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們想要求道菩提,也想要我的命,不是挺合適的么?剛好,求道菩提就在我手裡。」

葉天抿嘴笑了笑,手掌一攤,離火,巽風,震雷三枚求道菩提便是出現在了他的手中,緩緩的繞著他的手指盤旋著,讓得那驍絕老鬼的目光陡然瞪得渾圓!

「哈哈……哈哈哈……好啊小子!你很好!」

瞧得求道菩提居然是被葉天吸納使用了,那驍絕老鬼赫然便是怒極反笑,「小子,我們也知道,你身上本就有著三枚求道菩提存在,再加上我們尋得的一枚,一共四枚,今日本座便要手撕了你這小子,將那四枚求道菩提都給收下!」

「放大話誰不會呀?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之前打了個噴嚏,你們鬼宗宗主就已經讓我給噴死了。」

葉天聳了聳肩,頗有些無所謂的笑道,一邊說著,一邊便是將手中的靈墨刀指向了那驍絕老鬼,「虛招子直接跳過吧,你心裡應該有數,比靈魂修為和空間之力不過是浪費時間,真刀真槍鬥上一場如何?」

那驍絕老鬼聽得葉天的話,眉毛不由得皺了皺。

葉天說的倒是實話,他們兩個要真是交起手來,拼靈魂能量和空間之力當真是有些浪費時間了,葉天的靈魂修為可能比他稍微遜色了一些,但對於空間之力的掌握卻隱隱還要在他之上,拼這些,很難拼出個勝負來。

真刀真槍的搏殺,才是分勝負的手段!

嫁偶天成 越是高手,便越是這樣,到了修為高深處,相互之間都能輕鬆化解對方的手段招數,反而是要回歸到最原始的近身廝殺,方才能夠分得出輸贏來。

「那你小子可別怪本座以大欺小了!」

冷哼了一聲,那驍絕老鬼的手中,赫然便是有著一對重鎚出現,兩邊鎚頭都是有著南瓜大小,相互碰撞間,沉悶的金屬聲響將其恐怖的重量暴露無遺,光是聽著那如同洪鐘一般的響動,便可斷言這一對戰錘,少也是幾千甚至上萬斤的沉重之物!

「來啊小子,且看本座用著金雷錘,砸碎了你的腦殼!」 宋有彬定眼一看,可不就是朝著這個方向來的嗎?真是奇怪,怎麼還有人上門?

「阿離要不咱們現在就走吧!」宋有彬直覺現在的事情肯定是越來越不簡單了。

「等等,看看他們是來做什麼的再走。」這真正的好戲才開鑼怎麼能這麼輕易的就走了?

還看?再看下去只怕他們都要都繞進去了。

「阿離,我們回去吧,爹娘該擔心了。」都怪自己一向寵著阿離,弄得現在自己這個個兄長的在阿離這個妹妹面前一點威信力都沒有。

來人的領頭人是一個濃妝艷抹的女人,衣裳穿的更是花花綠綠的,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團不和諧的花都湊到一起了。

「你去叫門。」

「是。」

男人很是用力的拍了幾下門,隨後退到一旁。

院內,方氏的心突然緊了起來。這是劉媽媽過來帶人了?怎麼辦?方氏急的滿頭大汗,眼神不停的往宋華富的身上瞟。

宋華富自己也緊張啊,可是他也是毫無辦法。這毛家人還沒走,劉媽媽就來了。這不是擺明了要穿幫嗎?

「看來你這是還有客人。」毛老漢兒道。

他們來了這一整天了,都沒有見有人上門,但是這都半夜了,卻居然有人上門了,這怎麼可能不引起注意?

「可能是哪個老鄉。」宋華富乾笑。

「哪個老鄉會這麼大半夜的上門?」毛大軍陰陽怪氣的道。

「大哥,這跟咱們沒關係。」毛二軍道。

宋華富臉上的冷汗流的更多了,可是他根本就不敢動,更不要說去給劉媽媽開門了。

「裡面好像沒人。」男人走到劉媽媽面前道。

裡面明明就有人聲,結果這個蠢貨居然跟自己說什麼裡面沒有這是在跟自己開玩笑呢,還是怎麼的?

「那就直接把門給踹開。」劉媽媽道。

宋離沒想到這個花枝招展的女人居然這麼的兇悍,直接就讓人把門給踹開。

男人是劉媽媽帶過來的打手,自然是什麼都聽劉媽媽的。劉媽媽讓他踹門,他根本就不做任何考慮直接上去就是一腳。宋華富家的大門本來就已經有些年頭了。現在被這大漢這麼一腳一踹,更是直接就倒地了。

「。。。」

院內的人目瞪口呆的看著倒在地上的大門,這特么是怎麼回事?這好端端的門怎麼就倒了?

