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們三個也太客氣了!不用再送我了!快回去吧!」金清石笑了笑道。

「我呸!你想得美!是兩個妹妹想要出去散散心!爺爺讓我保護她們!現在你的人和車被我徵用了!」唐武拉開車門跳到前排上,兩個小蘿莉也跳到後排坐好,兩個笑*的盯著金清石道:「大叔!我們去蹦迪吧!」

「啊?蹦迪?不會吧?」金清石吃驚的道。

「大叔求求你了!爺爺晚上難得放我們出來一次!你就可憐可憐我們吧!」洪欣説完眼巴巴的看著金清石,金清石瞪了一眼坐在一邊閉著眼睛的唐武,向著洪欣苦笑著道:「不是大叔不帶你們去,萬一你們出了什麼事,我無法向你爺爺交代啊!」

「有武哥哥和你保護我們,不會出什麼事情的!」洪夕乞求著道。

「唐武人是你帶出來的,你來搞定!」金清石看著兩個極品小蘿莉乞求的眼神,實在不忍心再說拒絕的話,只好調轉搶口向著唐武道。

「你知道我為什麼要閉上眼睛嗎?」唐武閉著眼睛道。

「你眼睛里有眼屎!」 蜜戀甜妻:傲嬌帝少,輕輕寵 金清石大聲喊道。

「別激動!別激動!一激動容易引起血壓高!再引發中風就不好了!我閉眼是因為我也法面對她們,這招是她們兩個人的殺手鐧!攻無不克、戰無不勝!」唐武苦笑著道。

「我不管!我現在就去找唐爺爺!」金清石說完直接跳下車跑進了別墅里,這個時候洪主席和唐爺爺正在那裡下著象棋,唐正看到金清石跑了進來向著著他笑了笑道:「別問我!你去問首長!」

「呵!呵!你帶她們去逛逛街,兩個人都幾個月沒出過門了,有你保護她們我放心!」洪主席笑著道。

「洪爺爺!可是…可是……她們…..」

「沒什麼可是的!你就帶著她們去外兜兜風也行!」

「那…那好吧!」金清石轉身又跑了出來回到車上,唐武奸笑著道:「打小報告沒用吧?我都已經習慣了!首長對她們兩個是有求必應!你就安安心心的當好車夫吧!」

「蹦廳我是不會的!那裡面情況太複雜,很難保證她們的安全!」金清石嘆了口氣道。

「那我們去唱K啊!」洪欣叫道。

「唐武你說去那裡吧!這裡玩的地方我也不熟悉!」

「當然是去天山人間啊!」唐武笑著道。

「你丫的!我沒錢!」金清石瞪一眼唐武道。

「我有錢!我請你們兩個!」洪夕立即在後面大聲的道。

「小丫頭!你有多少錢啊?」金清石笑著問道。

「我有1000塊!」洪夕從褲兜里拿了錢來晃了晃道。

「好多啊!」金清石苦笑著道。

唐武轉身向著洪夕笑著道:「1000塊錢在那裡門都進不去!你還是留著買糖吃吧!今天哥請你們!」

「謝謝武哥!謝謝武哥!武哥真霸氣!武哥真威武!」兩個小蘿莉馬屁狂拍著。

唐武立即挺起了胸膛向著金清石大聲的喝道:「車夫還不開車?被我的霸氣震傻了?」

「滾!」 金清石拉著唐武和兩個小蘿莉來到了天山人間的門前,兩個小蘿莉看著門口站著長長的兩排白色緊身衣、下身緊身超短裙、全部身高都在一米七左右的美女,兩眼發暈的道:「哇!美女集中營啊!難怪武哥一臉色迷迷的表情!」

「你們武哥是這裡的常客!還是這裡的VVIP!」金清石笑著道。

「你們三個狼狽為奸!陷害忠良!哥還不去了!」唐武瞪著眼睛道。

「我知道啦!武哥哥你是不是心裡有鬼啊?有相好的在這裡吧!」洪欣指著唐武大叫著道。

「那不叫相好!現在叫情人、小蜜!二奶武哥還算不上!」洪夕咯咯的笑著道。

金清石和唐武的頭大了!現在的小女孩說話可真猛!真給力!

