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什麼,不是阿茲特克,而是大明?」

科爾特斯大驚道。

難道自己走錯了,來到了另一個地方。

「絲國?」

馬切林又說了幾個稱呼,例如中國,大秦,還有幾個認為是可以讓這些人把新大明誤認為是中明的稱呼。

科爾特斯又陷入了更大的吃驚。

難道自己來到了馬可波羅遊記中所說的東方帝國,那個據說是遍地是黃金的地方嗎?

大航海的動力之一,就又馬可波羅遊記的功勞,在遊記記載,遙遠的東方,有一個強大的帝國,那裏的人民安居樂業,文明遠勝於歐洲,而且遍地都是黃金,奧斯曼帝國阻擋了通往「天堂」的地方,所以歐洲才開闢另一條道路,希望可以前往中國。

科爾特斯仔細回想了一下,剛才見到的一些人,穿着奢靡高貴,應該就是絲綢,這麼相互對應,是那個遙遠東方帝國的證據更為明確。

科爾特斯的呼吸都變得急促,哥倫布沒有找到的國家竟然讓自己找到了,怪不得呢,怪不得自己被打敗了,輸的不冤,就憑自己這些人,怎麼可能會打敗這個帝國。

他立馬氣通了,雖敗猶榮。

一位西班牙傳教士曾說,中國是世界上最高貴的地方,宇宙的中心,最榮耀的帝國,就是中國的小便也比別的國家高明,中國小便可以使穀物生長,而歐洲人的尿液會殺死植物。

在這個時期,馬可波羅的遊記爆火,對遊記中記載的國家是欽佩而嚮往,甚至這是大航海能夠進行的直接推動力,前往那個國家,是每個人都為之嚮往的。

而簡單的騷操作,立馬把科爾特斯哄住了。

他興奮得差點要跳起來,原地圍着圈轉身,嘴裏嘀嘀咕個不停。

歐洲此時自稱白人,而作為他們心中的天堂,那裏的當之無愧是白人。

別看歐洲被奧斯曼帝國狠揍,然而,在他們心中,這片區域,自己才是文明,看待其他地方均為蠻夷也。

而遙遠的東方,則更是高級文明。

明朝時期,中國不允許海洋貿易,很多歐洲人就搞走私,此時他們已經到達了東亞,很多人被明朝水軍抓住后,就有機會中國行。。

他們的記載中,中國人擅長刑罰,有個叫做佩雷拉的人,在中國坐牢,雖然被打得哇哇叫,但對中國法律極為推崇,他說,中國人審判時大堂里擠滿了人,只有說實話才能過關,這比羅馬人的司法審判要傑出很多。

所以,可想而知科爾特斯心中的震驚和欣喜。

自己竟然來到了這裏,而且是歐洲第一人,想想都令人心神晃動,全身顫慄。

嗯!他並不知道此時的葡萄牙才是真正發現了中國,可惜葡萄牙人封鎖了所有消息。

科爾特斯摩拳擦掌,原本對新大明的怨氣全部消失,而且自己這個代表西班牙的使者純粹是瞎編的,而且再說向偉大帝國的國王,整個世界當之無愧的第一人叩拜,這是多麼大的福氣。

只要自己攀上這層關係,那無數金銀財寶就會滾滾而來。

科爾特斯眼冒精光,一掃多日的陰霾。

這是一個機會,自己必須牢牢把握住。

所以,第三日,科爾特斯就初步努力學會了使用筷子,並儘力模仿獄卒的吃飯動作,他認為這是偉大東方帝國的禮儀,也是最文明最高貴的。

這些變化,朱訓樘沒有料到。

富有並且強大,什麼都是高貴的,窮,就是罪過,說啥都不對。

後世,雙方地位發生了轉折,也多了許多黃皮白心的人。

這個時代,相信用不了多久,白皮黃心的人會不斷湧出!

