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可知那枚丹藥,乃是伯父交給龍奕的?」南宮火舞聲音漸冷,絕美的容顏上彷彿上了一層冰霜一般。

蘊元引氣丹,二品丹藥,縱然是整個龍虎城都尋不到一枚,即使是凌駕在各城之上的三邪教,擁有的二品丹藥都極其有限,就更別說此蘊元引氣丹更是二品中的巔峰了!縱然三邪教都是沒有一枚!

而其作用更是得天獨厚,不但能讓開元境的強者瞬間突破一個境界,更重要的還是對於武體境的妙用,比如現在的龍奕,若是服用此丹,頃刻間就會將五臟不化階段修鍊圓滿!

現在的龍奕,不過是五臟不化的第一階段罷了,還是那種第一階段都沒圓滿的武體境!

時刻觀察龍奕的南宮火舞,自然知道他欠缺的是什麼,本是想著到龍家將那丹藥討要回來,卻是不料已經被龍家家主服用了!她如何能不怒?

龍家主面色頓時難看不已,抱了抱拳義正言辭的說道:「龍奕乃是龍家叛逆,其父母更是在幽冥府中惹到了強者,以至於將龍家陷入了如今的危局,若本家主不服用丹藥突破境界,只怕龍家早已被虎家吞併了!」

「這是龍奕父子應該付出的對龍家的補償!身為龍家子孫,不為龍家爭取好處也罷了,竟然為龍家引來大敵,老夫能做的只有念及血脈之情,放龍奕一條生路,將其驅逐出了龍家!」

龍嘯誇誇而談,說的義正言辭理直氣壯,完全沒有注意到坐在首位的南宮火舞,已然氣的嬌軀顫抖,一雙玉手都是捏的發白。 葉芸卻始終注視著南宮火舞,見其面露寒霜,當下心頭急速的跳動了起來,暗暗狐疑道:「為何南宮火舞這般在意龍天夫婦?難道是龍奕之因?看來此次目的要有所改動了。」

「夠了!」南宮火舞徒然冷喝一聲,心頭已然氣的幾欲將眼前之人斬殺,若非受龍天夫婦所託,只怕早已將龍家悉數滅絕了。

龍家主本是越說越來勁,聞聽冷喝才是戛然而止,驚疑不定的看著一身殺氣的南宮火舞,心頭一跳,一時之間忐忑不安起來。

「龍奕到底和此女是何關係?怎的她如此動怒?」龍家主心下猜疑,很是明智的閉上了嘴巴,此來為龍家解除危機,一切還要看葉芸的決定。

「若是你們此來,只是為了三邪教之事,那麼你們可以離開了。」南宮火舞壓制著心下的憤怒,極盡的保持著平靜。

「還望火舞戰王能夠不計前嫌,不要牽連三邪……」葉芸還欲再說,卻是被無情的打斷。

南宮火舞清冷道:「三邪教之事,本王不會再提,不過,若是他日三邪教再敢攪亂各城,本王定當率領天武軍踏平三邪教山門!滾吧!」

如此毫不留情面的言語,頓時讓一向高傲的葉芸臉色難看不已,可又不能反抗,自知不是南宮火舞的對手,只得暗暗銀牙緊咬,輕聲道:「那在下告辭了!」

「芸兒!龍家之事……」龍家主欲言又止,此次來此就是為了解決龍家危局,本來以為有三邪教教尊親傳葉芸的調解,能夠化干戈為玉帛,可誰知道她竟然說走就走。

「閉嘴!我乃三邪教教尊親傳葉芸,不再是你義女龍芸,記得下次不得稱呼錯了,不然虎家滅不了你龍家,三邪教也要將你龍家覆滅!」葉芸本就心情不好,被南宮火舞呵斥的一文不值又不敢反抗,此刻完全將怒火發泄到了龍家主身上。

龍家主聞言面色一僵,雙目陰晴不定的看著她,冷笑道:「果然是忘恩負義之輩,當年若不是本家主將襁褓中的你帶回龍家收養,你今日豈有這般成就?如今龍家危難,你竟然這般無情,到此也是張口閉口的不要牽連三邪教,完全將龍家拋在腦後,你個賤貨著實該死!」

「放肆!你剛剛說什麼??注意你的言辭,不然龍家必然覆滅!」葉芸俏臉陰寒,若不是在這使者府中,只怕早已出手。

「哼,龍家覆滅?今日本家主倒要看看,是你死,還是我龍家滅!」龍家主不屑冷笑,對著外面很是得意的拍了拍手。

咻咻咻!

頃刻間,十數道身影出現在了大堂之中,為首的正是龍地龍玄龍黃三位長老,在之後則是十大龍衛。

而此十大龍衛卻和圍剿龍奕的不同,這乃是龍家歷代最強的十大龍衛,修為境界都在開元境第二階段!比之三大長老只弱了一個階段!