「方氏,我要的人呢?」

還沒等方氏上前去找人理論,劉媽媽的聲音直接就把方氏給嚇回去了。

「老大,原來你在這裡。」

宋離聽到下方有聲音,低頭一看居然是已經很久不見的顧寧。呵呵,你這突然冒出來又是怎麼回事?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宋離盡量壓低自己的聲音。

「?,我問大娘的。」

「那你來這裡做什麼?」

「當然是找你,不過老大我一直這麼抬頭看你真的是好累啊。」顧寧道。

「。。。」又不是我讓你來的,要是嫌累你可以走啊,誰又沒有打斷你的腿不讓你走不是。

「老大我能上去嗎?」顧寧問道。

「你自己上來啊。」

這才多久不見,怎麼老大的畫風就變得這麼奇怪了?

「有彬哥,拉我一把。」顧寧道。

宋離滿頭黑線,她還以為這麼久不見顧寧好歹也應該有一些長進了,但是這根本跟之前就沒有什麼區別好不好,一樣的辣雞。

宋有彬見顧寧都來了,乾脆直接一把把顧寧送了上去。

「老大,你在這裡看什麼呢?」幾個月不見,宋離好像比之前長的更加好看了。

「你自己沒長眼?」

老大你原來不會這麼對我的,現在你這麼對我是不是出現什麼小婊砸了?也許是顧寧的表情太過幽怨了,讓宋離不得不注意到他。

「你看我做什麼?」

「你長的好看。」顧寧想也不想的就道。

自己這是被調戲了?而且還是被一個弱雞給調戲了?

「我知道。」

宋有彬看著畫明顯不對的兩人,忍不住提醒道:「阿離,顧寧咱們現在這可是在別人家的牆頭上呢。」

「我知道。」兩人又是異口同聲。

「。。。」妹妹現在變成這個樣子到底是誰的錯?還有顧寧難道你忘了你之前的樣子了?怎麼這次回來就變了這麼多。

「人?什麼人?」方氏裝傻。

劉媽媽是什麼人?那是妓院老鴇,三教九流的人見得還小,方氏在她面前裝傻無疑就是自尋死路。

「當初咱們說好了,二十兩銀子買你家的小瓶子,這是字據,你該不會想不認賬吧!」劉媽媽從衣袖裡面把字據拿出來在方氏面前晃了晃。

方氏的神色明顯閃過一絲慌張,「你胡說,我怎麼會賣我孫女。」毛家人現在就在這裡,方氏自然是打死也不會承認的。

「早料到你否認了,不過不著急。我這裡還有另外一份字據,當初你收下五兩銀子的字據,這上面還有你簽字畫押的手印我想你應該不會不認識吧!」劉媽媽又從懷裡拿出另一份字據。

毛家人這還有什麼不知道?毛三妹是因為方氏要賣了小瓶子所以才會連夜帶著小瓶子跑了。

宋離也沒有想到自己本來是想來看看好戲的,結果卻知道了這樣的消息。好在那會兒在家的時候沒有因為爹的心軟就答應幫他們,一個連自己親孫女都能賣了的人,根本就不值得自己幫忙。

「沒有,我沒有,都是你這個瘋女人胡說的,我怎麼可能會賣了小瓶子。」方氏矢口否認。

「你為什麼會賣了你孫女我不知道,不過既然你已經收了我的定金那麼今天我是一定要把人給帶走的。」劉媽媽的歹毒強硬。

「那女人挺眼熟的。」顧寧突然冒出來一句。

眼熟?自己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難不成是顧寧這段時間認識的?

「你不是個賬房先生嗎?還能眼熟這?」看那女人穿的花枝招展的也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

顧寧乾咳了一聲,當初自己為了能讓自己在縣城有一個合適的理由才會跟宋離說自己是在縣城做賬房的,結果現在卻被宋離給懷疑了。

「見得人多而已。」

這就是不想告訴自己了,這小弟看來是要翻天了,居然敢跟老大這麼說話,一定要好好教訓教訓才行。 那驍絕老鬼的吼聲,非但是沒有讓的葉天生出半分忌憚,反是讓得葉天感覺到幾分好笑。

堂堂八劫涅槃境的強者,像個罵街的氓流子一樣叫囂,也當真是讓人有種說不出來的滑稽之感了。

「希望你那核桃錘能有機會挨得上小爺的腦袋。」

聳了聳肩,葉天陡然間便是朝著那驍絕老鬼閃身而出,身影絲毫不帶半分的拖沓!只眨眼瞬間,葉天的身影便是已經到了驍絕老鬼的跟前!

