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今日,我懶得殺你們,原因很簡單,髒了我的手,就憑你們配當我的對手,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現在,立即,馬上,三拜九叩,我放你們一條生路!」

聲音隆隆,雖然不大,但是卻無比清晰的傳入到在場所有修士的耳中,他們都感覺到了不可思議。

這樣的要求,簡直比殺了他們還要難受啊,這可是來自兩大種族的天驕啊,不管是紫神象還是那雲中天,誰能妥協?

可現在,誰敢去質疑牧雲的言論,那一隻紙船,看起來平淡無奇,可就連半步聖天尊都無法抵擋這種攻擊。

誰敢挑釁?誰敢出頭?

如此逆天的帝物被牧雲所掌控,在這個帝兵不出的時候,他便是最強王者,讓所有人都動容,不敢輕舉妄動。

誰也不清楚,這一隻紙船究竟是多麼的恐怖?按理說,帝物之中所蘊含的能量最多也就能夠支撐三五次攻擊。

可偏偏,牧雲的這一隻紙船,足足爆發了七八次攻勢,並未還尚未炸開,似乎根本就不曾耗盡能量。

如此帝物,令人震撼,聞所未聞。

「想得美,我不可能低頭的……」雲中天怒吼起來,他遭到了極為嚴重的創傷,哪怕是在快速的修復身軀,依舊無法化解體內的那一道法則傷害。

這是持續的傷害,讓他無解,不管是吞噬丹藥還要藥材,根本無法突破其禁錮,血氣難以恢復。

但此刻,面對如此羞辱,他如何能忍?

拼盡全力,血氣瘋狂大爆發,那尚未徹底成型的體內世界隆隆震顫,大有即將焚燒的趨勢。

可就在此時,牧雲緩緩的上前了,他隨意的一巴掌拍下,化作了遮天大手,鎮壓在雲中天的身上。

這一股力量,太過霸道了,無法承受。

地面崩裂,可想而知這雲中天承受著多麼狂暴的壓力,宛若是十萬座山嶽鎮壓在身軀上,讓他抬不起頭來。

「我不甘心啊……」雲中天嘶吼,拚命的演化秘術神通,想要對抗牧雲的那一隻遮天大手。

但,心有餘而力不足。

牧雲一巴掌隨意的鎮壓下來,他的雙臂支撐了片刻陡然便崩碎了,化作了漫天血霧,那巨手直接便作用在他的身軀上。

「啊……」

雲中天口中發出凄厲的慘叫聲,失去雙臂的他更加無法抗衡了,脊背崩裂,筋骨承受著極大的重量,幾乎都彎曲起來,似乎隨時都能夠崩碎。

極致力量,難以抗衡。

這一刻,他渾身上下都在顫抖,冷汗淋漓,臉上更是寫滿了不甘的神色,他拼盡全力幾乎都難以抵擋。

前所未有的悲憤,宛若浪潮,席捲而來。 「呃……」陳天沒想到寧小小這丫頭現在做事竟然考慮的這麼全面,「你就放心的打電話吧,保證錯不了,連我的話你都不信?」

「嗯,信……才怪!」寧小小嘟了嘟嘴,還是撥通了姚東騰的電話!

回到了美女公寓,已經快要日落西山了,而龍芸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給田易,讓他安排一位從龍家內部選拔出來的好手,迅速去接管林大業的盤口。

林大業明面上答應了龍芸和陳天禁毒,暗地裡卻依舊在自己名下的娛樂會所中販賣毒品,結果被肥龍給查了出來。

陳天又將這件事悄悄告訴了謝然,謝然當即帶著警察趕到了林大業的辦公室,果真在林大業辦公室的抽屜里發現了證據——一大包的毒品,用手掂量了一下,最低也得十公斤往上,足夠判林大業一個死刑或者無期了。

當然,林大業就算再傻也不會傻到將毒品藏在自己的辦公室里,這毒品是在肥龍和陳天搜出來之後,特意放在那裡留給謝然當證據的。

所以這一次林大業的跟頭是栽大了,原本按照龍芸和陳天以前商定的計劃,就算有人不聽話販賣毒品,頂多也就把毒品沒收焚毀,然後狠狠教訓一下那個販毒的團伙就行了。

而之所以對林大業這麼狠,是因為他還跟江海的曹正強扯上了關係,是曹正強安排在蘇杭地下世界的一顆棋子,危險性相當的大。

陳天既然要把蘇杭地下世界打造成鐵板一塊,自然不允許這種情況的出現,所以林大業倒霉了,而陳天也同樣希望通過這件事,來給那些繼續不聽話販毒的傢伙敲一個警鐘!