「龍嘯!你這是何意?莫不是要對火舞戰王不利?」葉芸眉目一寒,眸子中卻有忌憚之色,畢竟自身只有開元第四階段,雖然比十大龍衛以及三大長老都強,但卻絕對無法同時對抗眾多強者圍攻!

念及於此,葉芸當即嬌軀一動,做出一副護主的防備姿勢,站在了南宮火舞的身前,與此同時,跨在腰間的兩把短刀也是拿在了手中。

「哼,枉本家主當年收養於你,卻不料養了一個白眼狼!」龍家主陰冷一哼,渾身殺氣肆虐,恨不得將其凌遲處死。

三大長老與十大龍衛皆是在外聽了良久,對之前所說的話全部聽在了耳中,此時也是滿臉怒意,萬萬沒想到葉芸竟然這般對待龍家。

「家主,剛剛已經查探,離浩並不在府中!」龍地冷冷笑道。

龍家主聞言面色一喜,徒然揮手大笑道:「龍地長老隨本家主斬殺南宮火舞,龍玄長老與龍黃長老攜十大龍衛將葉芸斬殺!動手!」


鏗鏘!鏗鏘!

頃刻間,十大龍衛抽出腰間佩刀,在兩衛長老的帶領下,徑直殺向了葉芸,饒是境界不敵,但眾人合力之下,頓時將其打的苦不堪言。

「火舞戰王……」葉芸求救嬌呼一聲,卻見南宮火舞連動一下的意思都沒有,彷彿看著小丑一般的看著自己,心頭大急之下,連忙打出一條通路,奔出了大堂之外。

「動手!」龍家主冷笑一聲,將鎮族九品靈器取出,那是一桿銀色的長槍,靈元灌注之下,靈壓肆虐極為恐怖,雖是九品,但威勢卻堪比十一品靈器了!

「哈哈,家主突破開元境巔峰,再催動九品靈器,縱然是十一品靈器都可堪比!今日便是我們龍家稱霸龍虎城之日!殺!」龍地長老暢快大笑,先一步奔向了南宮火舞,當空一掌橫向拍出。

陣陣靈元環繞在其掌心,帶著虎虎生風之勢,狠辣的拍向了南宮火舞的頭部。

南宮火舞依然沉默不動,剛剛將眾人的交談全部聽在耳中,從葉芸的忘恩負義到龍嘯的聯手圍攻,一雙美眸中卻沒有一點看戲的意思,有的只是無盡的冰寒和焚燒天地的怒火。

「滾!」清冷的喝聲帶動著恐怖的靈壓,登時將那攻過來的龍地震的倒飛而起,竟是直接將房屋穿透,將其身軀震的飛向空中十幾丈。

啪嗒!

龍家主正欲出手左右夾擊,但這剛邁動腳步,便看見了如此驚駭的一幕,頓時嚇得將九品靈器都仍在了地上。

「神……神……神魂……神魂境!!」龍家主信心徹底消散,彷彿心口被萬斤大鎚鑿擊一般,絕望恐懼使得他跌坐了地上,已然失去了一絲鬥志。

縱然開元境再強,但在神魂境面前卻和螻蟻沒什麼兩樣!

噗通!

哇嗚……


龍地長老摔落在了地上,身體震動的彈起了兩下,一口鮮血噴洒而出,直挺挺的抬起腦袋,雙目血紅的盯著南宮火舞,喉嚨滾動卻是發不出一絲聲音,只是堅持了片刻,便已然氣絕身亡。

只是一喝,便能將開元境第三階段的龍地震死!此等戰力,更是讓龍家主心生絕望! 「本不欲殺龍家之人,但龍地此人心胸狹隘,多次陷害在外的龍天伯父,雖然伯父心仁,但本王卻不能容忍其存活於世上!」南宮火舞冷哼一聲,雖然初來龍虎城,但經過龍天的託付,早已將龍家的事情查的極為清楚。

龍家主聞言瞪大了眼睛,聲音顫抖的道:「龍天伯父?你!你難道並不是要滅絕我龍家?」

南宮火舞之言已經足夠明顯,本不想殺龍家之人,龍天心仁,這一句話就已經代表了一切!可笑龍家主還欲斬殺南宮火舞,卻不料人家完全沒有對付龍家的意思,而且從其言下之意來看,明顯的還是要幫助龍家!

