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也是事實。哼,流氓就是流氓!」

劉璐璐丟下這麼一句話,就氣沖沖的離開了。

葉宇急著要去給病雞治療,並沒有去追。

該解釋的都已經解釋了,現在她正煩著,肯定聽不進去,只能等她心情好點再說這件事情了。

「小宇,你不在家睡覺來雞棚幹什麼?還帶著水,咱們雞棚有水龍頭,不缺水的。」

正在發愁的葉南天和沈文君看到葉宇過來,還帶著兩桶水,好奇的問道。

「這是我剛剛配置的藥水,應該能夠治療雞瘟,就過來試試。」

「能夠治療雞瘟?真的假的啊?」

「我也沒有試過不太清楚,咱們試試不就知道了。」

三人開始給病雞餵食靈水,原本奄奄一息的病雞在喝完靈水之後,很快就恢復了過來,跑的也快了,叫的也響了,比那些健康的雞還要壯實,色澤還要美觀。

「真的可以治療病雞啊!小宇,你將是咱們家的大功臣,不對,應該是咱們村的大功臣。」

葉南天稱讚道。

「爸,這藥水配置非常難,想救咱們村的病雞是不可能的了。再說,咱們這個雞能不能賣出去還是個問題呢,現在就居功有點太早了。這樣吧,明天我去縣城問問情況,看看市場上有沒有人收購再說吧。」

「很難?那我省點用。」

「不用,這兩桶足夠救咱們家的雞了,而且治好之後都不會再感染。」

如果真的感染,他今天灌輸靈力的那三十隻雞即便不會全部感染,也會出現幾粒病例的,可到現在那三十隻雞除了被殺吃的,都好模好樣的活著。

所以葉宇斷定,經過靈水餵養的雞,也不會再被感染了。

「這麼神奇?你以後多弄點,咱們以防萬一。」

不用葉南天提醒,葉宇也想多弄點,這玩意在雞瘟盛行的村莊簡直就是價值連城啊。

把所有的雞都喂完靈水已經是半夜了,他爸媽在山上守著雞棚,葉宇就一個人回家,到家的時候劉桂香已經睡著了,葉宇沒有打擾她,他也忙碌了一天,有些疲憊,躺在床上很快也就沉沉的入睡。

第二天一醒,他就慌忙去看雞棚,發現裡面的一千多隻雞都活蹦亂跳,生機勃勃,也讓他懸著的一顆心落了下來。

兩人回到家,沈文君和劉桂香已經做好了飯菜,只不過一想到昨晚的荒唐事,葉宇連看劉桂香的勇氣都沒有。

匆匆吃過飯,他就找來麻袋裝了二十隻雞打算去縣城賣。

劉家村隸屬於雲溪縣長康鎮,因為地處偏遠,去縣城必須要先到鎮上,然後才能坐上公交車。

葉南天騎三輪把葉宇送到鎮上,把雞放在公交車下面的行李庫,千叮萬囑一番,葉南天才離開。

葉宇上車發現只有一個空位了,而且還是在裡面靠窗的位置,外面坐著一個很漂亮的女子,她穿著西裝,扎著馬尾辮,明顯一副城裡人的打扮。

她靠在靠背上,正在閉目休息。

「你好,能讓一下嗎?我想去裡面坐。」

葉宇站在她旁邊,禮貌性的問道。

女子睜開眼睛看了一眼葉宇,點點頭,便抬起雙腿讓到過道旁邊,葉宇謝了一聲便往裡走。

他才邁步,司機猛然啟動了車子,一個沒有站穩,直接撲倒在座位上女子身上,頓時就感覺胸前傳來一陣柔軟,還有一股子幽香撲入鼻中。

「對不起!對不起!」

車走穩之後,葉宇急忙站起身子,一個勁的說對不起。

女子並沒有說什麼,不過卻皺了皺眉頭,還把臉扭到外面,明顯生出一股厭惡之情。

「美女,我觀你眉頭上有一團紅色,今天恐怕要有血光之災……

葉宇剛剛靠近那美女,發現她竟然要有血光之災,想要出言提醒,可話還沒有說完呢,就見那女子猛然轉過頭,冷笑著反問道:「接下來是不是要說我可以幫你化解,只需要你給我一萬塊錢啊?」

葉宇怔住了,這什麼人啊,竟然這麼誤會他,他是那種為了錢才看相的人嗎?