於是當夜,林大業的各個盤口紛紛遭受到了衝擊,雖然林大業勢力不小,手底下的小弟也很多,但是所謂樹倒猢猻散,身為老大的林大業都倒了,剩下的那些小弟自然不願再得罪龍家。

所以幾乎沒遭遇到什麼反抗,林大業苦心經營了近十年的盤口,一夜間全部劃到了龍家的名下,龍家還特意放出話來,凡是繼續碰毒的,林大業的下場就是他們的例子。

消息一經放出,其他勢力的大混混均是倒抽了一口涼氣,林大業勢力好歹在蘇杭算的上前三,可是竟然說沒就沒了,龍家的行動是如此之快,連一口喘息的時間都不留下,雷霆一擊,勢如破竹!

而經此一戰,蘇杭的大混混再也沒人敢碰毒,沒人敢違背龍芸和狼王陳天的意思,蘇杭地下世界終於達到了徹底的毒禁,呈現出了一副前所未有的清澈畫卷。

而就在蘇杭地下世界發生了天翻地覆大行動的同時,在蘇杭的地上世界,同樣颳起了一場另類的風暴。

一輛輛警車呼嘯而過,穿梭在大街小巷之中,然後分別闖進了蘇杭市中心的六個小區,同時敲開了六家的大門,說了一句差不多相同的台詞。

「你好,我們是市反貪局的,我們接到匿名舉報說你們公然收受賄賂,暗箱操控這次市東郊開發投資項目,內定其中標公司,現在希望你能配合我們調查!」

幾乎是同一時間,六個評標委員會的人全都被控制了起來,從現在起禁止與外面聯繫!

而在市委辦公大樓,市長的辦公室內,姚東騰臉色凝重的站在窗戶前,透過大大的窗戶俯視著整個蘇杭市的夜景。

五彩繽紛,很美,很醉人!

「這次的動靜很大,究竟是對還是錯呢?我這又算不算是仗權弄私呢?雖然那六人的確收受了賄賂,可是換做以往的自己,恐怕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這次要不是為了那小丫頭……」姚東騰似乎在自言自語,「也罷,雖然我身邊嫡系較少,但是我身為堂堂蘇杭市的市長,如果不為蘇杭的群眾做點事,那當這個市長還有什麼意思呢?一味的忍讓任由那些敗類胡作非為,那跟那些官場敗類又有什麼區別呢,就算是有暴風雨,咱接著就是了,哪怕當一天的市長,也要做一天的事情!」

想到此,姚東騰心中的糾結豁然開朗,以前因為他身邊嫡系人馬較少,所以很少會跟書記那一幫硬派人馬針尖對麥芒的干,現在想通了這些,他也就不再顧慮那麼多了,甚至是比以往更多了一份勇氣和信心,因為他姚東騰知道,在他的背後站著的是千萬的人民群眾!

「咚咚咚!」

敲門聲打斷了姚東騰的思緒。

「進來!」

辦公室的門打開,六個人依次走了進來,恭敬的跟姚東騰打了個招呼。

「嗯,深夜叫你們來是有一件事要說。」姚東騰話音頓了一下,目光掃過六個人的臉龐,「有關市東郊開發的項目,原先的六個評標委員會的委員,因為涉嫌貪污受賄,暗箱操控中標結果,現在已經被關起來進行調查了,所以明天的公開招標會,我需要你們六個去主持,招標會照常開,一切都按正常程序走!」

六個人愣了愣,心頭巨震,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以前市局規劃的項目,公開招標的時候大多也都是暗箱操控,可是市長也不過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是這一次竟然一舉了六個評標委員會的委員,堪稱是雷霆行動,讓人措不及防難以反映過來。

難不成上面風向變了,所以市長才敢如此不計後果的勇猛出手?六個人心中忍不住暗自猜測!

又說了幾句官場話,姚東騰似乎突然響起了什麼,假裝很隨意的問:「聽說最近蘇杭有一個新註冊的叫做天龍房地產開發公司風頭很火,什麼來頭?」

六個人心中一秉,自然不會真的以為姚東騰是隨口一問,於是暗暗記下了「天龍房地產開發公司」的名頭!

天漸漸大亮,昨晚發生的一切似乎根本是曇花一現,無人知道,人們該上班的上班,該幹嘛的幹嘛,蘇杭跟以前一樣的平靜!

而在市中心距離市委辦不遠的一座酒店樓下,接二連三的開過來一輛又一輛價值在八十萬以上的好車,車門打開,一個有一個老闆級的人物笑呵呵的走上了酒店二樓!

二樓的會議室門口,掛著一個長長的橫幅,「蘇杭市東郊開發投資項目公開招標處!」招標時間就在今天!

