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不是吧?老顧,什麼時候的事,怎麼沒聽你說,不夠意思啊!」陌桑起身一屁股坐在顧擎淵旁邊,順勢講左手搭著顧擎淵肩膀上。

「拿開臟手!」推開了陌桑的手。

「兩三個月了吧!」

「那更過分,沒通知啊!份子錢沒準備呢。」陌桑激動提高了音量。

「嘿,我可給了喲。」南安岩插嘴說了一句。

「陌桑,你呢?」

「哎,老顧你真正上崗了沒有,我這有特殊的東西,看你面相就知道沒開花。」陌桑打趣說道。

影后重生:秦少的腹黑妻 「哎,你怎麼看出來的?」南安岩撓著腦袋問。

怎麼可以不愛你 「醫生,是個神奇的職業,望聞問切懂不懂。」

「啊?那到底老大還是處男根據在哪裡?」

「噗嗤!」一旁的姑娘們都忍不住笑了。

顧擎淵狠瞪了下陌桑,說:「滾!」

「啊?哈哈?說正事要緊,說正事要緊。」陌桑尷尬的轉移話題。

「姑娘你們先出去!等會哥哥再找你們玩哦。」南安岩拋出一個媚眼,示意道。

幾個女人迅速起身離開,因為她們懂規矩,客人需要私密空間談事情。

「老大,我查到了秦嶺跟那幫人聯繫的線人了,我們已經控制住他的女朋友,就等魚兒上鉤。」南安岩彙報道。

顧擎淵眼中閃動著森冷,仰頭灌下杯中的紅酒,指著隨意擺放在酒桌,說:「很好,抓到帶到我面前來!」

「老顧,我這邊也有消息,與你作對的道上稱他為Y先生,但是男是女查不到,是個變聲咖,每次用的變聲器不一樣。穿著斗篷遮著臉,沒人看過真面目,其他具體信息還查不到。」陌桑從剛剛的嬉皮笑臉轉為嚴肅。

顧擎淵陷入了一陣沉思。

「哎,陌桑,你消息可靠不可靠的?」南安岩疑惑地問。

「那當然,我除了是個醫生,也是個合格的偵探。」陌桑對自己的調查結果很滿意。

「不管什麼Y,什麼ABC的好,敢在背後使刀子,那有關他的一個一個給我捅了。」顧擎淵眼裡閃動著陰冷,像是盯著獵物的猛獸,準備隨時露出鋒利的爪牙。

南安岩急忙點頭,「收到!」

「老顧,弄他!」陌桑咬牙切齒的介面道。

陌桑深吸一口氣,回想到以前十幾歲跟著老顧的時候,被人腳踩著頭受盡屈辱,後來日漸招募兄弟,做大做強生意,拉幫結派,一回頭就把以前那幫人綁回來,直接滅了。回想那個畫面,不進令人膽顫而栗。

連喝幾杯酒下肚起身,擰了擰眉說:「回家!」沒給其他人多說的機會,揚長而去。

「額,南少,陌醫生我先送顧總回去。」自家老闆走了,於非禮貌的告別。

「著急回家陪老婆嗎這是?」

「應該吧,上次我多跟嫂子多說幾句話,第二天就把我扔了出去,醋王來著。」

「來,不理他,我們喝酒,偷偷告訴你,我剛剛趁他不注意,下了點那個葯,不過藥效會慢一點發作。」陌桑小聲跟南安岩說。

「哇,刺激!老大要破處了。」

哈哈……

包廂內還是一片歡聲笑語。

兩人繼續暢飲狂歡,而回來新家中的顧擎淵,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奇怪令人作嘔的味道撲鼻而來。

「嘔!」犯了一陣噁心,什麼奇怪味道,心想,剛住進來就有奇怪腐臭垃圾的味道了,她人呢?不會被熏暈了吧!

