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們幾個斗什麼氣。消停些,怎麼還嫌事情不夠亂的。」這個時候劉文淵說話了,劉文淵方才講述晚遭遇之後,腦海之中一直在思索著,對方到底是針對什麼來的,他們的目的是什麼?本來劉文淵以為對方是沖著那紅山古玉而來,可是兩個方面印證好似又不完全對,其中好似缺少什麼重要關鍵所在,但究竟缺少什麼?劉文淵卻是一時間想不明白。而幾個人的鬥嘴又打斷了劉文淵的思路,劉文淵不覺感覺有些頭疼。

見劉文淵說話陳風、趙紅塵、鄭盼盼都算是閉上了嘴巴,但趙紅塵、鄭盼盼兩個人感覺如今自己的強大已經超過了陳風和蕭毅,因此就算面對那個加藤井村,他們也一定不會象陳風和蕭毅那般不堪一擊的。兩個人都有些躍躍欲試的感覺,十分想找到那個加藤井村較量一番。

而這個時候劉文淵則開始思索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既然那個加藤井村在言談之中透漏了他的目的並非是那紅山古玉而是那玉佩,此時想來這倒是合情合理。那玉佩本身具有神奇莫測的力量,而這些神奇之處最動人心的莫過於那玉佩可以連接永恆之地,只要進入那永恆之地就可以獲得永生,這個是世人千百年來追求的夢想。但這個玉佩的消息卻是如何走漏的呢?

『這幫混蛋到底想要幹什麼?他們是如何得知那玉佩的?』對方如此想來是想從陳風口中探聽什麼有用價值的信息。但他們為何會知曉那玉佩的存在呢?劉文淵回想了一下王老先生事情的過程,整個事情經過知曉這玉佩的人除了他們幾個之外王軍那是只定知道的,王安就不敢肯定了,或許王軍會告訴他。

蕭毅等人是不會將這個消息進行泄露的,因為自己曾告訴過他們,這玉佩具有神奇無比的力量,可以連接永恆之地,而永生是世人都夢寐以求的事情,如果這個秘密泄露出去他們將永無寧日,蕭毅等人知曉這其中的輕重厲害關係,應該不會在張揚此事,那麼,如果事情不是他們這面泄露的,那就只會是王軍或是王安了。

此番所來之人是日本人其中還有術士和忍者,而那王軍留學日本,而後在日本供職,其舉止言談都帶有強烈的日本味道,這個事情看來和王軍多少帶些關係了。可是,這個具王老先生言說,他從未將他和蘭若雅事情告訴過王軍、王安,雖然王軍通過監視器等事物得知這玉佩,但是否知曉這玉佩能夠連接永恆之地那就很難說了。但奇怪的是那王軍到底在日本做什麼的,竟然能和日本的術士勾結一起,這樣的人想來可不是簡單的人物。

此時劉文淵感覺自己越想整個事情越發的複雜,如果真的要按照思路去朔推,那整個事情恐怕就要向前很久遠的樣子。但事情是否如此?人的心機是否真的如此的深沉?劉文淵卻又有些懷疑。

『或許是我想的過多,世上的事情本非複雜,那王軍或許背景很深,但王安卻未必如此,從那王安言談舉止就能看出她不是如此心機深沉的人。但對方一定對這個玉佩有所了解,並且知曉這玉佩是在我這裡,只是不知我是隨身攜帶罷了,還以為那玉佩是存放在我那木櫃之中。因此採用這非常手段將我調開,他們好趁機下手搶奪。

但就陳風而言,這先前入室盜竊之人和那加藤井村好似一夥,但之間卻又有些不像,那這個事情就怪異了,到底現在有多少人知曉這玉佩下落,而來的人究竟是幾方勢力?他們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是合作?還是對抗?還是各自打著自己的算盤?

劉文淵感覺憑自己所知情況就想分析出來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實在有些困難。

###############################################

明日繼續出差,時間大約是一周,期間不能更新抱歉,等回來後繼續更新。 劉文淵此時自顧的在那裡凝神思考,已然忘記了身旁還有趙紅塵、鄭盼盼、陳風等人的存在。三個人等了片刻,見劉文淵不再說話只是沉思。幾個人互相對視一眼,知曉這個時候不是打擾劉文淵之時,但三個人就這麼呆著又是十分的無聊。

趙紅塵看了一眼劉文淵,見劉文淵仍沉浸在思慮當中,當下向兩個人擺了擺手,指著旁邊角落低聲說道:「走,我們去那面說話,就不會打擾劉師傅了。」鄭盼盼、陳風點了點頭,三個人輕手輕腳的來到那角落。

