的神色。

看到兩人的樣子以後,元洪心裡暗自冷笑陣陣。

事實自然不像他說的那樣,金瀾宗天門的確是有看守的外門弟子。但是他們所在的位置是在天門的覆蓋之下。

要是想見到他們,跟他們說上話,那就必須踏入天門覆蓋的領域,只要踏進去,就必須闖天門。

闖過天門,還有可能活下來,不闖的話,便會直接被看守的外門弟子格殺。

當初老城主和元洪帶著玄雍前去闖天門,他和老城主就是因為不知道這一點,差點也被強制著闖天門。

還好玄雍直接闖過天門,看守的外門弟子態度頓時大變,他們這才逃過一劫。

元洪此番讓兩人前去傳口信,只要口信傳到了就行。至於那些外門弟子到時候是不是會看在玄雍的面子上讓他們離開,就不是他能夠決定的了。

「既然如此,屬下無異意,這番便願動身,前往蒼山金瀾宗闖天門。」

刑明強忍著激動,直接沉聲道。

聽到刑明的回答,元洪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轉頭看向刑韻。

「屬下也無異意。」

看到元洪看向自己,刑韻哪怕心裡千百個不願意,也只能強行壓下,出聲同意。

「好!」見刑韻也應下后,元洪的臉上露出一抹笑容,「既然如此,你們即刻動身!」

「是!」

兩人沉聲應道,然後直接轉身離開。

看著兩人的背影,元洪的嘴角慢慢浮現一抹冷笑之色。

對於兩人的生死,他並不在乎,他只要能夠達到自己的目的就行。

對於老城主的死,元洪心裡憤怒不已。想幫老城主報仇,以他的實力斷然是無法辦到的。

所以他只有讓老城主的獨子,也就是他的師弟來親自幫其報仇。而且最重要的是,當玄雍解決了這裡發生的事情,幫老城主報了仇以後,他便成了玄雍返回宗門可以帶的唯一親人。

金瀾宗的弟子在金山百年後,有一次下山帶一個至親之人回山門的機會。

本來有老城主在,他是斷然沒這個機會被玄雍帶回金瀾宗的,但是如今老城主身死,他便成了玄雍唯一的親人。

等到玄雍出山解決了此事,那麼毫無疑問的,他便成了玄雍唯一可帶的人。

「不過,為了讓小師弟不對我產生惡感,我必須要時刻掌握那個殺死老城主的人的動靜才行。最好是能夠讓小師弟看到我為了替師尊報仇,從而被那個妖人打上的場景。」

元洪眼中精光暗閃,默默盤算開來。

……

此時城外的姜辰三人還在城外的小樹林里療傷,姜辰的傷勢已經恢復了七八分,算是已無大礙。

姜辰也探查了一下黃大仙和金猿的傷勢,陡然發現他們恢復的似乎還要快一點,此刻已經快要痊癒了。

這讓姜辰不免有些驚奇,再仔細感應了一下,他發現還是那股奇異的能量在修復兩妖的傷勢。

通過仔細的探查,姜辰發現這股能量正是讓他直接跨入化嬰的那股龐大能量,是雷劫過後從劫雲里湧入他體內的。

「按照凈訣上所說,這是天地造化之力。就是這造化之力,才能讓妖獸化為人形。」

姜辰回想起凈訣上的描述,心裡不經萬分驚奇。

「看來就是兩妖體內殘存的造化之力,在不停的修復兩妖的傷勢。本來造化之力很難被身體吸收,日子一長便會自動消失。

沒想到兩妖這連番受傷,倒是激發了造化之力的修復作用,讓兩者的肉體完全吸收了造化之力。這對他們而言,簡直就是天大的造化。」

姜辰暗暗沉吟,心裡不由得有些泛酸,眼饞不已。

然後姜辰卻是忘了,他吸收了兩妖數倍的造化之力,直接讓其跨過抱丹境界進入化嬰期,而且剩下的造化之力更是牢牢鎖在體內的靈嬰里。

他所得的造化,可是比兩妖強了不知多少。而且嚴格意義上,他算是奪了兩妖的造化。

不過就憑兩妖的化形劫,也是降不下那麼多造化之力,而且兩妖肯定也吸收不了只能浪費。

但是不管怎麼說,如果不是兩妖同渡化形劫的話,他絕不會有這麼大的造化。

正在姜辰默默眼饞的當頭,他突然聽到一些若有若無的談話聲傳來。

姜辰微微一驚,隨即連忙凝神感應。

「你說城主怎麼想的?居然讓我們來找殺死老城主的妖人。我們就算是碰到了,不也還是送死的份嗎?」

「哎,你別說了,你這麼一說,我動都不敢動了。」

「切,你怕什麼。那妖人被老城主的自爆炸傷,肯定早就跑了,我們斷然遇不到的。」