一個又一個的人陸續入場,而在西湖區,美女公寓之中,陳天,龍芸,寧小小三人也老早就起來了,今天的陳天難得的穿了一身稍微正式的休閑裝,正是上次寧小小逛街的時候買給他的,好幾千塊呢。

所謂人靠衣裝佛靠金裝,陳天穿上了這身衣服,還真的平添了幾分溫文爾雅的帥氣和斯文,腳下踩著一雙鋥亮的皮鞋,乍一看去英武非凡。

龍芸和寧小小兩人穿的也比較正式,龍芸穿了一套黑色的職業裝,胸前的妙曼驕傲的挺拔著,一雙足有八公分高的高跟鞋,讓她的雙腿看起來更加的修長,妖嬈而又迷人。

寧小小黑色的秀髮束在腦後,紮成了一個馬尾辮,隨著她走路的姿勢一上一下搖擺不停,她身上穿著一套淡黃色的小西裝,胸前的豐滿雖然沒有龍芸的那麼誇張,但是也把裡面的襯衣撐的鼓鼓的,似乎有種隨時都要蹦出來的衝動,讓人感覺既性感卻又不失靈動可愛。

如果說龍芸是一朵正在熱火綻放的玫瑰,那寧小小就是一束輕靈浪漫的滿天星,骨子裡還充滿著少女那種王子與公主的美好童話。

陳天感覺,有這麼兩位美女陪著,自己已經是今天最大的贏家了,「走吧,兩位美女,左邊摟一個右邊摟一個,咱們就看一看今天都能遇到哪些牛鬼蛇神。」

「呸,想的美!」寧小小嘟了嘟嘴,率先走出了大門。

「咯咯!」龍芸嬌笑,也丟下陳天跟了上去。

呃……某貨很受傷!

三人開車龍芸的賓士S400,陳天當了車夫,衝上街道直奔此次的項目招標處。

二十多分鐘的路程,車子駛到了酒店樓下。

「嘿,本來還想拉風一把,沒想到有錢人多的是啊。」陳天咧嘴笑道。

「切,你別像個土包子進城一樣好不好?本姑娘以前隨便開出來一輛,也比他們這些好的多。」寧小小嘀咕了一句,開門下了車。

「咯咯,遭鄙視了吧?」龍芸嬌笑。

陳天扯了扯嘴角,將車停好位置走了出來。

三人徑直上了二樓會議室,會議室里此刻已經坐滿了前來競標的老闆,熙熙攘攘像是菜市場一樣。

看來不管再怎麼使用陰謀陽謀,看中這塊大肥肉的人依舊有不少,有蘇杭市的也是從別市外來的建築公司,陳天和龍芸三人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等待著競標真正的開始。

「呦,芸芸你也來了?你們天龍房地產公司現在可是火的狠吶,聽說龍家是第一次進入建築行業,手筆這麼大,也來參加競標了!」

三人剛剛坐下,一個身穿西裝的四十多歲的男人就走了過來,熱情的寒暄著,此人正是蘇杭天寶房地產開發公司的老總,趙天寶!

「呵,來湊個熱鬧,見識見識場面!」

「嗯,今天來了不少建築業的大巨頭,要不要我老趙帶你認識認識?」

「呵呵,恐怕他們並不是多想認識我呢。」龍芸開了句玩笑,所謂同行是冤家,現在龍芸更是來跟他們競標的,他們要是想認識龍芸那才叫怪!

趙天寶笑了笑,「那好,那我就先恭祝你成功中標了,到時候這麼大的工程,可別忘了分給趙哥一點。」

「呵,借趙哥吉言!」

事實上發現龍芸和陳天到來的,決不只有趙天寶一人,相反很多的人都認識龍芸,因為最近天龍房地產公司的動靜實在太大了,龍芸身為董事長又經常在電視里露面,或多或少他們對龍芸都有一定的了解。

只是,這些建築公司的老闆並沒有上前來跟龍芸打招呼,從他們的眼神中不難看出,對於龍芸這個初次跨入建築行業的新手,他們還有些不屑,不相信天龍公司能拿到此次項目的競標,自然也沒必要來攀關係。 奇恥大辱!

雲中天面色漲紅,他從未遇到過這般羞辱,向來都是高高在上的他,從未想過有一天會這樣。

一切,宛若夢幻。

可那劇烈的痛楚,卻是貨真價實,讓他根本無法承受,渾身的筋骨都在劇烈的抖動,彎曲,發出刺耳的破裂音。

繼續持續下去,不超過三十秒,他必然渾身炸開,化作血霧。

「牧雲,你太狠了……」一旁的紫神象看到雲中天的痛苦表情,不由得面色驟變,這般羞辱,難以承受。

「少廢話,乖乖跪好了。」牧雲冷喝一聲,絲毫不把他放在眼底。

「你……」

遭到如此呵斥,讓紫神象心中非常的不滿,但此刻的他早已身負重傷,比雲中天的傷勢還要嚴重。

此刻反駁,無異於主動求打臉。可若是不開口,不反駁,一世英名將會在此時此刻,徹底的蕩然無存。

兩難選擇!

