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以後不許再動我的手機!」傅芊芊的聲音裡帶著濃濃的警告。

「可以啊,但是,前提上你手機上我的昵稱不改!」

傅芊芊:「……」

她本來想把昵稱改掉的。

只不過是一個昵稱而已,對她的影響並不大。

「好!」

裴燁的嗓音里透著愉悅:「媳婦兒,你什麼時候回來醫院?我們一起吃晚飯,我請客!」

媳婦兒這三個字聽得傅芊芊脊背爬上了一層雞皮疙瘩。

「你能正經一點嗎?」

「可以,我等你吃飯!」

「沒時間!」

「你現在在哪?」

「通幽閣總舵。」

「我去通幽閣總舵接你。」

傅芊芊:「……」

裴燁來通幽閣總舵接她?這事聽起來就玄幻了,裴燁當初帶著裴家護衛隊的人滅了通幽閣六分舵,現在,通幽閣中很多人都視他為眼中釘。

如果裴燁來了通幽閣總舵的話,恐怕……會被通幽閣的人圍攻吧?

如果裴燁死了,她就變成喪偶了吧?

「我去醫院找你!」傅芊芊妥協。

「好!」

隨即,傅芊芊便掛了電話。

待傅芊芊掛掉電話,她便發現通幽閣內的人皆用一種奇怪的表情盯著自己。

「怎麼都看著我?都不忙嗎?」傅芊芊冷眸掃過四周,屬於上位者的威壓陡然散開。

四周的人一個個趕緊離開了原地。

等離開之後,那些通幽閣的成員們一個個可惜著。

閣主這樣的大美人,居然已經有老公了,那就代表他們沒有機會了。

他們真想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能將他們這樣彪悍的閣主給降服了。

他們得好好的膜拜一下。

傅芊芊來通幽閣,其實還有另外一件事。

等左右的人都出去之後,傅芊芊看向焦任和孟開二人。

「你們兩個知道黑市的賞金榜嗎?」

焦任和孟開倆人一致點頭。

「閣主,您是想要找人做什麼事嗎?如果您要做什麼事的話,直接吩咐我們就是了!」焦任立刻表示。

孟開附和焦任的話:「是啊,閣主。」

傅芊芊淡淡的道:「今天上午,有人追殺我,他們說他們是接了黑市的賞金令。」

聽到這句話,孟開和焦任倆人的臉色皆是一變。

「什麼人要殺閣主您?屬下第一個殺了他!」

孟開不同於焦任的暴躁,而是沉穩的向傅芊芊詢問:「閣主是想讓我們去調查是誰對您下了賞金令?」

傅芊芊點頭:「不錯!」

焦任反應了過來。

「要調查賞金令啊!」焦任皺眉說:「閣主,這恐怕不容易,黑市那邊的賞金令,只要出得起錢,誰都可以發布賞金令,但是,黑市對於幕後的賞金令發布者身份信息保密特別嚴,想要查出發布賞金令的人,恐怕不容易!」

傅芊芊的目光看向孟開:「孟開,你有法子嗎?」

孟開皺眉略思索了一下。

「也不是完全沒有法子。」

「什麼法子?」

「這個法子需要閣主您親自出面。」

「哦?」

「是這樣的,黑市的老闆向來愛好女色,閣主您有天人之姿,倘若您親自出面的話,以您的容姿,一定能讓黑市的老闆開口!」

傅芊芊:「……」

旁邊的焦任立刻贊成了孟開的提議:「開開啊,你這提議真是太好了,閣主啊,我跟您說,這黑市的老闆相貌也不差,如果您能和他有一腿的話,一定能令我們通幽閣更上一層樓!」

傅芊芊:「……」

這倆人是要她用自己的美色去勾引男人來達成目的嗎?

