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感應到的方位在哪裡?離這裡遠嗎?」

沐靈夕聽到宮佑冥的問話之後,再次細細的感應了一番。

最終卻是搖了搖頭。

「我的感應還比較微弱,只有一個大概的方向,現在對於那個位置具體在哪裡,我現在還不清楚。我現在只能感受到一陣來東南方向的親切引力,也許我們再往東南方向前行一段距離之後,我就能有更清晰的感應了。」

宮佑冥在聽到沐靈夕的解釋之後,也是點了點頭。

將門毒妃:邪王放肆寵 「既然這樣,那我們現在就開始朝著那個方向前進,你若是有了新的感應就告訴我,我及時調整方向就行了。」

沐靈夕見宮佑冥已經做出了安排,她也沒有什麼意見,所以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兩個人並沒有在這座小鎮上浪費時間,簡單的修整之後沐靈夕何和宮佑冥兩人就踏上了前往東南方向的路程。

一路上宮佑冥就這樣抱著沐靈夕,朝著東南方向的小鎮飛去。

就這樣飛了不遠的距離,沐靈夕的感應,再次強烈了起來。

那陣親切的感覺,隨著路途的接近,漸漸地加強。

沐靈夕對於尋找到雲凰宮所在的位置,更加的有信心了。

就這樣飛了整整一夜的時間,兩人再次來到了一座東南方向上的城市。

因為靈聖宮的方位,處在三國交界的地方。所以這處城市是位於宮右國東南方向,邊境上的最後一座較大的城市,再往前走,他們就會走出宮佑國的邊境來到伽羽國。

然而直到此時,沐靈夕仍然沒有感應到原雲凰宮所在的具體位置,看這樣的情形,雲凰宮極有可能並不在宮佑國的境內。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灑向大地,宮佑冥和沐靈夕連夜趕到了這座小鎮上。

宮佑冥怕沐靈夕的身體吃不消,所以決定先在這座小鎮上落腳休息一番,然後吃完早飯之後再次出發。 安靜。

整片世界都沉浸在絕對的安靜之中,蒼穹和大地,始終都是一成不變的模樣,不知經歷了多少的年歲,已然是沒有絲毫的動靜。

而在這片寂寥的天地之間,葉天正盤膝閉目,坐在空地之上,沒有絲毫的動靜,甚至是連呼吸都沒有,就像是一位坐化的老僧一般。

片刻之後,這片空間之內,忽然開始有了些許的異變,葉天的身下,土石忽然開始隆起,隨之而來的,是整片大地都在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移動,很快,葉天盤坐的地方,便是隆起了一座低矮的山峰。

而這般變故還沒有就此停下,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座低矮的山峰,開始愈發的拔高,而隨著大地的相互擠壓,周圍也開始逐漸的有了更多的變化——有的地方升起高山,有的地方凹陷而下變成盆地,有的地方直接撕裂而開,變成一片悠長的峽谷。

這片大地終於不再是一馬平川了,它逐漸的生出了更為複雜的地勢,讓得整片大地,都顯得豐富了許多,而葉天所在的那座山峰,赫然便是這片大地之上最高的一處,其他的山峰山脈,在其面前就像是巨人面前的螞蟻一般!

這是,葉天方才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眼中那些散碎的銀光,本是閃爍著十分亮眼的光芒,在葉天睜開眼之後,那些銀光方才漸漸的收斂了下來。

葉天舉目四望而去,發現這整片大地,已經開始有了一些不錯的規模,看上去已經不像是個死寂之地了,起碼,這裡的地勢有著明顯的起伏,有著顯而易見的山峰低谷,而這,完全是建立在時間的衍變之中的。

「葉天哥哥,先不要嘗試著去擴大規模了,就目前這一片區域,足夠你練手。」

榕兒忽然從葉天的身體之中脫離而出,懸浮在半空中提醒道。

「嗯,這時間法則真是神奇的很啊,雖然現在我只能控制簡單的加速,只能任憑時間讓這片世界衍變,但有著這時間加速,進程倒是快得有些不可思議呢。」

葉天頗有些新鮮的望著四周感慨道,這般變化,少說也是需要數十萬年方才能夠達到的,然而這高山低谷,他卻僅僅用了不到一個小時,便令其完全的演變了出來!

