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不說別的,」顧強有些得意之色,「犬子無論是學習成績還是參加比賽,倒是從來沒有屈居人下過。」

「那是那是,」李校長連連附和,「我聽手底下的老師說,令公子近日校考幾乎全科滿分,那可不容易啊。真是令人驚訝。」

顧穹愣了一下,心底有些不好的預感。

顧強的眉梢上掩不住的喜色,似怪非怪的瞪了一眼顧穹,「你怎麼也沒告訴我呢,」顧強轉過身去跟李校長說,「你說這個孩子,就是謙虛,有點什麼好成績寧可藏著掖著也不跟我們說說……」

李校長愣了一下,「不不不,我說的顧顏公子。」

顧穹手裡的酒杯掉到地上,香檳灑了出來。

顧強的表情也僵了一瞬間,「哈哈哈哈,李校長你真幽默。你肯定是記錯了吧,哈哈哈哈,真是幽默啊你。」

李校長的聲音頓時拔高了幾個度,「怎麼會記錯呢?就是顧顏啊,顧先生您開心傻了吧?」

李校長生怕顧強和顧穹沒聽明白,又重複了一遍,「是您的顧顏公子,這次除了語文扣了一點點之外全科滿分,當之無愧的第一!」

全場靜了幾秒鐘后,若有若無的竊竊私語聲此起彼伏。

顧強皮笑肉不笑得跟李校長碰了一下杯子,李校長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突然成了全場的焦點,還在重複,「顧顏小公子可以說是大器晚成啊,全科滿分可不是誰都能做到的……」

顧穹暗暗咬碎了銀牙。

那個老傢伙,白痴——

成績榜單出來后,像顧穹這種被當面懟到臉上直接心態炸掉的不提,多的是原來對著顧顏嘲諷譏笑的被啪啪啪打臉打的生疼。

誰說的他是廢物?

誰說的他白痴?

又是誰一直在跟他過不去?