強烈的悔恨湧上了心頭,龍家主咬著牙顫抖著身體,竟是跪在了大堂之中,低著頭說道:「還望火舞戰王能夠開恩,不要牽連龍家!」

「哼,龍天伯父曾有言在先,若是龍奕無事,本王便可助你龍家在城中霸主世世代代,但若是龍奕出現差錯,龍家便不可留!你可知這是為何?」南宮火舞鄙夷哼道。

龍家主面色一僵,眼神急速的閃爍,良久才是嘆息了一聲,彷彿一下老了好幾十歲,苦笑道:「龍天與葉芸一樣,乃是我當年收養的義子。」

「你知道就好!此事最好是爛在你的心底!若是讓龍奕知曉,龍家必然要滅!你走吧,龍家之事,本王會遵守龍天伯父意願去做!」南宮火舞冷哼一聲,身形一閃便是消失在了大堂之中。

「唉,想不到龍天與葉芸同為我所收養子,但到最後,卻是葉芸無情龍家,反倒是被我驅逐出的龍天……還記掛著龍家!我恨啊啊啊!!!」龍家主仰天大吼,老眼中湧出了淚水,抬手擦乾,冷冷的盯向了堂外交戰的葉芸身上。

府中一院落內,龍奕聽著那喊殺打鬥的聲音,疑惑的搖了搖頭,很難想象的出那葉芸為何敢在府中動手,難道是要殺南宮火舞?

「自尋死路!」龍奕撇了撇嘴冷笑一聲,並沒有想出來府的還有龍家人,只認為是葉芸帶領三邪教前來鬧事的罷了。

索性之下,龍奕便全身心投入到了展骨拳功法之中,隨著拳數軌跡打了起來,只要將氣引入心臟,才算是真正的踏入了武體境的第三階段——五臟不化。

五臟不化階段的拳法圖共有十三式,舒骨活血之下引氣與一點,再循循漸進引入心臟,其中不可分心更不得莽撞,不然使得氣擾亂心臟,頃刻便會心脈受損。

隨著一拳一拳的擊打,龍奕彷彿感覺到了千斤巨力壓身一般,從開始的輕鬆,慢慢的行動緩慢,到了第十式拳法的時候,身體已然被汗水浸濕,竟是連動一動腳步都難如登天!

「展骨拳契合天地大道,並不是一日兩日就可成功,你第一次運轉,能夠打出第十式,已然是天賦絕頂了,切不可莽撞急於求成!」坤老見龍奕還欲堅持,急忙開口勸阻。

呼……

龍奕聞言悻悻然收手而立,長長的呼了一口氣,這一放鬆之下,頓感全身筋疲力盡,身體微微搖晃了兩下,竟是連站立都極其費力。

「之前我便想問了,坤老為何對展骨拳這般熟悉?」龍奕表情玩味,坐在院落的石椅上,心下暗暗好奇起來。

「此事日後自會告知於你。」坤老拒絕的極其簡單,只說了一句便已然和龍奕斷絕了談話。

龍奕無奈的聳了聳肩,心下始終壓的一塊大石也輕鬆了幾分,本來和坤老合作,是為了幫助其恢復肉身,但說是這般說,可誰知道坤老到底是什麼目的?

從這幾日來看,坤老乃是真心實意的在幫助龍奕,並且對展骨拳又這般熟悉,這不得不讓龍奕暗暗懷疑起來,坤老是不是和父親有過交集?

不管結果如何,至少坤老暫時是不會加害自己,龍奕想明白這點也就放心下來,微微捏了捏手掌,那無力的感覺使得心生異樣。

「只是第十式,就能讓我連握拳的力量都沒有,展骨拳真的只是初級功法?」龍奕驚奇不已,暗道日後找到父親,定然要問個清楚。

坤老此等強者都對展骨拳讚歎有加,並且熟悉非常,向來展骨拳絕對不簡單,而且父親龍天的境界絕對高的可怕!

這時,南宮火舞的身影出現在了院落中,美眸異樣的掃了龍奕一眼,輕輕點頭道:「不錯,看來已經開始修鍊展骨拳的第三階段,十三式拳法了,你剛剛打出了幾式?」

咦?


龍奕頓時瞪大了眼睛,不由得驚咦出聲,坤老那等強者對展骨拳熟悉也就罷了,怎的南宮火舞這小妞也這般熟悉?莫不是父親將此功法傳給了她?


「舞兒第一次打出了多少式?」龍奕微微一笑道,將稱呼從原本的南宮小姐改成了極為親昵的「舞兒」,心下也沒覺得什麼不可,畢竟這小妞可是自己的未婚妻。

用龍奕的話來說,肉體上不能佔到便宜,語言上難道還不行么?