「接下來試著感受一下生命法則吧,如果能夠將時間法則和生命法則相結合,這片空間,應該能夠有著更多的變化。」

榕兒背著雙手笑吟吟的道,一邊說著,一邊便是從新融入到葉天的體內,「葉天哥哥,你放心嘗試就好,我會將一些生命法則的概念分享給你的。」

「好。」

微笑著點了點頭,葉天便是站起身來,手臂凌空一揮,這演變出高山低谷的大地,陡然便是恢復了原樣,恢復了那一望無際的荒蕪平原。

葉天對於建造這大陣的那位,此刻也是無比的佩服,能夠將這些東西全部凝聚在一方法陣之中,甚至能夠讓得後來人在其中感悟這些東西,也是一件極其恐怖的事情了,若非是感悟這些東西的過程是個不確定的因素,恐怕光是靠著這一個法陣,就能培養出數不勝數的法陣一道高手來!

隨著榕兒融入體內,葉天心中也是頓時生出了一陣明悟之感,那種感覺很是奇特,就像是在它的腦海之中,有著一株嫩芽鑽破了泥土鑽了出來,然後緩緩的生長,茁壯,最後開出一朵美艷的花朵來。

這種感覺,令得葉天有些不知所措,索性也就照貓畫虎的順著那感覺,將手掌貼在地上,將一些生命氣息朝著地面之下傳遞而去。

很快,葉天感覺到地面之下開始有著什麼東西出現了,十分的渺小,十分的微弱,若非是葉天十分集中精神,想要將之發現還真不容易。

但那東西卻是存在著,好像是一顆小草,但其確實是活生生的存在著,正緩緩的從泥土之中鑽出來。

終於,隨著時間推移,葉天瞧見了那小草從泥土之中鑽出,然後徐徐的生長,徐徐的旺盛,而到得最後,卻又徐徐的而枯萎,徐徐的死去。

第一次嘗試,顯然是有些失敗的。

「葉天哥哥,生命氣息就像是種子,你要在你所能掌控的範圍之內種下這些種子,然後想辦法去灌溉他們,讓他們能夠成長,能夠擁有龐大的數量,這樣才能讓它們長大。」

蓉兒的聲音在葉天腦海之中響起,葉天靜靜的閉上了眼,去開始想象著一片生機勃勃的畫面。

森林,草木,花鳥,蟲魚,這些東西的存在,不僅僅是生命氣息,還有其他很多東西存在——陽光,空氣,水。

葉天立刻明白過來這是什麼意思了,當下頗為欣喜的睜開眼睛,手心之中,開始有著三道頗為龐大的陰陽籙出現。

一為暖黃色的離火籙,帶著熊熊燃燒的青玉蓮火,其上有著龐大的熱量擴散而出,這一枚,被葉天朝著天穹之上拋去,高懸在了天際之上,如同一輪曜日當空。

一為澄澈藍色的坎水籙,坎水籙從葉天手中飛出之時,,悄然便是分化為了陰陽兩枚,陰柔的一枚朝著天際之上飄飛而去,擴散而開成為漫天飄零的雲霧,而另一枚則是落在大地之上,形成道道溪流,匯成河,凝聚成江,生出湖海。

最後一枚是綠色的巽風籙,巽風籙出現之後,便是直接被葉天捏碎了去,這片空間之中,頓時便是有著清風微拂,天空之中的雲絮都是開始流動了起來,地面上的江河,也開始逐漸的生出一些浪濤。

當這三枚陰陽籙各自開始發揮作用,葉天方才是將雙臂張開,將一股龐大的生命氣息,蔓延到自己所能掌控的一片區域之中,深深的融入土地和水流之中。

做完這些,葉天方才滿意,響指一彈,這片空間之中,時間立刻開始迅速的流動了起來,那般速度,不知被加快了多少倍,瞬息之間,便已是晝夜更替不斷!

離火籙高懸天際之上,隨著時間更替,陽火陰火不斷轉變,一如晝夜輪迴更迭,而在這過程之中,時而有著狂風大作,時而有著潺潺細雨,以葉天為中心,大地之上,頓時開始有了生機瀰漫!

草木開始生長,這片空間之內,開始有著大量的植被生長而出,將這一整片的世界,都變得生機盎然,而之前曾經出現過的大地變遷,也是開始逐漸的出現,高山低谷再一次出現,但這一次出現的,並非再是那毫無生機的土石,而是布滿了植被生機的山川盆地,江河彙集流轉,高峰之聲,有著瀑布飛泄而下,水流婉轉成湖,彙集成海,整片空間,都是變得有了無限的生機!

