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住手!」

忽然旁邊一個嚴厲的聲音響了起來。

外邊整齊劃一的腳步聲出現,一隊穿著警服的警察出現在了門口。

警察看著那門口圍著的一群人,面無表情的開口,「給我全都帶走!」

「是!!」

旁邊的警察一下就開始行動了。

圍在外邊的人全都一個個被帶了回去。

外邊的人一下就懵了。

來了這麼多警察?

什麼情況? 苗翠翠一看到警察的時候,眼神里有那麼一瞬間心虛,可一想到王大海的死,她的腰杆子又挺直了,不忿的開口,「別拷我,我可不是犯人,我們自己會走!」

警局。

人全都被帶回來了,一個不少。

大家都齊刷刷的坐了一排,全都低著頭,而裴初九,面色平靜的坐在最邊上。

警察面無表情的看了她們一眼,冷冷開口,「怎麼回事,誰報的警?」

裴初九站了起來,「我報的警。」

警察看了她一眼,「為什麼報警?」

裴初九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被苗翠翠給搶了白。

苗翠翠一下擠出了眼淚,一拍大腿,哭嚎著開口,「警察大人,你可要為我們做主啊,她弟弟殺了人,而且她還搶了我們的東西,還推我女兒!」

她的手直直的指著裴初九。

警察的眉頭皺了起來,看向裴初九,「怎麼回事?」

怎麼又變成跟殺人有關的事了?

裴初九聽到苗翠翠的指控,冷笑,「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們還沒有起訴我弟弟,而且開庭日期還沒有到,所以我弟弟現在還是法律保護的納稅人,你現在沒有資格說我弟弟是殺人兇手,我在說一次,我女兒沒有推你女兒,而且我弟弟也沒有殺人!」

苗翠翠冷哼,「警官大人,別聽她胡說,人不是你殺的那是誰殺的,我家王大海平日里不知道多乖呢,連吵架都不跟別人吵,根本沒有仇人。」

「網上連視頻都出來了,不是你弟弟,是誰?」

警察聽她們吵得頭疼,一拍桌子,沒好氣的開口,「別吵了,一個一個說,怎麼回事?」

「警察局不是菜市場,要吵別在警察局吵!」

「……」

苗翠翠認慫的住了嘴,可閉嘴了后卻仍然還狠狠的瞪了裴初九一眼。

安靜了一會後,那邊的警察轉過頭來看著裴初九開口,「怎麼回事,說吧。」

她拿出了一個本子和筆開始記錄了起來。

裴初九點頭,淡淡開口,「我在買東西,然後忽然被一群人莫名其妙的圍攻,並且她們拍攝出了小視頻,故意截了一段視頻誤導大眾,在網上敗壞我的名譽,並且…」

她指了指衣服上的污漬,冷冷開口,「她們還對我實施了暴力。」

眾人:……

暴力?

她嗎的這也算暴力?

底下人一聽,炸了。

「我靠,你別血口噴人,什麼叫暴力?我可碰都沒碰你一下!」

「就是啊,誰她嗎對你使用暴力了,要真對你使用暴力,你還能完好無損的站在這裡?真是笑話!」

「警察,她血口噴人,她污衊我們,把她抓起來!」

底下的人盯著裴初九眼睛都紅了。

旁邊的馮翠也嘆了口氣,殷切的看著警察開口,「警察,別怪她們,她們都是因為心疼我這個老婆子,其實我年紀都這麼大了,受點委屈也沒什麼的,真的不用幫我出頭。」

馮翠坐在那,朝著那邊的人友善的笑了一下。

可這不說還好,一說,一下就激發了那邊人的正義感,大家反對的聲音就更大了起來。

「奶奶你別這麼說,都是這個裴初九的錯,她弟弟明明殺了你的女兒,她沒有一點心虛,還這麼對你們,我們雖然是路人,但是真的看不下去!」

「就是啊,她真的太過分了,奶奶你放心,有我們在呢!」

「就是,我們不會讓您受委屈的!」

七嘴八舌的「正義」的聲音響起,那邊的馮翠感動的擠了兩滴眼淚,「你們真是太好了!」

看著她們這出大戲演完了,裴初九才慢悠悠的拿出電話撥打了一個電話。

是吳韻的電話。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

電話那邊的吳韻似乎在開車。

「初九,我很快就到警察局了,你等我一會,蘇辰也在車上。」

裴初九聽得出來,吳韻的聲音有些疲倦。

她不由得有些內疚,「吳姐…對不起。」

她嘆了口氣,「這一次買完年貨我還是不亂跑了,你每天事這麼多,今天還要專門來為我跑一趟。」

她心底有些過意不去了,忽然就有些心疼了。

吳韻聽到她的話,好看的眉頭皺了起來,有幾分惱怒的開口,「你說什麼呢,你出了事,我能不管嗎?」

她的話頓了頓,補了一句,「對了,那邊的經理在聽說你要這個監控視頻的時候,把視頻給你送過來了,是完全版的監控錄像,我已經讓人發到網上去了。」

「這不是大事,等會應該就有效果了。」

吳韻安慰了她幾句。

裴初九笑笑,嗯了一聲,「我知道,我不擔心,你們現在過來把,我在這等你們。」

「好。」

掛了電話之後,苗翠翠的表情有些不太好看。

從裴初九的隻言片語和她的笑容中,苗翠翠感覺到不對勁。

裴初九看著絲毫沒有擔心的樣子?

難道…她能解決這次的事?