來不及換上拖鞋,跑進房間里一看,床上的可人兒,睡得正香,像是做了什麼美夢似的,嘴唇蠕動著,嘴角還流著哈喇子。

「這小丫頭。」顧擎淵無奈搖搖頭。

許是身上的酒氣跟殘留的螺螄粉氣味相結合,令人更加難受。

「嘔,嘔……」強忍著一口氣,衝進衛生間,對著馬桶吐著。

嗯?哪裡來嘔吐聲?向清薇被這聲音吵醒揉揉眼睛,走進衛生間看到正在嘔吐的顧擎淵。

「你喝酒了,沒事吧!」連忙走近蹲下,拍著顧擎淵背舒緩。顧擎淵說不上話,只能一個手的擺了擺,示意不要緊。

「我去給你泡杯紅糖水,解解酒,我記得有買一包紅糖的。」向清薇跑去客廳找到紅糖,沖泡了杯紅糖水。

「喝了這個就會好受點。」眼裡滿是溫柔關切。

熱血兵王 接過杯子,一飲而盡,一杯下肚果然舒服了點。

「房子什麼怪味道,我進來一聞就想吐。」顧擎淵問,因為他喝酒從來不會吐,說不上千杯不醉,但那幾杯酒不至於讓他醉。

「臭嗎?很香啊,螺螄粉,很好吃的!」一說到螺螄粉眉眼間透著喜歡。

「哦,不過真的很臭,聞了讓人想吐是怎麼回事?」

「不許再說它臭了,很香!」

「臭!難聞!」

「香,香,香,你這個不懂美食的人!」

「哪裡香了,它讓我吐了!」

「香,就是香!」

…… 確定過顧擎淵緩過來之後,向清薇連打幾個哈欠,倒在床上又繼續睡著了。

浴室里的顧擎淵,洗了一遍又一遍,身上那股味道讓他難以忍受。一個小時之後,洗漱完畢,在熟睡的向清薇身旁躺下,看著她的睡顏。

看著床上的可人兒,在酒精的作用下,藥效發作使他失去了理智,放肆吻了起來。

一陣翻雲覆雨后……

「叩叩……」一陣輕敲的敲門聲。

「顧總,該出發了,南少那邊有消息了。」於非提醒著。

「走!」回頭朝房間看了一眼,手上不忘系領帶的動作。

走的時候,帶上門的動作很輕,生怕吵醒在夢鄉遨遊的向清薇。

……

痛!

好痛啊!

向清薇困難睜開眼睛,看著窗外的陽光,已經是中午了呀。

身體像是被推土機碾過一樣的疼痛感蔓延到全身觸感神經。

尤其是那裡,酸痛感尤為強烈。

「嘶!痛」向清薇起身低聲**,大腿的酸痛感一下子猛烈襲來。

做夢吃個美食不是動嘴而已嗎,怎麼全身動的,還有這疼痛感是昨晚跟人打架了嗎。

她低下頭注意到自己一絲不掛看到肩膀上一個個紫紅色斑駁的吻痕,不敢再往下看。

轟一聲,向清薇腦子炸一下。

嚇得額頭直冒冷汗,手心也冒汗了,緊緊攥著被子。

一手扯開被子,那一抹鮮紅直接映入眼帘,大叫一聲:「啊!顧擎淵,你個流氓!」

床單上的血要麼就是來月經時留下,要麼就是初次留下的,月經上個星期剛結束,很顯然不是第一種情況。

隱隱約約地回憶著昨晚,大叔喝酒吐了,給照顧了一下,後來我睡著了夢到抓住了什麼吃的還給咬了一口。還好像聽到什麼吃了你的話。

然後,然後……

抱頭苦惱:啊!想不起來!

看著地上撕壞的睡衣,瞬間明白了這一切,顧擎淵在自己完全不清醒的情況下,就把自己……

向清薇想到這裡猛錘著被子,不管怎麼樣,稀里糊塗第一次就這樣交代出去了,而醒來卻不見顧擎淵那個罪人。

保留了二十年的清白,就沒了……

心裡一陣兵荒馬亂。

本來打算這周想主動完完全全的交付給他,他自己也承諾會等到我自願的那一天,結果呢?結果來個先斬後奏,果然男人的嘴,騙人鬼!真信顧擎淵個鬼!