這一次,要比上一次完美了許多,但依舊有著很明顯的問題存在——出了這些植被之外,並無其他的生命存在。

就在葉天心中有些失落,欲要重新來過之時,榕兒卻是忽然出現:「葉天哥哥,不要著急,你現在能夠用生命法則創造的是最基本的生機,而非是那些有著較高靈智的生命,這些東西,是如今你使用生命法則能夠創造出的極限了,接下來,你需要用一些時間去參悟其中更深的奧秘,方才能夠更進一步,但這就不是榕兒能夠幫得上你的了。」

「原來是這樣……」

葉天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捏著下巴思索了片刻,方才是飛身落在了這片空間之中的最高峰上。

「就在這裡參悟吧,花些時間,將這生命法則給參悟一番。」 葉天選擇的地方,是一座孤峰的頂端,這裡有著一塊不算十分開闊的平地,在這山頂之上,只有一顆樹木傲立於此。

那是一顆菩提樹,葉天並未可以的去讓這裡衍生出一顆菩提樹,這是自然而然生出的,葉天喜歡這種極高的地方,喜歡那種一覽眾山小的豪邁之感,當下,便是走到那菩提樹之下,盤膝而坐,閉目凝神。

時間開始在這片空間之中以一種極快的速度流動,山川低谷開始繼續緩慢的變動,而在這其上,草木植被也是經歷著一輪又一輪的枯榮,三枚陰陽籙的效果,開始愈發的完善,愈發的接近現實,這片空間之中,漸漸開始有了四季的變化,將葉天包裹其中。

春暖花開,會有花草盛開在葉天身邊。

盛夏時節,陽光完全將葉天籠罩其中。

秋高氣爽,草木植被開始泛黃,在葉天的身邊飄落。

隆冬降臨,紛飛的白雪將葉天掩蓋而去,最終冰雪消融,再臨春滿大地。

這般循環,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次,葉天能夠感受得到,自己對於循環之理的感悟,越加的透徹,越發的完美,隨之而來的,是對於生命生死循環,周而復始的感受,那種感受越來越明顯,越來越通透,在某一刻,葉天腦海之中忽然有著一股空靈澄澈之感,就如同是春水化雪,冰河解凍一般。

葉天陡然睜開了雙眼,站起身來,放眼朝著腳下的一片大好河山望去。

在這大好河山之間,尚且還沒有更多的生命存在,但卻有著生生不息的生機,這片世界在不斷的生長,但也在不斷的衰敗。

陰陽籙的能量並非是無限的,遲早會消耗殆盡,而當陰陽籙的能量耗盡之後,這片世界便會失去生機。

真正能夠稱之為活物的世界,需要有著生生不息的循環,而不是依託著某種力量的強大而暫時的存在,葉天現在缺少的,正是這個。

那並非屬於生命法則的範疇,而是出於創造法則,他需要創造,創造出其他的生命,創造出能讓這些生命不斷衍生的世界。

而那又屬於毀滅法則,有生就會有死,這世界中如果都是些無限的生命,這方世界早晚會被佔滿,其中擁有的東西也早晚會耗盡,因而還需要毀滅法則,來約束他們的繁衍。

簡而言之,生命,創造,毀滅這三個超級法則,並非是單獨分隔而開的,而是相輔相成,相互之間有著密切聯繫的法則,想要單獨的參透某一個是不可能的。

葉天想明白了這一點。

當他重新站起來的時候,這片世界再度消散而去,回歸到了最原本的狀態,而這一次,葉天並沒有去使用陰陽籙改造世界,也沒有急著將生命氣息播撒而出,他率先用著一種十分奇異的法則之力,開始制定這片空間之內的規則——生死循環。

生命的出現既是創造,生命的消亡既是毀滅。

創造與毀滅更迭,新生與死亡輪迴,這才是完整的生命法則!

這樣的規則,說起來十分的容易,但是要令其成為能夠真正約束整個世界的存在,所需要的時間是極其龐大的,即便是有著時間加速,葉天制定這一切,也花費了很長很長的時間。

終於,當得葉天將最後的「規則」編織完整,一方莫約有這三米直徑的法陣,方才是真正的出現在了葉天的面前,這輪光陣之中,有著無數複雜的紋理,看上去儼然像是一張浮世圖一般,所有的細枝末節,都被勾畫是十分完美,這輪光陣的完美程度,要超過任何葉天接觸過的法陣,甚至,葉天能夠感受到,這輪光陣有著呼吸和心跳的存在!

