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主人,就讓我們去把主母們救出來吧!」郭瘋子道。

沒等江帆說話,龍老太爺擺手道:「小郭,那女人高深莫測,就算你們聯手也不會是她的敵手的!」

「什麼!那神秘女人有這麼高的境界!難道她不是修仙界的人?」郭瘋子震驚道。

「小郭,那女人應該是來自仙界!九星羅布棋局是仙界的陣法,修仙界根本就看不到!從主人講述判斷,主人要破解的九星羅布棋局應該是仙界初級陣法!」龍老太爺道。

「什麼,敖三,你說我要破解的九星羅布棋局是初級的!」江帆震驚道。

自己花費這麼長時間還沒有破解,在蓮花台上已經花費了好幾千年呢!這還是初級的九星羅布棋局,如果是高級的九星羅布棋局那自己不是幾萬年也無法領悟!這九星羅布棋局太可怕了!

「主人,我在仙界呆了幾萬年時間,早就聽說過九星羅布棋局,傳說是一位大羅金仙創出的陣法!分為初級、中級、高級三級,九星羅布棋局比奇門遁甲複雜上萬倍,就算是初級的九星羅布棋局也很難破解!」龍老太爺皺眉道。

「呃,敖三,照你這麼說,那帆哥根本破解不了!」黃富驚嘆道。

「那也不絕對!主人的才智是我從未見到過的!相信主人可以破解,只是時間的長短而已!」龍老太爺道。


江帆點頭道:「我已經領悟了九成了,再過一段時間就可以領悟了!」

「主人,您還是抓緊時間領悟九星羅布棋局,把主母救出來吧,我最近老是心神不寧,我擔心有大事發生!」龍老太爺道。

「嗯,我最近幾天也有這種感覺!難道是問虛派、雲蒼派、雲霄派的人要來報復我青龍派?」江帆驚訝道。

「主人,如果是他們來了倒不可怕,就憑我和郭瘋子足可以對付他們了,就怕是其他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龍老太爺擔憂道。

「嗯,我就擔心妖獸大裂谷中有變,從今天開始我閉關參悟九星羅布棋局,你們守護好青龍派。」江帆道。

「主人,你放心吧!有我和郭瘋子守護青龍派,絕對不會有事的!」龍老太爺道。

「嗯,小富,我此次閉關領悟九星羅布棋局,青龍派管理就交給你和翁師弟了!」江帆道。

「帆哥,你放心吧,我們會看守好青龍派的。」黃富道。

「還有縹緲峰你們也必須保護好,那可是我們後宮,不能出任何事情!」江帆叮囑道。

「嗯,我會那排好這些事項的,你放心閉關吧!」黃富道。

於是江帆進入符咒世界,坐在蓮花台上參悟九星羅布棋局,三百年過去了,江帆仍然沒有參悟出出來,又過了三百年仍然沒有參悟出來。

江帆繼續領悟,這次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江帆仍然沒有完全領悟九星羅布棋局,但是比開始的又進步了不少,現在就差一點點就領悟了。

但是就是這麼一點點,就讓江帆無法破解九星羅布棋局!江帆睜開了眼睛,「我靠,就剩下這麼一點了,怎麼就無法領悟呢!」江帆自己自語道。

這九星羅布棋局是根據什麼創造的?九星?難道是天上的星辰變化?突然間江帆拍著大腿道:「哦,九星羅布棋局果然是根據星辰變化創造的!天上星辰何止萬千!那變化是無窮無盡的!」

夜深人靜的時候,江帆出現擎天峰之巔上,他坐在一座最高山峰上望著漫天的星斗。天上星星一閃一閃地,如同人的眼睛,江帆目不轉睛地盯著天空的星星望了三個多小時也沒看出什麼奧妙。

「難道我想錯了?九星羅布棋局不是姓陳的變化?」江帆驚訝道。

江帆正在思索的時候,突然天空劃過一閃亮光,數十道流星劃過天空,「流星!」江帆驚訝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 江帆腦海里閃過流星劃破天空的軌跡,「哦,我明白了!」江帆驚喜道,原來流星劃過天空的軌跡就是九星羅布棋局的變化軌跡!

江帆突然豁然貫通了!他領悟了九星羅布棋局了!現在他破解了那個女人留給自己的九星羅布棋局了!一但破解了這個九星羅布棋局,江帆突然感覺這個太簡單了!當時為何就想不到呢!

九星羅布棋局就像一個迷宮,必須找到出口才算是破解了九星羅布棋局,現在江帆終於找到了出口!