唐武晃著頭疼的腦袋從車上跳了下來,拉著金清石直接向著天山人間的門口走去,兩個小蘿莉趕緊從車上跳了下來跟了上去跟了上。

兩排美女整齊的鞠躬喊道:「歡迎光臨!」

洪欣小聲的向著唐武道:「武哥!這一晚上她們要鞠多少次躬啊?裡面一定有六塊腹肌吧?」

「我那裡知道她們有沒有腹肌!我又沒看到過!」唐武鬱悶的道。

「切!寧相信有鬼,也不要相信男人的嘴!武哥你就招了吧!」洪欣撇著嘴道。

「我真的不知道啊!你去問石大叔!他對這個比較了解!」唐武小聲的向著洪欣道。

「不可能!大叔這麼帥,怎麼可能上這個地方找女人!」洪欣撇著嘴道。

這個時候一個身穿黑色職業裝、相貌靚麗、身材豐滿的女人看到唐武他們立即快步走了過來,她走到唐武身前微笑著道:「武少!好久不見,這裡可是來了好多漂亮的妹妹哦!」

「啊?你認錯人了吧?」唐武一邊擠著眼睛一邊吃驚的道。

「啊!對不起!是我眼花認錯人了!請問你想要那種包房?」這個女人連忙改口道。

「一個中包就可以了!就我們四個人!」唐武點了點頭道。

「好的!請跟我來!」這個女人將四個帶到V8號包房,然後向著唐武笑了笑轉身走了出去。

洪欣和洪夕兩個人對視了一眼然後同時點了點頭,武哥哥的又一個把柄抓在了她們的手中!

很快一些小吃和水果送到了房間裡面,兩個小蘿莉圍在電腦前嘰嘰喳喳的挑選著歌曲,唐武向著金清石笑了笑道:「兄弟!哥哥又欠你一條命!我馬上要離開龍牙去下面帶兵去了!再也不能這樣自由了!」

「哦?定下去那裡了嗎?」

「去59集團軍的235旅當副旅長!」唐武嘆了口氣道。

「主樣也好!去了基層也許運氣就會好一些了!再說也在京城裡附近,除了泡妞不方便其它都沒什麼!」金清石笑著道。

「唉!再留在龍牙可能連命都沒了!我是不是和龍牙犯沖啊?悲劇的事情總是讓我當主演呢?」唐武嘆了口氣道。

「去了集團軍升職的快!唐爺爺這是在為你的將來考慮!」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不說這些了!可惜今天陪著兩個大神過來,要不然咱哥兒倆一定要好好幾杯!」

兩個小蘿莉一人拿著一支麥克風不停的在唱著,時間很快就到十一點半,就在這個時候門突然被推開了,一個二十多歲、長得清秀艷麗,身上穿著紅色短衣、短裙、頭髮凌亂的跑了進來,一進門她就躲在門邊上向著金清石他們緊張的道:「求求你們讓我躲一下,有人要殺我!」

「姑娘你應該報警啊!躲在這裡也不是辦法啊!」金清石和唐武立即將兩個兩個小蘿莉擋在身後道。

「他們和警察是一夥的!報警也沒用啊!」那個女孩全身顫抖著道。

「你是什麼人?要殺你的人又是什麼人?」唐武冷冷的道。

「我是這裡的公主,殺我的人我不敢說!」那個女孩緊張的道。

唐武看了一眼金清石然後向著她道:「那你一個人在這裡慢慢躲吧!」

金清石拉著洪欣和洪夕的手,向著門口走去,他們剛剛走到門口,房門被人一腳踹開了,兩個身穿黑色西裝的人沖了進來,金清石立即將洪欣和洪夕向後一拉,右腳快如閃電向著沖在前面的人踹了過去,那個人被金清石的一記重踹直接又比門裡飛到了門外,身體「哐當」一聲撞在對面的牆上,那個軟軟的倒在了地上。

這個時唐武也連續幾拳將另一個人打倒在地上,那個女孩已經嚇得癱倒在地上。

金清石向著唐武笑了笑道:「看來又要開始忙了!」

「正好最近手痒痒!你保護好她們兩個,我來鬆鬆筋骨!」唐武笑著道。

這個時候走廊里傳來多人急促的跑步聲,金清石立即向著洪欣和洪夕道:「不管發生什麼情況,你們一定要老老實實呆在我的身後!」

「真刺激!大叔別管我們,你儘管狠狠收拾這些人!」洪欣舉著小拳頭激動的道。

「別添亂!給我老實呆著!」金清石黑著臉大聲喝道。

洪欣和洪夕看到大叔冷冷的表情,立即乖乖的閉上了嘴巴,躲在了他的身後。

這個時候從門外一下衝進來五六個黑衣大漢,他們看到躲在牆角的那個女孩,有兩個人立即沖了過去抓住她的頭髮就向外拖去,那個女孩嚇得尖叫著:「救命啊!救命啊!」

「等一下!我不管你們是什麼人,今天敢破壞了爺爺的雅興,不留下點什麼也說不過去吧?」唐武冷冷的道。

「這位大哥真對不起!我們是在抓一個偷了錢的服務員,驚到了大哥!今天大哥所有的消費全都我來買單!」這個進候從門口走進來一個年齡二十七八歲、身高175、穿著一身紫色阿瑪尼西裝的年輕人,他向著唐武抱了抱拳道。

