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五嬸,都是我不好,沒照顧好小五。」顧嚴自責道。

顧母,「不怪你不怪你,是這丫頭太瘋了,又給你添不少麻煩了。」

「五叔五嬸,你們陪小五說說話,我還有事就先走了。」顧嚴語氣恭敬。

顧天恩也沒跟他客氣,揮了揮手,「你去忙你的吧。」

顧嚴走了,客廳就只剩下他們一家三口,顧天恩打量著閨女,心疼道:「你這孩子又瘦了不少,你說說你看上誰不好,非看上那死了老婆的……」

靳家在京城有錢有地位,但顧家卻不會放在眼裡,只覺得一個結過婚死老婆的男人配不上自己家的閨女。

「爸,瞧你說的什麼話!枉你還自詡讀書人,讀書人就是這樣瞧不起人的啊?」

「為了我閨女我就是瞧不起咋了?」顧天恩輕哼道。

顧簡:「……」

顧母怕他們父女爭執,連忙打圓場道:「好了,小五剛回來也累了,你先讓她回放休息會,等爸起來還要回話呢。」

顧天恩這才沒繼續說下去,趕緊讓閨女回房間休息。

…………

顧簡回到房間洗了個澡,換身居家服,躺在自己柔軟的大床上,抱著自己的小鴨子,整個人還有些懵。

中將知道自己是女孩子了,他沒有生氣,他還喜歡自己,還會來找自己的。

心頭甜滋滋的,感覺像是在做夢。

她摸了摸小鴨子的頭,喃喃自語道:「小鴨子啊,小鴨子,你說景行什麼時候才回來找我啊?」

忍不住打了個哈欠,沒一會就睡著了。

一覺睡醒已經是晚飯時間,傭人特意過來請她下樓。

顧家的規矩,只要是在京城,不管多忙,晚餐必須要在顧家陪老爺子一起用。

顧簡下樓的時候,顧家的幾個伯父伯母都在餐桌前坐好了,顧城也在,看到她擠眉弄眼的。

顧瀟笙的母親起身過來拉顧簡,「小五怎麼又瘦了,看著怪讓人心疼的。」

扭頭就對顧嚴的父親道,「大哥,你也不說說嚴兒,把小五弄進去幹嘛,女孩子家吃那麼多的苦。」

顧家老大也是一臉的不滿,「回頭我就說他去,不讓小五回去了就留在京城。」

「留在京城好,在城兒的公司隨便給小五安排個職位,女孩子還是坐辦公室好。」顧嚴的母親語重心長道。

「成啊!」顧城輕佻的語氣道,「只要咱們的五妹妹願意,我這總裁的位置都讓她坐。」

「誰稀罕!」顧簡白了他一眼。

顧城的母親笑,「小五不喜歡坐辦公室,那是要跟瀟笙去搞研究嗎?研究也苦,我覺得還是跟小四搞藝術比較好。」

顧簡的母親無奈的搖頭,「這野丫頭哪裡是搞藝術的料!」

顧知意的母親輕笑,「那也比在隊里好,隊里是太苦了,小五要是想去,我晚上就給小四打電話,讓他回來接小五。」

「不,不用了四伯母,我真的沒什麼藝術細胞!」顧簡連忙婉拒。

她才不要去什麼國外,她還要等中將來找自己呢。

「那你想做什麼呢?」顧瀟笙的母親問。

「我……」顧簡咬唇,總不能說我就想跟在靳景行的身邊吧。

所有人視線都聚集在顧簡身上時,二樓傳來腳步聲,是顧老爺子下樓了。

大家不約而同的站起來,恭敬道,「爸……」

顧老爺子掃視了一圈,頗為威嚴的嗯了一聲,眸光落在顧簡身上,「五丫頭回來了。」

顧簡乖巧的叫了一聲,「爺爺。」

「坐吧。」顧老爺子點頭,在傭人的攙扶下在主位坐下,管家開始讓人開始上菜。

「你們剛剛在談論什麼?」顧老爺子問道。

「我們剛剛在說小五在隊里太辛苦,還是回來的好,不管她想做什麼都有幾個哥哥照顧。」顧嚴的父親回答。

顧老爺子點頭,「是該回來了,不過事就不用做了,一個女娃娃我們顧家養得起,就是我這把老骨頭也養得起。」

眾人都聽明白了老爺子的意思,連忙說是,誰也不提讓顧簡做什麼工作了。

顧簡瞧了一眼爺爺,不知道他心裡到底怎麼想的,也就不敢說話了。

飯後,顧老爺子把擦嘴的毛巾遞給傭人,扭頭對顧簡道:「五丫頭,陪我出去走走,消消食。」

————

顧家的別墅,雖不及墨園的恢弘,卻勝在精緻,年代久遠顯得格外古樸。

顧簡扶著顧老爺子慢走在鵝暖石上,頭頂上的月色朦朧冷清。