「陳風,你說你們被那個加藤井村攻擊的時候好似有人在幫你們,那你們看清了是什麼人幫你們了嗎?」關於這段事情,劉文淵雖然驚奇但陳風本身看到情況有限,因此劉文淵也知道從陳風這裡所能知曉的事情也是不多,因此也沒有過多深究。但趙紅塵還想在挖掘一番。

「沒有,我們根本連人都沒有看到,還談什麼看不看清的。反正我就看那個加藤井村老是向著黑暗地方說話,天知道他在幹什麼?但我記得有兩個忍者飛了過來,而後就躺在地上不動了,那個加藤井村跑了之後,我和蕭毅忙著送劉素雪去醫院也沒有回頭看看那兩個忍者到底怎麼樣,好像是掛了。」那兩個忍者從被仍過來到加藤井村擊落整個過程時間極短,當時光線不明,陳風的注意力都被那個加藤井村吸引,因此對於那兩個忍者反倒沒有過多的留心。

「嗯?掛了?那屍體呢?都這個時候了要是死了話早就傳的沸沸揚揚的了。」鄭盼盼顯然不相信那忍者死了。

「就是,就我們這個鎮子,有點風吹草動,早就傳得盡人皆知了。」趙紅塵對鄭盼盼的話很是認同。

「嗯?什麼意思?你們說我是撒謊了?」陳風從派出所開始就費盡口舌的講述這個事情,但能夠相信他們的卻少之又少,因此陳風對於趙紅塵和鄭盼盼的話十分的敏感。

「沒有,沒有,我只是奇怪,要是那兩個忍者掛了,那屍體呢?莫非那個加藤井村又回來了?將屍體取走了?」趙紅塵忙解釋說到。

「我上哪裡知道?我被那幫警察帶倒派出所一直問話,我又如何知道呢?」陳風瞪著眼睛說到,一提到警察陳風感覺自己就是一肚子氣。

「那那個指認你們的假的加藤井村呢?他們到底是幹什麼的?」鄭盼盼這個時候問道。

「鬼知道他是幹什麼的,他們就是一夥的,故意害我們,只是沒有想到他們玩的挺高明,武的不行就來陰的。這樣的手段真是我從所未見。」陳風感覺自己被人玩弄於股掌之間,若說是武不及人自己倒還能接受,但這陰謀詭計自己真只有憤怒的份了。

「那他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我怎麼感覺這個事情讓我有些迷糊呢?聽了你和劉師傅的描述,我只感覺詭異,但這幫人不可能平白無故的來做這些事情吧?他們一定是有什麼目的的?他們的目的是什麼?是那個紅山古玉嗎?但如果他們就為那紅山古玉去取就得了,還找你和蕭毅的麻煩幹嘛?」趙紅塵感覺這個事情有些想不通。

「我和蕭毅不是在那裡保護那紅山古玉呢嗎?既然有我們兩個在他當然要先解決我們兩個才能拿到那紅山古玉啊。」陳風倒是想得簡單。

「就你們?算了吧,就連劉師傅都勝的那麼費力,就你們兩個連氣動全身都做不到的,還談保護紅山古玉?」鄭盼盼自從自己練出氣后,對自己的實力越來越自信了,因此對陳風都有些看不上。

「我們怎麼了?別以為你們練出那個什麼氣來就了不得了,別忘記了,我可是身具玄陰靈氣的,蕭毅是三味真火,劉師傅不是說這個是修真的本事嗎?就你們那個是功夫和我們的一比一個天上一個地下。」陳風帶著惱怒說到。

「算了吧,就你那玄陰靈氣,我估計你得等到猴年馬月才能用,劉師傅都說了,要氣動全身才能練修真的技能,你們兩個連氣都沒有練出來還談什麼修真啊?」趙紅塵倒是頗帶些不屑說到。

「你,你……」陳風指著趙紅塵一時間倒是說不出話來。趙紅塵說得沒錯,劉文淵也確實一再強調若是無法練到氣動全身就不必談修真了。而自己還有躺著的蕭毅兩個連個氣也觸摸不到,這修真真好似遙遙無期了。