南宮火舞聞聽此等親昵稱呼,俏臉不由得微微一紅,但只是轉瞬即逝,並沒有在稱呼上糾結不滿,輕輕點頭道:「七式。」

「呃……七式?」龍奕目瞪口呆,只覺得口乾舌燥起來,萬萬沒想到南宮火舞這般驚才艷艷的人物才打出了七式,而自己卻是十式,突然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哼,貧瘠之地果然害死人,不但見識坐井觀天,就連自信都比旁人自甘低了一等!」坤老有些恨鐵不成鋼的哼道。

龍奕啞口無言,出生在龍虎城這等貧瘠之地,對外面的天才自然一點都不清楚,生出一點比人低的心思也在所難免,不過也正因為如此,強烈的自信溢滿了心頭。

「呵呵,你能打出五式,天賦就足夠超絕了。」南宮火舞嫣然一笑,彷彿料定龍奕也就只能打出第五式。

龍奕眨了眨眼睛,摸了摸鼻尖悻悻笑道:「和你一樣,第一次便打出了七式!」

「嗯?」南宮火舞徒然一愣,美眸異彩漣漣的打量著龍奕,上上下下幾乎是看個遍,到最後卻是不屑的搖搖頭道:「切記修武不可自大!」

龍奕著實有些無語,本就沒想著說出打出第十式,說出七式,也只是想讓她知道,自己和她平等而已,可誰知道,人家根本不相信。

「龍家之事,要如何解決?」南宮火舞清冷哼道,可見到現在,一提到龍家便是心生怒意。 「既然父親要保龍家稱霸龍虎城,那麼,身為人子,自然不可違背。」龍奕淡淡說道。

南宮火舞美眸閃爍,頗有些意外的說道:「龍家那般對你,現在還要讓他們逍遙龍虎城?」

「哼,他們不仁,但我不能不義,父親將此事交託給你,那我便不插手了。」龍奕冷哼道,身形已然奔著院落外走去,腳步略顯匆忙。

「不錯,雖然品行差了些,但卻沒有泯滅真情。」南宮火舞在後突然笑了起來,笑聲宛如風鈴般悅耳。

龍奕聞言身形一頓,竟是險些摔倒,老臉不由得一紅,自知是被南宮火舞猜透了心思,趕忙邁步逃似得奔出了使者府。

雖然龍家那般對待,但在龍奕心中,還是將龍家看的極為重要,畢竟那可是自己的家,裡面還有著自己的親人。

龍奕離開使者府,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將虎家完全覆滅,雖然剛剛說不願插手,但那也是因為面子,龍家為自己的根,自然要親手將其送上霸主之位,這樣才會對城中其他家族實力達到震懾的效果。

而這一路上,所聽到的事情,讓龍奕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南宮火舞雖然將龍家主來到使者府的事說清了,但卻沒想到,龍地的死,讓龍家的處境更為艱難。

龍家本就和虎家伯仲之間,如今龍地長老死於南宮火舞之手,消息早就傳遍了城中,虎家更是借題發揮,竟是要將龍家在城中所有勢力連根拔起。

若說之前的龍家是名存實亡的話,那麼現在,龍家已經面臨覆滅的危機!

「大家快去陽春酒樓,聽說龍家少族長被虎家的少族長給打的跪地求饒了!」

「唉,龍家少族長可真窩囊,竟然一點臉面都不顧!」

吵鬧的叫喊驚醒了龍奕的思慮,陽春酒樓,再熟悉不過了,乃是龍家管轄的最大的一座酒樓,可以說龍家的全部收入,此酒樓就佔據了十分之三。

而如今,虎家雷厲風行的吞食之下,龍家也僅剩下此一座酒樓,卻不料虎家已然是打上了門,若是酒樓再被霸佔,龍家必然走向了滅絕,只怕虎家的下一個去處,就是龍家的府邸了!

龍奕陰沉著一張臉,心胸徒然憤怒不已,壓制著怒火向著陽春酒樓趕去,當到達之後,卻見到讓龍奕殺機愈發強烈的一幕。

只見虎家的一種嫡系子弟,帶著幾大龍衛將陽春酒樓圍了起來,而在之後,則還有著兩位虎家長老坐鎮,使得龍家根本毫無還手之力!

「大家好好看看,這就是龍家的少族長龍破天!哈哈哈!!!」虎家為首的少年雙手抱胸,聲音極其刺耳的大笑了起來。

而在他的身前,則跪著一人,正是龍家的少族長龍破天,此時他頭髮散亂,渾身染血氣息極其虛弱,渾身顫抖的跪在虎硯面前,那滿是傷痕的臉龐上,竟還帶著討好之意。

「龍破天你給我起來!!堂堂龍家少族長,豈能這般不要尊嚴?」龍家一位嫡系大喊道,他和其他幾位嫡系一樣,皆是躺在了地上渾身傷痕,但卻並沒有和龍破天一樣跪地求饒。

此時龍家幾位嫡系皆是滿面羞憤,被虎家的一眾虎衛死死的踩在腳下,就是連喊聲都再無法發出,只能瞪著血紅的雙眼對著龍破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