走了一段路,顧老爺子慢慢開腔,「轉眼小五都到了戀愛結婚的年紀了,爺爺還覺得你是個小女娃娃。」

「爺爺……」顧簡欲言又止,不知道該說什麼。

顧老爺子停下腳步,側頭看她,「從小你就倔,誰的話都不聽,就聽我這個老頭子的,現在你長大了,還會聽爺爺的話嗎?」

「聽!當然聽!」顧簡迫不及待的點頭,「小五會一直聽爺爺的話。」

「好。」顧老爺子點頭,低沉的嗓音道:「那你去跟那個姓靳的男人分手。」

顧簡一怔,獃獃的望著他,「爺爺……」

「靳家雖然有錢,但我們顧家不在乎。」顧老爺子嚴肅的語氣道,「你是我顧家的掌上明珠,我不求你能嫁的多高多好,只希望你要嫁的人家,清清白白,是個好人家。」

「他是!」顧簡急切的回答,甚至拉住他的袖子,「爺爺,景行他是一個好人,他真的是一個好人。」

「他是好人不假,可他不清白!」顧老爺子一字一句的駁斥道,「他的父親曾經捲入命案,他又是結過婚的,比你大那麼多,怎麼配得上你?」

「可是……」顧簡一滯,喃喃道:「可是……可是我喜歡他啊!爺爺,他父親的事跟他沒關係,他亡妻的事,他更是受害者,您不能這樣對他,這不公平。」

「我維護孫女的心需要談公平嗎?」顧老爺子深沉的眸光有著疼愛,也有著無奈,「你要是還認我這個爺爺就聽話,跟他斷了!以後爺爺會給你找更好的男人!」

顧簡拉著他袖子的手猛然往下一垂,眼底有霧氣氤氳,「爺爺,你一定要這樣逼我嗎?」 顧老爺子聲音低沉威嚴:「爺爺不是想逼你,是心疼你,你這麼年輕,從小到大沒吃過什麼苦,不知道這人間疾苦,爺爺不能看著你把自己推進火坑裡,卻什麼都不做。」

「他不是火坑,他是孫女喜歡的人。」豆大的淚珠從眼角滾落,她吸著鼻子乞求道:「爺爺,孫女是真心喜歡他,他也喜歡孫女,您就成全我們,好不好?」

顧老爺子深沉的眸子望著她片刻,擺手示意,「不可能!我絕不會同意你跟一個鰥夫在一起的。」

「爺爺……」顧簡的眼淚簌簌的往下掉,面對態度僵硬的長輩,近乎是毫無辦法,噗通一聲直接跪在地上了。

「你——」顧老爺子神色一驚,完全沒想到她竟然會為一個男人跪下來求自己。

顧簡仰頭哭的淚眼婆娑,聲音哽咽道:「爺爺,我是真的很喜歡靳景行,孫女求求您,求求您就成全我們吧。」

顧老爺子是又心疼又生氣,語氣比剛才還重,「從你出生起,整個顧家的人都把你當公主一樣捧在手心裡,你可以說是眾心捧月,這麼多年是騎在你幾個哥哥的脖子上作威作福,如今……如今你竟然為一個男人跪下,你有想過這是至我們於何地?」

「我——」顧簡一怔,眼淚無聲無息的往下掉,面對老爺子的質疑說不出話來。

「既然你這麼喜歡跪,那你就在這裡好好跪著,你要是跪斷腿,那個男人還要你,我就成全你!」顧老爺子疾言厲色扔下一句,轉身就走了。

顧簡跪在鵝暖石的小道上,凹凸不平的鵝暖石咯的膝蓋一陣一陣的刺痛,可是她顧不得那麼多了。

爺爺是最疼她的人,她是不可能用激烈的手段去脅迫爺爺,也不可能跟爺爺或是顧家斷絕關係,可是她想要跟靳景行在一起,就必須要求得爺爺的同意!

顧老爺子回到別墅就說累了,上樓休息了。

顧天恩夫婦沒看到閨女回來,就出去尋了,兩個人走了好一會,這才看到顧簡跪在鵝暖石上,泣不成聲。

顧母瞬間就心疼的不行,連忙上前想要拉她起來,「你這個傻孩子,怎麼能跪在這裡呢?這要是跪久了,膝蓋都要出毛病了,趕緊起來。」

顧簡搖頭,「不行,爺爺讓我跪著。」

顧母一怔,側頭看向丈夫,「爸一向最疼小五,怎麼會……」

顧天恩倒沒有像以前那樣噓寒問暖,冷靜的問:「是因為那個男人的事?」

顧簡點頭。

顧天恩嘆氣,「你爺爺也是為了你好,你為什麼就不能聽話?」

「我喜歡一個人,那個人也喜歡我,我不明白為什麼我們不能在一起?」顧簡仰起頭,哭紅的眼眸充滿不解的望向父親,「就因為他的家庭複雜,因為他曾經結過婚嗎?」

現在都什麼時代了,結婚還會離婚呢,結過婚又怎樣!