「你們幾個談論什麼呢?什麼修真?」這個時候邢晨的聲音出現在眾人身後。

邢晨的突然出聲到是讓三個人都嚇了一跳,沒有想到邢晨竟然無聲無息的突然出現,三個人一起回頭,就見邢晨站在眾人身後,伸手指了指劉文淵問道:「劉師傅這是怎麼了?」

「哦,劉師傅啊,他又在想事情了,邢警官,你那面怎麼樣了?聽劉師傅說,蕭毅在天台受到那個加藤井村的攻擊,你們在勘察現場,發現了什麼沒有?」趙紅塵急切的問道。

「現場能夠遺留下來的證據並不多,但我們不會放過任何線索的,你們方才說什麼修真是不是就是指和劉師傅學習那些抓鬼的本事啊?」邢晨問道。

「嗯,差不多,反正都是劉師傅教的東西嗎。」趙紅塵覺得邢晨雖然和他們走得比較近,但這些事情是劉師傅叮囑過的,不要輕易泄露,因此也打著馬虎眼。

「邢警官,陳風說有兩個忍者死在劉師傅家那裡,你們快去看看,到底有沒有?」鄭盼盼這個時候插嘴說到。

「哦,那個,派出所早就派人去了,什麼也沒有發現,就連他們說的那個被切斷的路燈都完好無損。那裡可以說沒有留下什麼線索痕迹。」

「不會吧?那路燈就在我們面前折斷的,那麼大的傢伙怎麼能完好無損呢?」那路燈柱是水泥砌就本身就十分的厚重結實,那樣的東西如果被切斷的話無論如何都會留下痕迹。

「這個我會派人再去詳查一遍的,我過來一是想在和你們多了解一下情況,你們在派出所做的筆錄我也看了,我想你們兩個並沒有完全說實話吧?」邢晨看著陳風問道。

「說了他們也不信,說那麼多有什麼用嗎?在說了他們只相信那日本鬼子的話,最後可是倒好,那日本鬼子跑了吧。」陳風說這話的時候有些幸災樂禍。

「不要說這些題外話,我的組員已經到了,陳風你在將整個事情經過和我的組員詳細的描述一番,記住,要講真話,不要誇大,有一說一。」邢晨知道陳風有時候喜歡將事情進行誇大描述,因此提醒陳風說到。 「那個沒問題。」陳風有些悻悻的說到。趙紅塵和鄭盼盼互相對視了一眼都偷偷的笑了笑。

這個時候走廊上傳來一陣腳步聲,陳風等都向腳步聲傳來的方向看去,就見幾個警察正快步走了過來,打頭的是那個董副所長,他身後的幾個警察都有些面熟,其中一個他們三個到都是認得,就是那劉警員。

「隊長。」劉警員看到邢晨顯得很是高興,舉手打著招呼,邢晨看到自己的組員如此快速的趕來也很是欣慰,點了點頭。

「辛苦你了董副所長。」邢晨迎了上去說到。

「沒什麼,這是我該做的。邢隊長,你的人我都接到了,你分派一下吧,我們這面會全力配合你們的工作的。」那董副所長比較平淡的說到。

「那好,小劉,你過來給他們幾個做一下筆錄,你們幾個……」邢晨開始布置工作,很快,邢晨的組員便都散開各自忙碌起來。

「劉師傅。」邢晨輕輕拍了拍劉文淵的肩膀,劉文淵抬頭掃了一眼,「嗯?你回來了?怎麼樣?」劉文淵問道。

「關於具體情況我會和您慢慢細說,現在我們需要關於整個事件的詳細的記錄,劉師傅關於從昨夜到現在的情況還得麻煩您了。」邢晨說到。

「沒問題,現在蕭毅情況怎麼樣了?」劉文淵最掛心蕭毅傷勢,雖然蕭毅的情況他已經診斷過,但畢竟不是他親手醫治,因此也不知曉蕭毅現在具體情況。

「已經沒有大礙了,我剛才去看過,就是內府有些震動,需要調理一下就會沒事的。劉素雪還沒有清醒過來,但也沒有什麼事。」邢晨將自己所知道的情況說了出來。

「哦,那我倒是安心了許多,既然這樣就來做筆錄吧。」劉文淵倒是沒有什麼疑問了。

接下來邢晨安排了人手對幾個現場進行勘察,劉文淵等就近在醫院找了個房間開始做情況筆錄。

時間就在緊張的工作中開始流走,邢晨的組員還有鎮上的派出所在邢晨的編織下組成了一張密密的大網向周圍撒落。董副所長將自己的辦公室讓給了邢晨作為他臨時的辦公場所。

傍晚太陽西斜的時候,劉文淵坐在邢晨的臨時辦公室中,此時這裡只有邢晨和劉文淵兩個人。

「劉師傅,由於這個案件個您的關係比較多,因此有些案情我有必要和您說一下,我想這有助於我們對整個案件有一個整體的思路。」邢晨將手中的幾份資料規整好后對劉文淵說到。

「你說吧,既然我已經進入這個局中,想要置身事外那也是不可能的。」劉文淵也是明白邢晨的意思,對於他這個非警察的人來說得到案件資料是不妥的。

「劉師傅,關於您回來的路上所發生的事情,這個是由我親自做的筆錄,除了您和我之外還有其他人知曉這個事情嗎?」邢晨知道這個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我那三個弟子也是知道的,但沒有關係,他們三個會守口如瓶的,這個事情我已經叮囑過他們,不會出現問題的。」劉文淵肯定的說到。