一個個嘲笑著鹹魚沒法翻身了,爛泥扶不上牆了,卻沒想到顧顏一聲不吭冷冷地甩給他們一記巴掌,直接打到臉上,連反口的餘地都沒有。

不是懦弱,只不過懶得跟你們計較,顧顏認真起來,他們連人家的眼都入不得。 學校論壇。

「小顏,小顏。」姜晞端著筆記本,揪著眉毛,「學校論壇已經炸鍋了。」

【驚爆!顧顏此次拿到全科滿分的真相!】

【校領導給顧顏泄題了吧,想想也不可能啊那種廢物憑什麼拿第一。】

【聽說霍霆為了證明顧顏沒作弊親自到學校了,是不是真的啊,顧顏真的勾搭上霍霆了。】

【那就不奇怪了,連霍霆都能勾搭上,提前知道題或者是暗箱操作都是問題么?】

【我說呢,我可不信那個傢伙會比顧穹考得好,同樣都是一個爹生的,怎麼差距這麼大呢?】

【樓上麻煩別提我們家顧穹好么?顧顏連給顧穹提鞋都不配,不要讓這兩個名字同框好嘛,辣眼睛啊!】

顧顏懶洋洋的掃了一眼,「猜到了,本來就不是什麼安分的學生。」

現在打臉這麼疼,哪個還不會虛張聲勢靠張牙舞爪來挽回顏面呢。

姜晞本來是抱著看笑話的心態逛的論壇,沒想到這一看越看越生氣。

「這些人的腦子是壞掉了嗎?還是眼瞎了?白痴嗎?」姜晞擼了擼袖子,「今天不懟你們到管顧顏叫爸爸我就不姓姜!」

顧顏阻止了姜晞,「隔著屏幕有什麼意思。」

顧顏往椅子上一仰,「等把實力亮出來擺在他們眼前逼得他們不得不承認自己的狹隘,那種從內心裡發出來的羞恥和認同,」顧顏冷笑,「才會讓人比較爽吧。」

姜晞看著顧顏,莫名的覺得,這樣自負而且囂張地顧顏身上帶著看不見的光,雖然看不見,卻真實存在,耀眼灼目。

她被這個光吸引,心甘情願。

她想,不只是她,所有周身的世人,都將有一天發現顧顏身上的光,並且和她一樣,被吸引,俯首稱臣。

夜幕沉沉。

北城面對著落地窗,開了窗子晚風吹進來窗帘被吹起來。

風刮在臉上有點像冷冰冰的刀子,北城並不太想去想以前的事,但是可能是夜色撩人,總把他往回憶里拽。

「打遊戲打遊戲,一天到晚就知道打遊戲!你還能幹什麼啊!」

「打遊戲能當飯吃啊還是能當房子住啊!你說說你,整天泡在網上,早晚有一天我和你爸活活被你氣死!」

「北城,我其實挺介意你打遊戲的,你經常為了打遊戲電話不接消息也不回。」

「北城,你真的很冷漠,我對於遊戲跟你比起來,完全不值一提。」

「我們分手吧。」

「聽說了沒啊,那小子又跟他女朋友分手了……」

「能不分么,天天打遊戲,就知道打遊戲,打遊戲能給他女朋友買出來房子么?還是能幫他生孩子?」

「別這麼說……」

「怎麼啦,本來就是嘛。明明有個工作,聽說也不怎麼好好上班。上司根本就不重視他,這都多長時間了也沒見升個職……」

北城拿出煙盒,走到窗戶邊上點上,有風在打火機總是打不著,北城試了好幾次總算是點上了。

火星在夜裡明明滅滅,北城笑一下,煙從嘴裡溢出來。 他們說他因為沉迷電腦遊戲被上司辭退了,其實不是,說起來上司曾經苦留他,但是他執意要退。比起來遊戲,職場上黑吃黑,踩低碰高那一套,噁心透了。

他的電腦水平不錯的,上司曾經也很看重他,但是他因為被人嫉妒暗地裡被暗搓搓陷害了幾次,上司明知道他無辜,但是卻因為對手更有來頭更不好惹而不了了之。

無聊。

北城看著手裡的煙,也覺得沒意思,掐了。

混混沌沌玩了一段日子,直到用手裡不多的積蓄開了家網吧,才漸漸走出來。

他被通知成為了戰隊的一員去參加比賽的時候心裡還是惶惶的。

像他這樣的……

想到這,北城想到了顧顏。

那個長得好看卻同樣被人詆毀被人輕視的俊朗少年。

顧顏,北城念出聲來。

一聲輕笑。

大半夜,顧顏睡不著覺,給戰隊里的人群發了一條消息。

「哥幾個睡了沒,沒睡出來見個面,我有點東西給你們。」

叮——

第一個回消息的是姜晞,「我剛剛上床準備睡覺。」

北城第二個回,「在哪見面?」

顧顏私發姜晞,「睡個屁啊,起來浪。」

顧顏幾乎想象得到姜晞從床上爬出來,頭上的呆毛不聽話的翹起來。

「北城在網吧嗎?去你的網吧怎麼樣?」

肖可:「得令!」

姜晞從床上爬起來,看著手機里激動的四個人有些無奈,有沒有考慮過她的感受啊!大晚上的,她是唯一一個需要翻窗出去的吧。

不過,一起瘋吧!

