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什麼人?」

「皇宮禁地,外人不得擅闖!」

就在黃登仙等人現身的那一刻,寧龍臣等人從暗中走出來,快速朝著石柱所在包圍了過去。

「留下一半人擋住這些傢伙,其餘人隨我一起進去!」

「速戰速決!」

「好!」



「大膽!」

「轟隆隆~~~」

皇宮上空,寧龍臣等人與帝通天帶來的一群梟雄大戰起來。

黃登仙帶著一批人很快進入殿內,前去尋找石柱。

「二十個破天境巔峰,十三個敗天境,應該足夠了!」

青絕城上空,帝通天站在雲端上,俯視下方大戰的眾人,開口說道。

「你是誰?」

石柱所在宮殿內,黃登仙等人遇到了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

文琴太子好像早就知道會有人前來偷襲一般,在此等候許久了。

雙方剛一碰面,文琴太子就直接動手了。

只不過撥動了幾下琴弦,黃登仙這方就有五個人突然消失不見了。

如此可怕的手段,自然讓剩下之人感到心驚。

「你們去尋找密道,我來應付這人!」

黃登仙見對方一直不答話,對身旁剩餘七人開口說道。

「好!」

七人一點頭,目光一掃就發現了密室所在。

「想走,問過我了嗎?」

「叮、噹噹當……」

文琴太子手中古琴一動,盪出陣陣琴道力量。

琴道領域忽現,將黃登仙八人給包圍了起來。

這下好了,想要斬殺司馬少主需要的人,那就只有破了眼前這片領域了。

一時間,黃登仙七人神色都是凝重起來。 皇城上方,此時帝通天正皺著眉頭。

從黃登仙等人宮殿之後,已經過去了大概半個時辰了。

可是這期間,帝通天只聽到兩聲琴音,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對,事情就是這麼詭異。