「哦,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邢晨雖然言說放心,但得知陳風等人也知曉劉文淵所遭遇的事情時候眉頭還是微微一皺。

「劉師傅,關於那個送您回去的司機屍體檢查報告我已經看過了,報告中說那個司機是被凍死的,身體上有大面積的凍傷,身體由於損失過多的熱量導致身體功能的衰竭最後死亡。您的記錄表明當時對方給予了你們一種心理暗示,也就是所謂的催眠,讓你們認為當時是非常的寒冷,從而在生理上做出寒冷的表象出來。

關於這種心理暗示我倒是知道一些,例如曾有個醫生做過一次實驗,他找了一個死刑犯,蒙上他的雙眼,用刀劃了他的手腕,而後在那個犯人身後放了一桶水,用滴水聲暗示那個犯人他在不停的流血,最後那個犯人真的以為自己在不停的失血,最後導致死亡。雖然我能理解這種心理暗示的緣由,但我一直奇怪到底是對方用了什麼手法進行暗示能夠讓你們產生寒冷的幻象呢?那個司機竟然最後凍死在車子裡面?」邢晨對這個十分迷惑不解。

「關於這個我也曾仔細的想過,整個過程中我們並沒有接觸什麼其它事物,對方是通過什麼方式給予我們心理暗示?後來我在天台見到那個加藤井村后,對方也採用的是這種心理暗示手法,通過兩個事情加以聯繫,我突然明白了,他們採用的是聲音。」劉文淵沉思了片刻后緩聲說到。

「聲音?對手是如何運用聲音給予心理暗示的?」邢晨沒有想到劉文淵已經有了答案。

「整個過程當中,我發現我遭遇到的對手還有陽台上的加藤井村他們都鼓掌,而股掌之後,我們便被他們心理暗示所左右。因此,在天台之上,我用一道符咒封住了自己的耳音,所以那個加藤井村在鼓掌之後迅速的變換了自己的位子,如果受到他心理暗示,那麼根本不會看到他已經變換了位子的情況,還會被他在心理當中留下的虛假影像所蒙蔽。通過和那個加藤井村動手我發現了對方法術關鍵所在,他們主要就是通過聲音來給予我們心理暗示。既然他們的伎倆已經被識破,那接下來對方在我們面前已經沒有什麼秘密可言了。只要我不受對方暗示便無法迷惑於我,那接下來的較量便是實力的真實對抗了。」劉文淵沉聲說到,同時雙眉上挑顯得頗為自信。

「劉師傅,既然您已經識破對方的法術技能那是最好,只是我還有一點頗為不解,如果按照您所言,那對方的法術是一種心理暗示,這個和您先前提到的煉侍鬼的東瀛邪術是一路的嗎?」邢晨聽明白了劉文淵的話語,但感覺之中告訴他這個加藤井村和那個煉侍鬼的東瀛術士所用法術好似不同,因此問劉文淵。

劉文淵沒有立即回答邢晨的話,而是沉思了片刻后說到:「這個事情我到是忽略了,聽你這麼一說我感覺這加藤井村和我所遇到的東瀛術士絕對不是一個派系的法術。」劉文淵肯定的說到。

「為什麼?」邢晨問道。

「那個煉侍鬼的東瀛邪術流派就我所知和這個加藤井村所用法術技能決然不同,根本就是兩個不同的派系法術,這個就和中華法術一般,我崑崙派的法術技能和峨嵋的法術技能是各成體系,雖有近似之處,但仔細分辨卻是涇渭分明。而這個流派的法術一個重視陰毒的詭異法術,一個卻是以心理暗示的技能為主,也可以說是全然不同的。這樣看來,我們的對手似乎不是一伙人了。」劉文淵轉動腦筋思考整個過程后說到。 「如果真的是按照您的說法的話,那看起來就絕非一伙人了。看來我們的對手也變得複雜起來了。」邢晨說這話的時候好似有種興奮的感覺。案件越複雜對手越強越能調動起邢晨的興奮感覺。

「這些人雖然不是一個派系但說不定卻是為同一個目的而來,只是我們面對的對手也許不是一個兩個而是一個團體。並且現在看來他們都來自東瀛,但我奇怪的是,他們目的究竟為何?到現在我還頗為迷惑。那個紅山古玉你們研究的如何了?」劉文淵下午時候將那紅山古玉交給邢晨讓其去研究那古玉之中是否有什麼重大的秘密引得這些東瀛人來搶奪。

