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劇
  • 0

「不肯定,但我從慕連斯與他人交手時,可以判斷慕連斯身上的邪氣,以及他那把刀的詭異,雖然氣息不是很強,但我懷疑與黑暗領主有關。」李逸民分析著。

「然後呢?」孟書看著李逸民,問著他接下來的判斷。

李逸民捋了捋思緒,繼續說:「然後,在剛才與慕遠光的話語以及他的來勢洶洶,都是圍繞著慕連斯,接著,見徐勝往慕薇薇去了,慕遠光想去阻止,卻被我攔住了,那時他的表情,顯得有些焦慮,由此可見,對弟弟妹妹的關心,是個有情有義之人,最後,我將消息放出,我讓他去說情,若是成功了,就不用浪費時間為了那第一名而一次次挑戰了。」

「他答應了?」孟書再問。

「他答應了。」李逸民回答。

「你有把握他能成功?」孟書有些不太確定。

「十有八九。」

聽李逸民這麼回答,懸著的心還是沒有放下來,但也不是全部,與他相處這麼久,李逸民的作風,他多少都會有些自己的做法以及判斷。

只見,孟書看著李逸民沉默了一會兒,才冷哼了一聲,對李逸民說:「你個臭小子,事先也不打個招呼,你當我萬能的嗎?什麼人都能治。」

李逸民瞬間有些哭笑不得,調整了下情緒,一隻手輕輕摸了摸後腦勺,沖孟書笑笑,說:「師傅,我知道你是醫者,不會看著他就這麼死去的。」

李逸民剛一說完,孟書立刻一巴掌拍到了李逸民的後腦勺,這一掌,不輕也不重,聽著都響,然後用手指了指李逸民,故意裝作生氣的樣子,對他說:「你還真是我的好徒兒,怎麼那麼了解我?剛才那一巴掌,給我好好記著,我,雖然不是萬能的,但是,人,我不會隨便亂救,下不為例。」

孟書一說完,便轉身離開了。

「他這是生氣了嗎?」徐勝問。

李逸民一副無奈,回答:「沒有吧,他有時就這樣,別在意。」。 「害怕碰到劫難,這段日子我就把殯儀館後面的孤魂野鬼都抓起來了,借用他們的力量和魂體使用出我奶奶傳下來唯一的一門法術,(地動山搖陰兵行)。」

「那你用了什麼辦法害的李紅,還有為什麼連資生堂也要一起害了。」

「我用的辦法就是普通的迷魂術,他們兩人本身今年就有桃花劫在,我就用骨灰加他們的頭髮,減輕了他們的陽氣,降低了他們的抵抗力,讓他們的桃花劫更加的強大。」

「至於那個叫資生堂的小夥子,那是因為前段時間,我正在修鍊的時候被他給撞上了,如果他不死,碰到像你這樣的有道之人就會知道我的存在,倒不如一不做二不休連他一起除掉了?」

知道一切事情的鄭立,明白這也是一個被鬼控制了的可憐人,嘆了一口氣道:「既然這樣,我也不殺了你,你就到廟裏去做一輩子的和尚或者道士吧。」

紀威苦笑了一下:「我和我身內的孽障已經糾纏的太深了,本來早就應該死的我,現在已經是半人半鬼的存在了,沒有它的存在,我活不了幾天,而有它的存在,我就會變成一個惡魔,既然這樣我還不如重新的投胎吧,不然在這樣下去,我怕自己會永世不能超生。」

沒有其他好辦法的鄭立只能說道:「那希望你前半生降妖除魔的福報,可以抵扣你這段日子引起的災禍吧。」

紀威默默的點了點頭,接着從口袋拿出了一把刀插入了自己的胸口。

在紀威死的同時,小屋裏面的鬼怪也發出一陣痛苦的尖叫聲,尖叫過後,一股時而幻化為女人、時而幻化為男人、老人孩子的黑氣,從小屋的窗戶和門裏飄了出來隨風而散。

緊接着所有的紙人上都冒出來一個黑影,它們朝着鄭立鞠躬以後也消失在了黑暗中。

提升框:恭喜你完成白銀任務殯儀館之謎。

特別優秀獲得70點壽命的獎勵。

一次50點壽命的抽獎。

獲得五次任務成功,並且有百分之八十為優秀,可以使用100點的壽命獲得一次深造的機會,請問是否去深造。

「深造是什麼意思!」鄭立好奇的問道。

提升框;請自動探尋。

「那就暫時不選擇,抽獎也不先抽。」

接着鄭立把已經聽呆了的華哥和劉大昌幾人叫到身邊:「我出錢,你們把紀威好好的安葬了吧。」

「好的交給我們了,剛好是在殯儀館里,一套流程我們會處理好的。」

等到幾人拿來裝屍體的拖車拖走紀威的時間裏,把所有紙人收起來的鄭立開始走進小屋探查起來。

最後在地下室裏面,鄭立找到了兩個裝着李紅和資生堂稻草人的骨灰罈,和一本記載着(地動山搖陰兵行)的道書,鄭立把道書在懷裏,然後骨灰罈里兩人的稻草人拿出來用打火機燒掉。

就在鄭立把稻草人燒掉的同時,在家裏睡覺的李紅一下醒了過來,同時忍不住自言自語道:「咦!怎麼會睡不着了,腦子還這麼清醒,明天還要約會呀,等一下,天吶!我白天到底是做了什麼,他一定覺得我是一個很隨便的女人,我明天應該怎麼見他呀,我為什麼會膽子變得這麼大!」

越想越尷尬的李紅,忍不住在房間裏面不停的嚶嚶嚶。

而在資生堂的家裏,一直睡不着深情的看着海報的資生堂,在鄭立把稻草人燒掉的那瞬間,突然心裏一驚,緊接着一股索然無味的感覺湧上了心頭。

資生堂看着手中的海報,忍不住想到,自己這段日子是不是太誇張了!