高呼偉大的帝國萬歲!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面人之後的節目,就是矇著眼睛鏟棉花。

李黑牛,鄭獵豹,郭大林,都是一群搗蛋的。

比賽一開始,李航就往前一壓,把棉花連通桌子壓住。

用手把棉花攏到一起,拿盆一扣。

然後把鏟子往盆低下一塞,在反過來,所有的棉花就全鏟進了盆里。

剩下的,就是拿手捂著盆,不讓棉花被搗蛋鬼們給吹出去就行了。

看到李航如此簡單又迅速的搞定,幾人也是無奈的放棄了搗蛋行為。

再之外,便到了稱重的遊戲。

如何不藉助任何工具,給一個女孩子稱重?

綜藝節目不是拍戲,自然是不能太親密了。

第一個上場的,就是李航和baby。

「這怎麼稱啊?」

郭大林無奈的說。

「不行就公主抱吧!」

李黑牛在一旁說道。

「也就只能公主抱了!」

鄭獵豹也是說道。

baby偷偷看一眼李航,卻是有些緊張。

「真的公主抱的話,還是我第一次跟小航有這麼親密的行為呢!」

「而且這在節目里,誰都說不出什麼來!」

baby暗自期待。

李航卻是拿過一個空籃子來。

「baby姐,你坐進籃子裏,我提一下就知道你多重了。」

baby看着李航認真的眼睛,頓時心裏氣壞了。

「你這個笨木頭!給你一個光明正大都要抱我的機會,你都不珍惜!」

「哼!」

李黑牛眼中閃過一絲失望。

如果李航用了公主抱,那麼後面他們也都可以用公主抱了。

「新人就是新人,還是太年輕啊!」

李航心中卻是一笑。

「辰哥,凱哥,大林,原諒我不給你們機會了。」

「她們三人的便宜我都占不到,你們也就別想佔了。」

baby坐進籃子裏,李航單手一提,就輕鬆的提了起來。

「卧槽!baby怎麼說也有一百斤吧,這麼輕鬆就提起來了?」

郭大林下意識的捏捏自己的胳膊。

鄭獵豹看向李黑牛。

「辰哥,你能這樣嗎?」

李黑牛搖頭,佩服的說道:

「單手一百斤,我勉強可以提起來,但是絕對不會像他這麼輕鬆自如!」

鄭獵豹咋舌。

「我去,這李航得有多大的力氣啊!」

鄧子其一聽,頓時興奮道:

「那航哥是不是天生神力,就跟楚霸王項羽一樣?」

李黑牛搖搖頭,說道:

「應該沒那麼厲害,但是兩三百斤,應該沒問題吧!」

「那豈不是大力士了!」

祖爾瞪大眼睛說。

王非非目光緊緊盯着李航,尤其是繃緊的肌肉,將t恤都給撐出明顯的痕迹。

「這力氣,這身材,也太好了吧!」

「不知道他有沒有女朋友?我要不要試試。」

李航稱完了baby,然後提起一個裝滿的籃子試了試,往裏放了一個大南瓜,才趕緊重量差不多。

果然一上稱,李航判斷的重量跟baby的實際重量,只差1厘米。

倆人這裏完事,祖爾就蹦跳到李航的面前。

「航哥哥,我能捏捏你的肌肉嗎?」

李航伸出胳膊,給她捏。

然而祖爾卻捏了捏李航的胸肌和腹肌。

「我的天呢!航哥哥,你的身材也太好了吧!」

李航頭上冒出幾根黑線,這祖爾的膽子就是大,可是錄著節目呢。

baby眼中閃過一絲警惕,卻又不敢明目張膽的防備祖爾。

「航哥哥,咱倆商量個事唄!」

祖爾沖着李航笑道。

「什麼事?」

李航心中有種隱隱的感覺,感覺這祖爾似乎有什麼想法。

「航哥哥,你能給我舉高高嗎?」

祖爾期待的問。

baby眼中的警惕更甚了。

鄧子其一聽,也湊了過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