「關於紅山古玉的調查資料還沒有傳過來,但我想明日早晨這份資料就會交到我的手上的。關於陳風和蕭毅所說他們的遭遇,我已經派人實地調查過了,很奇怪,他們所說的一切我們都找不到痕迹。那折斷的燈柱,那倒伏的兩個所謂忍者,這一切都沒有留下蛛絲馬跡,那裡所說的一切痕迹都沒有留下來。附近周圍的鄰居我們也詢問過了,他們沒有聽到任何聲響也沒有看到過任何事情發生。那裡給我的感覺就是什麼也沒有發生過。」邢晨拿起手中一份資料說到。

「那你認為是蕭毅、陳風在撒謊嗎?」劉文淵感覺邢晨說這話的含意好似指陳風、蕭毅說了謊話。

「不,恰恰相反,我認為他們說得話是真的。」 我只想安靜的畫漫畫 邢晨放下手中資料看向劉文淵說到。

「哦?為什麼?」劉文淵反倒有些奇怪了。

「對方做的太好了,太完美了,有些過了,那路上甚至連行人的腳印都沒有,彷彿那裡許久沒有人走過一般。並且那個燈柱我已經派人仔細的查看了,那個燈柱所用水泥材質和其它燈柱並不完全相同,而周圍的燈柱都是一個廠家一批生產出來的,因此其中一個不同反倒體現出對方欲蓋彌彰的本質出來。我很佩服對方手段的高明,顯然對手不是一般犯罪,他們有很嚴密的組織性和計劃性,從他們開始布局就可以看出來。劉師傅,我們現在遇到的對手不可小覷啊。」邢晨對劉文淵分析說到。

「嗯,不錯,那我想知道你們現在都查到什麼線索沒有?如果可以的話能否告訴一二,也讓我明白我們的對手究竟是一股什麼樣的勢力。」劉文淵通過邢晨的資料分析也感覺到對手的複雜性。

「遠的先不說,我派人調查了本市最近入住的日本人,那個報案的假的加藤井村確實確有其人,而那個古野宏一也確實是他的私人律師。他們是前天入境來到這裡的。但那個加藤井村在當地並沒有什麼生意上的往來,因此他的到來可以說很突然。目前為止那個加藤井村和古野宏一都已經失蹤不見。而他們失蹤的消息傳得很快,日本方面已經申請協助調查的函下午就傳到我這裡來了。顯然對方是早有準備的。現在我已經派人找尋這個加藤井村和古野宏一,但我想,既然對方早有準備這兩個人幾本是不會找到了,或許兩個人都被滅口也說不定,這也是一個極好的栽贓嫁禍的好手段。」邢晨繼續分析說到。

「這到也是極有可能的事情。既然對手是日本人,那想來你也調查了其他來到本市的日本人的情況了吧?」劉文淵問道。

「最近來到本市和附近鄉鎮的日本人到是有一些,這裡有一些是當地確實有生意往來的,我將他們的可能性放在最後。裡面有兩伙日本人最是可疑。其中一個是一個日本旅遊團,成員有十一人,是五天前來的,我感覺他們可疑是因為本市沒有什麼出名的旅遊景點,象這樣的人數日本旅遊團可以說幾乎沒有過。資料說這個是一個日本公司的團體旅遊,其成員都是員工,除了兩個女性外,其他的都是男性,年齡都在二十五到三十五之間。他們來到以後每日大約有一半時間是在賓館而非是出去旅遊,因為我感覺他們的嫌疑最大。 總裁的新鮮小妻子 還有一夥是一隊日本來的被當地政府邀請進行商貿洽談,人數有七人,這夥人歲數就比較大,裡面有一個老人據說有近百歲高齡,是一個大的商社的社長。我之所以懷疑他們,是因為這夥人來了之後關於商貿事物上和當地政府商談的比較少,而是在城市和周圍鄉鎮四處亂竄,打聽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具體的資料還沒有收集到,但我感覺這夥人絕非是來商貿洽談那般簡單。」邢晨看著手中資料向劉文淵進行介紹。