「哼!年紀輕輕的做什麼不好,偏偏做起神棍,真讓人瞧不起。」

女子輕哼一聲,略帶仇視的說,說完又把腦袋轉向一邊,甚至還挪動了一下渾圓的屁股,徹底和葉宇拉開距離。

女子名叫徐閩玉,爺爺就是被神棍騙光了家產,還落下治不好的病根,她特別的痛恨神棍。

所以在聽到葉宇說她有血光之災,她都有種恨不得掐死對方的衝動。

「我……

葉宇特別的無語,這尼瑪,招誰惹誰了,好心提醒不知道報恩就算了,竟然還諷刺自己,等會遇到危險,也活該她受傷。

「吱!」

伴隨著一陣剎車聲,葉宇等乘客差點飛出座位,一個個對著司機罵罵咧咧。

司機沒有說話,但卻打開了車門,跟著就從下面湧上來五六個穿著花花綠綠的青年,光著膀子,紋著紋身,一個個手中還拿著匕首,凶神惡煞的說:「都他媽別動,打劫,把身上值錢的東西通通留下來,我可以饒你們一命,要不然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光天化日之下,你們竟然持刀搶劫,眼裡還有沒有律法啊?」

讓葉宇沒有想到的是,坐在身邊的那徐閩玉直接站了起來,指著那些劫匪,氣憤的說道。

「咦,美女啊!今天老子不但要劫財,還要劫色了。」

劫匪當中的一人看到徐閩玉的美色,雙眼放光,直接就流出了哈喇子。 「你要幹什麼?」

徐閩玉並沒有慌張,而是呼籲周圍的乘客說:「他們只有六個人,咱們一車人,只要同心協力,根本不怕他們,而且我已經報警了,只要咱們拖延一會時間警察就會來。」

讓徐閩玉無語的是,那些乘客不但沒有上去幫忙,竟然還往裡面縮了縮。

甚至有人直接拿出錢包遞了過去,求他們饒命。

「哈哈哈,看到了嗎?這就是你的依仗嗎?」

劫匪狂妄的大笑起來,「還是乖乖的就範吧,老子會讓你嘗嘗天堂的滋味。」

「窩囊廢。」

徐閩玉罵了一聲,抓起手包,沖著首當其衝的劫匪就砸了上去。

「老娘死也不會就範。」

劫匪也沒有料到她會突然出手,被手包砸在腦袋上,瞬間就鼓起了個大包。

「還挺剛烈的啊!」葉宇在心中自語道。

不過他暫時還沒有出手的打算,他在等一個最好的時機。

「嗎的,敢反抗,老子廢了你。」

那劫匪惱羞成怒,揮舞著匕首就划拉過去,只是一下子,就在徐閩玉的手背上留下一道長長的口子,鮮血順著手指就流淌出來。

「啊!」

徐閩玉疼的大叫一聲,跟著跌坐在地上,臉色煞白。

「還反抗啊?繼續剛烈啊?嗎的,不知道老子最喜歡你這種辣妞嗎?征服起來更加的刺激。哈哈哈,小妹妹,先來給爺笑一個。」

劫匪見徐閩玉倒在地上,更加的囂張,一步步上前,還拿著匕首去挑徐閩玉的下巴。

徐閩玉徹底嚇傻了,她什麼時候見過這種場面,現在她就如同是上了案板的魚肉,任人宰割啊!

但她也有自己的底線,即便是死,也不會讓這些人玷污她的清白,甚至她都已經做好咬舌自盡的準備了。

就是這個時候,葉宇暗道一聲,猛然揮動拳頭,對著劫匪的後背狠狠的就是一拳。

那劫匪一門心思的放在徐閩玉的身上,壓根就沒有想到還有人敢動手,沒有任何的防備,直接被葉宇一拳打倒在地上,半天沒有爬起來。

「草,你他嗎的想死嗎?竟然敢出手。」

其他劫匪見葉宇出手,立刻沖了過來。

葉宇急忙把徐閩玉拉起來,讓她躲在自己身後,然後死死的盯著眼前的劫匪。

汽車的過道很狹小,僅能夠通過一個人。

也就是說雖然有五六個劫匪,但實際上跟葉宇相對的也就是一個人,等於是一對一。

葉宇憑藉練氣第一層的實力,一對一完全不把對方放在眼中,三下五除二就把那些劫匪全部干翻在地上,同時他還讓司機找來繩子,把那些劫匪都給捆了起來。

「你真勇敢,謝謝你救了我,我叫徐閩玉。」

把一切都搞定,徐閩玉向著葉宇伸出纖纖玉手,自我介紹說。

「葉宇。」

握著徐閩玉的手,葉宇幾乎都不捨得放開,太柔軟,太滑膩了,真要有這麼一雙手天天伺候自己的話,葉宇想想都妙不可言。

不過緊接著他就想起來對方的手受傷了,急忙鬆開說道:「徐小姐,你的手受傷了,我去給你采點葯。」

也不等徐閩玉答話,他就慌快的下車,鑽到旁邊的苞米地找來了幾種中藥,直接扔到嘴裡咀嚼起來。

「神棍也有好心腸啊?」

徐閩玉望著葉宇的背影,忍不住呢喃道:「難道是我以偏概全了?可這是個科技社會,封建迷信什麼的是不存在的啊!」

葉宇回來就讓徐閩玉把手伸出來,他把咀嚼好的藥草敷上。

看到葉宇從嘴裡拿出來藥草,徐閩玉一陣噁心,可當那些藥草放在她的手背上,鮮血竟然真的不流了,而且她的疼痛感也在慢慢消除,這不由得讓她的美眸一亮問道:「你是醫生?」

「算是吧。」

葉宇摸摸鼻子,含糊不清的說。

做完這些,警察也來了,同時來的還有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年輕人,他過來之後徑直的走向徐閩玉,一臉關心的問:「徐總,你怎麼了?聽說你受傷了,沒事吧?」