……

網上忽然就放出來了一段監控視頻的錄像。

這段視頻並不算太長,可以一放出來之後,迅速的引起關注。

沒別的原因,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這個視頻的標題是——還原裴初九商場真相!

這個視頻在被放出來的瞬間,一下就衝上了熱搜前十。

一段長達一小時的監控。

是商場里的監控,因為是兒童服裝店的監控,所以能清楚的看到人,並且聽到人對話的聲音。

大家在看完整個監控之後,一下就沉默了。

這個監控絕對可以算是非常強有力的打臉證據了。

原本那些說裴初九滾出娛樂圈的人,一下就說不出話了。

單論這件事來說,絕對不是裴初九的錯。

而且不僅是前面,就連後邊裴初九被砸茶葉蛋也十分清楚的拍攝了下來。

網民一下紛紛議論出聲。

「感覺……這一次那些群眾確實很過分啊,而且那一家子人看著也不像是個什麼好東西。」

「對啊,而且她們還故意放出那樣的視頻誤導我們,真的太過分了吧!?」

「就只是論這次的事情來說,先不管裴子辰是不是真的殺人兇手,但是就裴初九這次的事情明顯是那一對母子不對啊,原本就算裴初九先去的,人家都準備去試衣間試了,你憑什麼要求別人讓給你啊,態度還那麼囂張,換我我,我也不讓。」

「換成我可能一個巴掌就上去了,還給她們讓???」

主任,我知道你的祕密 「哎,你說會不會裴子辰之前那個視頻也有影情啊?會不會是正當防衛啊?我看這一家子人都不像好東西。」 這個事總算是告了一個段落。

總算還是有人支持裴初九的。

她鬆了口氣,看著那網上大家支持的聲音心也放了許多。

吳韻和律師到了的時候,裴初九正坐在警察局裡,臉上沒有太多表情,平靜的玩著手機。

旁邊的瑾汐在看到吳韻的時候,眼睛一下就亮了,朝著吳韻揮手,「乾媽!」

瑾汐一臉的委屈,看到吳韻的時候滿臉的控訴開口,「她們都欺負媽咪,乾媽你終於來了,明明不是媽咪的錯她們全都怪媽咪!」

瑾汐整張小臉氣呼呼的,滿臉的鬱悶。

吳韻摸了摸瑾汐的頭,安慰了她幾句,「瑾汐別擔心啊,沒事。」

瑾汐嗯了一聲,看到吳韻來了之後,也平靜了許多。

吳韻看著坐在那邊的裴初九,帶著律師走了過去。

律師坐到了裴初九旁邊,微笑的看著那邊的幾人開口,「你們好,我是裴小姐的律師,我姓蘇。」

律師穿著十分正式的西裝,臉上帶著溫和又疏離的微笑,坐在那顯得十分正式而氣派,一下就震懾住了那邊的苗翠翠和馮翠。

苗翠翠看著裴初九都把律師叫過來了,一張臉上滿是不忿。

她死死的咬著牙,盯著裴初九開口,「有權有勢的人就是不一樣,還有幫手還有律師,這讓我們這些貧苦老百姓哪裡來的出頭之日。」

馮翠坐在那,身子佝僂,看上去十分可憐,她縮成一團,「哎…翠翠啊,世道就是這樣,算了算了,咱們鬥不過。」

馮翠翠坐在那,一雙眼睛渾濁而失神。

裴初九看著她的表情,只覺得好笑,她淡淡開口,「我要有勸有勢還能被你們黑成這個樣子,呵。」

「蘇律師,處理好,我們趕緊離開把,下午還要去置辦年貨呢,我可沒興趣把過年前的時間浪費在她們身上。」

她說完后,律師點了點頭,「好。」

律師的效率十分高,她坐下來之後,從公文包里拿出來了監控視頻,淡淡開口,「這是在來之前我們委託商場經理調出來的監控視頻,這個視頻足以證明我的當事人的清白,並且我希望她們能為她們的做法而道歉。」

律師扶了扶眼,把視頻給放了出來。

警察在看到這個視頻后也沒有猶豫什麼,點了點頭,直接讓視頻開始播放了起來。

大屏幕里,一舉一動十分清楚。

是一個完整的視頻。

苗翠翠在看到那完整視頻上的時間點的時候,臉色一下就變了,她驚詫的開口,「你們……你們怎麼會有這個視頻?」

苗翠翠的臉色白了又紫,紫了又青。

律師微笑,「因為商場是我們墨總旗下的,而墨總……是我當事人的老公,你們不知道嗎?」

「……」

「……」

坐在那邊的那一排人楞了楞,眼神全都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平靜的坐在那邊的裴初九。

裴初九是……墨北霆的老婆?

天哪!

大家全都懵逼了。

墨北霆是什麼人,她們都是知道的。

墨北霆有老婆她們也是知道的。

可……老婆就是裴初九?

天哪!

大家全都懵了,忽然就覺得剛剛她們的想法和做法是不是太過分了?

之前雖然大家聽過這個消息,但是卻也不是百分之百的人都知道,大部分人也不怎麼關心娛樂圈的新聞,自然也就不知道裴初九的老公是墨北霆。

苗翠翠看著那慢騰騰播放的視頻,忽然覺得有些坐立不安了起來。

她的手指攪著衣角,一臉的不安。

馮翠的臉色也白了白。

她的嘴唇蠕動了幾下,可最後卻沒有說話。

視頻里,苗翠翠牽著王樂樂進了店。

而店裡能明顯的看到裴瑾汐拿著那套衣服都已經快走到試衣間門口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