「你是什麼人?我為什麼要你來買單?你有這個資格嗎?」唐武冷哼一聲道。

「我是大浪淘莎會所的總經理李海,不知道這位大哥能不能給在下一個薄面,改日一定重謝!」李海微笑著道。

「一個會所的破總經理還要給你面子?給你三秒鐘立即給我滾出去!否則別怪爺爺不客氣!」唐武冷笑著道。 李海聽到唐武這麼說臉色立即冷了下來,向著唐武冷笑著道:「面子是別人給的!給你個面子也是看得起你!別他媽的敬酒不吃吃罰酒!把人給我帶走!」

「牛B啊!多少年沒人敢在我面前說過樣的話了!今天爺要是不把你打成生活不能自理,就對不起生你的父母!」唐武說完身體快速向著邁出大步,伸手向著李海就抓了過去,李海身體迅速向旁邊一閃,向著那些手下吼道:「給我打殘他!」

六個人立即揮拳沖了上來,唐武身體突然往下一蹲左腿彈出,身體快速來了一個360度的大旋轉,一個超級掃堂腿過後,六個人立即被掃倒在地上。

李海看到唐武的身手如些厲害立即從懷裡拔出一把手槍來,剛剛將槍口對準唐武,就看到寒光一閃,一把飛刀穿過他的手背深深的扎進槍把里。

李海這個時候已經扣動了扳機,「砰」的一聲槍響,子彈擦著唐武的身穿了過去。

唐武全身立即冒出了一身冷汗,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年輕人竟然敢開槍!

他立即從腰間拔出手槍,向著那個年輕人拿槍的手連續開了四槍,「砰!砰!砰!砰!!」緊接著向著剛剛站起來的六個人的大腿又連續開了六槍!

金清石冷靜的觀察著周圍,洪欣和洪夕緊緊貼在金清石的背後,又是興奮又是激動的看著唐武。

李海人拿槍的手已經血肉模糊,手中的槍已被打飛到遠處,槍把上還插著那把飛刀,他左手緊緊抓著右手的手腕大聲的慘叫著。

唐武黑著臉一腳將李海踢倒在地上,用腳踩著他受傷的手冷冷的道:「你丫的!敢開槍打老子!讓你老子又欠了一條命!我踢死你!」唐武說完向著李海的大腿就是「哐!哐!」一陣猛踢。

李海疼得滿地打滾大叫著道:「爺!爺!別打了!別打了!我賠你錢!我賠你錢!」

「賠你個毛!等一下!賠多少錢?」唐武一聽到錢立即停了下來問道。

「500萬!」

「爺的命才值500萬?去死吧!」唐武又向著躺在地上的李海踢了過去。

「1000萬!1000萬!別打了!別打了!」李海哀求著道。

包房間的槍聲已經驚動了天山人間的保安,三十多名手拿鐵管的保安迅速向著包房沖了過來,天上人間的總經理郭志堅一邊給熟悉的警察打電話,一邊向著V8房跑了過來。

等他衝進V8房門前,就看到自已的保安已經將V8房團團圍住,郭志堅扒開保安走到裡邊,就看到沙發上坐著兩個男人和兩個極品小女,在他們前面跪著七個人,腿上還在一直向外流著血,他黑著臉走到裡面,向著坐在沙發上的兩人男人道:「兩位朋友在這裡開槍傷人是不是有點過份了?」

「滾一邊去!大爺正煩著呢!你是那根蔥啊?敢跟我這麼說話!」唐武冷冷的道。

「我什麼蔥不要緊!這裡可是賓少的地盤!你這樣做就是不給賓少的面子!」郭志堅冷笑著道。

「你這個狗腿子!還敢威脅我?吳賓也不敢這麼跟我說話!再敢放一個屁,你他媽也給我跪在這裡!」唐武這次真的怒了!剛剛死了一回,這次又差點沒命!死神總是來光顧他,他徹底的暴怒了!

郭志堅聽到唐武這麼說,心裡一驚!這位真是個爺啊!他馬上閉上了嘴巴轉身走了出去,直接跑到了六樓總統包房內,在包房內四個三十多歲的中年人正抱著四個美女一邊喝著酒一邊唱著歌,其中一個戴著眼睛的人,看到慌慌張張跑進來的郭志堅皺著眉頭道:「發生了什麼事?」

「賓少!在四樓的V8房有兩男兩女和另一幫人打了起來,還動了槍!我提起了你,那個人口氣很大!說就是你來了也要給他面子!」

「哦?我倒是要看看是什麼人這麼橫!」吳賓跟著郭志堅來到V8房,當從門外看到坐在沙發上的唐武和洪欣兩姐妹,馬上轉身回頭就走,郭志堅敢緊跑到他的身邊小聲問道:「賓少!那這個事怎麼處理?」