傅芊芊冷冷的睨了二人一眼。

一股冷風驟然從二人的頭頂刮過,危險的氣息頓時襲來,令焦任和孟開倆人均閉了嘴。

傅芊芊冷冷的勾起唇角:「說人話!」

焦任立刻開口:「閣主,如果您不用美色的話,就只有一個辦法了。」

「什麼辦法?」

「這個黑市的老闆也是個厲害角色,他的信條里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只要能打敗他,讓他做什麼,他都願意,所以,只要你能打敗他,想知道發布賞金令的人,並不難!」

契約小萌妻 聽了焦任的這句話,傅芊芊的臉色才好了幾分。

這個主意還靠譜點。

只要能用拳頭解決的事情,她絕對不會浪費時間。

「想辦法去約黑市老闆,約到了,給我打電話。」

「是!」



從通幽閣總舵里出來,已經是傍晚時分。

因為不想讓人跟著,所以,傅芊芊是獨自出了門。

才剛走出總舵不遠,傅芊芊眼睛的餘光便瞥到樹梢有一個人影輕盈的躍下。 那人在從樹梢上下來的時候,便一直跟在自己的身後。

傅芊芊故意將自己的步子放慢,等著對方接近自己。

當傅芊芊走到一個拐彎處時,對方突然從前方迅速朝自己逼近。

傅芊芊的眸光倏冷,動作更快的抓住了對方要襲擊自己的手。

在傅芊芊用力之前,對方著急的開口喊著:「啊啊啊,疼疼疼,芊芊,你快放開,是我啊,是我!」

熟悉的聲音,令傅芊芊瞬間便鬆開了手。

然後,她看向眼前熟悉的臉。

是曾月月。

雖然她沒用第六感,但是,她已經猜到對方是曾月月,攻擊的時候便留了力道,否則,這麼短的時間,她的拳頭早就已經讓曾月月受了重傷。

曾月月在傅芊芊鬆開了自己之後,高興的朝傅芊芊撲了過來,一把抱住了她:「芊芊,真的是太好了,真的是你,剛才我在附近踩點,突然看到你的臉,我還以為我看錯了,沒想到,真的是你!」

傅芊芊皺眉:「踩點?」

驚覺自己說了什麼,曾月月呵呵笑著。

「是這樣的,這附近不是有一家古董收藏館嘛,你不知道,那個收藏館的館長突然在微博上給『神偷』下戰貼,他信誓旦旦的說什麼,他們收藏館的守衛森嚴,神偷是絕對進不去的,還說什麼,如果神偷進去的話,絕對會讓他有去無回。」

曾月月憤憤的說:「他這話,簡直太讓人生氣了,我堂堂神偷的威名,哪能被一個小收藏館的館長給破壞了?」

傅芊芊:「……」

就因為人家給她下戰貼,她就要去應戰?

看著曾月月臉上的憤色,傅芊芊淡淡的瞥了她一眼。

「曾月月,我問你一件事!」傅芊芊突然正色的看著她問。

因為傅芊芊的表情突然嚴肅了,所以,曾月月的心裡也下意識的緊張了起來。

「咳,你要說話就說話,突然這麼嚴肅做什麼?你……你要問就問唄!」曾月月有些心虛的縮了縮腦袋,不敢與傅芊芊的眼睛對視。

傅芊芊微皺眉:「你以後……要做一輩子的賊嗎?」

曾月月的眼神微變,然後自嘲一笑:「芊芊,在你的眼裡,我就是一個只會盜竊的賊嗎?」

傅芊芊挑眉,沒有回答曾月月的話,但是,傅芊芊臉上的表情,已經算是回答了曾月月的話。

曾月月緩緩的回答說:「我在找一個人。」

「找一個人?什麼人?」

農門俏佳媳 「你聽說過黑色海棠嗎?」

聽到這個名字,傅芊芊的眸子微動。

「你說……胸口有黑色海棠刺青的殺手黑色海棠?」

曾月月點頭:「對,就是她,外面的人只知她是一個殺手,但是……世人卻不知道,她也是一個江洋大盜。」

傅芊芊疑惑的看著曾月月,等著曾月月繼續說下去。

「黑色海棠她有怪癖,在她拿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之後,還會殺掉擁有這樣東西的主人,因為主人的死亡,比東西的丟失更令人矚目,所以,外界的人聽聞到消息之後,只關注死掉的人,而忽略主人手上丟失的東西,所以,外人便只知道,黑色海棠是個殺手,其實,黑色海棠殺人只是其次,她只是想獲得寶物。」

說到接下來的事時,曾月月的雙手握緊。

「四年前,我的爺爺便因為手上擁有絕版的唐朝王羲之真跡,黑色海棠便上門來盜取,我親眼看到黑色海棠在拿在了我爺爺的字畫之後,將前來搶字畫的爺爺殺死。」曾月月的身體微微顫抖:「當時,她用滴著我爺爺血的刀子,指著我的鼻子對我說:恨嗎?想報仇嗎?那就先有能力與我匹敵,我等著你。」