顧擎淵,你個騙子!不會相信你了!向清薇心裡怒吼著。

「嗚嗚……」眼裡的淚花止不住往外涌。

怎麼面對?像平時一樣嗎?不可能!是他失信在先,破壞了我美好的期待與幻想。

稍微整理下一下心情后,走進浴室,熱水沖刷著眼裡的淚水,她下定一個念頭:回學校住!這段時間不會回來了!

穿戴整齊后,又整理了一些衣物,她要離家出走!撥通了閨蜜姚瑤的電話,接到電話的姚瑤剛從睡夢中醒來。

「喂,誰啊?」

「我,姚瑤,我,我想回學校……」略帶哭腔說道。

「怎麼了?怎麼了?」姚瑤一下子清醒過來,連忙坐起。

「我想回學校住了!」

「你們吵架了!不至於要離家出走吧?」再次確認她的想法。

「顧擎淵就是個騙子!他,他欺負我!」向清薇跟閨蜜訴苦說。

「等我十分鐘,你家樓下見!」

「嗯!」

果不其然,十分鐘在樓下就看到姚瑤的愛車,但她人呢?

不遠處,站著一個穿著米妮長袖睡衣,帶著黑色漁夫帽,探頭探腦奇怪的女人。

她注意到向清薇,朝這邊走過來了,開口說:「你可下來了!我在觀察顧擎淵有沒有安排保鏢什麼的監視你。」

「哇!嚇我一跳!你這帽子,墨鏡,口罩遮那麼嚴實,做賊啊!」向清薇聽出姚瑤的聲音。

「這不是為了趕過來,衣服化妝都沒來得及,素顏除了你可不能給別人看到,損形象!去提了車馬上過來。」姚瑤扶了扶墨鏡解釋道。

「就你最好啦!」向清薇正準備抱上去。

「得了,得了,到底怎了你們兩個?昨天還一口一個他,那甜蜜的喲。」溜溜的問。

「你把耳朵橫過來。」向清薇面帶羞羞。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什麼事那麼神神秘秘?」姚瑤把耳朵湊了過去。

向清薇事情跟姚瑤交代來龍去脈。

「太過分了!這明擺著流氓,就夫妻也得徵得同意,何況和還跟你承諾過等你自願的。」姚瑤叉著腰挺起胸,為姐妹鳴不平。

「我現在就去他公司替你教訓他去。」激動地擼起來袖子。

「快走吧,等下他回來我就走不了了。」姚瑤的脾氣她清楚的,說到做到的人。

「對,對,先饒過他,走,今天起你被姐又再次包了。」

兩人前腳剛走,後腳顧擎淵就回來了。

打開門一看,粉紅色的拖鞋正整齊拜訪在鞋櫃前。心想:壞了!

「薇薇,薇薇……」客廳沒有,廚房沒有,房間沒有,衛生間也沒有。

打開衣櫃,明白了這一切。她離家出走了!

撥通了備註老婆的電話,嘟一聲之後,傳來一個女聲:「對不起!您撥打的用戶暫時無法接通,請稍後再撥。So

y!Thesubsc

ibe

youdialedhassetba

i

gofi

comi

gcalls。」

再次嘗試撥通電話,再次傳來女聲:「對不起!您撥打的用戶已設置呼入限制……」

又沒打通,這次還加入了黑名單。

看來這次是我做錯了,沒經她同意就擅自逾越了那條線,直接拉黑,離家出走在氣頭上也可以理解。

不對!我這是履行丈夫享有的權利,合理合法的,她憑什麼說生氣就生氣,平時就是太寵她了,沒捨得說她一句。

還不去哄哄她,明明就是你自己不遵守約定,擅自逾越了那條線。去認個錯,買個禮物給她,女人不都是要男人一個態度而已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