「讓警察去處理!你馬上將人都撤回去!那個人是個瘋子!他要是開槍把你打死,只能算是你命不好!」吳賓冷冷的道。

「啊!」郭志堅立即轉身跑到V8房門口,向著三十多個保安大聲的喝道:「都滾回去!快點!快點!」

保安先是一楞然後馬上向著樓下跑下,保安剛剛跑到樓下,七個警察就跑了上來,其中一個一級警督跑到郭志堅跟前焦急的道:「郭總!現在情況怎麼樣?」

「人都在V8房呢!不過你自已要心點,裡面可是連賓少都不敢得罪的大神!」郭志堅小聲的提醒著道。

「啊?這是那個大神啊?」那個一級警督吃驚的道。

「賓少沒說!你自已看著辦吧!」郭志堅搖了搖頭道。

「謝謝郭總的提醒!改天我請你吃飯!」一級警督連忙點頭道。

一級警督帶著手下小心的走到V8房裡,看到跪在地下的六個人,他向著唐武他們道:「我是王府大街派出所所長揚大軍,接到報警這裡發生了槍擊案,請你們出示證件!」

「現在的警察什麼時候這麼溫柔了?」金清石好奇的向著唐武小聲問道。

「那是哥哥的霸氣!威震京城!」唐武笑了笑道。

「快點將這個事情解決!兩個小丫頭還要回家呢!」金清石瞪一眼唐武道。

「哦!差點把她們倆給忘了!」唐武說完拿出龍牙的證件扔給了揚大軍。

揚大軍仔細看完證件立即向著唐武敬禮道:「上校同志!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忙的嗎?」

「這六個人衝到我們的包房,竟然開槍暗殺我,好在我身手好沒死了!你把他們帶回去好好審問一上!為什麼要暗殺我!」唐武點了點頭道。

「是!」揚大軍馬上敬禮大聲的回答道。

金清石和唐武將洪欣和洪夕夾在中間,出了天上人間大門剛走到停車場,身後突然傳來了急促的跑步聲,唐武立即拔出手槍迅速轉身,將槍口對準了後面,這個時候一個身影慌慌張張的跑到他們跟前,唐武看著這個人冷哼一聲道:「你為什麼還要跟著我們?有什麼目的?」

「這位大哥!我求求你把我送到大門外就行!我不敢走出這個大門啊」跑到金清石他們包房的那個女孩一邊哭一邊小聲的哀求道。

「那個李海為什麼要殺你?」金清石好奇的問道。

「我無意中看到了他派人殺警察的秘密!所以他想殺人滅口!」那個女孩小聲的道。

「什麼?是不是學院路發生的襲警案?」金清石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發生的襲警案。

「這個我不知道,我只看到信息上寫著三個警察已死,尾款明天過來收!」那個女孩想了想道。 金清石聽到這立即向著那個女孩子道:「我送你到一個安全的地方,這些人雖然進了派出所,但很快就會被放出來的!」

「啊?不要麻煩大哥了!你送我到外面就行!」那個女孩搖了搖頭道。

「好吧!」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金清石開著車離開了天山人間后,那個女孩在不遠的路口就下了車,在向他們說了一聲謝謝后,坐上一輛計程車離開了這裡。

就在這個女孩剛剛上了計程車后,金清石立即向著唐武道:「你先送洪欣她們回家,這個女孩可能和一起襲警案有關,我要跟上去看看!」

「那你自小心點!有什麼事趕緊打電話給我!」唐武點了點頭道。

「大叔!我們跟你一起去好不好?」洪欣興奮的道。

「不行!你再胡鬧我就給首長打電話!」金清石瞪著眼睛道。

「不去就不去嗎!至於這麼凶嗎!」洪欣崛起小嘴道。

唐武拉著洪欣和洪夕上了計程車,向著玉泉山的方向駛去,金清石立即將X5收到空間里,換上摩托車風馳電掣般向著計程車的方向追去。

出租出一路開到郊區,在一個村子門口停了下來,那個女孩下了計程車,向著四周觀察了好一會,卻定沒有什麼人跟蹤后,她才向著村子里走去。

金清石將悄悄的跟在她的身後,這個女孩從突然闖到他們的包房到李海的出現,金清石一直都在仔細的觀察著這個女孩,她雙手的食指和中指都是一樣齊,明顯是經過長期訓練形成的,這個女孩在唐武剛一動手的時候,就立即悄悄溜走了,她第二次的出現已經讓金清石警惕起來。

那個女孩一邊走一邊向後望著,最好后在一個四合院的門前停了下來,她拿出鑰匙快速打開門走了進去。

躲在30多米后的金清石剛想向著那個四合院走去,這個時候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金清石立即拿出手機當看到是唐武的電話后連忙接聽道:「出什麼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