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

蕭羽被這一絲仙界之氣牽引,身體慢慢升高,很快,他腳下地世界,在低頭看時,越來越小,最終,變得越來越模糊。

腳下的世界在他的眼中越來越小,最終,他感覺到一層厚厚的雲層,一片,籠罩在頭頂。

這雲層之內,蘊含了無窮無盡地力量,一陣陣龐大的威壓,好似可以把世間任何物質,全部擠碎一般。

只是,當這威壓降臨他身上時,環繞體外的靈力,立刻閃爍光芒,頓時,那雲層之中出現了一條通道,使得蕭羽可以順利通過。

自己竟然被這通天巨塔給吸引了!

穿梭雲層之時,蕭羽有種心驚之感,這通道不大,好似腿腳一伸,便可碰觸一般,但蕭羽卻是知道,自己的身體,只要碰這雲層一下,定然會被威壓臨身,立刻死亡。

這,便是天威凝聚的力量!

蕭羽深吸口氣,目光閃動,很快,在那絲仙氣的牽引下,蕭羽順利地通過了雲層,在離開雲層的瞬間,蕭羽鬆了一口氣,但立刻,他便心情澎湃起來。

只見他眼中所望,是真正的星空!

這星空,他所見次數不能說少,但這是他第一次,以肉眼,親身體驗。

這種感覺,與之前決然不同,相差極大。

浩瀚的星空,璀璨的光芒,這一切,讓蕭羽有種海闊天空任飛翔之感!

他低頭看時,腳下的世界成了一個巨大的球體,初一看極大,但隨著自己不斷地升高,修羅道,越來越小……

「原來是這樣……」蕭羽似有所悟。

原來所謂的六道,其實是分屬於不同的星球……

就在這時,忽然從腳下的世界,飛出五道光柱,在這光柱之內,分別有五人,這五人中除了三人外,其餘兩人此刻與蕭羽一樣,都是望著腳下地世界,好似有了些許感悟。

漸漸的,蕭羽察覺自己體外的靈力,牽引著自己想他們靠攏,最終,連同他在內的六道光柱,形成一個六角形的圖案。

彼此之間,搖搖相隔,說遠不遠,說近不近。

蕭羽一眼就認出,這五人中唯一他認識的,竟然會是玄魁!

玄魁竟也來了!

而遠處的玄魁見到張羽,也是微微一笑,似乎對於自己會出現在這裡,一點也不感到意外!


至於另外四人,其中一個身體看起來極為強悍之人,此人上半身裸露,露出駭人的肌肉,看起來,十分的強悍。

只不過在此人眉心之中,有一縷死氣若隱若現。

看到這死氣的一刻,蕭羽已然確定,此人,應是屍族之人,而且其身份,應該不低!

還有一人,好似少年,但其眼神,卻是露出無情的嗜血之色,蕭羽只看一眼,便收回目光,此人的氣息,讓他很不舒服。

另外讓蕭羽雙眼瞳孔為之一縮的,是最後的這二人,尤其是那個白老者,此人閉著雙眼,背著雙手,臉上沒有任何錶情,但卻有種隨意之感,好似行走在自家花園一般。

此人在蕭羽看來時,忽然睜開眼睛,對蕭羽微微一笑。

蕭羽深深的看了此人一眼,收回目光,落在最後一人身上。

此人貌似中年,手中拿著一個葫蘆,時而喝上一口,眼中露出一絲空洞,好似沒有任何事情可以讓其感興趣一般,即便是對於蕭羽的目光,也沒有任何感覺。

蕭羽深吸口氣,這五人,每一個,都是強者!最弱的都應該比自己強!

看樣子,這些人,也是應該在這個世界打怪升級的!

在蕭羽觀察五人時,這五人除了中年男子一直喝著悶酒外,其餘四人,也在相互觀察,始終,都沒有任何人說話。

蕭羽忽然有些感悟,原來自己不知不覺中,已然成為了一介高手,能進入這通天附近,已經說明了問題。

而且從這幾人的眼神中,除了中年人與老者面無表情之外,從其餘三人身上,他看不到輕蔑之色,有的,則是一絲若有若無的防備。

蕭羽微微一笑,在這一刻,他有些自豪,不久之前,自己海域這些人相差萬里,誰又能想到,自己竟然會有與玄魁等傳奇強者並駕齊驅的一日!

