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幹什麼呀」辰曜都撩起了衣袖準備要打人的樣子,忽然被墨昊靳這樣一拉,他要教訓欺負他小公主的人,他做丈夫的怎麼還想著阻止自己呀!

這個人一定不是真心愛他的公主的,一定要重新給他的寶貝找一個痛愛她的丈夫。


「爹地你準備好了沒有。」洛夢櫻看著辰曜的樣子,她被別人欺負的時候,有時候像小公主的一樣任性把地方給欺負了,可是有時候她又要學會忍耐,就算被別人欺負了,還是要笑著,可是現在她有人保護了。

辰曜看著洛夢櫻的樣子,還有辰曜的眼神也怪怪了,他一開始只是擔心洛夢櫻被別人欺負,所以才沒有多想,他發現自己才是讓他的小公主傷心的人。

「幽幽對不起呀!是爹地不好,是爹地讓你傷心了,我真的是一個笨蛋。」辰曜摸著洛夢櫻的頭。

墨昊靳看著他妻子的頭,怎麼都被別人摸了,雖然這個是她的爹地,可是他還是她的丈夫呀!自己抱了她一下,洛夢櫻可是打了他很久的。

「爹地你不守信用,你讓我睡覺說一直看著我的,可是我起來了,你就不見了。」洛夢櫻的手有一次抱著辰曜。

洛夢櫻很多時候都是哭著起來的,所以她慢慢的習慣了,可是有一次沒有看到他,她怎麼可能不傷心呢?

「不會了,爹地會一直陪著我的小公主的,不哭,哭都不漂亮了。」辰曜聽著她哭,這個聲音讓他覺得自己就是一個不負責任的爹地,他愛笑的小公主都要變成一個哭貓了。

洛夢櫻還是聽著淚雨梨花的樣子,看著都心痛,洛夢櫻是把這些年的委屈都哭出來了,如果她還有後來這些年的記憶她會更傷心的。

墨昊靳看著他們這個樣子,沒有打擾他們,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處理。

「卿,早上好。」墨昊靳跟著別人過來找獨孤卿。

「玉夫人,言小姐你們好」。

「靳你怎麼這麼早就過來了。」獨孤卿看著自己的好兄弟,他不忙公司的事情了,洛夢櫻這邊也有他們照顧著,他可以晚點過來的。

「我昨晚就過來了,怕打擾到你們,我手過來想具體了解幽幽的情況的。」洛夢櫻不給別人幫她檢查,他們一定是後面檢查過了。

「好,你過來看一下吧?」風影看著他,雖然表面看不懂他和洛夢櫻的夫妻關係,可是知道他關心幽幽這樣就好了,大哥也會放心的。

「幽幽的情況很特殊,不過你之前我也遇到過這樣的人,他們在一些害怕接受的事情的時候,身體受到衝擊就會把自己封鎖起來,我想在來的路上,那個時候大哥昏迷不醒,她應該是一個高度緊張的狀態,所以在發生事情之後她就出於身體的自我保護。」 夜色低迷,這個在過去一年,幾乎和整個世界失去關聯,被所有人談虎色變之地,正在不斷改變!一陣陣的哭嚎聲,此起彼伏,不絕於耳;一股股滔天的煞氣,不斷向著四方沖刷!

那一陣陣的哭嚎聲,那一蓬蓬的光華陸離氣息,可謂是恐怖驚世!只要是距離五道口稍近一些的住宅區,所有的家庭都是緊鎖門廳,將妻兒緊緊抱在懷中,驚慌失措的向著四下張望,全然不明白究竟是發生了什麼樣的變故!

而在這樣恐怖的殺聲和煞氣下,即便是最愛哭的嬰兒,都不敢發出半聲啼鳴!

一夜的廝殺,不管是林白,還是張張三瘋和沈凌風,三人身上都沾染上了許多鮮血。。更多最新章節訪問:。不過這鮮血並不是他們自己流出的,而是死在他們手下的亡魂身上流出來的。

今時今夜,沈凌風和張三瘋兩人終於明白了什麼叫做殺人殺到手軟!他們已經數不清究竟是有多少天人和鍊氣士死在了他們的手下,雖然鮮血已經把雙眼染成了血紅,但他們的手卻沒有分毫顫抖,下手也沒有分毫猶豫。因為他們殺的這些人,都是該死之人!

而在三人這樣猛烈到了極致的攻勢下,聚居在此處的一應天人和鍊氣士,早已是魂飛魄散!而且他們更是無力的發現,以他們這些人的修為,在面對林白的時候,就像是在面對無法阻攔的天威一樣,只要法則領域一出,即便是他們多人聯手,也只能飲恨當場!