「今日,必須按我說的來,否則誰來了也救不了你們,帝物又如何,就算是持有帝兵也一樣。」

牧雲的目光落在四周一眾天才的身上,慢吞吞的說道:「我知道你們心有不甘,覺得我持有帝物以大欺小,但有本事就來咬我啊,誰不服,那就咬過來!」

「噗嗤!」

不遠處,在椅子上躺著的夜冷月聽到此話,不由得笑出了聲,嬌聲說道:「我怎麼感覺你是在罵一群狗呀!」

「你……」

「夜冷月,你找死不成?」

在場的諸位,光明聖子、帝蟹大魔王等人紛紛都火冒三丈,他們受到牧雲的威脅不敢出聲,畢竟牧雲可是掌控著帝物。

可現在,一介女流,居然也敢如此明目張胆的調笑他們,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就找死了,過來咬我呀!」夜冷月笑眯眯的說道,直接便模仿著牧雲的聲音,讓一眾天才怒不可遏。

「你找死……」帝蟹大魔王怒吼一聲,便準備出手,卻被身邊的光明聖子攔住,說道:「現在最大的敵人是牧雲,不要樹敵。」

「怎麼樣,考慮好了沒有?」牧雲掃了一眼跪倒在地的兩人,淡淡的問道。

聞言,兩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苦澀,面色青白不已,今日的舉動對於他們來說太過羞辱了。

巨象族、雲殿顏面盡失!

這兩大勢力,可都算是一流的宗門種族,在雲海界擁有極高的威名,足以傲視整個大界。一舉一動都受到了關注。

今日,他們戰敗了,這個消息很快就會傳遍整個雲海界,成為宗門家族的敗筆。一想到族中的殘酷刑罰,兩人頭大如斗。

「不要試圖挑釁我的耐心,我的時間很寶貴,不容浪費在你們這些垃圾身上,最後三秒,錯過就死。」

「還有在場的諸位,我希望你們可以明白一個事情,招惹我我本人非常的歡迎,隨時隨地前來挑戰,另外提醒一點,帶著殺意的人就準備好棺材,正常切磋的人先審視你的資格夠不夠。」

「但若是欺負我身邊的人,那麼不好意思,你活該被滅門!聽清楚了,是滅門,我牧雲,說一不二!」

聽著牧雲的話,在場的眾人紛紛面面相覷,誰也不曾想到會是這樣一個情況,這牧雲如此空出狂言,也太過強勢了吧。

這種話,換做是帝統仙門的傳人或許還有一點分量,至於牧雲,一個僥倖得勢力的人而已,誰會在乎?

但,今日的一幕,卻讓他們不得不去重視了。

「時間到,說出你的選擇,三拜九叩還是選擇死亡?」牧雲盯著雲中天冷冷的說道,露出了冷漠神色。

「我寧死不從,有種你就殺了我,你一個得勢的小人物而已,遲早會被捏死的,你也囂張不了多久了……」

「砰!」的一聲,雲中天話音未落,那一隻遮天大手便猛然鎮壓下來,狠狠的作用在他的身軀上。

筋骨斷裂,血水狂噴,雲中天慘叫著橫飛出去,渾身鮮血淋漓,慘不忍睹,一聲聲哀嚎更是令人頭皮發麻。

「那很可惜,你看不到那一天了。我剛才想了下,這樣不好,給不了你機會親眼目睹了。所以我決定不殺你了。」牧雲慢條斯理的說道。

此話一出,在場許多修士都露出了詫異的神色,這牧雲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了,居然給對手活命機會?

若是換一個場景,牧雲被擒拿了,那雲中天等人絕對不會給他任何存活機會,絕對會除之而後快。

「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我決定,廢掉你的修為,讓你體驗一把凡人的感覺。你放心,我出手很精準的,絕對不會給你任何修復的機會。似乎這樣,對你有點殘忍吧,一個廢物,雲殿還能收你么?不過,這與我無關了,只希望你能夠活下去,親眼目睹我縱橫天宇的一天,徹底死心。」

牧雲慢悠悠的說道:「現在,我想好了。」

「不……」聽到牧雲此話,雲中天陡然神色驟變,廢除他的修為,這遠比殺了他還要難受啊。

在這九天十地之中,修士的修為便是王者,強者為尊,當他淪落成為了一個不能修鍊的廢物之後,還有什麼資格在雲殿居住呢?

潛伏王妃 後果,不堪設想。

甚至,他就算是想要自殺,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成為了凡人之後的他根本就無法破解開那些禁錮法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