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想想你殺了神族那麼多人,為何姜辰還會復活你,放過你,這是多麼偉大寬曠的胸懷,換做是你,你做的到嗎?而且四大天王聯手才能解決的死靈法師我看見他一個人解決了。」

我們神族來到天下大陸做了太多太多的錯事兒,下面的士兵強爆婦女,亂殺無辜,搶奪錢財,這是神罰嗎?這完全是強盜行為,結束這場戰爭吧!推翻諸神之都當今的統治者,讓和平的使著們來重新統治諸神之都」

聽完嵐月的話,溫格思沉默了良久才開口道!

「我沒有意見,你們要怎麼做都可以!」

「真的!哥哥!你真的放棄這場戰爭希望和平了」

嵐月很是激動有些不相通道!

「是的!或許我也厭倦了這場戰鬥了,那天看著那麼多神族同胞的死對我的震撼很大,而且尤其是那個喬安娜把我貶低得一文不值,我居然還不能把他怎麼樣,但是沒想到他是一個叛變者,而這種叛變者都能拿出來用,我也已經不相信神族了,還有那個碧麗公主為了能夠打贏這場戰爭就差直接給喬安娜下跪了,這畸形的統治者和變態的想法,我現在都不知道當前的神殿到底是怎樣一個形態了」

「對!你說得這些我都很認可,神殿的人必須照顧神族的貴族,因為他們手裡握著大量的金錢和魔法石,而這些貪婪的人就會到處去掠奪廝殺他們眼裡只有利益沒有生命,神族是該大洗牌了。」

嵐月嘆了口氣道!

「對!是該大洗牌了,對了!我現在能做什麼,可以幫忙的!」

「你現在什麼都可以不用做,姜辰說了,你復活了就讓我陪著你去走走散散心,戰爭是很消磨一個人的意志和心情的,你也該休息休息了」

「哼!那個傢伙還真是心好呢!」

溫格式冷恆道!

「你還別不信這是人家親口給我說的,再說了人家真的沒有別的意思,他現在不求你任何東西,而且人家能夠輕而易舉殺死你的,人啊!應該有一顆感恩的心,而且姜辰還跟我說過,他原話是這樣說的」

「其實你哥哥是一個很強的人,你知道他為什麼失敗嗎?這和他的出生有關,他說你出生在有錢人的家庭,從小就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什麼事情什麼人都要依靠著你來,你這樣的人是承受不了打擊和吃不了虧的,而且你這種人的性格特別的暴躁,一旦遇到什麼事情就會爆發怒火,一個人在衝動下,是根本無法思考問題的,而他就和你不一樣」

「他說在他那個世界,他其實從小出生在一個無比有錢有勢力的家族,相當於和你出生是一樣的,但是他的父親從小就把他當做窮人的孩子來樣,他少年的時候什麼苦都吃過,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有錢人的少爺,甚至他的女朋友都跟著別的男的跑了,所有人都看不起他,但是他無比樂觀,他說過,最窮不過要飯,不死終會出頭,他承受了他同齡人難以承受的,後來家族找到了他但是已經不行了,他知道自己是少爺以後,但是一天少爺日子都沒有過過,還要對抗自己的兩個親哥哥,要殺他,換做是你,你能忍受的住」

「自己的親哥哥要殺自己,就好像你要殺我一樣,終於他一步步熬了過來,已經過著無比安定平靜的生活了,其實在他那個世界他是無憂無慮的,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但是當他收到了天下大陸人族的求救信號以後,他毅然決然的來到了天下大陸!」

「幫助解救人類與危難之中,你想想他在自己以前那個世界是有法力的,他的法力比我們的魔法都還厲害,能夠不用魔法和魔法元素也不用叨念咒語直接甩天雷,下天火,憑藉他一個人可能就能打敗神族,但是他來到這裡身上所有的法力都沒有了。」