道光柱,相互組成一道六角形圖案,以極快的度,星空,驀然飛去。

很快,展現在蕭羽眼前的,是一道巨大的金光之門。

此門實在太大,無法形容,站其腳下,人們好似螻蟻一般,在這門上,刻著一個大字,此字體在古神塗司記憶中有提到,這赫然就是一個「仙」字。

難道這門后,就是傳說中的仙界? 此時在這巨大的門上,還有一個很深的手印,在這手印邊緣,遍布許多蛛網般的裂痕。

在此門下,還有著無數破碎的平台,在這平台之上,此時已經站了數人,這些人往往彼此之間獨自佔據一塊平台。

蕭羽六人來到這裡后,六角形圖案頓時崩潰,六人迅被一股大力向著一處位置彈去。蕭羽身子向後一送,落在一處約有十米大小的平台之上。

至於其他五人,也是選擇在附近的碎石停留。

張羽四下一看,禁不住內心一動,此地的這些大小不等的平台,其質地都是一樣,而且有一些,若是按照其邊緣的痕迹,可以完美的連接在一起。

這裡怎麼會破碎成這般模樣?

這難道就是仙界?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

再看那仙門之上的手印,蕭羽深吸口氣目光閃動——這一個手印就把仙界之門打出裂縫,這到底是多麼逆天的存在啊!

過了一會。又有數人從遠處飛來。落在四周地零碎平台之上。蕭羽一一觀察。這些人地修為高低不等。甚至還有靈寂乃至通靈期的修鍊者出現。這一點到是讓蕭羽頗為費解。

自己如今已經達到了大乘期,方才能到達這裡,可是這些人……

漸漸地。隨著來人增多。這些平台便不夠了。

這時。其中一個黑衣青年。身子落下后四周一掃。現再沒有平台落腳。於是身子一動。落在了一個白老嫗所在平台。此平台有三十多米。別說兩個人。即便是二十個人。也可以站下。

但在這青年站在平台上地瞬間。那老嫗目光一閃。沙啞地說道:「滾!」

那青年面容漸冷。正要說話。老嫗眉頭皺起。右手隔空一抓。頓時那青年立刻驚呼一聲。連忙後退。這才險之又險地避過。他面色頗為難看。忌憚地望了老嫗一眼。轉身向著一旁地平台落下。

在哪個平台上盤膝坐著一個中年人此人正是與蕭羽,同來的五人之一,此時他正低頭喝著悶酒,對於平台上多了一人沒有任何在意。

黑衣青年沉吟少許靠著邊緣位置坐下目光閃動時而看向那老嫗。

時間不長又有一人飛來,這人面色陰沉,擁有先天初期的修為。他飛來后看了一眼已經被佔滿的碎石平台,立刻向一旁飛去,其目標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居然選擇了蕭羽六人所在之位。

他身子一閃出現在玄魁所在平台冷哼道:「讓開!」

玄魁微微一笑,瞥了一眼那面色陰沉的男子,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不怕死的話,你可以和我在一起!」

話音剛落,只見玄魁周身屍氣瀰漫,那陰冷男子臉色一變,頗為忌憚地看了玄魁一眼緩緩說道:「屍族……」他略一沉吟身子後退離開了此平台。

這時候,玄魁面有深意地瞥了一眼蕭羽所在的平台,微微地笑了笑。

玄魁這是什麼意思?

蕭羽心中一動——難道玄魁是準備告訴他,最好不要讓別人佔據自己的平台!

下一刻他出現在了裸露大漢的石台上。

這人站在石台上看了對方一眼,隨後略一抱拳轉身離開。

隨後,他的目光又在其他幾人的身上一一掃過,最後落在了蕭羽所在的平台之上!

或許是因為張羽的長相與年紀,讓他看起來並不像是什麼真正的強者吧!此人目光一閃飛到蕭羽所在平台之上。


難道我長得像軟柿子?

就在這時,除了玄魁外,與張羽同來的四人,全都面含玩味地朝蕭羽這邊看了過來!

