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人家也要去。」

大家聽說要出去尋找琪露諾,立刻紛紛喊著要跟來。

「我一個人就行了。」

我搖了搖頭,還是我一個人比較快,帶上她們的話,反而會束手束腳。

「可是……」

「啪啦!」

窗外強光一閃,隨即響起了震耳的霹靂之聲,大家頓時都說不出話來了。

「你們看,都打雷了。」

「嗯。」

一群人不再堅持要跟去了,對於雷電,她們還是發自內心感到恐懼的。

「哥哥,記得快點帶那個笨蛋回來啊!」

音無千葉拉著我,依依不捨的說道。

「放心交給我吧。」

我微笑著摸摸她的頭,飛身而起,消失在了漆黑的天空之中……

大風吹得林子里的樹東搖西擺的,在黑暗中看起來就像是一頭頭在不停扭動的怪物,再加上它們搖晃時發出的聲響,人身處其中,都不免生出不安的情緒來。

我要去的地方是樹林的中心,那裡有一間魔理沙她們建造的樹屋,不過在使用過一段時間之後,它就被廢棄了。

從空中降下,穿過密集的樹枝,我落在了那間樹屋的頂上,接著一個翻身,跳進了裡面去。

屋內漆黑一片,只能隱約見到擺放在正中間的那張圓桌。

又是一道霹靂閃起,借著一閃即逝的亮光,我看到一個嬌小的身影蜷縮在房間的角落,正被閃電嚇得瑟瑟發抖。

我只覺得心裡一痛,趕緊快步走過去,抱住了她。

「是……是師父嗎?」

黑暗中看不清突然摟住自己的人是誰,不過少女還是憑感覺認出了對方。

「嗯。」

我打了個響指,頭頂上立刻出現了一個明亮的光球。

「嗚,師父,人家好害怕。」

彷彿是找到了依靠,琪露諾撲上來用力摟緊了我,放聲哭了起來。

「不怕不怕,有我在呢!」

我輕輕地撫摸著她的長發,低聲道。

「嗚嗚嗚……」

琪露諾不停地哭著,流出來的淚水很快就把我的胸口打濕了,然後結成了硬邦邦的冰塊。

「好啦,你再哭,你的淚水可就要把我給冰在裡面了。」

「嗯?」

少女退後了一點,看到對方胸口處那一片凍成冰了的眼淚,頓時慌了。

「啊,對不起。」

她想把那些東西取掉,可是冰塊已經跟衣服凍成一團,根本沒辦法分得開。

看到這個樣子,她又忍不住流眼淚了。

「嗚嗚,琪露諾真是個笨蛋,老是做蠢事。」

「沒關係的。」

我把手放在胸口,一股白霧飄起,那些冰瞬間被蒸發掉了。

「看,什麼都沒留下來。」

琪露諾還是憋著一張小臉,並沒有因此而高興起來。

「你啊,明明是個笨蛋,卻總是喜歡鑽牛角尖。」

我伸開大腿,坐了下來。

「人家才不是笨蛋呢!師父真是討厭。」

琪露諾順勢坐在了我的腿上,氣鼓鼓的敲了我幾下。

我不禁苦笑了,剛剛她還說自己笨,現在反而不承認了。


「告訴我,為什麼一個人跑出來了?」

我颳了刮她的臉蛋,問道。

「因為……」

琪露諾的頭逐漸靠近,貼在了我的胸膛上。

「因為我又讓師父生氣了。」

「我沒有生氣啊!」

雖然吃午飯的時候確實對她的話有些不滿,可絕對沒有生氣。

「真的沒有?」

琪露諾抬起了頭,那雙大眼睛裡面能清晰地見到我自己的影子。

「絕對沒有。」

「那你為什麼不來找琪露諾啊?而且一見到人家就走。」

少女抹了下眼淚,心裡覺得十分的難過。

「師父你今天一次都沒有抱過我。」

「真是個小傻瓜。」

我笑了,從袖子里掏出了一個藍sè的手鐲來。

「這個是……我的手鐲?」

琪露諾望著我手上的東西,愣住了。

「嗯,我可是忙了半天,才終於將它修好了的啊!」

如果不是這樣,我也不會一直沒去找她了。

不過,看樣子無意間的疏遠,也會給人造成傷害的啊!

「來,我幫你戴上。」

「好。」

琪露諾忙把右手伸了出來,新的手鐲看起來似乎太大了一點,不過在戴上去了之後,它就開始自動收縮,剛好牢牢地套住了手腕。

「喜歡嗎?」

「嗯嗯。」

琪露諾把手舉了起來,手鐲上面鑲嵌了一些鑽石,看起來閃閃發亮,比以前那個漂亮多了。

「謝謝你,師父。」

她看著對方的嘴唇,心開始跳得越來越快了。

「怎麼了?」

見到她忽然間滿臉變得通紅起來,我就問道。

「嗯,沒……沒什麼。」

正在琪露諾感到猶豫不決的時候,戴在手腕上的手鐲開始發光了。


「咦……」


她發現東方遙那近在咫尺的臉龐忽然越來越遠,而且自己眼睛看到的地方也在迅速的下降。

在藍白二sè的光輝中,琪露諾的身體逐漸縮小,一會兒的功夫,就變回了原來的樣貌。

「啊,變回來了。」

琪露諾望著已經縮到衣袖裡面去的雙手,驚訝的說道。

身體變小,原來那身衣服穿起來已經顯得太大了。

「師父,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時間到了,自然變回來啦!」

本來她的身體巨大化只不過是暫時xìng的,經過了那麼久,多餘的能量揮發的差不多了,當然恢復原樣了。

還有一個就是她戴在手上的手鐲,跟舊的不一樣,它的功能主要是吸收能量,並且在必要的時候,還可以把這些儲存起來的能量一次xìng釋放出來。

「變回來了,終於變回來了啊!」

琪露諾立時激動得跳了起來,摟著我的脖子扭來扭去的。

「師父,我好高興。」

「嗯,我也很高興。」

雖然我不討厭變大了的琪露諾,不過,對於成長,我覺得還是應該一步一步來比較合適。

突然的成長不過是揠苗助長,於己無益。

「師父,師父,師父。」

看來她都開心得有些語無倫次了,只是一直這樣叫著我。

臉上忽然涼颼颼的,一些細雨從窗口飄進來了。

「下雨了,我們快回去吧。」

「嗯。」

琪露諾點點頭,外頭老在打閃,她也不想繼續呆下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