總裁追妻:女人,別放肆 這輪光陣,本身就是活物!

「規則已成,這片世界,可以開始真正的生長了。」

滿意地一笑,葉天的手掌,陡然輕輕拍在了那光陣之上,那輪光陣陡然之間便是急速的縮小,縮小到了一枚陰陽籙的大小,鑽入了葉天的手心之中,消失在了葉天的皮膚之下,而一股澎湃的明悟之感,頓時便是將葉天淹沒而去!

此刻,率先發生改變的不是這片法陣空間,而是葉天的靈巢空間,靈巢空間之中,原本的景象完全的消散而去,化為了原始的靈氣能量,取而代之的,是這一輪光陣,它就像是一片嶄新的大地一樣,重新出現在了葉天的靈巢空間之中,重新舒展而開,成為一片嶄新的世界!

這片嶄新的世界不算多大,只有著摸約百米的長寬,但與之前完全不同的是,這新的靈巢空間之中,有著時間的流動,有著無數法則的存在,有著生命的創造與毀滅。

這是一個完整的空間,一個如同活物一般的完整空間!

當得靈巢空間的變化完備之後,葉天也是立刻感受到,自己體內的靈氣能量,開始飛快的出現了變化,開始迅速的凝聚,提升,短短不過十息時間,那涅槃小圓滿的桎梏,便是蕩然無存,直接是將他的修為,推入了涅槃大圓滿的層次之中,距離衝擊那涅槃劫層次,不過是一線之隔!

完成這般變化之後,葉天終於是重新睜開了眼睛,在他的眼中,那些銀色的光斑碎片,此刻已經完全的連接成了一個完美的銀色圓環,生在他的瞳孔外圈,看上去頗為的玄奧高貴,此刻,葉天方才真正感覺到了,自己,就像是這法陣之中的神,世間萬物,都在自己掌握之中,創造或是毀滅,不過一念之間!

手掌輕揮之間,隱匿在葉天手心之中的那光陣,忽然便是飄然而出,落在了葉天的腳下,而就在那光陣展開的一瞬之間,這一片蒼茫的空間之內,便是立刻驟變,眨眼時間,一副壯美的河山便是依然出現在了葉天的面前,而在這其中,草木興盛,更是有著花鳥蟲魚的存在,整片世界之中,到處都是一片生機盎然之景!

「哈哈……老夫等了六千年,終於,終於讓老夫再次遇上了一位能夠實現這開天闢地之壯舉的人了,老夫的夙願,總算是能夠了卻了!」

沒等葉天為眼前這完美的世界感到欣喜,忽然,便是有著一道蒼老的聲音傳入了他的耳中,那聲音無比的空靈飄渺,彷彿世外仙人一般,而當的葉天順著那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之時,便是發現在那雲絮紛飛的天穹之上,正有著以為老者的存在。

那老者坐著輪椅,獨臂獨眼,一頭風霜白髮,看上去頗為的滄桑,但其臉上卻是異常的精神,看上去絲毫不顯老態,甚至其面龐看上去,不過像是三十歲的人!

葉天立刻聯想到了這人的身份,也是顏月仙翁曾向他介紹過的人。

那位六千年前,令得雕靈師這個職業名聲大噪的法陣一道絕世天才——流雲仙!

「晚輩田……晚輩葉天,見過流雲仙前輩!」

葉天朝著那老者拱了拱手,思索了一下之後,還是將自己的真名給報了出來,對於這樣一位傳說之中的強者,葉天有著滿滿的尊重,能夠得見這傳說強者本尊,葉天的心中,都是免不了的一陣激動。