「沒事,你留下來跟警察做個筆錄,我還有事,先回去了。」

徐閩玉淡淡的說,明顯對那個男子沒什麼好感。

「你要回去?能不能帶我一程?」

葉宇是要去賣雞的,再做筆錄,再去公安局的話,肯定要耽擱不少時間,到時候雞放在行李庫當中都要悶的沒有生機了,所以在聽到徐閩玉要回去,他才想著去搭個順風車。

「你算老幾啊,也配讓徐總載你?」

徐閩玉還沒有說話呢,那個男人就不屑的說道。

他看葉宇穿著一身破爛的衣服,身上還散發著一股雞屎的臭味,讓人忍不住犯噁心。

「你這麼著急去縣城幹嘛?」

徐閩玉卻好奇了,按說制服劫匪都是這個神棍的功勞,他去警察局應該能夠領到一筆不菲的獎勵,現在他竟然要跟自己去縣城,難道他不缺錢?

「賣雞。」

葉宇把自己的苦衷給說了出來。那男的立刻就開始嘲諷:「賣雞?笑死我了,一個賣雞的也想跟我們徐總做一輛車,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樣子。」

徐閩玉直接就瞪大了眼睛,一把揪住葉宇的衣領,大聲的呵責道:「好你個葉宇,我正愁找不到銷售病雞的人呢,你竟然主動送上門了。你們長康鎮的雞大部分都有雞瘟,這種雞賣出去就是禍害百姓,危害一方,你把雞拿出來,我要去司法所告你。」

泡大神纔是正經事 「我這不是病雞。」

葉宇鬱悶的說,然後把雞拿出來,「你看看,我這像是病雞的樣子嗎?」

「的確不像,不過那也需要檢測,萬一體內含有病菌呢?」徐閩玉堅定的說:「你帶上雞跟我去縣城,如果這些雞沒有問題的話,我回收了。」

「你確定要回收?」

「廢話,我就是開飯店的,而且主打的就是貴妃醉酒,對貴妃雞的需求量特別大,但前提是你這些雞質量合格。」

商定完畢之後,葉宇就把那些雞放到車的後備箱,然後他跟徐閩玉同坐在車內,在車門合上的時候,葉宇還略帶挑釁的瞥了一眼外面的男子,只見那男子正一臉仇視的盯著自己,如果眼神能夠殺死人,這會恐怕他已經死的不下一百次了。

葉宇並沒有太當回事,他現在特別想知道自己的雞是不是合格,能不能賣出去,要知道,這貴妃雞,可是他們家所有的積蓄啊。

一路無話,徐閩玉直接把車開進了質檢公司。 把所有的雞都檢查一遍,不但顯示的是合格,而且雞肉裡面含有豐富的彈性蛋白,對於血管、皮膚及內臟頗具效果,還富含維生素A,遠超青椒。不但能夠溫中益氣、補精添髓、強腰健胃,還能夠幫助老人和兒童抵抗感冒發燒,內火偏旺等,藥用價值極高。

「你這雞怎麼養殖的?」

載著葉宇去酒店,徐閩玉的腦袋久久不能平息。

藥用價值這麼高的貴妃雞,她還是第一次見到,一定不能錯過。

「中藥養殖。」

葉宇胡謅道:「我稍微懂點中藥,閑著沒事就拿中藥來養殖貴妃雞,沒想到不但沒有生瘟疫,還長的特別光鮮亮麗。」

「太好了!」

徐閩玉拍著大腿說:「這樣吧,你這雞我全要了,開個價格吧?」

「我對市場並不了解,還是你來開價吧,只要不讓我虧本,多少都行。」

葉宇心中卻已經樂開了花,他只是通過雨露秘術餵養了這些病雞,原本扔掉的東西竟然還能夠賣到錢,他能不開心嘛。

「這樣吧,貴妃雞的市場價是50一斤,我們收購的話給你翻倍,一百一斤怎麼樣?」

一百一斤?一隻雞起碼也有三斤,那就是三百塊一隻雞啊,葉宇震驚的好久沒有回過神來。

嗎的,這要是把雞棚里的一千隻雞全賣出去,豈不是說他一下子就能夠掙好幾十萬嘛。

見葉宇不說話,徐閩玉以為是對價格不滿意呢,又急忙開口說道:「葉先生,是這樣的,雖然你的貴妃雞藥用價值非常高,但我們酒店也需要加工,還要付給廚師工資,一百塊錢已經不少了。當然,如果你實在不滿意的話,咱們還可以再商量。」

為了能夠收下這批藥用雞,徐閩玉也是拼了。

「滿意,滿意,就按照一百塊一斤來吧。」

兩人回到酒店已經是中午了,徐閩玉把葉宇留下來,讓他嘗嘗酒店的貴妃醉酒。

趕上了飯點,葉宇也沒有推脫。

兩人坐在包間等著飯菜,不一會貴妃醉酒就上來了,葉宇一看就呆住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