「就是跑的比別人快點,力氣稍微大一點,什麼魔法法力武功都沒有,就是這樣他帶領人族走到了今天,無數次都差點死去,當所有人都叫他放棄的時候,告訴他人族是被神罰的不可能被拯救的,但是他卻義無反顧,期間有一次他回到了自己的世界,按理說他逃離了這一切,但是他卻冒著差點死去的危險回來了,告訴大伙兒戰爭還沒有結束,他的使命還沒有完成絕對不會當逃兵的」 對於顧忘找來的保姆,凌辰是各種挑剔,終於,保姆忍不下去了,幹了不到兩天直接提出辭職,而後,凌辰依舊每天給趙以諾打電話,說自己很餓,很累,沒人照顧,很可憐……

在趙以諾得知保姆辭職以後,她便去找了凌辰。

之前,她和保姆聊過,辭職的原因就是凌辰那個臭男人經常會閑著沒事找事。

「凌辰,你想找一個什麼樣的保姆?」女人無奈的問道。

「像你這樣的。」男人痞痞的笑了笑,回答。

「可我不是保姆,我有自己的工作。」趙以諾看著他,認真的回答。

「以諾,我喜歡你。」突然,凌辰說道。

瞬間,一片片玫瑰花瓣從空中落下,一股優雅的音樂響起,空氣中瀰漫著醉人的花香。

「凌辰,我們一直都是好朋友。」女人提醒著。

可是他卻只想讓這個趙以諾成為自己的妻子。

「以諾,做我的女朋友吧。」男人繼續說道。

「我是顧忘的女朋友。」趙以諾回答。

每次一從這個女人的嘴裡聽到「顧忘」兩個字的時候,凌辰就一陣惱怒。

「我們在一起都已經這麼久了,我不相信你對我一點感覺都沒有。」

特種兵之血色獠牙 確實,他們倆已經在一起很久了,只是可惜的是,他們之間也最多只能是一種親情,而不是愛情。

「對不起,凌辰,我和顧忘馬上就要結婚了。」說著,她便要起身,離開西餐廳。

她不想給這個男人任何的機會,哪怕說謊。

「為什麼不是我?」凌辰繼續問道。

「因為我們之間沒有愛情。」女人轉過身子,回答。

「感情是可以慢慢培養的。」

「抱歉,我已經有了顧忘。」一句話,讓背後的男人有些無奈。

是啊,她的心裡裝滿另一個人,又怎麼可能會輕而易舉的騰出一些空間給一些無關緊要的人?凌辰冷笑了一下,有些哀傷。

但是,他卻不會因此而放棄。

此時的趙以諾,突然想起來之前顧忘說的一番話。

或許,他真的已經恢復記憶了,只是一直在隱瞞自己。

保姆的事情,然後這個女人迅速對凌辰有了些許懷疑。

「恭喜恭喜啊!」沈珏一邊大聲說著一邊走了進來。

「什麼啊?」凌辰問道,連頭也沒抬。

「怎麼?趙以諾惹你生氣了?」沈珏繼續問道。

那可不是嘛!他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氣向那個女人告白,可是她倒好,一句話就給打發了。

「不想提這個話題。」沙發上,凌辰一邊搖著紅酒一邊嘀咕著。

沈珏知道他定是再次碰壁了,也便不再繼續下面的話題。

「你打算什麼時候告訴她你恢復記憶的事情?」

「不知道,看情況。」或許是明天,也或許是這輩子都不會告訴她!

說不說,自然還要看自己的心情。

如今,顧忘和趙以諾還有凌辰之間已是一團糟,而碰巧的是,周陽和山貓之間,也是一團糟。

同病相憐的人在一起,即使誰都不會說話,氣氛也顯得很是尷尬和消極。

「你怎麼了?」顧忘抬頭問道面前的兄弟。

「沒事。」山貓搖了搖頭,示意沒事。

騙誰呢?這麼一張冰冷的面孔,明明就顯示著此時的他煩躁得很!