「呵呵……都這麼多年過去了,居然還有人記得老夫的名諱,難得,看來老夫還沒有過氣啊。」

那流雲仙此刻也是一陣朗笑,顯然,能夠見到一個觸碰到九級法陣的人,這流雲仙心中也是無比的高興。

「前輩……晚輩斗膽,敢問前輩是幻象還是……」

「當然是活人了,怎麼?沒見過一個六千多歲的老頭子么?」 宮佑冥怕沐靈夕的身體吃不消,所以決定先在這座小鎮上落腳休息一番,然後吃完早飯之後再次出發。

越是往東南的方向飛行,沐靈夕的感應越是強烈起來,這樣的消息給宮佑冥和沐靈夕兩人都帶來了極大的希望。

不到半天的時間,兩人就已經離開了宮佑國境內怕踏上了家伽羽國的邊境。

然而在剛剛踏入伽羽國邊境不久,宮佑冥就發現自己的身後,緊緊的跟隨著幾條尾巴。

這肯定是伽羽國的密探,在發現宮佑冥踏入伽羽國之後,引起了伽羽國上層的關注,所以才派人緊緊的跟隨著自己,生怕宮佑冥在伽羽國境內,做出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

想到這裡,宮佑冥不勝其煩地對身後緊緊跟隨自己的那些人,冷冷的說了一句。

「想活命的就趕緊滾,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宮佑冥的這句話一出,身後緊緊跟隨的幾人,頓時停下了腳步,再也不敢靠近宮佑冥和沐靈夕兩人,甚至有幾人轉身就走,應該是回去向組織彙報情況了。

直到身邊再次清凈下來,宮佑冥這才急速的朝前行去。

然而在踏入伽羽國經境那內不久之後,沐靈夕就再次感應到了一陣,比之前更加強烈的信息。

這一次那感應的方位再也不是東南方向,而是轉向了伽羽國境內的西邊。

沐靈夕頓時將這一信息告訴了宮佑冥。

宮佑冥也毫不遲疑地開始轉變方向,按照沐靈夕所說的西邊開始前行,速度更是快了幾分。

兩人就這樣幾經周轉,最終沐靈夕在進入伽羽國境內的一座森林中之後,忽然之間感受到了一陣強烈的信息。

那道信息比之前模糊的感應不知道強了多少倍。那親切的感覺讓沐靈夕恨不得現在就朝那方向飛撲過去。

然而當沐靈夕再次指出方向之後,宮佑冥這次卻遲疑起來。

「你確定這一次的方向,是在這片森林的西南方嗎?」

沐靈夕在看到宮佑冥那頓時嚴肅的神色之後,卻是不由得點了點頭,然後說道。

「這一次的感應比之前的都要強烈,就差一步就可以知道確切的位置了,我確定我感應到的就是在這片森林的西南方位,這個應該不會有錯,難道這個方向有什麼問題嗎?」

沐靈夕現在連宮佑國的地理位置,都還沒有搞得特別清楚,現在對伽羽國的地理位置,她就更弄不明白了。

然而在看到宮佑冥,那嚴峻的神色之後,她心中也似乎感覺到了不對勁的地方。

宮佑冥早年在這片紅鴻明大陸上到處遊歷,自然對伽羽國境內的各個地理位置了如指掌。

然而這片森林,宮佑冥曾在年少時來過這裡,對於沐靈夕所說的那個方位,宮佑冥清楚的記得,那裡應該是一片絕地。

想到這裡,宮佑冥在看到沐靈夕臉上那疑惑的神色后,卻是說道。

「你所說的那片方位應該是一處絕地,但是目前具體位置還不確定,我們還是到那裡看看再說吧!」 流雲仙的朗笑之聲,頓時也是令得葉天心中一片詫然。

這位流雲仙,居然真的還活著,六千歲,這個年齡是何等的恐怖啊,從那遙遠的古代一直活到現在,這位流雲仙,可真算得上是一座活著的博物館了。

「呵呵,小輩,你也不用太過驚訝,老夫並沒有習得什麼通天徹地的長生之法,嚴格來說,老夫現在是這雲霧飄零大陣的陣基所在,離不得這法陣之中,一旦離開了,老夫也就沒命了,完全是靠著這法陣之中的法則之力延續著生命,現在你也摸到了九級法陣的境界,你應該能明白其中的意思。」

流雲仙瞧得葉天那一臉詫然的模樣,當下也是擺了擺手笑道。

聞言,葉天方才是心中少了幾分驚詫,誠然,在這九級法陣之中,歲月可謂是無窮無盡的,若是葉天想,也能夠在自己的九級法陣這之中生存個千年萬年,但那其中無比的寂寞,可就不是什麼人都能承受的了。

「小輩,你過來。」

忽然,流雲仙朝著葉天招了招手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