「還有其他的嗎?」劉文淵僅憑邢晨的描述也摸不清具體情況因為追問道。

「其他的還有四個日本人,但都是個體,並且在當地確實有生意往來。」邢晨看了看資料說到。

「我是想問還有其他的資料嗎?」劉文淵見邢晨誤會了自己的意思笑了笑說到。

「哦,其他的資料,我這裡還有那暗器上的白色花朵的資料。具專家檢查,那白色花朵就是日本的櫻花,但這種櫻花是一種稀有品種,名叫太白,極為少見,這種櫻花一般是被日本皇室所壟斷,但到了幕府時代,皇權被取代,這種櫻花被當時的貴族和大的有勢力的家族所壟斷。這種櫻花現在在日本只有極少數的權貴階層才有權享用。由此看來,我們的對手背景勢力皆不簡單。」邢晨看著資料分析說到。

「那你調查到能夠使用這種櫻花圖案的家族都叫什麼?有什麼樣的歷史背景。」劉文淵很想知道對方是否就有自己一直想要找的東瀛術士的流派。

「關於這個,我手頭的資料就很缺乏,我已經聯絡日本方面讓他們提供幫助,但由於這些東西涉及到日本一些貴族歷史很不好調閱,我估計就是能夠得到這些資料也得三、四天以後。」邢晨對於這個到也是有些無耐。

「如果這樣說來,那到是奇怪的很了。就我以前得到的資料來看,那個東瀛術士雖然本身法術了得,但在東瀛地位卻不高,主要是由於其法術的殘忍性被當時社會所不容。因此他們絕對不會得到這種櫻花的使用。東瀛是個很講究等級的社會,象這種不為當時社會所容的法術流派根本不可能進入貴族階層,但奇怪就奇怪在這裡,為何那出現的忍者會有這標記呢?莫非是那術士和日本貴族勾結在一起來對付我們?」劉文淵轉動腦筋思考著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

劉文淵所說的這些信息資料是邢晨所不曾知曉的,因此當劉文淵說出這些話的時候邢晨也有些不解。「那些術士在日本的地位很低下?既然他們擁有如此了得的本事就不能取得其貴族地位?」

###########################################

抱歉工作太忙了,最近老出差,更新沒有辦法及時請原諒,今日還要出去,大概需要3天能回來。抱歉 「其實這個中國情況也大致相似,我們這些門派歷來是不為當時政權所容許的,所以即使我們在做有益的事情仍是會遭到鎮壓。更何況在東瀛那狹小的國家中,用如此邪惡的法術自然是會遭到當時社會當權者的鎮壓的。因此,像他們這種邪派法術是根本不會得到這種貴族才能擁有的標識。」劉文淵沉聲說道。

「那您看襲擊我們的忍著和這術士到底有著什麼樣的關係?既然按照您的說法,那些術士是不會得到這種貴族標識,那麼這次襲擊我們的忍者和那瓷娃娃出現是否代表著雙方一種勾結?」邢晨不放過任何一種可能性。

「這個就不好說了。」劉文淵是目前的狀況也是十分的困惑,感覺兩條不能並在一起的線現在突然有了交匯之處,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劉師傅,那照目前看起來,我們面對的對手好似有三股勢力。第一是與您曾交過手的東瀛術士一夥;第二是用松月作為標識性象徵的一夥;第三是那個加藤井村一夥。這裡面既然那東瀛術士是絕對不會得到那松月作為標識的話,他就不可能和那用松月做標識的是同一伙人。而那個加藤井村到有可能和松月是同一伙人,如果情況如此,那麼我們面對的是兩伙人,而他們之間也互相勾結一同來對付我們。」邢晨一步一步的分析說道。

「這個倒是可能,但那個加藤井村所用技能到是頗為詭異。這種技能在中國倒是有,但我從來沒有聽聞過東瀛還有這樣的流派具有這樣的技能。」劉文淵回憶了一下自己腦海之中的資料后說道。

「哦?他們這到底是一種什麼技能?我感覺就是一種催眠術。」邢晨對現代醫學知識了解的程度讓他對催眠等手法到不覺得詭異。

「不,他所用的絕對不是簡單的催眠之術,如果用現代的催眠之術而言,其實是得不到這種效果的,因為我們這些修鍊之人都練習過這方面的心智堅強之法,到並非我看不起現代的催眠,就我所知,現代所採用的催眠之法對我們那是毫無效果的。 懸浮在空中的吻 但這回連我都中了對方的法術,這絕非是現代催眠之術可以做到的,能夠對我們修鍊之人產生作用的法術絕非那般的簡單,若無千百年的反覆錘鍊絕對不可能做到的。因此,他絕對不會是這短短几十年發展的現代催眠之術。對方一定是一個頗為古老的門派,只是我從來沒有聽聞過,莫非是從其他國家流傳過去的?」劉文淵對加藤井村所用技能一直很是懷疑。