很顯然,他們都想知道,彼此間的實力如何?即便是那個喝著悶酒地中年人也抬起頭看了過來。

那人站在蕭羽所在平台冷聲道:「這位朋友還請離開另選他處吧。」此人聲音雖冷,但卻多少帶著一絲客氣顯然連番受挫之後氣焰所有降低。

蕭羽目光平靜看著此人,也不說話。而是微微一笑,左眼頓時爆射出一團耀眼的藍光!

「魔皇瞳!」那人臉色一變,不由苦笑起來對著蕭羽略一抱拳也不再去爭奪其他平台而是懸空盤膝打坐。

玄魁剛才的目光,已然讓張羽明白過來——在這裡,必須要展現自己的強悍實力,否則……如果別人認為你是軟柿子,那麼自己的麻煩將會接連不斷!

而自己展現出魔皇瞳之後,蕭羽卻發現周圍的氣氛產生了微妙的變化,玄魁則是不禁地搖頭,而其餘四人則目光複雜地望著自己!

這是……怎麼回事?

就在這時,仙門內忽然傳出陣陣呼嘯之聲。這聲音開始尚小但很快便越來越大,最終幾乎可以與那奔雷相比,陣陣轟轟聲中,但見那仙門向內緩緩的打開。

陣陣金芒從縫隙**出好似萬丈光芒般把四周黑暗全部驅除漸漸的仙門越開越大最後全部打開。

四周的所有人紛紛站起身子,二話不說一一向內飛去消失在仙門之中。

蕭羽目光閃動並沒有急於走進,而是等與自己同來的幾人全部飛進后,他才不慌不忙的飛起進入那仙界之門內。

此地詭異,他不得不小心對待!

在他進入此門的瞬間,頓時感覺到一股龐大的氣息如同風暴一般從仙界之門內咆哮而出。這氣息並沒有什麼殺傷力,只是從所有進入仙界之門的修鍊者身邊吹過。隨後這仙界之門緩緩的關了上。

蕭羽抬頭看向遠處只見在遠處有一個渦,一個個修士在漩渦內消失。

※※※※※※※※※※※※※※※※※※※※※※※※※※※

這是一個鳥語花香的世界,這是一個處於傳說中的桃源之地!

這是一間簡陋但讓人一看卻是極為舒服的院子,院門在幾穗金黃色的毛尾草點綴之中充滿了一絲春意。

院子中一根根整齊的木柴堆積成了小山,幾個木頭圓椅放在四周,一旁還有一個木面桌子其上放著茶杯與茶壺。

此刻一個滿臉皺紋的老者坐在椅子上品著茶意。

此人雖說滿頭白但卻絲毫不顯老態他拿著茶杯喝下一口后抬頭看向屋宅之內。

在那裡一個弱冠的童子正拿著一支毛筆,正在圓桌上寫著什麼。

老者眼中露出一絲慈祥的微笑,望著那童子神態極為安寧。

少頃之後,那童子鼻子一皺抬頭看到老者的目光,立刻快跑幾步來到老者的身邊,以稚嫩的聲音說到「你到底是誰?」

老者把茶杯放下摸了摸童子的頭笑道「你說我是誰我便是誰……」

童子正要說話,這時一個嚴肅的聲音從宅子內傳出「羽兒,別纏著你爺爺去練字!」

隨著聲音一個中年男子挑開宅子掛帘從其內走出。

童子沒有回頭,而是嘆了口氣深深的看了看老者少頃,轉身回到屋宅內,再次開始了一刀一刀的刻畫。只不過他的目光卻是露出深深的疑惑。

那漢子瞪了童子一眼,來到了老者身邊坐在一旁給老者倒滿茶水說道「爹,我明個要去山裡一趟……」

老者始終慈祥的看著那童子,聽到中年漢子的話后略一點頭便不再說話。


「去山裡幹什麼?」一個婦人的聲音從大門外傳來,只見一個滿頭白的老婦人手裡拿著一把大蔥走進院內。

中年漢子連忙起身上去接過菜籃子說道「娘,我聽村東的大牛說山裡不太平,有大蟲。我們準備找幾個人一起上去看看,要是運氣好就給爹弄張虎皮做個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