「哦!這個仙界大羅金仙真是個奇才呀,竟然從流星的軌跡創造出了這麼神秘莫測的九星羅布棋局!」江帆感嘆道。

江帆站了起來,他腳踏著金色的符劍飛下了山峰,此時已經天亮了,紅彤彤的太陽升起了。看到擎天峰上的一片片房屋,江帆驚訝道:「哦,住房全部建好了!大殿也建起來了!」

金色符劍在大殿前落下,站在門口的黃富看到了江帆,「帆哥,你出關了!太好了!」黃富喜悅道。

「住房全部建好了,我這次閉關多少天了?」江帆問道。

「帆哥,你這次閉關六天了!」黃富道。

「什麼!我閉關六天了!」江帆震驚道,自己大約在蓮花台上修鍊了三天時間,然再坐在山巔上修鍊了大約三天時間。

蓮花台上修鍊三天那可是七千多年啊!沒想到初級九星羅布棋局自己竟然花費了這麼多時間!這也太驚人了!

「帆哥,你破解了那個九星羅布棋局沒有?」黃富道。

「我已經破解了那個九星羅布棋局!」江帆道。

「哦,那你準備何時動身去妖獸大裂谷?」黃富道。

「我打算今天就去!」江帆道。

「要我陪你去嗎?」黃富道。

江帆搖頭道:「不用了,傻蛋陪我去就行了,你就管理好青龍派就可以了,你可是青龍派的長老呢!」

「主人,小的來了!」納甲土屍從地上冒出來。

「傻蛋,你怎麼知道你主人出關了?」黃富驚訝道。

「嘿嘿,我聞到主人的氣味了,所以我就來了!」納甲土屍笑道。


「傻蛋,你來得很好,我們馬上去妖獸大裂谷!」江帆道。

「是的主人,我們是去救主母們吧!」納甲土屍道。

江帆點了點頭,他吹了一聲口哨,天空中傳來一聲鳴叫聲,大嘴鵬出現在上空,它迅速降落下來。

江帆和納甲土屍跳上了大嘴鵬背上,「小富,你和敖三保護好大家,我去妖獸大裂谷了!」江帆道。

「帆哥,你放心吧!」黃富點頭道。

隨著一聲鳴叫聲,大嘴鵬猛地一扇翅膀,嗖的一聲,如同火箭似的竄向天空,眨眼間消失不見了。

江帆和納甲土屍兩人站在大嘴鵬背上,三個多小時候,他們出現在妖獸大裂谷上空,江帆對著妖獸大裂谷喊道:「我來了!」

突然江帆耳邊出現女人聲音:「我看到你了!你進來吧!」那女人聲音就如同在耳邊說話一樣,江帆十分震驚,這女人太可怕了,幸虧不是敵人,要不然自己根本無法對付。

大嘴鵬飛進了妖獸大裂谷之中,「我在這裡等你!你們過來吧!」空中傳來女人的聲音。

大嘴鵬順著那女人發出聲音滑翔過去,片刻之後江帆看到那女人正坐在石凳上,旁邊是草屋。江帆十分激動,他看到了草屋裡的陳麗、趙冰倩、司馬紫燕、司馬紫蝶等人。

大嘴鵬在草屋前降落,江帆和納甲土屍跳了下來,江帆立即奔跑進入院子,他大聲對著草屋裡喊道:「陳麗、冰倩、紫燕、紫蝶,我來了!」

江帆話音剛落,趙冰倩、陳麗、司馬紫燕、司馬紫蝶四人立即從草屋奔跑出來,「江帆!」四人立即朝著江帆奔跑過去,撲入江帆懷抱之中,立即痛哭起來。

「行了,不就幾年沒見,瞧你們激動樣子!」那女人不屑道。

江帆沒有理會那女人,「冰倩、麗麗,你們還好吧?那個女人沒有欺負你們吧?」江帆道。

「我們很好,她不但沒有欺負我們還教我們不少法術呢!」陳麗微笑道。


「是的,我們學會了不少法術呢!她還給我們吃了不少丹藥,我們姐妹已經達到煉虛境界了!」趙冰倩點頭道。

江帆轉身望了那女人一眼,「哦,謝謝你這麼關照我的女人!」江帆道。

「哼,不用客氣,你馬上給我破解這盤九星羅布棋局!」那女人冷冷道。

「呃,你別急嘛,我剛和我的女人見面,我們先聊一會再破解九星羅布棋局吧!」江帆道。

「不行!你必須先破解了九星羅布棋局!否則你們不準再不一起說話!」那女人冷酷道。

「哎,一看你這女人就是沒有談過戀愛的!根本不知道男女之間的事情!」江帆搖頭道。


「江帆,你少廢話,你離開妖獸大裂谷才幾年就能破解這九星羅布棋局!我才不信呢!你是不是糊弄我呀!我醜話可說著前面,如果你敢糊弄我,那我可對你不客氣了!」那女人狠狠道。