「這……這誰說得准……」

「得了得了,走吧,去前面的樹林里找找。」

……

聽到這談話聲以後,姜辰的神情微微一凝,同時也有些惱怒。

「媽的,真當我此刻沒有還手之力了嗎?」

姜辰心中暗罵,恨不得再打回去。 宴會廳的門口石龍宵的手下針對楊柏,這樣的情況讓楊柏都笑了起來。

「這就是所謂的石家?白瞎了我的梨王之樹!」楊柏心中暗想,看著對自己擺動招數的李秀,楊柏繼續朝著宴會廳走去。

「少爺?」李秀看著楊柏沒有搭理自己,看向旁邊的石龍宵。石龍宵輕微點點頭,讓李秀教訓一下這個楊柏。

「找打!」李秀猛的衝出,雙手連環的在胸前擊打,速度和爆發力真的很快。而此時的楊柏依舊走著,就算面對李秀的攻擊,楊柏只是一步踏出。

「轟!」就是這一下,楊柏的肩膀好像穿透這些虛化的招數,直接撞在李秀身上。一個人,猶如一個炮彈一樣,直接就被楊柏給撞飛出去。

石龍宵眼看著李秀朝著自己而來,猛的就愣住了。石龍宵可是兵王,猛的一探手,朝著李秀的肩膀抓住,想要把李秀給救下來。

可石龍宵剛抓住李秀,就感覺一股力量讓石龍宵的雙臂都發麻,然後石龍宵持續的後退。

「什麼?」就是這一下,石龍宵也被李秀給撞飛出去,兩人撞在豪華的門框之上,弄出沉悶的聲音,惹得宴會廳一些人看向門口。

「好狗不擋路!」楊柏淡淡的走進宴會廳,而此時石龍宵滿臉都是鐵青。宴會廳可是有石家人守護的,看到有人跟石龍宵動手,都紛紛圍攏過來。

「都給我住手,大哥,你到底要幹嘛?」這時候石靈兒也來到宴會廳,看到石家的人圍住楊柏,頓時就不樂意了。

「石靈兒,沒你什麼事,這個小子跟我動手。」石龍宵陰沉的臉看向楊柏,在這個莊園當中居然有人跟自己動手。

「不好意思,我可沒有動手,我只是在走路,沒有想到遇到你們石家兩個碰瓷的。石靈兒,以後你還是別去農場,我們農場的東西高攀不起你們石家的人。」

楊柏的話,讓石靈兒著急起來,而此時的石龍宵再次一抬手,就要對楊柏動手。同時冷酷說道:「你的東西當然高攀不起石家,就憑你,無論你是常家的客卿,還是你擁有一定的身手,在我面前你什麼都不是。石家只要一句話,就能讓你灰飛煙滅。」

「楊柏,你可以滾了,這個宴會不歡迎你。」石龍宵看到客人都匯聚在這裡,突然改變注意,要把楊柏給請出去。

「大哥,你過分了。我說了楊柏是我的朋友,就算他沒有邀請函,也可以在這裡。」石靈兒再次看向石龍宵。

「石靈兒,規矩就是規矩,你的朋友也不好使。」石龍宵顯然是生氣了,冷冷的看著所有人的,同時再次說道:「各位,這就是我們石家的規矩,沒有邀請函,請立即離開。」

「這是不是一些人能夠來的地方,講究的就是身份!」石龍宵的發話,當然引起吳天等人的注意。

「石少說的沒錯,這就是身份。楊柏,你趕緊離開這裡吧。」吳天也不敢多說什麼,只能夠站在趙麒麟的身後。

趙麒麟已經陰鬱無比,尤其看著石靈兒維護楊柏,也陰陰怪氣說道:「現在什麼人都能夠進入宴會廳了,呵呵,這就是D市的石家看來這一次的英雄擂,一定要改變。」

「你們,楊柏,不用聽他們的。」石靈兒氣鼓鼓看著所有人,擋在楊柏的面前。而這時候楊柏慢慢抬起頭來,看著對面那些闊少貴婦鄙夷的目光,楊柏也同樣冷酷說道:「石龍宵,想要讓我離開,你不配。」

「什麼?這個小子夠囂張的,懟完趙麒麟,又懟上石家的少爺。」周圍的人都紛紛發出驚呼聲,這樣的聲音,讓石龍宵握緊的雙手,發出咔咔的聲音。

「來人,給我轟出去。」石龍宵已經發話,整個宴會廳的保安都已經虎視眈眈的朝著楊柏而來。

「住手,都給我住手,今天誰動我的朋友,就別怪我不客氣。」石靈兒依舊擋在楊柏面前,惹得楊柏好奇的而看著石靈兒,難道十幾個億就讓自己成為石靈兒的朋友了。

就在這劍拔弩張的時候,宴會廳的後門傳來幾位老者朗朗的笑聲,隨著笑聲就看到後門猛的打開,常青義等人紛紛走進宴會廳。

這些世家的家主都在後頭談論一些事情,應該是事情結束了從後頭來參加宴會廳。當先一名白髮老者,老者五十多歲,精神抖擻,身穿暗金唐裝,袖口都是用金線穿著,胸前一個金色的石字,更是顯得低調奢華。

