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剛剛偷聽了我們的談話,」秦逸淡淡開口,

鬼醫神農 ,這個壯碩的修道者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臉上露出猙獰的笑容:「是啊,那又怎麼樣,誰讓方子明和我們是死對頭,不過你運氣不錯,我們老大覺得你拒絕方子明是個很聰明的做法,所以讓你過去見見他,快點跟我走,」

壯漢和秦逸談話的聲音並不算大,方子明他們隔著的距離也比較遠,所以一時之間,他們也不知道壯漢在和秦逸說什麼,

之前對秦逸還很不滿的方子嬋,此刻眼中露出明顯擔憂的神色,來到方子明身邊,輕聲問道:「大哥,你說他們在對那個傢伙說什麼,」

「不知道,不過一定和我們之前去找過斗笠人有關,以我對鐵鷹的了解,他可能是盯上了那個斗笠人的臂鎧了,」方子明頓了一下,對自己妹妹道:「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不過我們還是先靜觀其變,那個斗笠人給我的壓力很大,不要輕易和他扯上關係,實在不行的話,我們再出手,」

方子明和方子嬋各有心思,揣摩著鐵鷹的手下會對秦逸說著什麼,

秦逸這個時候,冷笑著開了口:「那你就是承認偷聽了,」

「是啊,那又怎麼……」壯漢剛一開口,話還沒有說完,突然間就發現自己的視角變化了,

自己明明是低頭俯視的啊,為什麼會突然看到了藍天,不僅如此,視線還在不斷變化,接下來就看到了一個和自己完全一模一樣的身體,只是這具身體上沒有腦袋,

砰的一聲,壯漢的腦袋落到地上,秦逸也緩緩將自己揮出去的手臂收了回來,

片刻之後,隨著一陣微風吹過,壯漢如同釘在地上的身體搖晃兩下,轟的一聲倒在地上,震得地面都顫抖了一下,

響聲傳入到眾人耳中,被剛剛這一幕給嚇傻了的那些修道者,此刻才全都回過神來,

互相對視一眼,他們都從彼此的眼中看到了難以置信的神色,

方子明和方子嬋只覺得自己的心臟都要從嗓子眼裡蹦出來了,

以他們和鐵鷹之間的恩怨,自然很清楚這個壯漢作為鐵鷹的實力幹將,那可是天神二轉的境界,戰鬥起來更是悍不畏死,全身皮膚肌肉堅硬超過鋼鐵,但是剛剛被那個斗笠人隨便一揮手,就把腦袋掃落下來,要不是親眼看到,打死他們恐怕都不會相信,

「哥……我剛剛……是不是看錯了,」方子嬋艱難吞咽了一口口水,

她雖然比這個叫哈桑的壯漢還高了一個層次,但就算是手拿法寶,並且全力出手,方子嬋都不敢保證自己能夠那麼乾脆利落地就把對方的腦袋看下來,

而看那個斗笠人的動作,分明就是隨隨便便一揮手,就像是趕走在自己旁邊亂飛的蒼蠅一樣,

「這……怎麼可能……」片刻之後,方子嬋才用近乎**的聲音,表達了自己內心的震驚,

而方子明此刻咬緊牙關,拳頭緊握,但還是控制不住自己全身連同骨髓在內的顫抖,

這種顫抖,是遇到強者時本能的恐懼,

「是的,我絕對沒有看錯……」方子明的靈魂都在戰慄,「雖然剛剛只是他出手的剎那出現,但是我還是看到了,那個巨大的血肉磨盤,一下子……僅僅一下子,就把哈桑的靈魂肉體生機命運全部絞碎了……真是太可怕了……這傢伙到底是哪裡來的怪物……根本就是怪物啊……」

其他人此刻對自己是怎麼樣的評價,秦逸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殺一個天神三轉,在他看來就和捏死一隻螞蟻沒什麼區別,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緩緩起身,然後一腳將壯漢的腦袋踩成血漿,秦逸的目光越過所有人,朝著人群中的鐵鷹望過去,抬起一隻手指向對方,口中緩緩吐出三個字:「滾過來,」