「呵呵,我江帆是這種人嘛!沒有把握我肯定不會來你這裡的!只是你還記得你的承若么?」江帆笑道。

「什麼承若?」那女人驚訝道,她顯然忘記了幾年前的承若。

「哦,看來你是忘記了!你曾經答應我,只要我在一百年之內破解了九星羅布棋局,你就做我的女人!你還記得么?」江帆道。

那女人臉微紅,「我說過這話嗎?」那女人道。

「你當然說過這話!我們幾個可以作證!」趙冰倩道。

「是的,你的確說過這話,如果你不敢承認那就算了!」陳麗道。

那女人驚訝地望著趙冰倩和陳麗等人,「好,既然你們都作證,看來我是必須守信了!江帆!只要你能夠破解石桌上九星羅布棋局,我就做你女人!」那女人點頭道。

「哦,太好了,我又多了一個神仙姐姐了!」江帆笑道。

「少說廢話,你趕緊破解九星羅布棋局吧!如果你膽敢騙我,有你好看的!」那女人冷笑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 江帆沒有說話,他走到石桌前,立即動手破解九星羅布棋局,片刻之後,江帆破解了石桌上的九星羅布棋局。

「怎麼樣?這是不是破解了!」江帆笑著望著已經驚呆了女人。

「這怎麼可能!才幾年就破解了九星羅布棋局!你是怎麼辦到?」那女人震驚道。

「呵呵,都是你的原因!」江帆笑道。

「我的原因?」那女人不解道。

「是呀,因為你說只要我破解了九星羅布棋局,你就做我的女人!這麼大動力,我當然不能錯過!」江帆笑道。

那女人臉羞紅,啐口道:「你胡說八道!我真的有這麼大動力!我看你是為了她們幾個吧!」那女人指著趙冰倩、陳麗等人。

「呵呵,她們都是我的女人,我當然要救她們,你馬上就是我的女人了,如果你以後有難,我也會救你的!」江帆笑道。

那女人搖頭道:「就憑你那點修為還想救我!恐怕要等幾萬年吧!」

「呵呵,世事難料,現在九星羅布棋局已經破解了,你已經是我的女人了,你可以告訴我你的身份了吧?」江帆道。

那女人臉微紅,「我叫怡鳳,是怡雲的妹妹!」那女人道。

江帆頓時愣住了,「你是火雲的妹妹!你姐姐還好嗎?」江帆激動道。

「哼,虧你還記得我姐姐,你身邊這麼多女人,過的很逍遙自在吧!」怡鳳冷哼道。

「哎,我一直很牽挂你姐姐,自從你姐姐和那個侯番回到仙界去了,我就再無她的音訊了!」江帆露出傷感神色。

「哼,我姐姐還不是害怕侯番把你殺死了,她才被迫跟著侯番走的,她現在被困在侯番的府中!」怡鳳冷冷道。

「侯番的府中?那是怎麼回事?怡鳳妹妹,拜託你說清楚點!」江帆道,既然是火雲妹妹,那自己就是他姐夫,當然可以跟著叫妹妹了。


「事情是這樣的,我姐姐隨著侯番回到侯番的府中,侯番為了防止我姐姐再次逃走,他就把我姐姐困在九星羅布殿中了!」怡鳳道。

「九星羅布殿?難道就是你給我的九星羅布棋局?」江帆驚訝道。

「是的,侯番府中有一座九星羅布殿,我姐姐就是被困在大殿之中,那大殿之中就是按照九星羅布棋局布置的,我姐姐根本無法逃脫!因此我才到修仙界來等你!」怡鳳道。

「等我?你怎麼知道我一定會進入妖獸大裂谷之中呢?」江帆驚訝道。

「因為我一直在監視著你,如果不是他們把你逼進妖獸大裂谷,那我也會設法把你引入妖獸大裂谷的!」怡鳳道。

「因此你就把我女人全部困在妖獸大裂谷之中,逼著我破解九星羅布棋局,對嗎?」江帆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