姜晞:「等一會,馬上就到!」

北城那邊沒動靜,顧顏等了一會兒,北城回消息:「我到了,你們來吧。」

嘖,合著剛剛不在啊。

顧顏也沒再說什麼,帶上之前準備好的東西,騎上車出了家門。

其實就算是顧顏沒說,對於他們三個人,明天的比賽也註定今晚是個不眠夜。

在學校被人欺負,承擔起家庭重擔的姜晞。

在職場沒有出頭之日的北城。

不被兄長認同的肖可。

沒有一個職業選手,沒有什麼舉世矚目的戰績。

無論之前經歷過什麼,不被尊重,不被認可。

所有的不甘和委屈他們都默默咽了下去,黑夜裡在遊戲中刷著一個又一個副本,在鍵盤和滑鼠的閃光下熬過一個又一個的夜,順著戰力pk榜一個一個的往上爬。

像是古堡里的血族,渴望著太陽的憐憫卻只能躲在陰濕的城堡里,昏昏沉沉的睡過幾千年。

現在,突然間有一個少年,談笑間一把火燒了他們棲身的城堡。

——要來么,我們一起去比賽。

——成立一個戰隊,葉家軍,我們去拿冠軍。

——來吧,你們都已經腐朽了這麼久了。

突兀甚至有些不講理的光照在身上,枯槁的軀殼分崩離析,沉睡了許久的靈魂卻從中醒來。

既然是這樣的話。

那就來吧。

北城在網吧里準備好了,門外一聲機車車輪抱死在地面上摩擦的聲音就知道顧顏來了。

「顧顏,」顧顏推門進來,北城指了指凳子,「坐那。」

不等顧顏坐下,肖可和姜晞就到了。 「真正說起來的話,雖然北城跟你們見過,但你們應該都還不認識。」

「我來互相介紹一下,北城,這個網吧的老闆,操作六的一批。姜晞是我在班裡的同學,看著是個妹子,遊戲里也是厲害角色。肖可,服里排得上號的土豪,也是有操作有意識。」

顧顏挑了一下眉毛,「我,顧顏,你們都認識,顏值和手速制霸全服,當然,主要是顏值。」

沒什麼意思的冷笑話倒是讓拘謹的現場緩和起來。幾個人在顧顏打著哈哈的介紹下熱絡起來,不過幾分鐘打成了一片。

肖可直奔主題,樂顛顛地湊上來,「顧顏你有什麼要給我們啊。」

顧顏把手裡的包甩出來,「隊服,自己找自己合適的碼。」

「隊服!」姜晞驚呼了一聲。

肖可顯然也愣了一下。

畢竟這件事以前沒聽顧顏說過。就算是有了一個戰隊的歸屬感,現在隊服擺在眼前還是讓人整個心都麻了一下。

「以後要一起打比賽。」顧顏舒一口氣,「我們就是一家人了。」

「我們有福同享,」顧顏伸出一隻手,「有難同當。」

姜晞的眼圈瞬間紅了,伸出手落在顧顏的手上。

肖可伸手放上。

北城最後一個,重重的落下。

「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電競比賽即將開始,主辦方已經在全網路全媒體為這次比賽造勢。無論是參賽隊伍還是遊戲都頗具亮點,通俗易懂的解說一時竟也吸引了不少眼球,不由得短短一段時間迅速躥紅成為普羅大眾飯後談資,視覺上的饕餮盛宴。

此次參賽隊伍一共有十二支,每隊四個人。比賽場地是本市的天神傳說電競館,佔地一萬平米,有兩千多個可排布的觀眾席,算得上是國內知名的專業電子競技比賽場館——

無論是高端的硬體設施還是專業的技術配置,都是中國電子競技場館的頂尖水平。

相比於以往的電競比賽場館,天神傳說電競館能夠給觀眾粉絲們提供更多的觀賽座位,更寬闊的活動空間,在舞台表現力也更加專業,能為現場觀眾帶來更舒適的觀戰體驗和視聽享受。

還沒等今天比賽的幾支戰隊進場,比賽場地觀眾席上已經沒有空位,現場氣氛極其火熱,喧囂聲隔著一條馬路之外都能聽到。顧顏正和其他三個人在後台準備簽到。主辦方縱然請了幾百個服務和安保人員也沒壓住現場火熱的氣氛,不由得幾乎能被調去前場維持秩序的都去了前場,僅剩幾個肩不能提的小姑娘在檢錄處檢錄。

從檢錄隊伍旁邊走過去兩個小姑娘,眼珠子差點沒粘在顧顏身上拔不下來,「欸欸欸,你看啊,那是誰啊……」

「好帥啊!!你看啊你看!!啊啊啊太好看了吧!!」

「我的天啊真的好看啊啊啊啊!笑了笑了!太蘇了吧!!」

戰隊的三個人都聽見了,看向顧顏的眼神里都是揶揄。

「嘖嘖嘖,這個看臉的世界啊,」肖可拍拍顧顏的肩膀,「太讓我失望了。」 北城也開玩笑,滿臉憂愁,「她怎麼不看不見,雖然我有著俗氣的外表,但是我有一顆不俗的內心呢。」

「北叔叔你就算了吧。」姜晞一臉的無奈。

肖可默默的站在後邊點了點頭。

「天亡我也啊,你們居然都不幫我,小晞晞,小可可,難道你們也被這個人的外貌迷惑了嗎!」北城一臉的悲憤。

顧顏一副欠揍的表情,「長的好看怎麼辦呢,總有小姑娘喜歡我,我也很困擾啊。」

戰隊三人:好想讓他去倒立螺旋吃屎。

張喜木和顧母也來到後台,正碰上準備檢錄的顧顏。

「少爺!」張喜木走上來,「夫人非要我帶她來看看。」

顧母看著顧顏,欲言又止。顧顏笑了笑,「媽你有什麼話就說吧。」

「你,別有壓力。」顧母嘆了口氣,「我知道你是不想讓我在那些人面前丟了面子。媽媽都明白。」

「輸贏不重要,你有這份心媽媽就已經很開心了。」

顧顏聽明白了,這是覺得她會輸來給她打預防針呢。

「媽,」顧顏笑著解釋,「我知道,你就坐在觀眾席上放心看比賽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