三個字看似沒怎麼大聲,但是在場零零散散近百人,都有一種聲音就在自己耳邊響起的感覺,

啪,

鐵鷹的臉變得鐵青,陰沉得能滴出水來,一下子捏爆了手裡的酒杯,

「大哥我去殺了他,」

「大哥我也去,你等著我給哈桑報仇,」

不等鐵鷹起身,坐得距離他最近的兩個手下已經如雷霆一般暴怒而起,彷彿兩顆炮彈,朝著秦逸猛衝而來,

「真是,,找死,」秦逸伸出一隻手,

轟,

一掌拍下,如同天雷擊地,洞徹九天,一震之間,在場所有人都覺得眼前一花,彷彿周圍有無數的天鼓雷動起來,

砰砰,

還在朝著秦逸沖來的兩人,頓時一下子就被砸進了地里,全身肌肉骨骼,全都被碾得粉碎,變成大股血肉泥漿,因為往前沖的慣性,在地上拉出來一條觸目驚心的血肉痕迹,

「你真是該死,」

連死三名得力幹將,剛死的兩個,還是隊伍中境界僅次於自己的手下,鐵鷹這時候再也坐不住了,猛然站起,全身煞氣衝天,瞬息化作一道黑光,天地間的光線,彷彿都被遮蔽一樣,充滿了叫人窒息的味道,

「你敢偷聽我說話,早就該死了,」

秦逸的聲音,依舊淡淡的,但是卻有著比鐵鷹要強大不知道多少倍的氣勢,讓人的靈魂都要被禁錮, 「小輩張狂,」


眾目睽睽下被秦逸這樣羞辱,鐵鷹臉皮下的肌肉都在抽搐,猛然之間,雙手一張,肩膀上的黑鷹衝天而起,在半空瞬間變大,氣勢洶洶,一雙眼睛足足有圓桌大小,裡面彷彿有猩紅的世界,隨著黑鷹朝著秦逸猛撲而來,地面上飛沙走石,鐵與血的味道油然而生,四周彷彿處處都是哀嚎的聲音,猶如無數上古冤魂,都被召喚出來,