「傻孩子喲!」顧母伸手為她擦眼淚,「你沒結過婚,你怎麼會知道這結婚跟談戀愛是不一樣的!我們都是過來人,不會害了你的。」

「我知道你們都是關心我,可是……」顧簡抽泣,「我已經成年了,我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也很清楚自己想跟誰過一輩子,是你們不懂……你們不明白我想要什麼。」

「你,你怎麼就這麼倔呢?」顧母恨鐵不成鋼道,「靳家就是一個龍潭虎穴,你以後要真嫁進去,你是要吃大苦頭的!我的傻閨女!!」

「我不在乎。」顧簡哽咽道,「更何況他不會讓人欺負我的。」

「你……」顧母被她倔脾氣氣的說不出來。

顧天恩彎腰扶起妻子,低沉的嗓音道:「行了,既然老爺子讓她跪著就跪著!」

顧母側頭看向他,「就這麼跪著?這要跪上一夜,咱們閨女的膝蓋還要不要了?你這個當爹的怎麼就一點都不心疼女兒?」

顧天恩很委屈,「我怎麼不關心女兒了?這不是老爺子罰的嗎?」

「那你去找爸說說啊,咱們閨女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苦?」顧母推開他。

「爸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怎麼說啊……」顧天恩也是一臉的無奈。

「你就是不疼女兒……」顧母埋怨道。

顧天恩摟住她的肩膀,耐心哄道,「我疼女兒,不過最疼的是你!」

跪在地上哭唧唧的顧簡:「……」

顧天恩費盡心思的把老婆哄回去,留下顧簡一個人跪在鵝暖石的小路上。

夜越來越深,萬籟俱靜,京城的初冬晚上的溫度已經到十度以下,迎面而來的冷風裡夾雜刀片,颳得的臉皮生疼。

顧簡跪在鵝暖石上已經兩個小時了,又疼又冷,整個人蜷曲成一團,瑟瑟發抖。

一道峻拔的身影走到她面前,居高臨下的看了她一眼,「蠢丫頭。」

大約是太冷了,顧簡的反應都比平日慢很多,緩緩抬頭看向他,乾巴巴的叫了一聲,「三哥……」

顧城脫下自己身上的大衣披在她的身上,「為那個鰥夫值得?」

「值得。」為他做什麼都是值得的。

「我們顧家怎麼就出你這麼個小蠢貨。」顧城恨鐵不成鋼的捏她的臉頰。

顧簡吃痛的掰開他的手,「你不蠢還不一樣是單身狗!」

顧城眉毛挑的老高,「你個小沒良心的,早知道就不把外套給你,凍死你活該。」

說著就要去搶顧簡的衣服,顧簡連忙捂住衣服緊緊的,「顧城,你還有沒有點良心,我可是你妹妹!」

顧城佯裝的動作一頓,黑眸望著她,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傻丫頭!」

溫熱的大掌落在她的頭頂上揉了揉,「你再忍一忍,我去找大哥,爺爺會聽大哥的勸的。」

顧簡深呼吸幾口氣,點頭,「希望如此吧,我還從沒見過爺爺生這麼大的氣!」

「爺爺是擔心你,心疼你。」

「我知道,所以我這不多跪一會好讓爺爺消氣么!」顧簡噘嘴。

顧城從口袋裡摸出一袋還熱乎乎的牛奶塞她手心裡,「那我先回去了。」

顧簡點頭,「謝謝三哥。」

顧城笑了下沒說話,起身走了。

顧簡低頭就咬開牛奶袋的一角,喝了一口牛奶,平日最不愛喝的鮮牛奶此刻在嘴裡也成了霉味。

顧城走到不遠處回頭看到她纖細的身影跪在冷風中,還是在鵝暖石鋪的路上,他甚至不用看都知道她的膝蓋現在肯定是烏青一片。

這是小五啊,是他們最疼的妹妹!!

看到她受罰,心裡怎麼能不難受!

顧城思忖片刻,從口袋裡拿出手機點開相機,拍了一張照片發給了一個陌生號碼,順便還發過去一句話。

——連自己喜歡的人都護不住,你還是個男人??

…………

顧嚴接到顧城的電話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凌晨1點了。

顧簡還跪在外面,此刻的室外溫度已經只有五度了。

顧城看到顧嚴走進來,拿在手裡一直沒翻的書立刻被甩開了,起身道:「你可真沉得住氣,小五這都跪了幾個小時,你是不是真想看到她跪到天亮啊?」

顧嚴將軍綠色的外套脫下遞給傭人,走到沙發旁坐下喝了一口茶,這才不緊不慢的開腔,「小五現在怎麼樣了?」

「我讓傭人每隔十分鐘去看一次,剛才傭人說小五看著像是要撐不住了。」顧城回答,聲音里透著濃濃的擔憂,「要不然我們先把小五叫起來?」

這麼晚了,去把爺爺吵醒也不合適。

「讓她跪著吧!」顧嚴放下茶杯道。

顧城一怔,「大哥,那可是小五啊,你真不心疼啊?」

小時候他們兄弟四個沒少挨父親挨爺爺的抽,但小五那麼一個嬌滴滴的女娃娃,什麼時候受過罰。

這次爺爺居然也狠得下心,真讓她跪那麼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