接着資生堂放下海報,拿起床頭柜上心愛的相機:「相機呀、相機呀,這段日子冷落你了,明天我就拿着你好好的去拍幾張海景照。」

作為一個攝像的狂熱愛好者,資生堂覺得自己這段日子瘋狂迷戀陳美麗的時間太久了,都好久沒去拍照了,都忘記最新的攝影大賽要開始,自己連作品都沒做好,現在最重要的是應該把作品給做出來。」

第二天太害羞的李紅,不知道要怎麼樣面對鄭立,只能打電話跟館長說自己要請假一天。

資生堂也打電話說自己要請假一天,去拍風景。

「他們搞什麼呀!一個個都請假,發哥今天你一定要留在這裏幫我呀,昨天我爸都說了把殯儀館的股份給你百分之十。」

「那是叔喝醉了,你還當真!」

「你真的以為是我爸喝醉了,我爸可是千杯不倒,他早就在私下和我說過了,把殯儀館的股份還給你,畢竟當年大伯也投錢了。」

「如果是真的想給就給我師傅吧,我現在都跟着師傅混飯吃。」

昨天飯桌上已經從林中發訴說的經歷中明白鄭立是一位什麼厲害高人,在他的眼中,高人就是念經念得很厲害,而且還拯救了林中發。

鄭力點了點頭:「那也好,我們這麼大的殯儀館也要一個高人來鎮著。」

討論完的林中發來到了小明的靈堂內,把事情都告訴了正在念超度經的鄭立。

「那就把這這些股份寫在你的名下,以後什麼有什麼事就讓你堂弟來找我們就好了。」

下午念完四十九遍超度經的鄭立,留着林中發在殯儀館幫忙,自己則是帶着阿強回到了天然居。

天然居的靜室裏面,鄭立拿起(地動山搖陰兵行)開始看了起來,這個法術分為三步修鍊。

第一步;需要用骨灰加人血和槐樹的木槳製作出紙人,然後放在陰氣極重的地方放上七七四十九天,吸引孤魂野鬼的進入,因為有了這層紙人孤魂野鬼們就可以像是有了身體一樣,最後在四十九天以後把所有的孤魂野鬼趕跑,用法力給所有的紙人畫龍點睛,這樣可以就製作出了靈性十足紙人。

第二步;根據道書上的咒語誠心誠意的祭練。

第三步;準備好紙人、紙錢、香燭,起法壇請地府陰兵陰將投射出一些法力啟動紙人,讓靈性十足的紙人帶着地府陰兵的陰煞之力,幫助自己降妖除魔,請的陰兵陰將越強,紙人上的印記也越強。

第三步也是最關鍵的一步,也是最難的一步,紀威就是做不到這一步,只能用削減版的法術,所以它的紙人九層以上都是最普通的模樣,至於兩個拿着大刀護衛一般紙人,可能就是他托關係請上來兩個陰兵幫忙的。 各大門派之人,只能惋惜不已。

不過,對此結果眾人早有預料。

畢竟,天機樓一直以來,都不曾參與過各門各派的事情,只做情報生意。

如此一來,反倒是一件好事。

只要蕭塵不參與進任何宗門之中,便不會與他們為敵。

這也讓眾人鬆了一口氣。

若是蕭塵選擇任何一方,對於他們來說,都是極為不秒的事情。

畢竟,任何一個宗門,都不想得罪一位生死境強者。

酒宴過後,眾人紛紛離開。

蕭塵再次來到百草園拜見楊青。

這一次,他帶來了許多靈丹妙藥,天材地寶。

上次離去時,楊青曾授意他帶些過來。

他想為李老續命。

但結果令人很不滿,蕭塵帶來的天材地寶,起不到任何作用。

李老的身體機能在慢慢消散,已無力回天。

「聖子,不用再為老奴操心了,生死離別,誰也躲不過。」

李老開口。

這段時間,楊青經常給他診治身體,時常給他一些靈丹妙藥。

雖然沒有明說,但李老心中清楚。

他自身是什麼情況,自己也能感受到。

楊青嘆息一聲,沒有說話,和李老隨意聊了幾句,最後回到院子中。

院子內,蕭塵等在這裡。

不敢去見這位老人,一旦去了,自己身份必然會暴露,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楊青將天材地寶,靈丹妙藥交還於他。

「公子,起不到任何作用嗎?」

看著一堆沒用的寶物,蕭塵開口問道。

「沒用了,李老的身體機能嚴重消失,沒有辦法了。」

「公子,請節哀!自古以來,誰也逃不過生離死別,即便強如荒古世家,也擺脫不了這個命運。」

蕭塵在一旁安慰楊青。

「難道修士也不能長生嗎?」

蕭塵搖頭:「想要長生,哪有那麼容易,修士只不過比凡人多活一些時日罷了。

即便傳說中聖人,亦不敢談論長生。

否則,玄天大陸,也不會沒有聖人存在了。」

楊青對這個結果很震驚。

「以往那些聖人是坐化,還是離開了玄天大陸?」

「不知道!」

蕭塵搖頭,隨後解釋道:

「據說,玄天大陸最後一尊聖人,在三萬年前便消失不見了。

沒人知道是坐化,亦或離開了這片大陸。

畢竟,年代太過久遠,沒有古籍記載流傳下來。」

……

兩人在院子中談論許久,最後蕭塵帶著天材地寶,離開了百草園。

百草園中再次恢復了以往的寧靜,楊青躺在藤椅上,靜靜發獃。

時間流逝飛快。

對於修士來說,幾個月時間,眨眼即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