所有人都默然,所有人都驚慌失措。他們實在是沒想到,林白下手竟然會如此狠戾,竟然在回歸的第一夜就搞出了這樣的聲勢,而且絲毫不去考慮什麼所謂的大局!

同時,他們也後悔不跌,如果當初他們沒有坐下那些天怒人怨的事情,他們又如何會遇到這樣的殺劫!而那些往常心思還算純善的天人和鍊氣士,則是后怕連連,不斷的慶幸他們這些人以前沒有因為一念之差,而做了有偏差的事情,否則,如今那些亡魂就是他們的下場!

「啊……」一**天人和鍊氣士倒下,在生命的最後一瞬間,發出一聲聲慘叫,但那些慘叫往往都是戛然而止,因為破滅之力根本不會留給他們太多時間,就會把他們化為灰燼。

「形神俱滅……怎麼會這樣……我們怎麼會有這樣的下場……為什麼我當初要做那些事情……」有人在絕望之中,惶恐的嚎叫不止,後悔連連,卻無法改變任何現狀。

因為林白並不是信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佛子,也不是發下『地獄未空誓不成佛,眾生度盡方證菩提』大誓願的地藏菩薩。他只相信一個道理,對付這種已經沒有了天良之人,除卻以最直接,最殘暴的手段外,再沒有任何辦法來救贖他們那顆已經完全黑了的心!

在這一夜,此處成了和真實的地獄相差彷彿之地,無數房屋在元氣波動下土崩瓦解,無數人命如螻蟻般,頃刻間化為粉塵,歸於天地,不留下分毫痕迹!

「此處已經殺干殺凈了,真是前所未有的痛快,也覺得空氣前所未有的清新!」

就在天際露出魚肚白時,一切終於落下了帷幕。沈凌風深吸了一口氣,向著四下破敗的建築掃視了一眼后,臉上滿是前所未有的輕鬆和滿足神情。

雖然已經有了些筋疲力盡的感覺,但是沈凌風卻覺得全身上下充滿了鬥志,彷彿『絕望』和『無力』兩個字,已經永久性的從他的字典里摳除。不僅如此,經歷了這一夜后,他更是覺得自己的道心穩固了許多,而且法力也變得輕靈了數倍,好像突破的契機已經近在眉睫。

整整一年之久的忍耐,在這一夜終於落下了帷幕,也終於畫上了句號。心中所有的不平氣都已徹底宣洩出來,而且修為更是盼來了突破的契機,一切似乎都在向著最好的方向發展。

「這才只是個開始而已,真正的大幕還遠沒到拉開的時候。」林白緩緩搖頭,目光幽深的向著地平線上那露出一點緋紅的朝陽望了眼后,緩緩道:「他們這些人不過只是些小雜魚罷了,只不過是些蒼蠅而已,真正的大魚和大老虎,我們還沒碰到。」

聽到林白這話,張三瘋和沈凌風面上的歡欣之色,登時一沉。誠如林白所言,今夜他們在五道口殲滅的這些天人和鍊氣士,多是不堪一擊之輩,雖然這些人手上都沾染了不少人命。但比他們擁有著更多醜陋和罪惡的,還不是他們,而是那些所謂的宗門和世家!

死在他們手下的這些天人和鍊氣士身上的罪惡,恐怕連那些所謂的宗門和世家身上背負著的原罪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如果那些宗門和世家中的毒瘤不除,就永遠不會安寧!

尤其是那個神秘莫測的殺手組織——地獄!隱藏在它身上的隱秘更多,而且按照許洋所言,地獄正在處心積慮的對付林白。那些殺手就像是隱匿在暗處的老鼠一樣,雖然被咬上一口,不一定會致命,但它們的防不勝防和瘋狂侵擾,卻也是不可忍受之重。

任重而道遠,征途仍漫漫!想到此處,張三瘋和沈凌風不禁輕輕嘆息出聲,不過和往日不同,在想到這些的時候,

他們面上並沒有流露出絕望和無奈神情,反倒是顯得有些激動。

因為和以往不同,如今林白已回歸,他們已經有了主心骨,不必再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雖說蒼蠅和老虎都要打,但是飯畢竟要一口一口吃,它們也要一個一個打!咱們殺了這麼多蒼蠅,也算是給那些老虎提了個醒,料他們也不敢再繼續囂張下去。」沉吟片刻后,張三瘋輕笑出聲,然後對林白道:「事情不急在一時,你還是回家多陪陪她們吧!」


「嘉爾她們找你找了一年有餘,不知道吃了多少苦,事情咱們慢慢辦,你還是聽瘋哥的話,回去多陪陪她們吧。」沈凌風聞言后,也是有些歉疚道。如果不是他們手段低微,怎麼會造成眼下這種局面,又怎麼會讓林白丟下久別的家人,來處理這些瑣事。

「不著急,趁天還未全亮,咱們在去一個地方,再見一位故人。」林白聞言輕笑著搖了搖頭,而後眼眸中露出一抹寒意,淡淡道:「我想他等我也一定等了很久了。」

什麼人?是友是敵?!聽到林白這話,張三瘋和沈凌風不禁有些一頭霧水,全然不明白林白所說的究竟是什麼人,又究竟為什麼會趕在見家人前,去見那人,難道那人就那麼重要?