「是鐵鷹的殺招,」

「是他的黑鷹墜落,」

「天神五轉的殺招,他這是要那個斗笠人的命啊,」

聽著周圍眾人的驚呼,張子明和張子嬋眼中閃爍出陣陣艱難的光芒,

鐵鷹的絕學黑鷹墜落,他們都是知道威力的,就算是同階的張子明出手,也要付出極大代價,才可以堪堪接下,

他現在猶豫的是,為了救下斗笠人而自己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到底值不值得,

就在張子明猶豫的時候,秦逸已經出手了,

只是看似簡單地將手伸出去,朝著迎面而來的那一片黑幕一撕,

頓時之間,在場眾人就有一種陰陽被分割,時空被倒轉的感覺,

半空傳來一聲慘叫,黑幕直接就被秦逸撕成了兩半,

黑沉沉壓在眾人心頭的感覺,也一下子變得輕鬆開來,

撕開的天幕中,血雨傾盆而下,

片刻之後,黑鷹被分成兩半的屍體,從半空筆直落下,


「黑鷹被殺了,」

「這、這怎麼回事,

「那黑鷹可是比鋼鐵還要堅硬,怎麼會一下子就被撕開,」

反應過來后,周圍頓時傳來了陣陣驚呼聲,

這些驚呼傳入到鐵鷹耳中,格外刺耳,

但是此刻這些驚呼帶來的羞辱,都比不上黑鷹被殺死帶給他的痛惜,

那黑鷹是他傾盡全力煉製出來的一件得意法寶,進可攻退可守,死在黑鷹下的對手,不知道有多少,

原本以為這一次就算殺不了這個斗笠人,讓他受個重傷都是綽綽有餘,

但是誰知道,不僅沒有傷害到對方,反而讓自己損失了黑鷹,

鐵鷹牙齒都要咬碎了,

而另外一邊,方子明、方子嬋兄妹這夥人,此刻都看傻了,

方子明身邊的那些隊友,都是知道剛剛方子明邀請對方,但是斗笠人沒有同意加入這件事的,

方子明沒有和這些隊友說出自己的感覺,所有這些人之前對秦逸還是相當不滿的,覺得秦逸傲慢、自大,不識好歹,

甚至鐵鷹這些人朝著秦逸出手的時候,他們還抱著幸災樂禍,要看好戲的心情,

結果事實完全出乎了他們的意料,

秦逸一巴掌拍死了鐵鷹手下最強大的兩個手下,然後雙手一撕,就把鐵鷹最讓人聞風喪膽的殺招給破了,

不是化解,而是直接暴力破解,

在場熟悉鐵鷹的人都知道,他神通的大部分威力,都必須要依靠那黑鷹法寶才能釋放出來,但是現在沒有了黑鷹,鐵鷹的實力,必然大打折扣,

再加上今天他連損三員大將,他這支隊伍可以說是元氣大傷,以後就算沒有人痛打落水狗,他們也就只能夾著尾巴做人了,

「太好了,以後鐵鷹還有什麼資格和我們爭搶資源,」


「鐵鷹得意了那麼久,不就是仗著他那黑鷹法寶厲害嘛,現在看他還有什麼底氣來挑釁方大哥,」

眼看鐵鷹此刻滿臉死灰的模樣,方子明身後的眾人都感覺揚眉吐氣,忍不住發出陣陣喝彩,

「不會有這樣的機會的,」

就在眾人歡呼的時候,方子明突然開口,

眾人一愣,還沒有明白方子明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猛然之間,遠處傳來嗚嗚狂風掃過的巨響,

秦逸已經再度出手了,

唰的一聲,猶如閃電橫行,剎那之間,秦逸就到了鐵鷹的面前,

「我可是天神五……」鐵鷹眉毛鬍子都根根直立,眼神中全是憤怒,一聲大吼,

砰,

但是話還沒有說完,秦逸已經一拳打出,

鐵鷹根本來不及反應,腦袋剎那之間就像是汁水飽滿的西瓜一樣四分五裂,

秦逸手腕一翻,赤離劍的光芒朝著四周橫掃一個圈,

鐵鷹周圍那些手下頓時全被腰斬,

有人還想抽出法寶兵器,但是才剛剛作出動作,身體和法寶就一起被秦逸切成了兩半,

做完這一切,秦逸如閃電一般撤出,

只是趁著血霧蓬炸,周圍人都看不清的時候,手指連勾,將鐵鷹這群人腦勺里的金丹都挖了出來,

回到原先的位置上,秦逸再一拳憑空轟下,

砰,

地面猛地一顫,眾人只看到空氣中一個巨大的螺旋快速凝聚,形成一根粗長的柱子,直接砸落,一下子就將鐵鷹等人的屍體砸成了肉醬肉泥,全都混在了一起,連誰是誰都分不出來了,

不動聲色地將金丹都拋入吞天大墓,秦逸重新盤膝坐了下來,氣息平穩,好像剛剛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

而現場在此刻,已經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幾乎所有人此刻的嘴巴,張大得都能夠直接塞進兩個雞蛋,眼角不斷抽搐,腦子都已經不夠來反應剛剛發生的這一切了,

僅僅是幾個眨眼的功夫,在星域戰場中還算小有名氣的鐵鷹隊伍,竟然就全部被殺光了,

而做到這一切的那個斗笠人,在眾人看來,居然如此氣定神閑,

「他……他真的只是天神一轉,」方子明身後此刻開口的這個修道者是天神三轉,但是他這時候說話的語氣,都是在顫抖的,

「我的……天啊……居然這麼輕易就殺到了鐵鷹手下所以的人……」

「這怎麼可能,他才是天神一轉,我一定是在做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