許久,山貓終於忍不住了。

「大哥,有人要追周陽。」他直接說道。

「哦。」顧忘淡淡的回了一聲。

「不是,大哥,你怎麼一點都不驚訝?」

「有什麼好驚訝的?周陽本來就長得很漂亮,很優秀,有人喜歡她,那不是很正常嘛。」顧忘回答。

「那我怎麼辦啊?」山貓繼續問道。

「讓自己變得更優秀。」一句話,打消了山貓心裡所有的不安和焦慮。

他說的對,只有讓自己變得更加優秀,才能配得上優秀的周陽!山貓立即走出了辦公室,拿起旁邊的書本,奮力的讀了起來。

看著辦公室外邊那副認真的模樣,顧忘竟然笑了。

他明白那個男人對周陽的愛,自然也不會嘲笑自己的好兄弟。

感情里的男人不都是這樣么?為了自己心愛的女人,可以做一切自己不喜歡甚至不願意做的事情,就比如他之前可以忍受趙以諾照顧凌辰。

「周陽,這是送給你的。」書店門口,老虎捧著一束紅玫瑰,小心翼翼的遞給周陽。

看著面前的鮮艷玫瑰,女人突然想起了山貓。

山貓好像已經很久沒有送過自己紅玫瑰了。

「不好意思,這花,我不能收。」周陽立即回答。

老虎早就猜到她會這麼回答,臉上沒有一絲驚奇的表情。

「怎麼?害怕被山貓知道?」老虎問道。

她有什麼好怕的?再說了,她和山貓也算是經歷過風雨的人了,彼此對對方早就有了更深層次的了解,也更不會因為一些沒有必要的人或事而生氣,吃醋。

「山貓是我的未婚夫,所以請你以後不要再做這種事情。」周陽提醒著面前的男人。

「我不介意,我已經和他宣戰了。」 重生之搏浪大時代 老虎自信的回答。

一下子,女人愣了。他們倆見過面了?

「對,所以你只需要在最後的階段做決定就好了。」不遠處,山貓大聲喊道。

周陽立即轉身,迅速跑了過去。

看著女人那撒嬌般的跑步姿態,老虎突然有些羨慕山貓。

「我是不是來晚了?」山貓輕輕在女人的額頭上親吻了一下,嘀咕著。

「沒有。」周陽搖了搖頭,回答,臉上很是幸福。

此情此景,老虎明白了一切,便轉身離開。

……

「趙以諾,你的手機響了!」客廳里,林夫人大聲吼道。

趙以諾立馬跑了過去,看了看屏幕上跳動的幾個字,眼睛里有些不情願。

「怎麼不接聽電話?」林夫人繼續問道。

「不想接。」說著,女人直接掛了電話,將手機扔到旁邊的沙發上。

手機,繼續嗡嗡響著。

「什麼事?」林夫人實在忍不住拿起趙以諾的手機,按了免提,問道。

對於這個老女人的聲音,凌辰驚了一下,而後立馬調整著自己的情緒。

「阿姨你好,我找趙以諾。」凌辰故意說道。 在浮雲之巔的浮雲上,差點被凍死,當夢迪老元帥看著他們沒有法力的雲落下來準備上去殺死他們的時候,沒想到他們還能在剩幾十個人的時候反衝鋒,並且殺害了夢迪元帥,他的境界和胸懷是你不曾具備的,可能你的武力高過他,但是你的境界肯定高不過他,你是為了功名利祿來殺人的,他是為了救人放棄了自己的一切來行俠仗義的。

呵呵還真是沒想到呢!這個傢伙居然還有些偉大呢!

聽了嵐月的講述,就連溫格斯都不由得對姜辰做出了偉大的評價。

「那可不!至少我在神族裡面還沒有看見過如此偉大的將領,而且等戰爭結束了,他所有的功名利祿他都不要,他會回到自己的世界,相當於他是白白來幫他們的,這一點我相信你應該做不到吧!」

「的確!聽你這麼說,我肯定是做不到的,那行吧,既然他都這樣了,那我也懶得給他添麻煩了,那你就陪我出去好好散散心走走吧!畢竟來到天下大陸以後,我之前一直想的就是打仗,攻佔,說實話還沒有好好享受過這神奇大陸的美景呢!」

「那既然哥哥都這樣說了,做妹妹的肯定要作陪了,能和哥哥和好如初的,我現在可是高興得很呢!」

說著這兩兄妹好像又回到了小時候的樣子,有說有笑的便出去了。

而此時此刻絕望海上兩艘航母正快速的朝著諸神之都的方向行進著,絕望的海的水是黑色的,但是不影響裡面有魚,依舊生活在天下大陸獨特的魚種。

歌賽作為人族遠征軍的最高指揮官坐在指揮室裡面喝著從現代帶來的咖啡和抽著雪茄對一旁的情報員詢問道!