「鐺!」

二人方才一碰面,便是二話不說展開了對攻!

那驍絕老鬼手中的一對金雷錘一錯,直接便是將葉天這速度奇快的一刀給錯到了一旁,旋即便是一錘砸下,勁風聲響端是震得葉天耳膜一陣發疼!

葉天手中的靈墨刀,陡然間便是高高揚起,在心眼刀的作用之下,葉天第一時間便是找到了那驍絕老鬼攻擊的力量薄弱之處,一刀便是朝著那金雷錘側邊薄弱處揮刀而去!

然而,當得靈墨刀真正落在那金雷錘上的時候,葉天才感覺到那金雷錘上傳來的一陣恐怖力道!

那金雷錘,怕是單個就有萬斤,加上那驍絕老鬼恐怖的力道猛揮,即便是靈墨刀落在了其力道薄弱之處,都是有著一股極其恐怖的力道反饋到了葉天的身上,讓得葉天的身軀陡然間化氣散開,這才險險避過了這頗為恐怖的一錘!

就這剎那的交手,葉天心頭便是有了幾分驚詫之感。

方才這一擊之下,要是換個無法使用元素熔身之類手段的人來,光是這一錘,怕是就要被直接砸斷了手臂!葉天都能感覺到靈墨刀的刀身有些發顫,這以單論鋒利和堅韌兩樣,還要超過寒空子鍛造的三把寶刀的靈墨刀,第一次傳回了這樣的反饋,與那金雷錘碰撞之間,居然是讓得葉天有一種靈墨刀被震得幾乎要拿不住的感覺!

那般恐怖的力量,當真是可移山填海!

「怎麼了小子?這才一擊,就已經不行了?」

瞧得葉天閃退,那驍絕老鬼陡然間也是一陣發笑,那一對金雷錘直指著葉天譏諷道。

「小子,別急,這傢伙的鎚子上有些門道,之後再近身,設法攻擊那傢伙的錘柄末端,那裡有一道細小的雕紋,憑你的手段,絕對能夠瞬間破了那雕紋,只要雕紋一破,那對金雷錘失去了雕靈加持,就對你構不成什麼威脅!」

惹愛成癮:金主豪寵小逃妻 涅槃尊者的聲音陡然在葉天的腦海之中響起,也是讓得葉天猛地拍了一把腦門。

對呀,這太久沒雕靈,沒使用雕靈武器,怎麼還把自己的老本行給忘了呢!

那對金雷錘上,明顯是有雕靈之法的加持,只是並不十分明顯,讓得葉天自己都有些沒去在意。

說起來,他這大陸上唯一一個彩鑽級別的雕靈尊師,在對手的雕靈武器上吃了虧,當真也是有些丟人現眼了!

想明白了這一點,葉天立刻是有了想法,身影立刻閃爍而上,再度朝著那驍絕老鬼發起了進攻,而這一次,靈墨刀之上赫然便是有著一層明黃色的刀氣浮現而出!

這明黃色的刀氣,是為太乙刀法八門刀氣之中的休門刀氣,此一門刀氣,專主轟擊之效,刀刃落處,一如萬鈞重鎚落下,衝擊力極其的恐怖,之前葉天動刀,很大程度上追求的都是速度,這休門刀氣基本也沒怎麼用上過,但此刻,卻是這休門刀氣最好發揮的時候!

瞧得葉天的身影再度衝刺而來,那驍絕老鬼的臉上頓時是閃過了幾分不屑之色。

方才一招逼得葉天狼狽後撤,讓他心中的把握增加了無數倍,此一次,再見得葉天主動攻殺而上,那驍絕老鬼的手腳更是放得開,一錘迎上,便是要與葉天正面硬碰硬!

只是他並未想到,葉天此次手中亦是有所變招!

「嘭!」

當得靈墨刀與那金雷錘觸碰在一起的瞬間,一陣氣爆之聲便是轟然響徹,葉天手中拿著的根本就不像是一把刀,而像是一柄萬鈞巨錘一般,猛然間轟擊在了那金雷錘之上,明黃色的休門刀氣陡然發散出灼目的高光,衝擊力毫無保留的傾斜而出,這然間也是讓得那驍絕老鬼心中一驚!