「哦?我們先不論他時間長短,就說這幫人來到中國肆意殺人,全然沒有畏懼,他們還當這是日本侵華時候嗎?劉師傅,無論這幫是什麼流派法術技能,我想我們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劉師傅,無論是誰犯了罪一定是要受到懲罰的。」邢晨對於那些詭異的技能無心去一點一滴的研究,他只想將這重重迷霧破除,儘快找出真相,將罪犯繩之以法。

「這個是毋庸置疑,只是法律有時候是無法給這些人定罪的。因為他們殺人用的是不被現代科學所承認的法術,就是通過現代的醫學水平也是無法檢驗出其殺人手法的,在這些證據不足的情況下,又如何能夠定罪呢?」劉文淵對於現代科學定案的過程還是十分清楚的。

「劉師傅,您說得對,是,憑他們的殺人手法確實是無法認定是他們殺人的。但既然我們已然知曉,我們絕對不會讓罪惡逍遙法外,只要他們犯罪事實清楚,我想正義的利劍還是會刺穿他們的心臟的。」邢晨緩慢的說道,他的話語之中彷彿下定了什麼決心,彷彿一種選擇在心中決定。

劉文淵聽到邢晨的話語不由向邢晨看去,就見邢晨一臉剛毅果敢神色,那雙目之中閃現出一種冷峻的光彩。

「我想,有些事情不需要你去做,既然對方也是修鍊之人,還是用我們修鍊之人的規矩來解決這個事情吧。再說這個事情就是針對我而發生的,就讓我來解決這個事情,我們要相信邪不勝正。作惡者必自斃。」劉文淵說這話的時候語音鏗鏘有力,雙目同樣泛起一陣異樣的光彩。

「劉師傅,我們是並肩作戰。」邢晨看著劉文淵平靜的說道。

劉文淵笑了笑,「對,我們並肩作戰。」此時邢晨伸手自己的右手等在那裡,劉文淵淡淡笑了笑也伸出自己的右手,兩個手有力的握在一起,雙方都感覺到一種戰友的溫情。

時間在滴答滴答的行走著,時間已經來到夜晚,已經昏睡了一天的劉素雪猛然間清醒了過來。劉素雪腦海之中的記憶讓她猛然的坐了起來。時間記憶的交錯讓劉素雪一時間不知自己身在何處,整個人坐在那裡茫然的四顧。

「劉素雪,你醒了。」這個時候躺在旁邊病床上的蕭毅第一個發現了劉素雪清醒過來,驚喜的喊道。

「啊?」正圍繞在蕭毅病床前和蕭毅打牌的陳風、正盼盼、趙紅塵被蕭毅的叫喊搞的都有些愣神,不約而同的回過頭看向劉素雪,等到幾個人看到坐起來的劉素雪這才明白劉素雪醒了過來,正盼盼一聲歡呼拋下手中的牌一個雀躍撲了過去,一把抱住了劉素雪。趙紅塵、陳風等都圍在劉素雪身旁,蕭毅也一個蹦跳從病床上躍了下來。

「劉素雪,你怎麼樣?」「素雪姐,你可嚇壞我們了。」「劉素雪,你還好吧?」幾個聲音同時響起讓這個空間之中頓時顯得嘈雜不堪。

劉素雪有些茫然有些無措,看了看懷中的鄭盼盼,又看了看蕭毅等人,目光之中有些迷惑有些不解。

「劉素雪,你怎麼了?你倒是說話啊?」蕭毅看到劉素雪如此不滿腔的喜悅不由消沉許多,擔憂的問道。

「我,我這是在哪裡?」劉素雪對自己身處環境感到陌生。

「你在醫院,素雪姐,你是不知道,你可是嚇壞我們了,你已經昏迷整整一天了,我們問醫生你到底怎麼樣,可是醫生總是說你只是暫時性昏迷,很可能受到什麼刺激,沒有大礙。可是你就是不醒,我們都快給你轉院了,好在你現在醒了。你是不知道,你昏迷不醒把蕭毅可是嚇壞了。」鄭盼盼這個時候搶著說話,鄭盼盼嘴快,蕭毅等幾個連插話的餘地都沒有,就聽鄭盼盼一個人將事情說得差不多了。

鄭盼盼說得快速,自己感覺說得很是明白,可是劉素雪剛剛清醒過來一時間又哪裡聽得清楚。劉素雪皺了皺眉頭向蕭毅看了一眼,眼神之中帶著迷惑。 「好了好了,你說得這麼快,就是我們都一時間聽不太明白,劉素雪剛清醒那裡能明白呢?你先鬆開吧,讓劉素雪吃些東西,畢竟她昏迷了一天了。」蕭毅伸手將劉素雪的枕頭豎直放置在床頭讓劉素雪靠在上面同時拍了拍鄭盼盼那緊抱的雙手說道。