一路上思前想後,張三瘋和沈凌風也沒想出個所以然,最後甚至都開始懷疑,林白要帶他們去見的人,會不會是這小子在過去這一年時間裡,又偷偷在外面找的小姑娘?!

但等到車子在林白的引導下,緩緩到達目的地的時候,張三瘋和沈凌風面色卻是大變,眼眸中更是有些詫異莫名。他們實在是沒想到,林白帶他們來的地方,竟然會是燕京酒店!

「林白,你不會弄錯了吧!據我們所知,假冒你的那人,從那個消息發布后就已經失去行蹤,你不會懷疑他還在這裡面吧?」向著高聳入雲的大廈望了眼后,沈凌風不無懷疑道。

當初在那個消息法出來之後,沈凌風和張三瘋兩人就已經派人在燕京酒店周圍監視,想要弄清楚假冒林白那人的身份。但他們派出來的人,卻均是一無所獲,而且從酒店的訊息里,也根本找不到那個人入住的紀錄,無奈下,他們只得認為那人已經偷偷潛逃,失去了影蹤。

但他們著實沒想到,林白竟然又帶著他們來了這個地方。若不是看林白一幅信心滿滿的樣子,他們幾乎都要懷疑,這一行恐怕十成十是一趟無用功。

「放心吧,我已經推算過了,那人還在這裡面,一直就沒有出來過。」林白聞言輕笑一聲,然後緩緩道:「而且如果我推算沒錯的話,那人應該還是我們的一位老熟人。」

「假冒你那人究竟是誰?」對於林白的十二字卜算秘術,張三瘋和沈凌風可說是篤信無比,而且他們深知,隨著林白修為的提升,這秘術的準確性,肯定也已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只是讓他們想不通的是,究竟林白口中的這個老熟人是什麼人?

「等見到他的時候,你們就知道了。」林白不置可否一笑,賣了個關子,然後抬手輕輕揉了揉鼻子,面露哂笑道:「還真是爛泥扶不上牆,虧我遵守約定,放過他那麼多次,卻還是不知道幡然醒悟,下三濫的招數一個接著一個,而且還都是這樣弱雞的招數,真叫我失望。」

越是聽林白的話,張三瘋和沈凌風便越是覺得一頭霧水。聽林白這口氣,似乎這人和他們打交道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但是兩人絞盡腦汁,卻也實在是想不出究竟是認識什麼人,掌握這種改頭換面的秘術,可以把林白模仿得如此惟妙惟肖!

就在兩人疑惑之時,林白已是一馬當先的向著酒店內走了進去,而後輕車熟路的直接坐上了通往頂樓的電梯,走出電梯后,又如同腦袋裡自帶gps定位系統一樣,熟稔無比的向著一扇虛掩的房門走了過去,而且越是往那裡走,林白臉上的笑意便越重。


「你終於還是來了!」就在三人的腳步剛走到門口的時候,從門內緩緩傳來一個聲音,那聲音無比嘶啞,就像是聲線經過了烈火猛烤,榨乾了所有的水分一樣。 李易聽着那千里傳音號角的聲音,停下了步伐,在看那步步後退的袁紹聯軍玩家,搖了搖頭。