比力量,他可從未怕過誰,徒手之下,他雙手便是各有過了三萬斤的巨力,加上這雕靈之法加持的金雷錘,一錘之下少也是有個十萬斤的恐怖力量,輕而易舉的便能將一座山嶽都給砸平了去!

但此一招下,葉天卻是穩穩接住了金雷錘,絲毫沒有退避半分,歷來交手,這驍絕老鬼可都是未曾遇見過這種情況!

而就在那驍絕老鬼心頭詫然之刻,兩股玉龍絲赫然便是在葉天身上爆發出的氣息掩護下飛快的射出,直接是朝著那金雷錘錘柄尾端電射而去!

雕靈之法,這大陸之上如今可以說是再無一人能夠比葉天更加精通了,兩股玉龍絲飛快的在那金雷錘兩邊的雕靈紋理上一點,直接是找准了那凋零紋理的核心之處,一一擊破,只聽得「叮」「叮」兩聲脆響,金雷錘的錘柄尾部,赫然便是有著兩道雕靈法陣破碎而開,這金雷錘的凋零加持瞬間告破!

金雷錘上的凋零加持,是為純粹的力量增幅,這驍絕老鬼正是靠著這強悍的凋零增幅,一錘之下能夠發出近乎十萬斤的恐怖力量來,而此刻,雕靈一破,那金雷錘上的力道驟減,全然是有些扛不住休門刀氣的轟擊,直接便是將那驍絕老鬼給逼的連退出去好一段距離!

武器雕靈被破,再硬生生的吃下了休門刀氣的衝擊,那驍絕老鬼頓覺體內一陣翻江倒海,氣血上涌,終究是沒能將喉嚨里湧上來的一口逆血給壓下去,血霧陡然噴薄而出!

滿場之人瞧得這一幕,皆是驚得無法言喻!

七劫對八劫,小輩對老輩,純粹的近身戰鬥搏殺,這才沒過了兩招,居然是葉天率先佔得了上風,將那驍絕老鬼給逼得一口逆血噴了出來!

這一幕,即便是莫文君等幾位八劫高手都是看得有些一愣一愣的!

張太爺,莫文君,碧霖仙姑,這三人都自命有手段能夠對付這驍絕老鬼,單打獨鬥,他們絲毫也不懼驍絕老鬼半分,但即便是他們三人,也不敢斷言自己能夠這樣與驍絕老鬼正面硬戰,還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便佔據了上風!

若是說之前葉天的表現還在他們預料之中,那麼此時此刻,葉天已經是完全超出了他們的預想之外了!

葉天與那驍絕老鬼交手,他們打一開始根本沒有考慮過葉天會贏,並非是信不過葉天,只是那驍絕老鬼,畢竟是成名多年的老輩強者了,實力和戰鬥經驗都要高過葉天,按照他們的預想,葉天用處所有的手段,能夠拼得過這驍絕老鬼七成實力,讓那驍絕老鬼心中有所忌憚,知難而退便已足夠。

但現在看來,葉天似乎是真的有機會贏!真的有機會以七劫涅槃境的修為,將這成名多年的八劫涅槃境高手給戰勝,甚至就地斬殺!

這叫他們心中怎能不驚訝? 霸佔新妻:總裁大人太用力 又怎能不驚喜!

葉天此刻,正用著一種超出了他們預想的實力向所有人宣告,他是擔得起這些有志之士期待的人,他是有能領領導他們的人!

「老狗,看來你也不是很行啊,這也不過才第二招,就已經不行了?」

葉天揚了揚嘴角,將那驍絕老鬼方才的話原原本本的還了回去,連得那語氣都是一模一樣! 「那你跟我說說這女人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看著就讓自己覺得這麼不爽?

顧寧確實想起劉媽媽的身份了,當然這沒有想起來還好,一旦想起來了,顧寧就更不願意跟宋離說劉媽媽到底是什麼人了。

顧寧遲遲不說更加證實了宋離的想法。

「這女人應該是妓院的吧!」

「?」他說什麼了?他好像什麼也沒有說吧,所以宋離到底是怎麼猜到劉媽媽是妓院的人的?

這還用想?有誰會大半夜的上別人家買人的?而且還是穿的這麼花枝招展的,所以除了是妓院的人宋離根本就不做他想。

當然要是問宋離為什麼不認為劉媽媽是大戶人家的嬤嬤管事,宋離也許會煩著白眼道:「你特么什麼時候見過大戶人家的嬤嬤管事是要大半夜上門買人的?」而且真要是去大戶人家做丫鬟,方氏又怎麼可能會矢口否認呢。所以綜上所述,這女人就是妓院老鴇無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