「哦,我也是高興嗎?素雪姐你想吃什麼?我這裡有好多好吃的呢?」鄭盼盼鬆開了劉素雪轉身從蕭毅床頭抱來一大堆的各種吃的東西來。

「你不知道病人剛清醒的時候是不能亂吃東西的嗎?」趙紅塵眼見鄭盼盼動作如此的快不由喊道。

「什麼亂吃東西,這些可都是我們一起精挑細選的啊?這個紅棗是補血的,這個桂圓是有利氣血的……」鄭盼盼隨手拿起一些食物開始細數功能起來。

「好了好了,你到旁邊去介紹吧。劉素雪好不容易清醒過來,上來就聽你在這裡嘮叨煩不煩啊!」陳風這個時候被鄭盼盼在那裡不斷的說話搶不上話頭感覺很是煩躁,不由喊道。

「你才煩人那人,一個大男人連個女孩子都保護不了,還整日自稱英雄呢,你們這種男人最靠不住。」鄭盼盼正說在興頭上被陳風給打斷很是不高興,立即相唇反擊說道。

「唉!你這話可就說得過分了,你以為我們不想保護好劉素雪嗎?可是事情經過你都知道了,就連劉師傅都拿對手沒有辦法就憑我們現在的本事能活著已經不錯了。」陳風感覺鄭盼盼這話有些過份。

「你們幾個能不能消停一會,要吵到外面吵去。」蕭毅被幾個人的吵嚷弄得心煩意亂,眼見劉素雪清醒過來可是到現在連一句話都沒有說上。

蕭毅這聲音有些大,將幾個人的聲音都壓了下來。鄭盼盼向陳風一撅嘴回身看向劉素雪。「素雪姐,你現在感覺還好吧?」

劉素雪看看周圍幾個人那關切的目光,笑了笑,輕聲說道:「還好,只是我為什麼會來到這裡?我怎麼會昏迷了一天呢?」

「素雪姐,你都不知道嗎?你……」鄭盼盼正想回答,蕭毅拍了一下鄭盼盼打斷了她的話語。

「劉素雪,你剛清醒過來,怎麼樣餓不餓?想吃些什麼東西嗎?」蕭毅關切的問道。

「我現在到是不餓,只是有些口渴。我為什麼會來到這裡呢?到底出了什麼事情?」劉素雪見眾人都安靜下來問道。

「先喝杯豆奶吧,這東西有營養。」趙紅塵忙沏了杯豆奶小心的遞給劉素雪。

「謝謝。」劉素雪剛想接過那杯豆奶,蕭毅卻搶先將豆奶接了過去,「太燙了,等涼一涼在喝吧,還是先吃點水果罐頭。」蕭毅說著遞給劉素雪一瓶已經開蓋的什錦水果罐頭。

劉素雪笑了笑接過那罐頭,雖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昏迷了多久,但腹中的飢餓感覺告訴劉素雪,自己已經很久沒有吃過東西了。

「你什麼都不記得了嗎?你還記得你昏迷前的事情嗎?」蕭毅問道,蕭毅也很想知道對方為何會去抓劉素雪的原因。

「嗯,我記得我接到過姓警官的電話,他好像問我們這裡出沒出什麼事情?我當時感覺奇怪,就給你們打電話,鄭盼盼、趙紅塵都在家中沒有出去,但你的電話我打不通,陳風的電話沒有人接聽,我問了陳雨,他說陳風去抓賊了,聽到這話我就擔憂起來。我便去蕭毅家中。家裡就剩下阿姨一個人,阿姨又喝多了,見我來了就拉著我說了好一會的話,最後我才知道蕭毅去劉師傅家照看房子去了,等我安頓好阿姨趕到劉師傅家看看你們到底是否平安,結果在那轉彎的地方,我就看到門口停了一輛轎車,一個男子正在和你們動手,我感覺這個事情不對,就想打電話報警,誰知道這個時候就感覺被什麼東西砸在我的脖頸上,我就什麼也不知道了。等我醒了,就到這裡了。」劉素雪將自己的記憶回想了一下開始進行描述。

「我真沒有想到你回出現在那裡,真是對不起,沒有保護好你,只是這個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也太古怪了,一切都是我們前所未與的。「後來發生了什麼?那個人到底是什麼人?」劉素雪追問到。

「這個,真是有些一言難盡。」蕭毅和陳風對視一眼兩個人此時心中都還有驚懼的意味。

「到底怎麼回事?」劉素雪被蕭毅、陳風的神態弄得有些不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