兩道琴音過後,黃登仙等人就被困在了文琴太子的琴道領域中,再也沒有出來過了。

「怎麼會這樣?」

「上次是這樣,這次還是這樣!」

「不行,這次說什麼也要將此人人頭拿回來!」

說話間,帝通天手中出現了一件寶物。

那是一截已經斷了許久的斷指。

也許是因為塵封的時間太長,所以整個斷指都泛著明黃色。

說起這根斷指,其實還有著一段恩怨。

那是帝通天在成立大佛聖朝的幾百年後,有個神通廣大的隱世強者來到了他的皇宮。

隱世強者看出來帝通天是個難得一見雄主,想要收服他,讓他臣服於自己。

最終,一場大戰之後,帝通天聯合當時的萬佛聖地之主帝封天,成功將那隱世強者斬殺。

這根斷指,就是在那個時候留下來的。

倒不是帝通天有什麼特殊的癖好,想要那對手身上的某個零件作為紀念。

而是那個隱世強者的一身神通,都在這根斷指之上。

一指流沙,就是那個隱世強者掌握的大神通。

如今帝通天已經將這根斷指徹底煉化,也就可以掌握這種神通。

雖然斷指發揮出來的威力沒有那個隱世強者大,但用來對付下面這群人還是綽綽有餘的。

帝通天握著這根斷指,朝著下方石柱所在皇宮方向一指點去。

頓時,一粒粒金色的顆粒從斷指處流出,揚起漫天塵土傾斜而下。

「什麼東西?」

下方,正在與一群梟雄戰鬥的寧龍臣眉頭一皺,看著忽然落下來的滿天黃沙,臉色一沉。

「轟隆隆」

少量黃沙落在了寧龍臣身上,就好像一座座大山壓在他的身上一般。

好懸,若非寧龍臣已經突破到了敗天境,只怕這點黃沙就能夠將之徹底壓垮、壓死了。

「不好,這東西有危險!」

「昂~~~」

「轟!」



寧龍臣當機立斷,化為龍形將身上黃沙抖落下來,然後朝著石柱所在衝去。

「昂!」

最終,寧龍臣以血龍之軀將石柱所在宮殿盤旋起來,然後猙獰地龍頭一抬,朝著不斷落下的黃沙咆哮起來。

「寧元帥!」

「寧兄弟!」



滾滾黃沙不斷落下,最終將血龍徹底淹沒。

一座沉重無比的大山,就這麼出現在皇城中。

寧龍臣所化的血龍、文琴太子和石柱他們都在這大山之中。

好可怕的大神通,不過是區區一些黃沙,就徹底解決了下方的戰鬥。

血龍咆哮一聲過後,就再也沒有任何東西,好像被這大山給徹底鎮壓了一般。

石柱所在宮殿內,此時文琴太子擦了擦冷汗,臉上一副非常勞累的樣子。

「多謝老師相助!」

文琴太子擦著汗,向一旁陳老道謝道。

「殿下不必如此,這都是老臣應盡的本分。」

「只不過殿下還是先想想,咱們怎麼出去吧。」

陳老臉色微微蒼白地苦笑道。

「嗯?怎麼回事?」

方才文琴太子一直沉浸在自己的琴道領域中,對於外界剛剛發生的事情並不知道。

「唉,不知是何人施展了大神通之術,如今咱們已經被困在這裡了。」陳老嘆道。

「此事暫時不急,等他出了關再說吧!」

「老師不是說,連你都看不透他嗎?」

文琴太子沉默了一會,開口說道。

「也只好如此了…」陳老無奈道。

外面,因為寧龍臣被困,此時少仲謀和白驚仙等人都停止了打鬥。

「怎麼辦啊先生,這這,現在該如何是好?」

白驚仙看著聳立在自己面前,宛如一截斷指橫插蒼天的大山,臉上露出一股濃濃地擔憂之色。

「放心,我看盟主不像是早夭之人,應該不會這麼容易就出事的。」

少仲謀掃了一遍面前的大山之後,開口安慰道。

這話,既是在安慰白驚仙等人,也是在安慰少仲謀自己。

「盟主,屬下能做的不多,只能幫你到這裡了!」少仲謀在心裡默默念道。

「搞定!」

上方,帝通天見成功困住了宮殿裡面的一切,將斷指收了起來,然後向下飛去。

「給我定!」

帝通天探手一揮,頓時就將在場的一群梟雄和少仲謀等人給定住。

「不好,有危險!」

帝通天出現的那一瞬間,少仲謀就察覺到了危險。

只可惜,已經遲了,此刻所有人都不能動了。

就這樣,帝通天旁若無人地走向那座大山。

山腳下,帝通天剛靠近過來,就有一個洞口出現,可以容納一人進入。

「此人是誰,為何能夠如入無人之境!」

身體雖然被定住了,可是少仲謀的意識還可以動。

親眼看到對方進入大山之內后,少仲謀頓時意識到了此人的可怕。

宮殿內部,石柱閉關的那間密室之中。

經過一段時間的參悟,石柱此刻似乎有所得。

真正的大道,體現在無為之中。

就好像水一樣,看似最柔弱無常的東西,往往能夠帶來至強的力量,可以幫助你突破任何的困境。

再污穢不堪的東西,經過水的沉澱,最終都會回歸到本來面目,塵歸塵土歸土,開始一段嶄新的人生。

漸漸地,石柱手中那幅《青龍圖》,就好像在一瞬間活過來了一般。

在石柱的眼中,這圖上的山山水水、城池地貌等等,並非是一筆一劃刻上去的,而是真的。

看著這幅江山社稷圖,石柱就好像看到了整個太青聖朝的億萬里山河一樣。

能夠達到這種境界,說明石柱已經將《青龍圖》給看懂了。

這就是所謂的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石柱所看到的山水,與當初司馬飛熊所看到的山水並不相同。

司馬飛熊只是看到了山水的表象,對於其中的大道卻並沒有多少了解。

若是當初他能夠像石柱一樣,用自己對大道的理解來看這幅《青龍圖》,或許早就已經領悟出屬於自己的大道領域了。

「好一幅江山社稷圖,此刻畫中景緻、人物都彷彿映照在我的腦子裡,又好像與真實的情況有所不同。」

「這種虛實之間的相互重疊,莫非就是我領悟大道領域的雛形?」

看著手中這幅《青龍圖》,石柱的眼神越來越亮。

「當~~~~~~~~~」

就在這時,一道悲怨地琴聲將石柱從悟道中喚醒。

「這琴音,不好,是文琴太子!」

「究竟是怎麼回事?」

倉促間,石柱將手中的《青龍圖》收起來,從密室中走出。 「殿下」

「陳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