「我想為我爺爺報仇,所以,自那之後,有幽冥會的人來找我,我便加入了幽冥會,這些年,我為了尋找她的蹤跡,將她曾經覬覦的寶物全部偷了,就是想引她出來,我相信,沒有任何一個江洋大盜會忍受他人將自己看上的東西,從她的眼皮子底下偷走。」

說到這裡,曾月月臉上的憤色漸重:「可是,這幾年來,她的行蹤卻像是絕跡了似的,再也不曾出現過,但是,我相信,如果我不停的這樣偷盜下去,她一定會再一次重新出現的!」

待說完之後,曾月月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看著傅芊芊。

「這些年,我是第一次將這件事告訴給別人,說出來之後,心裡還真是舒坦。」

傅芊芊微眯眼:「所以,你一直以來偷盜,都只是為了引黑色海棠出來?」

曾月月點頭:「我相信,不久的將來,她一定會出現的!」

傅芊芊的臉上露出了難以言喻的表情。

「恐怕……」傅芊芊一字一頓:「你以後再也不可能看到她了。」

曾月月有些激動的看著傅芊芊:「不可能的,只要她還活在這個世上,早晚還是會出來的。」

傅芊芊若有所思,末了還是緩緩開口:「我想……你應當已經知道了我生前的身份!」

曾月月看了看傅芊芊,然後點了點頭:「我之前去孤兒院那邊找你,聽裴先生他們說了。」

傅芊芊沉吟了一下。

「三年前的時候,我帶著黑鷹突擊隊的人去東海旁的一個海灣執行任務,當時,東海海灣那邊的一個古董店突然發生了爆炸事故,因為事故現場離我執行任務的地方很近,所以,我便帶著人去現場救援,當時,從古董店裡救出的一個女人,便是胸口有黑色海棠刺青的女人。」

「後來,經過古董店老闆以及曾被黑色海棠刺殺過的受害者家人辨認,那個女人確實就是黑色海棠,她自己也親口承認自己是黑色海棠。」

曾月月聽到這件事,激動的拉住了傅芊芊的手:「真的嗎?你真的見到黑色海棠了?她現在人在哪裡?」

傅芊芊看著曾月月激動的臉,淡淡說道:「你也知道,因為是爆炸現場,而且,爆炸的爆炸源離黑色海棠的距離非常近,我們發現她的時候,她的傷勢已經非常嚴重,基於人道主義,我們當時還是送了她去醫院。」

「但是,她在被送去醫院的途中,就已經沒有呼吸了,她……已經死了!」 曾月月和傅芊芊兩個人之間好一會兒沒有一個人說話。

寂靜!

死一般的寂靜。

良久,曾月月抬頭看著傅芊芊,嘴角扯著一彎弧度。

「芊芊,你對我說這些話,不過是想哄我,讓我放棄報仇,免得將來被她殺掉,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這個仇,我是不可能放棄報的,我爺爺曾經是最疼愛我的人,我必須要替他報仇!」說到這裡的時候,曾月月的眼中充滿著恨意。

傅芊芊皺眉:「我沒有騙你,而且,我也沒有必要騙你!」

曾月月突然像是受到了什麼刺激似的,整個人瘋了一般的朝傅芊芊大聲喊:「不,你是騙我的,你就是騙我的,黑色海棠她那麼厲害,怎麼可能會已經死了,我絕對不會相信你說的話的,芊芊,我是第一次把我的事情告訴給別人,我把你當作最信任的人,你居然騙我,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傅芊芊眉頭皺的更緊。

「這件事,我沒有必要騙你,當年的事情,因為黑鷹突擊隊在那裡的原因,不方便對外公布,可,軍方那裡有歸檔,現場的照片以及現場的證據,軍方那裡都有留檔,你若是不信的話,盡可以去查,若是你不相信我,你不是也有堂哥在軍方嗎?你儘管可以讓他去查。」傅芊芊淡定的開口:「如果我記得沒錯,那是****年五月六日發生的事情,你讓你堂哥查的時候,直接查這一天的事件。」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她絕對還活著,我要親手殺了她給我爺爺報仇,所以,她到現在一定還活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