這是前世沒有發生的事情,前世流浪劍尊雖然強大,但是並沒有吞併雲起,十大軍團都是站在袁紹聯軍那邊的。

這一世,他的到來,改變了許多,打壓雲起,導致他提前被流浪收購,並且流浪劍尊直接暴露了韓浩的存在。

讓他在虎牢關之戰獲得強大的戰鬥力,如今他的殺敵數肯定不少,等劇情結束,肯定能夠再次獲得一個歷史名將。

“我們走,回去。”李易一聲令下,周倉也是回來了,默默的跟在李易的身後。

回到了虎牢關百里之外的地方,那裏是董卓陣容玩家出現的地方,同時也是迴歸的地方。

當然了,有不少的董卓陣容玩家不知道這一點,目前都是衝向攻城塔,希望通過它回到虎牢關內。

不過,他們的算盤落空了,至今無數的玩家被推了下去,甚至一下血少的直接摔死。

“爲什麼,不讓我們上去,我可是董卓陣容的人。”一名玩家不解的問道。

“滾,任何人不能通過虎牢關上方。”一名戰將不屑的看着他,手中的長劍如今還在流血。

那是幾個不聽勸阻的玩家,被擊殺的證據。

“我抗議,你們這是歧視。我要。。啊。。”那人理論一番,見那戰將不說話,就邁出一步。

這一步就讓他十分後悔,因爲此刻他出現在復活空間,直接被戰將殺死。

見到你名玩家死亡,其他的玩家都是沉默了,既然這裏不通,他們只好下去,等待機會,實在不行就死一次,然後就會出現在虎牢關了。

。。。

時間匆匆流逝,轉眼間一個月過去了,董卓陣容的玩家越來越強,甚至經常壓着袁紹聯軍陣容來打,實在是流浪劍尊的作用。

他在被殺後,復活在虎牢關,韓浩也是回來了。想到自己被殺,十分懊惱,從新帶領着流浪軍團直奔戰場,開始大殺特殺,並且自己躲在人羣裏。

不僅這樣,還讓無數的玩家保護他的安全,要是再來箭矢之類的,讓其他玩家去擋,韓浩繼續殺戮。


真是打的十大軍團無可奈何,再加上李易的趁火打劫,死傷那叫一個慘重。

如今都龜縮在孫堅的臨時大營,不對,現在因該是袁紹聯軍大營了。

經過一個月的搬遷,終於把原本的大營搬了過來,已孫堅臨時大營爲基礎,擴大的數百倍,防禦十分強大。

“諸位,時間過去了一個月,都養精蓄銳的如何了。”袁紹坐在首位大聲的說道。

“哈哈,足以一戰,而且那攻城塔已經可以容納千人同時上去,咱們這一站,一定要拿下虎牢關。”孫堅大笑着。

“對,拿下虎牢關。”馬騰連忙說道。

其他人也是紛紛響應,實在是拿下虎牢關,他們都會獲得大量的好處,那無邊的聲望就會讓他們歡喜。

“好,明天正式攻打虎牢關,咱們要做好準備。”袁紹見此直接定下來攻擊的日期。

“拿下虎牢關。”其他諸侯也是興奮的說道。

一時間,無數的任務下達,玩家們的任務又是擴展了不少,什麼偷襲,收集材料,獲得情報,送死。。。等等任務,讓袁紹聯軍陣容的玩家歡喜。

шшш ⊙ttκan ⊙CO

如今是不出去也能完成任務,他們實在是被流浪劍尊和李易殺怕了,再出去送死,他們可不願意,等級如今下降三級的都大有人在。

“老大,怎麼辦,他們不出來,咱們可怎麼升級。”無畏站在李易的身邊,抱怨着。

不僅是他,他後面的西瓜等人也是很鬱悶,如今小薇已經五十級,回到無天鎮去做轉職任務去了,李易不想浪費經驗,就找到了無畏幾人,帶着他們升級。

一聽到李易的話,無畏很是開心,就跟着去了,殺得那叫一個爽,只要站在李易的身邊,和李易組隊,經驗就蹭蹭的上漲。

殺戮了快一個月,等級馬上就要到五十級,這還是好幾個人分擔經驗的接果,當然了,袁紹聯軍陣容的玩家不出來,也是一個關鍵。

殺得少了,經驗自然就少。


“咱們走吧,真正的大戰就要開始了。”看着玩家們都不出來,估算一下時間,十八路諸侯正式攻打虎牢關也要開始了。

董卓方面肯定會有動作,只要去虎牢關城門下等着,就可以了。

“走,跟着老大,吃香的喝辣的。”無畏一聽,屁顛的跟着走了。

西瓜等人也是緊隨其後,這一個月的時間,他們是對李易那是佩服的五體投地,本來他麼升到四十九級,見到升五十級的經驗值。直接崩潰了。

但是有了李易的幫助,本來需要一年甚至更多的時間才能升級,如今只要再過一段時間,他們就要五十了,可以三轉,成爲玩家中的強者。

尤其是如今只有李易一人成功轉職,就算加上小薇姐也是才兩人,他們肯定是前十里面的人物。

李易一行十餘人,慢慢的穿過董卓陣容玩家的人牆,硬生生的擠了過去,實在是周倉太生猛,你當我面前,直接把你擊飛,反正輕輕一碰,也用不了多少力氣,也是不會造成死亡。

李易的這一走,可把流浪劍尊嚇壞了,以爲要出什麼大事,趕忙讓流浪的人也是撤退,看李易在那,他們就去哪。

同一時間,李儒所在地方,董卓坐在主位,看着下面的幾人。

分別是他的義子呂布呂奉先,還有華雄李儒等人,至於其他的都是一些小人物,他也是忘記了名字。

“奉先,如今義父有要事要你去辦。”董卓看着呂布說道。

“義父請說。”呂布也是看着董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