老者四方臉,威嚴十足,虎虎生風。這就是石家的家主石松鶴,也是石龍宵的父親,石靈兒的大爺。

石靈兒的爺爺石浩然已經閉關隱居,石家的一切都交付石松鶴管理。石松鶴身邊談笑風生的自然是常青義,這兩人身邊都圍攏一些人。

而身後一名紅衣老者慢慢走了出來,陰鷲的目光,乾瘦的臉頰,雙手攏在衣袖當中,狠絕的看著石松鶴等人的方向。

趙家家主趙懷谷,而旁邊那個富態的老者,也就是吳天的父親,吳家家主吳道然。

這些老者魚貫而出,雖然談笑風生,隱約涇渭分明,顯然石家籠絡一部分人,而趙家也同樣籠絡一些人。

「咦?」石松鶴當然看到門口發生的事情,就是一愣。而這時候常青義也看到楊柏被人圍住,也是一愣。

「怎麼回事?龍霄!」石松鶴這麼一發話,石家的手下紛紛退避開來。而石龍宵看到石松鶴,趕緊躬身施禮道:「父親,常家這個客卿沒有邀請函,沒有資格進入其中的。」

「哎呀,是老夫忘記了,這鬧的。石家主不好意思了。」常青義哈哈一笑,憑著兩家的關係,也不至於讓石松鶴作難。

「呦呵,常家今年弄出不少客卿,有用嗎?哈哈哈。」一旁的吳道然大笑起來,這一次英雄擂常家來再多的人也沒有用。

「好了,算了,讓客卿進來。」石松鶴淡淡的說著,輕輕揮了揮手。家主發話,石龍宵只能夠低著頭,陰狠看著楊柏。

「小子,算你今天撿著了。」石龍宵的話,楊柏並沒有進來,反而深深看了一眼常青義的方向。

「楊大師,這次是老夫的不對,來進來。」常青義也感覺到楊柏的不悅,趕緊對著楊柏抱拳。

「楊大師,這麼年輕就是大師?你們常家沒有人了嗎?」吳道然再次嗤笑一聲,這樣的笑聲,惹得眾人紛紛看去。

而此時的李常昊也走了進來,感受到周圍人的鄙夷,猛的冷哼一聲。李常昊畢竟也是常家的請來的,一股肅殺之力從李常昊的身上散發出來。

「這個還湊合一些!」這些家主看了一眼李常昊,也不說話了。這讓李常昊傲慢的看著楊柏,不屑說道:「看到沒有,這才是真正的強者。」

李常昊在常青義的陪同下,走向旁邊的桌子,比較靠近主桌。而這時候常青義老臉尷尬無比,只能夠對著楊柏說道:「楊大師,不好意思,這次都是老夫想的不周道,你別生氣,等回頭我好好給你賠罪。」

位置都有人的,每一家的客卿只有一個位置,這樣的情況,楊柏當然沒有位置了。楊柏剛要說話,就聽到旁邊石龍宵冷冷說道:「小子,沒有你的位置,我讓手下給你拿個板凳,你就在門口吃吧。」

「楊柏,你坐我那裡,大哥你別太過分了,楊柏對我們石家有恩。」

「是你有恩吧?用十個億就把你收買了?別以為有了一定的資本,就能夠在大哥我面前叫囂。石靈兒,你還不夠資格。」石龍宵冷冷的說著,真的讓人去搬凳子。

「哈哈,沒位置。」趙麒麟從楊柏的身邊走過,狂笑的走向自己的位置當中。吳天和石婷也都紛紛走過,這些人都用鄙夷的目光看向楊柏。雖然楊柏剛才贏了那麼多的錢,可今天的宴會講的就是身份和地位。

「楊柏,你別生氣,你先做我的位置之上。」石靈兒的話,讓楊柏搖了搖頭。楊柏是二愣子脾氣上來了,他們都瞧不起自己,自己為何要留在這裡,英雄擂,誰愛打誰打,大爺還不伺候了呢。

楊柏真的無所謂,本來就是被葛春給弄來的,常青義雖然重視自己,可是無法在石家能夠說上話。

「石靈兒,不用了,我累了,我回去休息。」楊柏搖了搖頭,就準備要走。而這時候石龍宵再次出現在楊柏面前,手裡居然拿著馬扎。

「不好意思,就只有這個,選那個位置,這個馬扎就給你了。」石龍宵故意在羞辱楊柏,楊柏猛的一抬頭,暴怒的看向石龍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