「我們距離諸神之都還有多少海里,現在我們的雷達能夠檢測到對面諸神之都的情況了嗎?」

「報告長官,我們已經可以檢測到諸神之都的邊界了,但是還沒有確定諸神之都指揮所和神殿以及軍事基地的位置」

「那行!加快行軍速度,和加大搜索範圍,一定要找到,並且狠狠的打擊,才能交待國王殿下對我們下達的任務」

「是!」

說著這個情報兵趕忙敬禮道!

半個小時候以後,情報兵傳來了好消息,所已經搜索到了以上的地址,並且已經確定鎖定,請問什麼時候開始攻擊。

而歌賽看了看遠處海邊即將落入海面的太陽笑著道!

「你看!那落下的太陽,像不像現在的神族,他們耀眼的時候已經過了,接下來他們即將面對殘酷的黑暗,傳我的命令,天一黑立馬實行精準打擊」

「是!」

而此刻諸神之都開始調集各路部隊,還有很多從其他大陸調遣回來的部隊。

「我說你們在幹什麼?一個小小的天下大陸都拿不下,讓我十三鷹兵團去,肯定要不了一個月收付天下大陸」

「行了!別吹牛逼了,公主和死靈法師都戰死了,這次神殿的主持都親自帶領我們出戰了,這一場戰鬥我們只有勝利,不準失敗,我們幾乎派遣出了我們所有的部隊,光是這些人一人吐一泡口水,都得將天下大陸那群卑微的傢伙淹死,你看看這架勢,不把他們嚇死啊!」

看著身後全部穿戴鎧甲整齊的戰士,和空中的金鷹以及魔法師和各種神秘部隊,讓神族軍隊士氣大增很多士兵已經很久都沒有打過仗了,以前他們沒資格去天下大陸立軍功而現在機會來了,而且他們的腦袋全部神殿的人灌入進去了好戰掠奪的想法,覺得那些卑微的種族就不該生活在這個世界上,和他們一起呼吸新鮮空氣,自己必須去將他們剷除了。

「好的!全體聽令,今天晚上我們連夜出發,然後第二天早上直接突襲他們的天都城,先把所有的人族城池給重新奪回來,然後在直接開始掃蕩天下大陸整個躲起來的部落種族,爭取一個星期佔領天下大陸」

聽著這個長老指揮官的話語可能覺得有些吹牛逼,但是看著他們身後黑壓壓的軍隊,絕對不是吹牛逼,要是放在以前不要說一個星期可能5天就能拿下,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現在時代變了,他們已經不是這個世界上的主人了。

諸神之都無數個城市的兵力開始全部像無數條溪流一樣開始朝著一根河道聚集,這裡就是開往天下大陸的傳送點。

而正當他們信心滿滿準備去血洗天下大陸的時候,一顆搗蛋直接落在了人群中間。

一瞬間火光將還沒有反應過來的人,直接給吞噬進了熊熊的大火之中,緊接著第二顆,第三課,所有的導彈瘋狂往下落。

巨大的爆炸聲在諸神之都的各個城市響起。

「這什麼情況!什麼情況?」

所有人都被炸蒙,沒有被炸死的開始四散逃竄,無數的神族偉大建築物被炸得轟然倒塌,城市開始燃燒了熊熊大火。

神族的人可能做夢都沒有想到一天,號稱夢幻之國的諸神之都會被人給轟炸偷襲。

「是人族!肯定是人族提前打過來了!所有魔法師集合開始使用結界保護神殿主持和長老貴族們」

看著諸神之都遭到猛烈轟炸,從遠方彈回來的視頻,讓人族指揮室的各族將領看著那叫一個大快人心,而更多的則是老淚縱橫,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有一天會打到神族的土地上去,以前想到是能夠打退神族保護家園就不錯了,但是他們今天完成了比神族更偉大的夢想那就是,此刻神族的人根本不知道他們的對手在哪裡,而且這個炸彈是從哪裡打過來的,他們現在就算要反擊,想報仇都沒有辦法。

不像人族還可以死亡衝鋒,而他們就算要衝也不知道往哪兒沖啊!

「國王殿下要不要使用原子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